正文 第47章疑惑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ps【感谢亲宝贝、黑瞳王、容基的pk票支持,还有众位亲的推荐票支持,媚儿拜谢!!】

    **********

    三瘌痢有些疯颠的跑走了,其他人还没来得及弄清是咋回事,只见眼前一片黑色向他们压过来,同时伴随着这黑色到来的还有怪异的叫声,让他们浑身发酸发软。

    没有看清这黑色到底是何物,这些黑色已经将他们全身给包裹了起来,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蠕动着的物体,还有碜人的叫声,还有不熟悉的异味。

    这些心怀不轨的乌合之众,顿时吓得抱头鼠窜,魂儿都没啦。有得直接从院子门口滚下了坡去,有的被路边的石头不小心给绊摔着,有的被其他的同伴给推跌到,有的滚进了路边的小水沟里。

    他们顾不上丢掉的鞋子,摔痛的胳膊腿,湿漉漉的衣服,只是挥舞着双手驱赶着贴在他们身体的软软物体,嘴里却并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吧。

    这群人连滚带爬的渐渐跑远去了,那些黑色在空中飞舞的小东西们也渐渐散开,却原来是那长着翅膀的蝙蝠,这里的俗话称之为翼老鼠。有的飞回了山上,有的飞回了在村子里其他人家屋檐下面的窝里,四周顿时恢复了平静。

    因为这一幕发生的时间很短,当春生被惊醒,提着木棒喊醒二凤他们一起出来瞧时,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他站在围墙边瞧向外面,因为月光并不是太好,好像隐约可见奔跑的黑影,但又不敢确定。

    但是为了安全,并没有将院门打开,因此暂时没有发现那伙人留下的绳子和鞋等物。

    只有二凤知道刚刚有人来过自家的院外,要不是那些蝙蝠将他们吓走,他们可能已经进了院子,那后果不堪想像。

    “哥,娘,可能是听岔了吧,进屋睡吧。”二凤扶着汪氏说道。

    “嗯。”汪氏和春生点点头,进了屋子。

    进屋后,想想那些模糊的黑影,春生还是多了个心眼儿,将大门闩好后,将一把菜刀插在了门闩和门之间,别人就不会轻易将门拔开,而且又将平日里吃饭的桌子抵在了门后面。

    因有了这件事的扰乱,虽然没有见着什么,但因为家里有野猪、小猪仔,后半夜汪氏他们睡得并不踏实,于是寅时初就起了。

    而二凤则早就借起夜之机将野猪从空间里拿了出来,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毛伢半睁着眼睛在灶下生火,汪氏洗了锅,然后和匀面粉加了葱一起烙了几个香喷喷的饼,一家人就着昨夜剩下的鱼汤吃着饼儿。

    吃完早饭,外面的天还没有见亮,二凤先用龙年发带来的菜喂了小猪仔,然后和春生合力将装着鱼儿的大盆搬去了院门口,等着汪大满他们过来,盆上面用春生床上的竹席子给盖住。今天是逢集的日子,村里肯定会有很多人都要去镇上,被其他人见着,到时肯定免不了一番羡慕嫉妒恨。

    寅时中,二凤他们听到院外有了动静,传来了汪大满的喊声,春生跑着去开了门。

    门一打开,汪大满手里拿着一捆拇指粗的麻绳非常困惑的问道:“春生,你家这门口为何会有这些东西?”然后又指了指门口处的粗竹竿和一只鞋子。

    春生见到这些东西,想起了那些隐约的黑影,心跳了跳,昨夜看样子还真是有人来家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没有下手就丢下东西走了?

    他弯腰将那只鞋子捡了起来,看了一眼,只见这鞋的前面都已经开了口,但并看不出什么门道来。

    “春生,这到底是咋回事?”汪大满见春生看着鞋有些发呆,在一旁疑惑的问道。

    “大满哥,我也不是很清楚是咋回事。”春生将鞋子丢在院门后面,摸了摸头,然后将昨晚听到各种奇怪的声音,自己和汪氏、二凤出来看时并没有发现什么的事情简单说了说。

    汪大满的眉紧紧拧起,摸着下颌道:“如此说来,肯定是昨天那野猪招人眼红了,有那几个不开眼的就想着来讨便宜。”

    春生经汪大满一说,脑子里立马现出了几个熟悉的面孔,这几人平日里就喜欢做些偷鸡摸狗之事。可恨的是,虽然明知是那些人所为,可总是抓不到证据,只得私下里小心提防着。

    “可能是吧,只是不知为何他们突然又走了。”春生摸了摸脑袋说道。

    汪大满也非常纳闷,凭那几人的德性,不达目的是很难罢手的。特别是春生家这个地方,周遭连个邻居也无,不可能是被别人撞破仓惶逃离,要不是仓惶逃离,也就不会落下这堆子东西。

    难道这月形山的传说是真的?他的眸子里闪过惊恐,但并没有将话出口,否则会引起春生一家人的惊慌。但是,如果真的有怪物一说,那春生一家人为何一直相安无事呢?

    汪大满看着黑峻峻的月形山,精明的眸子里有着不解和困惑。

    “大满,等急了吧。”汪氏和二凤他们三人从屋里走了出来。他们的手上还拎着几个竹编的篮子,是汪氏这几天无事时编出来的,准备拿去卖的。

    “姑,不急,你们先去车上坐吧,我和春生将这鱼搬上车子。”汪大满收敛心神微笑着答道。

    “嗳,好。”汪氏笑着点点头,然后牵着毛伢的手出了院门,二凤提着篮子跟在后面。

    牛车就停在坡下的塘埂上,汪大雪和汪二满两人向这个方向张望着,见汪氏他们过来,忙迎了上去打了招呼。原来因为天才麻麻亮,汪大雪一人呆在牛车上有些害怕,因此汪二满留下陪着她。

    牛车上已经放了一个小点的木盆,里面也是鱼,还有一些新鲜的蔬菜,是汪大满家的。二凤家的大盆就放在了小木盆上面,留出了一道缝隙给鱼儿们呼吸。

    野猪抬上车子,门落了锁,所有人都坐上了牛车,顿时挤得满满的。毛伢坐在了春生的腿上,亮亮的眸子里满是兴奋,这可是他第一次去镇上呢,怎么会不开心。

    “大满哥,二妞她们坐哪儿?”二凤关心的问道,二妞可是和自己约好一起去赶集的,只是眼下这车子哪儿还能挤得进人来。

    汪大满在前面笑着答道:“她们和村里其他人坐长安叔的牛车,昨晚我去她家和桂花婶说过啦。”

    “哦。”二凤这才放了心。

    在村口,龙长安的牛车已经在等,上面坐的大都是妇女和未出嫁的年轻女子,叽叽喳喳很是热闹。

    她们昨天也都听说了二凤家得了野猪的事,此时真的见到牛车上的野猪,眼睛里都射出了艳羡的光芒。一些平日里与汪氏不大说话,甚至瞧汪氏不起的妇人带着笑意主动和她招呼着,都知道她有个能干的儿子。这些人更是没有想到春生竟然会如此强悍,一个人就将一头大山猪给对付了,看春生的眼神高了许多,多了些敬畏。

    “大满,走嘞!驾!”龙长安对着大满一声清喊,然后两人对着牛屁股扬起鞭子,牛车的木轱辘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向前面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