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章遇险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汪大满和春生他们三人说笑着走了过来。

    汪大满看着汪氏和吴氏温声问道:“桂花婶、姑,我们先去哪里?”

    吴氏笑着说道:“那自然是要先送你姑瞧大夫去,这事比什么都要紧。”

    汪氏本想推辞,但想想也是,自己看大夫可能花得时间要长些,可不要耽误了其他人,于是点点头:“行,那我就不推脱了,走吧。”

    然后喊了二凤三人,汪氏习惯性的用手去牵毛伢的手,手却落了个空,她心头一抖,忙看向身边,哪里还有毛伢的身影,前后左右都没有见到毛伢。

    “毛伢,毛伢。”汪氏忙大声喊道,周围人流涌动,可并得不到毛伢的回应。

    忙急切的向二凤那边喊道:“凤儿,有没有见到毛伢?”,声音里已经带着哭意。

    二凤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忙跑过来:“娘,毛伢不是和您在一起嘛,我没有见到他。”眼睛向四周细细的瞅着,一颗心也提了起来,这周围全是人,可去哪儿找他啊。

    众人一听这才发现毛伢不见了,都急了起来,不用汪氏说话,都已经提着嗓子大声喊起来:“毛伢,毛伢……。”

    汪氏拖着病腿拔开人群如疯了般寻找着,不停的询问着:“大哥,有没有见到一个这样高的小男孩,穿灰色小褂。”她用手焦急的比划着。

    被问的中年男人摇摇头,汪氏又忙去问下一个:“大嫂,你有没有见……”重复着刚刚的话和动作,但换来的同样是摇头。

    周遭的人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们,但都爱莫能助。

    吴氏在一旁照料着汪氏,她的眼神也非常焦虑和担心,也帮忙问着。本来今天赚了些钱,大家都很开心,哪料到会这一档子事,吴甚至怪自己不该和汪氏说闲话,让汪氏分心没有注意毛伢。

    二凤和春生两人甚至比汪氏再担心,万一毛伢有个闪失,那汪氏肯定会无法安心的活下去的。

    两人在人流里穿来穿去细细的找着,突然前面的人群中发出了惊呼声,紧接着是尖叫声,然后是马儿的嘶鸣怒吼声,只见本来向前面走的人群都返了回来,向后退去。

    二凤忙逆着人流向前面拼命的挤过去,终于穿过了人流,眼前的一幕让她的血液差点儿冻结。一辆马车正像疯了一般在街中间的青砖路上狂奔着,手拿长鞭的车夫一脸惊慌的大声嚷嚷着:“快闪开,快闪开。”

    看那马的样子,可能是受惊,已经不受车夫控制了。

    最让她接受不了是大家都在拼命寻找的毛伢正呆呆的站在青砖路中间,看样子已经被那狂奔而来的马车给吓呆了,此时那马车离他只有几步之遥,路两旁的行人也不敢上前去拉毛伢,怕会累及自己。

    二凤不管不顾的拼了命的向毛伢奔去,嘶声吼着:“毛伢,快让开,毛伢,让开啊。”

    “毛伢,快躲开!”随后循声赶来的汪氏和春生等人也见到了这一幕,众人和二凤一起撕心裂肺的大声喊道,汪大满兄弟俩和春生也一起奔向毛伢。

    受惊的毛伢终于听到了众人的喊声,回过神,向他们这边看过来。

    二凤边吼着边用念力控制那马儿让它停下来,可已经来不及了,这其实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马车已经直直的向毛伢撞去。

    “毛伢!”汪氏绝望的喊了一声后,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就在二凤也绝望的时候,一道如闪电般的人影将毛伢提起跃向一旁,马车从毛伢先前的位置冲了过去,现在又向她奔来。

    周围的人群中叫好声一片,但立马又开始替二凤担心起来,都捏了把冷汗。

    见毛伢无事,二凤心情一松,忙向旁边让了让,凝神看着马儿,愤怒的大吼一声:“畜生,你给老娘停下来!”

    “二凤!”她的身后传来了春生凄厉的叫声,周围也是唏嘘声一片,眼看着就要冲到她身边发狂的马儿终于扬起前蹄嘶叫着,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眼神里停了下来。

    马儿鼻孔里喷出的粗气扑在了二凤的脸上,她也重重的吁了口气,她用手轻轻拍着受惊过度的马儿,用念力安慰着它,马儿渐渐的安静下来,气也顺了些。

    “小姑娘,你不想活啦,咋也站着不动呢,你是呆了还是傻了?”车夫抹着头上的汗责问着二凤,可吓死他了,万一出了人命啥的,自己可就要吃官司啦。

    因此见了二凤呆呆的立在马车前,他很是恼怒的说道。

    “喂,你这人讲不讲道理,是你的马车差点将人给撞了,不但不赔礼,反而还骂人,有你这样的人吗?”二凤瞪着马车夫不客气的反驳道,想想先前那一幕都后怕,要不是有人救了毛伢,那现在已经是惨剧发生了。

    而且现在要不是自己用异能让马儿停了下来,那后面还不知道会撞上谁呢,讨厌的人儿,啊呸!二凤啐了一口。

    对了,毛伢人呢?她心里想着,正准备回头时这时,她的后领突然被人紧紧提起,然后双脚离地,被人用力一扔,给扔离了马车旁边。

    “啊……”她原本以为会摔跤的,她的身体落地后晃了几晃,很快被冲过来的春生给稳稳的扶住了。

    “凤儿,你傻呀,毛伢是小不懂事,不懂得避让,你为何要眼睁睁的让马车撞?如果你也出了事,那娘该有多难受,这样大个人儿,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体谅娘的难处,让娘担心受怕。原来以为你是个懂事的孩子,现在看来你比毛伢还要不如……。”春生对着二凤吧啦吧啦一通怒训,虽然语气是愤怒的,但不难看出这都是因为关心。

    二凤笑着吐吐舌头,没有反驳,斜着眼睛轻声问道:“哥,毛伢呢?刚刚是你将我扔过来的?”她当然不相信,这不是春生大满这种有力气但没武功之人能做到的事情。

    正在发怒的春生被二凤打断,怔了一下,摇摇头:“不是我扔的,还没见着毛伢哩。”然后他扭着头四处寻找着毛伢。

    “是我。”一个很冷冽的陌生男子声音传入二凤的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