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章二凤最怕的东西二更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哎哟!”这不经意的突然声响让二凤吓了一大跳,不自禁的惊呼了一声。

    身边的二妞忙拍拍她的后背笑着道:“别怕,那是秧鸡。”

    二凤定定神,向二妞笑着点点头:“嗯,它猛得出来,吓我一跳。”

    秧鸡二凤并不陌生,这东西喜欢在稻田里做窝,不过,因为这秧鸡因为叫声有些和‘苦e’的声音相似,也有人叫它‘苦恶鸟’,一般农村人都不喜欢它,说它不吉利。

    只是刚刚这秧鸡的叫声却又不似这种声音,那会是什么呢?

    “谁说不是呢,这秧鸡很痴,远远的见到你并不跑,等你快要踩上它们了,它们才突地飞起来,吓人一跳,真讨厌,我也被吓过好几次呢。”二妞叨叨着,有几次天未亮早起割稻子时就被它们吓了,因此才有如此深的体会。

    “嘿嘿,可惜它跑了,要不然捉回家吃吃。”二凤笑着说道,手下的动作却更快了,她想看看刚刚那两只秧鸡儿有没有在这稻田做窝或下蛋,说不定会有意外的发现。

    二妞瞪了她一眼:“还吃呢,这秧鸡不吉利,谁敢捉回家吃啊。”

    二凤在心里笑了笑,原来这里好多风俗倒和自己小时候生活的农村很相似呢。

    割了三行稻子后,果然有一个枯草编的窝出现在眼前,令她惊喜的是,这窝中竟然还有一些小小的鸟蛋。而且这蛋看着特别眼熟,有的黄有的微白一点儿,上面带着褐色的斑点,像……对了,像以前冬天经常买来做三鲜火锅吃的鹌鹑蛋。

    二凤蹲下来,将蛋拿起一个在手里仔细的瞧着,越看越像鹌鹑蛋。突然她捉蛋的手被二妞猛打了一下,手一抖,蛋掉在了脚边的泥巴中。

    “凤儿,不要碰那些蛋,有毒。”没等二凤反问,二妞就急切的说道,甚至有些生气的瞪了她一眼,好像气她傻似的。

    二凤汗了一下,但还是因二妞的关心而感动了一下,同时,也知道这里的人并不认识鹌鹑,更别提吃这些蛋了。

    “谁说有毒,说不定还很美味呢。”二凤笑着瞅了她一眼。然后不顾二妞的劝说,将掉进水里的那个蛋捡了起来,在衣服上擦了擦后放进窝里。

    她小心的将那些蛋连窝端起来,向田埂边走去,并数了一下,好家伙,有十二个呢,她在心里有了新的计较。

    因为人多,三块田虽然有一亩五分大,但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将所有的稻子割完了。大家都直起身子,扭了扭腰活动了一下身子。

    二凤忙去田埂上,用碗从大陶罐里倒了水,笑着喊道:“维根叔、舅,哥哥姐姐们,快来喝口水歇会儿吧。”

    “好,先歇会儿,将稻把子捆好再回去吃早饭。”汪贵财和龙维根走了过来,腿上脚上都沾满了泥巴。

    “凤丫头,这蛋万万不可吃啊。”汪贵财一脸严肃的嘱咐道。

    二凤眯眼笑着点点头:“嗯,晓得了舅,不会吃的。”

    她本来就没有打算吃,要将鹌鹑和蛋都带回家去,也许这小东西将来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益呢。

    “那就好。”汪贵财点点头,和龙维根两人接过二凤递过来的碗,在田埂上寻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从腰间取上烟袋,两人边喝水边抽起了自制的黄烟来。

    “凤儿,你这水里放啥了,为何味道有些不一样哩,是不是放糖啦?”龙维根喝了口水扭头问二凤。

    二凤抿着嘴偷笑了一下,故作神秘的答道:“维根叔,这可是秘密哦,不能告诉你们。这水啊,保证你们喝了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嘻嘻。”

    “哟,看不出来,凤丫头还有这本事哩。”龙维根哈哈笑着附和道。

    春生则嗔了她一眼,向龙维根笑着说道:“维根叔,您别听这丫头胡绉。”

    汪贵财抽了口烟接口道:“哈哈,不过,还真别说,凤丫头那做菜的技术倒真是不错,上次煮得那獾子肉可真是让老头子我服了。”

    “嘿嘿,舅你过奖了,我哪有您说的那般好啊。”二凤微红着脸答道。

    “呵呵,凤丫头的确不错。”龙维根在一旁也笑着赞同道。

    其他人也都坐在田埂上喝水休息着,二凤和二妞坐在一起闲聊着。

    “二妞,等这田里的活儿都忙完后,我去你家和你一块儿绣花,上次让你帮买的那几个花样一直都没动呢。”

    二妞开心的应道:“好啊,这样我就有个伴儿了,要不然,我娘和嫂子老是骂我笨。你看我,手上都被戳了好几个洞了,痛死了。”声音里又有着委屈。

    她将手指肚子给二凤瞧着,果然上面有着针眼,看来这丫头手也不灵巧,二凤不厚道的偷乐了一下。

    “哎哟。”身边的汪大雪轻呼了一声。

    二凤扭头看过去,只见汪大雪从腿上拔出一个泥巴样的东西甩向身后的田里,然后又在另一条腿上和脚上找着什么,然后又淡定的重复了一次刚刚那个动作。

    “大雪姐,那是啥?”二凤好奇的问道。

    汪大雪向她笑着淡然答道:“蚂蝗。”

    “啊!”一听这两字,二凤只觉得身上一阵鸡皮疙瘩。从小最怕的就是种软乎乎的东西,没有想到汪大雪会如此的淡定,要是自己的话,恐怕早就一蹦三尺高啦。

    她真心的赞着汪大雪:“大雪姐,你可真厉害,见了这东西不但不怕,反而还敢用手去碰它,噫哦。”

    想想软乎乎的样子,二凤又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噗,这有啥好怕的,凤儿你可真胆小。”汪小雪也一脸不在乎的模样应道。

    二凤摇摇头,对这种东西天生害怕和无力,她忙低头向自己的腿和脚上仔细的瞅着,心一宽,没有那可怕的东西。

    汪贵财站了起来,将烟带别在腰上,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喊道:“好啦,歇得也差不多了,捆稻子去。”

    “好嘞。”众人应道,然后都陆陆续续站了起来。

    看着满田散放的稻铺子,二凤记得幼时在农村双抢时,家家户户将稻子割完后,直接用一个梯形的叫稻桶的脱粒工具在田里先前谷子脱下来,然后再将谷子和稻草分别挑回家去。

    二凤搜索了一下记忆,发现在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稻桶这个东西,都是将稻子捆好后挑回家用石头来脱粒。看来这个时空暂时还没有稻桶这个脱粒工具吧,她在认真的想着前世稻桶的样子,也许下一次它就能派上用场啦。

    汪贵财和龙维根俩人分配了一下人手,汪贵财带着汪二满和汪小雪负责左边那块田,龙维根带着二凤、二妞和春生三人负责中间这块喜欢漏水的田,另外一块则是龙大宝、汪大满和汪大雪三人。

    龙维根负责捆稻子,他拿起一根扭在一起的草腰子,将它抻开后放在稻茬上,二凤他们三人则将田里散放着的稻铺子抱起来给他。

    他接过沉甸甸还带着水的稻铺子,然后放在草腰上堆起来,差不多堆得有膝盖高时,利索的将草腰两头向中间一搭,单膝在稻把上一压,两手用力将草腰拧了拧,然后将草腰头压住,一个漂亮的稻把就完工了,继续着下一个,如此反复。

    二凤抱着稻铺子,两脚踩着烂泥巴在田里不停的往返着,突然感觉到左脚背有些不对劲,微微有些疼痛的感觉传来。她低下头,单脚站立,将左脚从泥巴里拿出来,并在田里的水中将泥巴洗了洗。

    触目惊心!只见一只蚂蝗正紧紧的叮在她的脚背上,刚刚的动作都没能将它将晃掉下去。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