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章龙爱虎让父亲娶妾求首订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

    …………,

    黄氏本来黄脸因龙爱虎这句话而瞬间涨得通红,身体向前一倾,如同被踩了尾巴狗一样,声音非常尖厉喝道:“你说什么?”

    她只觉得胸口堵,气开始不顺畅起来了。******$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我要退婚,难道我说得不够清楚嘛。”龙爱虎再次肯定答道,语气里隐隐有了不耐。表情还是没有变化,黄氏态度丝毫没有影响他心情。

    “虎子,你这是犯啥浑呢。这定亲时候娘可是ha了不少银子,还有成亲日子都定下了,砖瓦匠也请好了,下个月这屋子就要盖啦。你现这唱得是哪一出啊,你倒给娘说说,你这好好为啥要退婚啊?你这是要气死娘啊。”黄氏气得粗气直喘,两眼通红。一生气,身上感觉痒了,狠劲而又烦燥挠了起来,指甲里都沾了血,她也顾不得了。

    龙爱虎瞄了一眼黄氏,眼睛里没有太多感情,轻描淡写答道:“洪家女儿不够好蒂”

    “什么?不好看?你犯啥糊涂呢,她长得虽然差点,她家里条件好,可是有多少人想攀也攀上亲事呢,再说那好看能当饭吃嘛。

    你难道不晓得当初娘了你这亲事,可是下着脸儿去求你舅舅,娘可是说了多少好话,求了多少次,你舅舅他才答应帮忙去说和。好不容易这亲事成了娘就盼着你能早点成亲,给娘生个大胖孙子呢。你倒是作死跑回来说出这番浑话出来,这可是要气死娘啊。”黄氏瞪着血红眼睛声泪俱下数落着龙爱虎。

    龙爱虎冷笑了一声:“既然他家女儿如此红火,那就让别人去娶好啦。实话告诉您吧,我现想娶王里正家二孙女儿,其他女子一概不我眼里。”

    “什么?娶王里正家二孙女儿?”黄氏涨得通红脸瞬间变得煞白,仿佛王里正家二孙女儿是啥毒蛇猛兽般,情绪非常激动喊道:“决不容许,你不能娶她你不能娶她。”

    龙爱虎冰凉眸子里终于有了一丝丝疑惑:“我为什么不能娶她?”

    黄氏愣怔了下后答道:“娘说不许就是不许,你已经定了亲,哪能再去另娶他人。再说了,里正家别女儿岂是你说娶就能娶”你以为你是谁。”

    龙爱虎有些恼了黄氏后一句话:“他家孙女儿我为啥不能娶我哪里比别人差啦。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娶里正家二孙女儿,至于能不能成,那是你事。反正你要负责帮我想办法,那洪家女儿我是坚决不娶,如果退不了婚话,就让她做妾吧。”

    “喝,你有什么本事还娶妾,人家堂堂一个富裕人家女儿岂会嫁你为妾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swisen.com”黄氏冷声道,手又腿上挠了几下。

    她为了达到说服龙爱虎目,不惜说出这番话来打击他,希望他能认识到自己真正身份,放弃那种对她来说是要命想法。

    龙爱虎火了腾从床沿上起身站了起来,双眼瞪得大大,冰凉眸子里有了怒火:“我为啥不不能娶妾,就爹那个样子不也娶了你为妾嘛,你都能做人家妾,那洪香芳为啥不能做妾。好很好,我现不但要娶王里正家二孙女儿为妻,还有娶那洪香芳为妾。要是办不到话,你就等着瞧吧。”

    “畜生!”黄氏怒骂道气得身体直抖。

    龙爱虎脸色极为狰狞,狰狞脸上还带着非常怪异笑容。原本只是想退婚然后娶了那王莲儿为妻,和和美美过小日子。现经黄氏这话一刺激,反而变本加厉起来,这实为出乎了黄氏预料。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里沉默少语心肝宝贝儿子,怎会变得如此不通情理,不近人情了。早晓得他是这样人,当初为什么要生他下来,要是没有他,现自己哪里会有这些痛苦呢。

    后悔归后悔,但毕竟还是她儿子,心底对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此时见硬不行,她将语气稍软了些问道:“虎子,你老实告诉娘,你为啥非要娶里正家孙女儿?你说洪家姑娘不好看,难道她就长得好看不成?”“我见过她,好可要胜过那洪香芳千倍万倍。”龙爱虎淡然答道。

    “你见过她了?你啥时候见过她,你去里正家啦?”黄氏有些急切问道。

    “没进去。”龙爱虎摇摇头,火气也微微平息了一下,然后将事情经过说了说。

    原来前几日他和黄地主家管家一起去佃农家收租子时,经过王里正家屋前时,正巧他二女儿王莲儿从屋子里出来。

    龙爱虎一见之下惊为天人,被她美丽容貌所吸引,相比较之下,他未婚妻洪香芳可就逊色太多,这才生了退婚娶洪香芳念头。

    “冤孽啊,真是冤孽啊!”黄氏听完龙爱虎话,嘴里轻声呢喃着,似说给龙爱虎听,又似说给自己听。

    龙爱虎端起桌上一杯水咕噜喝了下去,然后不耐烦问道:“娘,我什么话都告诉你了,你该问也都问了。你就给个痛话,这事什么时候能给我办成吧。”

    “好看顶个口用啊,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娶那王莲儿根本是不可能事情,你就等着踏踏实实跟洪家姑娘过日子吧。”黄氏声音又高了起来,心里滴着血,怎么这些倒霉事情都被自己摊上了。

    龙爱虎用力拍了拍桌子,也非常倔强说道:“我就是要娶那王莲儿。,至于对洪家姑娘,如果你认为我没资格娶话,那就让爹去娶吧”反正他已经有了你一个妾,再多一个也妨,哼!”

    他冰冷脸上现出嘲讽笑容,然后甩甩手出了屋子。

    “你……这个小畜生,气死老娘了,老娘平日里白疼你了,你这个小短命,你个小催寿哟。哎哟,我怎么这样命苦哦”怎么生了你这样一个畜生啊。”黄氏屋子里呼天抢地哭着,个天才知道自己生了个什么样货出来,原本希望都破灭了。

    龙年正好进院子,听到她哭声忙走了进来问道:“孩子他娘,你这是咋啦”虎子怎么刚回来就走啦”问他也不答话。”

    黄氏一边哭一边将龙爱虎要退婚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后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她还真怕龙年生了这样心思出来。

    “这个小畜生真是越来越浑了,平日里不该娇惯于他,啥事都由着性子来,你现后悔了吧。”龙年听了也生气骂道,然后又安慰了黄氏几乡“我哪儿娇惯他了,平日这家里家外都是我操心着”现出了事,你倒晓得拿这话来刺我。你这个无用男人,你也想想办法啊,说风凉话。”黄氏一边干嚎着一边骂道。

    “也许虎子只是一时冲动,过几天想通了”就会打消这个主意。”龙年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说了这句话后叹口气,独自一个人又出了屋子。

    黄氏则边伤心边想着,自己好像自从从二凤家遇蛇回来后,一直不是很顺意。家里养鸡莫名丢了两只,自己又被蚂蚁咬了”现虎子又要回来吵着退婚。

    想着想着,她将这一切原因算了二妞身上,想当初如果不是她来骗了自己说是龙维根找龙年,自己也不会同意他出门吃饭”那自己就不会去那月形山,也就不会遇见那晦气蛇”也就不会有今天种种。

    想到这,用被单将脸上鼻涕和泪擦了擦,连鞋都没有拔,顺手拿起个破扫帚就冲出了院子,边走边挠着身子,越挠手里火越旺盛。

    正院子里低头抽着烟袋龙年见黄氏怒气冲冲出了屋子,忙跟后面追了上去。他见她这副模样,知道肯定没好事,想着是不是又去汪氏那边找碴去,赶紧拉住了她:“你这是去哪儿呢,身子没好,家多休息。”

    黄氏用力将自己胳膊抽回,怒瞪着他说道:“我事你少管,滚开。”

    然后就噔噔继续向前走去,龙年现她去方向不是汪氏家,微微松了口气,转身回了院子。

    …………

    二妞坐她大嫂房间窗户边,手里拿着绣ha绷认真绣着ha,她大嫂丰南莲一边照看着摇床上婴儿,边不时看着二妞摇摇头,然后指点一下。

    隐隐有说话声音传入了二妞耳里,好像是吴氏、龙维根还有龙二宝三人声音。她心一动,看似认真绣ha,实则侧耳认真听着。

    “爹,娘,我宁愿终身不娶,也不可让二妞去遭这份罪,这可是毁了她一生啊。”龙二宝带着怒意声音传来。

    二妞身子一寒,难道真是不信被自己猜中了嘛,后背不禁渗出了层层冷汗来,手里活儿干脆停了下来,继续听着下文,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吴氏那无奈声音传了过来:“哎,二宝,你以为爹娘愿意这样做嘛。你年纪不小了,好不容易有姑娘不嫌弃愿意嫁过来,谁知竟然有这条件。如果不让二妞嫁过去,就要给人家彩礼二十两银子,你说咱家哪来这样多银子,这不是没法子事情嘛。要不然,娘为啥一直没和二妞说呢,这不也是不舍得不忍心嘛。”

    “不管如何,也不能让二妞嫁过去,我不可以只为自己。妞儿还小,长得又那般好看,将来一定能找个很好人家嫁了,我们不能这样糟蹋了她,否则,我会一辈子愧疚。”龙二宝很坚决说道。

    “不让二丫头嫁过去,咱家去哪儿弄那二十两银子啊。家里现不要说二十两银子,就是二两银子也难拿啊。”吴氏很绝望说道。

    吴氏又是一声叹息传过来,一直沉默龙维根用力拍拍桌子,像是下了决心道:“这事暂时先不要告诉二丫头,咱们再想想其他办法,万一不行话,再说吧,嗨………”一声长叹。

    “去……,…。”

    “啥都不用说啦,走,跟爹去想想办法。”龙维根阻止了龙二宝想说话,然后带着龙二宝出了门。

    二妞则呆坐着没有动弹,全身麻酸软,一阵阵出着冷汗,脑子里只有“嫁人、二十两银子,这两个词回旋。无论是哪一条,对于她来说都无异于是一座无法撼动大山,她感觉眼前好黑,看不到一线希望光芒。

    于氏大概也听到了他们谈话,本来带着笑意脸上也布上了愁容。一则是为了二妞,二则是想着万一真因为二宝亲事要ha二十两银子,那往后家里日子可难过了。

    一时间房间里非常安静,只有那熟睡不谙世事小婴儿有些粗重呼吸声,有些压抑。

    “龙二妞,你这小贱蹄子,给老娘滚出来。”院外这声粗暴怒骂声打破了院子里安静,也打破了房间里寂静。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