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辣妹

作品:《魔王女奴传

    隔天,在圣域国的王城中,城堡里一座华贵的大厅里,到处是淫糜的气息,大厅里铺著许多精致的皮革地毯,十多个美艳诱人的赤裸女子,或躺或跪地让大厅里充斥著一片香艳的美好景色,墙上长出了数不清的湿黏触手,爬满了众女的身上。www.83kxs.com

    细短的触手很有技巧的挑逗她们的敏感部位,轻轻划过她们的后背,湿滑的爬上细滑的脖子,轻巧的抚弄她们的小蜜穴,在她们蜜洞里进进出出。

    她们雄伟的双峰已经有巨型的触手照顾了,所以触手们都在小腹与大腿上磨蹭游荡。尤其是女孩们双腿之间的神秘之地,粗长的触手毫不客气的玩弄著蜜唇,轻夹扯拉,象是灵活的蛇一样的翻弄。

    两条触手轻轻的夹住了她们的小蜜核,轻旋、滑动、搓揉、压按,就象是手指一样的灵活,还有不少的触手往她们身下的两个洞钻,尿道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细小的触手在里面轻抠,搅动著膀胱里的黄金水,触手们编织一般的在蜜道与菊蕾里穿梭,时不时的扯出大量的淫水与粉红的嫩肉。

    每个人的蜜穴,菊蕾或是小嘴之中都抽插著一根触手,有几个更是被两三百根触手夹攻著,更惊人的是每一个女孩脸上却都一样带著满足的神情,身上也都留著荒淫的痕迹以及白浊的精液,由于过度的摧残,每个女子的前阴后庭都已红肿不堪,比平常涨大了一倍有余,不断有红白相间的液体从中流出,顺著雪白的大腿流落地面。

    触手们如野兽一般凶猛,灼热的精液不断地射出,一波接著一波,丝毫不停顿,彷佛非要将体内一切全部射出来一般,不多时,女孩们的身体已经几乎被精液所覆盖……。

    其中小可被赤身裸体被綑绑像只狗一样地趴伏在地上,她修长的玉腿弯曲在身下,雪白软嫩的玉臀高高地抬起,凄惨地曝露出那迷人的小蜜缝和前后两个正供触手糟蹋的可怜小蜜穴,小可的双臂被反绑到身后,被一根触手捆著吊在天花板上,她的长发也被触手胡乱地紮住与双臂被綑在一起,使她不得不抬起头来,在她的身下还有一小摊破处时所留下的血,毫无遮掩地暴露著苗条白嫩的身体上布满了遭到残酷凌虐的痕迹,她原本光滑细致的后背及大腿上还能看到淡淡的抓痕。

    米雅与蕾雅娜趴在圆桌上,她们现在浑身涂满了白色液体,私处和后庭中也涌出大股的混浊精浆,向著外面的美臀上有著红色的掌印,一道精液河流从她们湿润的淫穴中发源,沿著两条修长的腿滴滴答答地落在桌下被绳子綑绑的某个女孩胸前。

    落地窗前,诗涵及洁西亚被凄惨地倒吊著,长长的乌黑及水蓝色秀发在红色天鹅绒地板上,从嫩穴里冒出的精液流过她们因装满大量精液而鼓胀如怀孕的腹部以及被麻绳紧紧勒住的双乳,在角落里的微微安眼睛半睁著,但没有一丝神采,身上唯一的衣物就是卷在腰部的套裙,其它的都变成了破碎的布片散落一地。小蓓蕾、股间、小腹等任何可以看到的肌肤上布满了晶亮粘稠的液体,连头发都被这些液体粘成了一片,大腿根部的幽谷红肿不堪,还流著一丝丝的红色血迹,菊蕾似乎在暴力下被撑裂,一些淡黄的粘稠液体从臀后不断涌出。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此刻正得意地坐在大厅里的王座上的我,随侍在我身旁的露娜今天披上一袭宝蓝色的侍女衣裙,紫色蕾丝花边显得大方得体,胸中露出一截雪白深沟,她任由金色的秀发披著背后,背后腰际打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同样宝蓝色的短裙只及大腿边缘,更突出了修长雪白的美腿,也就更见丰满,更加诱人心魂。

    我走到米雅面前,把米雅腻滑雪白的纤细双手放在背后约腰部的地方交叉地摆著,拉开绷带,在手腕环绕了四五圈,将手腕紧紧地缚住。

    你这只不要脸的禽兽又想做什么,快替我松绑,不然我就扭下你的头”

    变态又低级的混帐!你去死吧。”米雅边叫骂边尝试著扭动著双手,强烈的束缚感箍住她的手腕,皮肤没一下子功夫就因摩擦而产生艳丽的绯红。

    我低下头来开始用著舌头,舔吮米雅的蜜穴起来?啊!不!”温暖的舌头直接碰触到花瓣的感觉让米雅呻吟了,本来应该是非常讨厌的才对,但身体里却游走著甜美的愉悦感觉。www.kmwx.net

    “……嗯嗯……”用意志力强忍住这不该发出的呻吟,但米雅还是隐隐约约可以察觉到一股快感。

    “为……什么呢……怎么会这样………”米雅不能相信自己身体的反应。

    “我…我………不要!不要!!”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在心中蔓延开来,米雅惊慌的扭动腰肢逃跑著,但我却紧紧扣住屁股,所以根本逃不掉我不停用舌头做出激烈的爱抚,蜜穴中渗透出来的蜜汁,让舌头的舔动发出了淫靡声响。

    很爽吧……这里已经这样湿淋淋…………你有快感了吧…”?没有……不要……”米雅心中充斥著极大的厌恶感,那是极度的羞耻,但光是我的舌头碰触到蜜穴,就产生出了强大的酥麻快感,向全身蔓延开来,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我邪淫地笑著又拉起一段绷带,在她细嫩高挺的小乳球的上方绑了三、四圈,接著在下方也同样绕了三、四圈,接著再度拉起两条绷带,以手腕为起点,经过白晢的颈部绕到前方,与绑在胸部上下的的绷带来回绕了数圈,再回到手腕,用来增加身体的束缚感。

    我欣赏著自己的杰作,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沾起不知何时从米雅蜜穴流出来的透明液体,说:“小米雅果然很淫荡,嘴巴上说不是,身体却这么的诚实。”米雅不能相信心中的耻辱感加上被虐待感,让她有了快感。她出声辩驳说:“你胡……唔!”话还没说完,我就把沾满淫水的两根指头,塞进了米雅的樱桃小嘴里。

    两根手指在她嘴里不安分著搅动著,津液和淫水相互混合著,产生一种使人心醉的滋味,弥漫在米雅的口腔里。

    “味道还不错吧?瞧你吃的津津有味。”我恶魔的话语在她耳边响起,她立刻使劲地吐出我的手指。看着泛著光亮的湿润手指,我笑意十足的说道:“已经品尝够了喔?”米雅没有理会我,只是大口大口地喘著气。胸部随著呼吸上下起伏,看起来更加性感迷人。

    此刻我拿出准备已久的玩具──七颗无线的跳蛋和一卷透气胶带。

    大手迅速袭上米雅细腻嫩滑的小蓓蕾,轻轻的摇晃著,我五指成爪,搓揉亵玩著,没几秒,便依依不舍地停止,随之拿取四粒跳蛋,两个两个的夹住米雅挺立的蓓蕾,撕下几段透气胶带紧紧贴住,后来又在那光滑的粉红色裂缝、小蜜核、蜜道口、菊蕾这三点,依序地贴上跳蛋。

    我按下跳蛋的开关,一阵酥麻的快感出现在她的蜜道口,也许是刚破身没多久,这样的震度让她有点疼痛。疼中带麻,麻中带痛,痛苦和愉悦交织著美妙的合奏曲。

    之后我将跳蛋的震动调到最大米雅脸色大变,她拼命的夹紧大腿,她哽咽著哭道:“呜呜……不!”但无情的爱液,还是顺著大腿流了下来,闪著亮丽的莹光。她整个人跪倒了下来,发出无助又可怜的啜泣声。

    在羞辱完了米雅之后,另一名有著一头烫卷披肩的波浪头发,她肌肤看起来象是常运动的小麦色,身上只穿件小可爱,尽管外头披著薄纱,但小小的面料和薄纱可遮掩不住她胸前那对丰满的f罩杯大奶,透过薄纱那丰硕的小蓓蕾露出了大半,清晰可见,黑色低胸丝质小可爱下的一双巨乳呼之欲出的,香汗已经将那丝质的薄衫紧贴在蓓蕾上,可能衣服的磨擦使得蓓蕾好像也微微的凸起了……与胸部不成比例的细腰露出小小的肚脐,脐上穿著一个小小的银环,那超短窄裙恰恰遮掩了那看似丰俏的臀部,健美修长的大腿令我看得口水直流,随著她的娇躯轻轻摆动,紧紧绷著的裙摆沿著曲在线滑,只能勉勉强强遮住的大腿根,这一身打扮活像个那蛊魅人间的小魔女,她撩起自己的裙角将女性羞人的深处与的幼嫩大腿,完全裸露在我面前。

    这名辣妹叫梦欣是蕾雅娜今天早上为了取悦我,特地从自己的国家里精挑细选出来的美女之一,而倒在大厅里的女孩们当然也是万中选一的绝代佳人,我骄傲地展露著自己那两根青筋纠缠的凶器,一股尿臭混合精液的味道立刻弥漫四周,此刻巨棒的顶端正有一滴晶莹的体液。

    梦欣脱下自己的衣物,接着眼眸含春,似笑非笑,玉臂横胸,美乳欲涨,更是将她原本就已极为硕大、坚挺鼓起的奶子衬托的更加突出,雪艳白晰的乳沟,露出她那已经湿润无比的粉红色的蜜唇,梦欣用手指稍微碰触了自蜜唇之间溢出的汁液以后,沾满爱液的双手不停的探索著通往愉悦的秘径,然而,光只是揉擦著肉唇是没有办法止住她心头那把熊熊的欲火的。

    所以,梦欣的其中一只手便朝著位在肉唇顶端的那颗已经充满好色血液的粉红色珍珠前进。

    不停的溢出淫荡爱液的蜜穴正贪婪的吸吮著梦欣的纤纤玉指,而原本只是轻轻爱抚著肉芽的手也早已改成用两只手指夹住然后搓揉的手法来刺激著肉芽,使得原本充血的肉芽变的更是肿大,同时也是更加的敏感,不停的被快感刺激著梦欣忍不住将仿效著肉棒动作的手指抽插速度加快了起来。?唔……啊啊……!真的是……太兴奋了啊……手指……停不下来…”我伸出手来爱抚著她那因为勃起而红肿的蓓蕾,那种期待已久的感觉就好比初尝甘露,手指不断地在她那敏感的乳晕上打圈,指甲不时为蓓蕾带来异物的刺激感。

    梦欣她的蜜穴上只有稀稀落落几个绒毛,整个光滑的蜜穴一览无遗中间一条狭窄的小裂缝,两片可爱的蜜唇羞涩地伸出,因为情动的关系,上面还盛著点点闪光的水滴,稍后处无数皱褶成的粉红菊花一张一缩的吸引人。

    我将舌尖伸进她蜜道里不住挑拨那小小蜜核,受到这样的刺激双手按著我的头,梦欣不断扭动纤腰呻吟起来。

    “来吧…我这里…等好久了…”梦欣背对著我,刻意翘起圆白的臀部勾引著我。

    “给我……主人给我……给我你的……我那……好痒啊……”“我要主人的……肉……肉棒……我下面的……妹妹痒啊……嗯……好痒,主人快给我吧!”我踏上一步,那两根粗大无比的肉棒直挺挺地贯入紧窄火热的小蜜穴中,异于常人的两根巨棒立刻没入处女的双穴之中,她小小的肉洞被称成了原来得好几倍大竟然将两根肉棒一起吞了进去,初次品尝的紧致感觉不断冲击著沾满精液的肉棒,然后我异常凶狠地用力插入梦欣的蜜穴中,我感觉肉棒被已经进入一个温暖的所在,前端顶著一个柔软的花心,四周的嫩肉一张一缩的挤压著肉棒,那种紧紧的压力的舒畅感使我直欲喷射,鲜血也顺著女孩的大腿根部流了出来。

    “啊……好粗……啊啊……爽……爽死我了……啊……再……再深点……啊啊”梦欣不等全部插入,纤腰用力往前挺,疯狂的扭著细腰,头发飞乱的在空中甩著,曼妙的身躯狂野的在地毯上扭动著。

    将梦欣的美丽胴体给贯穿的两根巨棒猛烈的进行抽插的动作,每一次的抽插都狠狠的,象是要将梦欣的身体给捣烂一般的深深的贯入!激烈的快感让梦欣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快要不是自己了似的……“嗯……啊啊……!两根……两根棒子……在体内撞击著……怎么会……这么……这种感觉……”“啊……啊啊……!不行……两根肉棒这样……在里面捣弄……激烈的摩擦著……感觉……太强了啊!会……被撕裂的啊……!”大肉棒每一次戳刺都彷佛是要从梦欣的子宫破体而出!梦欣的精神可说是十分的亢奋,因为她知道等一下马上就会有更激昂的高潮将她的意志给彻底的粉碎,化为无尽的光芒!

    “嗯啊……!不行……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著越来越激烈的喘气声,一阵绯红袭上她的胴体,无数晶莹的液体随著她的摇摆在空中弥散。

    “怎样,爽吧?你这淫荡的骚货”两根大肉棒同时进出小蜜穴,令梦欣感觉自己的小蜜穴被塞满撑裂了!“插死你…插死你这母狗…”我我连同粗言秽语从后拼命的奸淫著梦欣。

    “恩……恩……啊啊……好……好爽……啊啊……”两人的交合部不停发出“啪搭啪搭”的声响,受到这样一次次的冲击梦欣她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字句,只是不断的淫叫著。

    “啊……受不……了……我……要……啊……丢了……啊啊……”我拚命抽插,梦欣不时发出宛如仙乐般淫叫,不时又发出痛苦的呻吟,不时痛哭,不时又叫著享受的微哼。

    在插了好几千下后,两人换了个不同的体位,这次我躺在地上,而梦欣则双手按在胸膛上,腰部一沉,我的肉冠慢慢没入醉人的蜜穴,梦欣皱起眉头肉紧紧缠著,我感到大量温热的淫水,如洪流般从她腔道里涌出来,包围著我,滋润著我,那是从未试过的感受,稍后梦欣开始像骑马般前后厮磨,开始时她双眼紧闭红唇微张的享受著,跟著渐渐露出痛苦的神情,速度续渐加快,最后起劲地上下跃动著臀部,让下面的肉棒频密而大幅的在蜜道内吞吐,爱液从隙缝之内飞溅而出。

    “太……太舒服了。”这种姿势更能够充分体会到巨根的粗壮,梦欣无限满足的呼出一口气。她微微弯曲小腿,半蹲在我身上,上下不断地套用著。她一手抚摸自己的玉乳和乳尖,一手捏弄下身的小豆芽,粉脸上一副陶醉无比的模样。

    “呜呜…呜呜…”梦欣神智不清的如母狗般发出低吟。

    蜜道的肉壁严重痉挛,在如泣如诉的呻吟中泄出汹涌的淫液,她双眼微张,嘴角发出带著颤音的低吟,腰肢不断作出淫荡的扭动,爱液没一刻停过的在蜜穴里潺潺流出,最后从大肉冠前方射出的滚烫阳精迅速占领沿途的空间,军容壮盛的精子大军迫不及待地强奸著异性性器官中的每一个细胞,即使梦欣哭泣著将自己的蜜液献出来也于事无补。

    还有一名穿著一套复古式的深白旗袍的五官清丽分明,开始微微现出曲线的胸部的少女也来到我面前,那旗袍斜半边印著几朵牡丹,在牡丹侧扣直到身下斜面、是由半开式的侧边中国结做成的,而在旗袍臀部上、到背面以下,则有一丝细线围腰白色的蝴蝶结。

    少女边含羞的低著头拨弄自己的长长秀发边诱惑地脱下旗袍露出水蓝色鸳鸯纹肚兜,包裹住又圆又嫩的玉乳,水蓝色的绸绢受在汗水沾湿下,淡淡现出峰顶上两粒嫣红蓓蕾,因紧张而上下起伏的小蓓蕾,使水蓝色的肚兜现出一阵阵淫靡的波浪。

    正当这名旗袍少女也要向我寻欢时,大厅里又出现上百名浑身青色的皮肤布满纵横交错的伤痕的半兽人,我们赤裸著上身,手中握著黝黑的不知名金属钢刀,两面边缘都是恐怖的锯齿的盾牌嵌在我们的手臂上,腰间一边的漆成黑色的强弩,一边则是放置著箭矢的容器,手中,一把把漆黑的长枪在月光下闪著寒光。

    半兽人如同夜幕中的鬼魅一般冲向我,所过之处竟如黑色的洪流一般不可抵挡,巨大的怪力挥舞钢刀将上前阻挡的女卫兵连人带武器砍成碎片,半兽人们挥动著武器,残忍凶悍地将这些还来不及应战的女卫兵当场斩杀!

    一个巨大的黑色骸骨爆弹与千百邪灵幽魂从我双手间激射而出,顿时带著凄厉的呼啸声,把前面的半兽人吞噬,无数黑光闪烁飞舞,一切皆化作暗黑邪魂的粮食。

    黑光过后,足足过百平方米的空间被清空了出来,地面一片漆黑,犹如被烈焰烧焦。

    但这时躲过刚刚那一击的半兽人们的首领摆出了随时准备应战的姿势,我全身散发出来的杀气,如寒潮般地卷向四方。

    然后牠将手中的两枝银枪往地上倒插银枪突然化作一对狂暴凶残的银龙,相互盘旋交错著向天升起。

    银龙带著千万支如利箭般的石锥与高速旋转的黄色龙卷风袭向我,我的身旁无数黑色鬼火盘旋缭绕,一下维持著悬浮的火焰型态,一下又变化为虚幻的怨魂形象,在阵阵凄厉嚎叫中交错变化,下一瞬间鬼火变成六十六道带著腐蚀万物的死灵之气的黑色巨龙奋力咬向与岩锥之雨一同飞来的银龙,沉稳厚实的大地与无尽邪恶的黑暗两种强猛暴烈的能量短兵相接!

    引发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威力大到能将一排巨木连根拔起的爆风死命吹拂著,狂风愤怒地努吼著,在令人失去视力的强光及风暴之下,浩如烟海的青色半兽人彷佛碎纸片一样被吹散出去,火光与浓烟遮蔽了众人的视线。

    这一刻我从爆风中冲出手中剑翻转,剑身化作一道金色光芒延长,这势若风雷的一击,带著将一切都破坏殆尽的强大剑气砍向半兽人们的首领,在剑光一闪后“怎么回事?我的身子……”半兽人们的首领发现自己感觉不到身躯的存在,于是低头一看在太阳下闪烁著金光的剑气,深深地没入了自己的右肋,一直横切到肚脐,残废的右臂下垂著,断臂掉在身旁,鲜血从断处狂喷而出,把地板染成了血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