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强暴御姐

作品:《魔王女奴传

    “魔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www.kmwx.net”一名眼角微微上挑,饱含春意,明眸皓齿,秀丽绝伦,她的皮肤不是雪白,而是肤色如蜜,发黑如漆,我虽然与她相隔虽远却也可以使人感到她蜜色肌肤的温润,一双饱满红唇开合之际,似在呼唤我的雨露滋润,身著无袖的短旗袍,包裹著弹实粉嫩的美胸,下摆只到大腿间,长长的美腿开合处,红色蕾丝小裤的花边半隐半现,细看之下,她最初只像十二、三岁的纯真无邪,再看又像十七、八岁的青春少女,三看之下又像二十二、三岁的花样年华,四看又像二十七、八岁般美妇人妻的成熟美艳;而她的上围,初看象是三十一寸的娇小可人,再看又像三十五寸般的美好身段,三看又像三十九寸般的丰满豪乳,四看竟是四十三寸的极为夸张,配上她这只有二十一寸的纤腰,形成不可能的强烈对比,更看得别人眼花撩乱的女杀手文娟及另一名叫姿伶的女子,她身穿深黑的镶花低胸连衣裙上紧下宽,娇美有致,流畅圆滑,弹实圆润的上身把它绷的紧紧的,让人分外担心背后那承担重任的钮扣是否胜任,那暴露在空气中三分之一的饱满酥胸,在黑色调的衬托下更是白皙如瓷,在少得令人紧张的面料束缚下,那两座诱人的乳峰顺从地往中间靠拢,只有一道深深的乳沟提醒人们这两座山峰原来的位置。

    她的网袜到膝盖,显得艳丽而煽情,而且被剪到破烂,彷佛刚刚经过一番精彩痛快的凌辱,妖媚地展露雪白修长的美腿,她走路时那如同凌波仙子的风姿,步步摇曳生春,风情万种,伴随著身上散发的如麝如兰的极品幽香,一般人只会是想入非非、绮念众生而已。

    文娟手心中亮起了一点精光,她一挥手,一个蕴含著极度寒冷的光点向我飞去身后拖著一条极细的蓝丝。

    而姿伶一双纤手幻出五道花影,蝶戏花前,飘飘忽忽,左右不定,既刺向我的咽喉,又似袭向我胸前,斗气四幻一真,交错相杂,袭向咽喉那一道斗气宛如烈火般散发著热气。

    但挡在我前的洁西亚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圆,圆内竟激射出万道剑花,光芒万丈,密不透风的格挡著文娟及姿伶两人的猛烈攻击。

    顺带一提洁西亚身上,除了围绕在腰间和股沟上的t字形红绳外,就只剩下一件红色透明的连身薄纱睡衣。透过那透明的薄纱,勾勒出她那纤细的蜂腰和浑圆的屁股;超短的裙底,只覆盖到三分之一大腿,露出底下一双挺直且均称的腿这一件红色透明的连身薄纱睡衣,竟是从胸脯间的蝴蝶缎带向下往两旁开岔,露出腰身下穿戴著一件同是红色透明的薄纱丁字裤。

    但下一秒姿伶舞剑如轮,浑身一尺散发出淡淡红霞,剑光宛如一抹斜阳,舖天盖地的围绕著晓婷。

    但此时我整个身体冒出剧烈的红光,熊熊火焰也喷射出来。火焰越来越强,我整个身躯似乎变成了一个散发著耀眼红色光芒的人影。只见人影一动,从红影里分化出成百上千个红色的陨石,如流星雨一般向姿伶猛砸过去,只听见震耳欲聋的轰轰声响起,密集爆炸的陨石瞬间就把给淹没了。

    几千枚陨石光弹足足爆炸了一分多钟,把地表轰出了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大坑。硝烟散去,姿伶原本强横无比的剑光全消失在刚才的致命陨石群中,吓得面无血色、余悸犹存的姿伶四肢无力地瘫坐在大坑旁,她知道我的魔法是故意手下留情、没打中她的,因为以刚刚那样强大的魔法要瞬间将她化为灰尽是轻而易举的。

    文娟双掌连拍,几条巨龙般的水柱朝我袭来,然后周围一带的重力都立刻重了几倍!突然无数巨冰浮现于空中,彷佛置身于星群之中。巨大的冰之巨刃诡异地出现,无声无息地朝著洁西亚所在的位置掠过。

    洁西亚从容不迫,侧身一避,拔剑挡格灵巧无比,剑随意动,剑招飘忽不定,轻快如飞,轻松就将冰之巨刃击偏,而区区的下级水系魔法-水柱乱舞更不可能伤到我了,我整个身影化作一颗耀眼的太阳,发出刺目的万丈光芒,光芒照耀之处,如深海巨蛇般袭来的水柱,全都在一瞬间蒸发掉了!

    我手掌一伸,强烈的魔气凝聚在手中,形成一把黑色实质的双刃长剑,之后我用力一跃,强烈又耀眼的光芒在夜空中闪过,深黑色的双刃巨剑迅即落下,我全身发出的黄金光芒彷佛都集中在手持的双头剑刃上,就连刚刚升起的月亮也变得暗淡无光。www.6zzw.com

    姿伶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圆,圆内竟放射出一道道弧形剑光,由内至外,俨如一个可攻可守的防护罩,激向去势不减,双目的红光大盛,露出无穷无尽的杀气的我。

    双剑毫无保留疯狂对撼,彼此尽展所长,刀光剑影此起彼落,如狂风暴雨,毫无保留地斩,砍,刺,削。攻得狠时守得严,二人无论如何手急眼快,始终未能突破对方防线,给予致命的一击。

    两人在狭小的范围内飞速移动和攻击著,蓝色和金色的闪电若烟花般不断绽放,我剑锋上泛起一层橙红色的光彩,就如夕阳余晖。双剑不断连环交击,声声作响,一丝丝火花随声迸发,姿伶手中的爱剑发出宛如临死前的哀嚎般的金属碎裂声,最后整把剑崩解为废铁碎块随风而逝。

    后来我射出如群蛇乱舞般的千万触手只一瞬间,触手就卷满了姿伶与文娟的躯体。她们双手、双脚和脖子上都被层层捆住了,触手们在她们的身体上缠绕卷动,狠狠地勒紧。相比之下,两人柔弱的躯体彷佛随时都会被这些粗壮的触手给勒成几段。

    接著触手一扯,姿伶的双腿被大力分了开来,倒在地上,露出了内穿的白色的丁字裤。因为被紧绷窄小的小内裤勾勒出具体的形状,她的整个阴部显得无比诱人。

    随著嗤的一声面料撕碎的声音,姿伶白色小内裤及连身裙的碎片被触手抛上了空中,少女粉红色的阴部立刻暴露在清冷的月光下。

    我目光直视姿伶的大腿根,只见几条稀稀疏疏的阴毛,浅浅的盖在无暇的私处上,少女蜜阜中央处,紧紧围拢著两片秘唇,那姣好的形状神秘又妖媚。

    我的手指轻轻一勾,就见绑住姿伶双手的触手猛的往空中一拉,将她悬挂在半空,两条修长匀称的腿被锁链绑住了纤细的脚踝,她的身躯被拉成一条直线。

    姿伶一双如冰如雪、莹莹透明的赤足,因悬空而下垂,又因极度的羞辱而紧绷,构出一条优美的曲线,那惊心动魄的美丽让我不住的发出下咽唾液的咕嘟声。

    我的嘴唇凑过去吸吮著她那丰润的双唇,舌头贪婪地的伸进口腔里,搅动她的舌头交缠著。

    姿伶白晰粉嫩的后庭让人一览无遗,我仔细欣赏著这件几近完美的艺术品,我用手指剥开蜜唇两侧,霎时少女的花蕊便完整无暇地绽放出来,鲜红的蜜道满布淫水,轻轻嗅著体味,一点也不腥毡的幽香,我迫不及待地伸长著舌尖,轻轻去尝起味道来,姿伶的淫液既淡且稀,我用舌尖去挑逗蜜蒂,舌尖绕著蜜蒂周围打转,引著淫水洞口汨汨流出来。

    然后我一双手渐渐放肆起来,在姿伶冰清玉洁的身上四处游走起来。她还从未被人触摸过的贞洁身驱,不由的颤抖起来,苦于全身已被束缚无力反抗,只能任我在自己的玉体上淫戏轻薄。

    我以食指不停拨弄姿伶隆起的乳尖,时而轻弹,时而画圆,姿伶受著挑逗,脸颊渐渐泛起一片红霞,小蓓蕾也忠实的坚挺起来,只是姿伶口中却不断说著“恶贼!”,“快滚开!”等反抗字句。但随著我的一双魔手在她高耸的乳峰慢慢回旋,在胀大的乳蒂上巧妙的揉捏,在曲翘浑圆的玉臀顺著小蜜缝往内掏摸轻刺,在她蜜穴儿花心幽处的进进出出的抽插,横行肆虐。

    她只觉无数热气在自己的玉乳里流窜碰撞,随著双峰的胀大,她先前的反抗之声经已荡然无存,随之而起的是凌乱的呻吟声以及娇喘声。

    此时洁西亚看见我欲火中烧的模样,马上跪倒在我面前,两手紧紧抱住我的腰际,张著樱唇小嘴,开始吸吮起肉棒来,动作既精确而且熟练,舌头舔遍整根火热的肉棒,忽缓忽快的前后套送,令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在体内快速流窜著。

    她轻伸小巧的舌尖在那怒涨的肉冠小蜜缝之间轻轻一舔,鲜红的肉冠一下又肿涨起来露出光亮的黑紫色。

    洁西亚缓缓上下搓动了几下,仰起脸来看着我,露出嘴角淫荡的笑容后,便低著头将嘴巴靠近肉冠,挤弄嘴里口水到舌头上,接著张开嘴巴,伸出沾满口水的舌头在肉冠上来回舔舐。

    随后她伸出娇嫩粉红色的舌头在肉冠上舔食起来。接著她又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含住了硕大的肉冠,慢慢向下直到把整个肉棒全部吞入口中。红嫩的舌头在肉冠上不住的打著圈,头开始上下摆动,把唾液涂满了凶器的全身。

    “快住手!你这恶性不改、荒淫无度的暴君。”姿伶全身白玉般的肤色泛起片片的绯红,荡人心魂,湿漉漉的黑长发丝,散乱的披散著,绝美的容颜上,长长的睫毛眯著媚眼,眼角泪珠隐现,满面尽是春色羞意,她的气质尊贵无比,此刻偏又淫媚万分,惹人爱怜极了。

    “不……不要!!放开我~~~~!!!”姿伶美丽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惊恐,挣扎著拚命叫喊著。

    我伸出一根指头在舌尖上舔了舔弄湿之后,来到那纯洁无暇的缝隙之上,轻轻伸进去了一点,柔弱的花瓣被强行分开,然后又合并起来,死死地裹住入侵者。

    “啊……不……不要啊!”姿伶拚命地扭动屁股“无耻……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在稀疏的卷毛间,我用双手剥开蜜唇两侧,霎时花蕊便完整无暇地绽放出来,层层迭迭的嫩肉,就像玫瑰花般细致,顶端含苞吐蕊的小蜜核,饱含著淫水,使人忍不住张嘴,品尝少女稀薄的淫液,我淫邪的伸著长长的舌尖在姿伶的花瓣上调弄著,时不时地咬住一瓣花瓣轻微的拉扯,“唔……”最敏感的部位受到侵犯,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虽然在精神上是极度的恶心与厌恶,但是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地涌现出快乐的感觉。

    从小蜜缝里头,透出了粉红色的光芒,随著淫水的滋润,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由于淫水不断从里头泄出来,玉户四周围全都沾满了湿答答的爱液,我试著再一次将手指插进蜜阜,马上就被吸进窄缝中。

    我其它的在小蜜核上轻轻佻逗的手指也没有停下来,我将包裹住小蜜核的一层薄薄的外皮翻开,露出硬挺的核心,粗糙的指肚开始在上面用力摩擦。

    微微绽放的花瓣间,露出鲜红色的小蜜缝,以及红褐色的花瓣也完全湿濡。

    此时我玉茎被洁西亚舔食的完全暴怒起来,黝黑的肉棍不羁的跳动著,洁西亚给予的口舌服务,已经不能满足欲望,我翻过身子,粗暴的将姿伶压在下身,将她的双腿用力扒开,脚踝夹在腰际上,按著少女纤弱的身体,用著九寸长的大肉棒对准蜜阜来回磨擦,用力将肉冠挺进去!

    我猛的一用力,坚挺之物冲破了阻碍,深入进姿伶的体内深处,姿伶娇哼一声,少女丧失贞操的刺痛令她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身上的人儿,两颗珠泪缓缓从晕红的桃腮上滑下。

    我亢奋的长驱直入,顶开少女从未被侵入的桃花源深处,毫不费力的探进了姿伶的体内。

    “喔喔…好爽……”我扶著玉茎,突破重重花蕊,姿伶蜜道泊泊流出晶莹剔透的水珠,整个大腿都是透明的淫水,肉棒被湿热的蜜道吸吮著,一吸一夹的主动往深处推,我专注地享受姿伶体内紧密火热的挤压,以及抽送带来的无上快感,破处时流的鲜血成了暂时的润滑剂,接下来我吻向姿伶绝色娇艳的俏脸,滑向鲜红柔嫩的樱唇。

    她拚命地左右摇摆,并竭力向后仰起优美白皙的玉颈,不让我一亲芳泽,可是这样一来,那一对本就娇挺的美丽乳峰也就更加向上翘挺。

    而洁西亚已经趴在二人接合处,伸长著舌头在肉棒根部四周游走,走完一遍之后,就将嘴堵在姿伶的小蜜核上,对著花蕊绵密地吸附著…她欲火高涨,面部潮红,双腿不安的扭动著。彷佛是大量的精液流淌在体内,身体的每一条血管、每一块肌肉、每一寸内脏、乃至每一个细胞都被浸泡在精液里,不久前还是处女的姿伶那能经受如此的二面夹攻,突然间雪白的身体猛然抽搐,全身都激烈地颤抖著,从蜜道中喷出大量的液体,“啊…………嗯……好疼……嗯……”疼痛让姿伶无法克制自己,从喉咙中发出了凄凉而无助的呻吟,晶莹的泪水又一次顺著脸颊落下。

    我又开始尝试著慢慢把腰向前后摆动起来。姿伶紧咬著自己雪白的牙齿,两到黛眉紧紧的锁在一起,显现出痛苦的表情。疼痛虽然没有刚才那么剧烈,可是我每一次的抽动,还是会带给下体一阵令她恐惧的感觉。她的腿开始因为疼痛而不由自主夹紧我的腰,而我却像得到了什么鼓励似的抽动的越来越快了。

    姿伶天使般的脸孔,令人有玩弄小女孩的错觉,不输给成年女子的一对柔软的双峰,双手刚好可以盈握,被我一双粗糙又硕大的手掌死命地搓,小蓓蕾也被捏的发硬变红,强烈的欲潮侵袭而来,因此姿伶脸上泛起朵朵红潮,发出动人的呓语。

    我双手揉搓变硬的小蓓蕾,手指在姿伶挺出的小蓓蕾上用各种不同的方式玩弄。每一次在胸前都产生甜美的麻痹感,姿伶忍不住发出像小鸟一样的啼鸣。

    “啊……”姿伶娇嫩性感的玫瑰红唇不自觉地微张轻喘,尽管心中非常的不甘心,可还是能感觉到指尖在小蓓蕾轻抚转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夹住小巧的乳尖来回磨擦,被玩弄的乳尖开始微微翘起。

    而一旁的诗涵与小可跪在地上,张著小嘴吸吮著另一根肉棒,一前一后包夹著我,她们秀丽的脸庞挂著天真的稚气,水汪汪的大眼泛著动人的秋波,浑身下下散发著温馨迷人的芳香,萝莉肌肤白净柔软细致,胸前一对玉乳形状完美有弹性,乳晕细小与体肤相近,下体微微柯起的蜜阜,毛稀淡雅唇瓣美,十足少女青春模样,围著我团团转。

    幼女温热潮湿的舌头,在我身上游走亲密爱抚,少女娇艳欲滴的小巧小蓓蕾,被我用力捏在手上,波浪似的上下抖动,萝莉们发出银铃的娇笑声,满室生春。

    “嗯……嗯……喔……喔……”姿伶不由自主的发出令她羞愧的淫慾声,她现在全身发软,脑中一片空白。一波波的抽插,带来阵阵快乐的电流,全身热得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体内卷起的层层欲望,让她的身子不住地颤抖,臀部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迎合那一波又一波的冲刷。

    她已经没有办法抑制心中的快感,嘴里大声喊著:“快!用力……,用力地奸淫吧……把你的大肉棒……全部……插进荡妇的淫穴里……”我双手抓紧她的小蓓蕾,在嫩小的小蓓蕾上又拉又扯,这么一来,姿伶便完全陷入痛苦与欢愉之间,特别是她扭动身体的模样,嘴唇发出的呻吟,脸上不该有的淫荡表情,看的我目眩神迷,让精门不固,对著蜜穴喷射出宝贵的体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