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巨乳乳交

作品:《魔王女奴传

    在张三米宽的铺著软绵绵绒毯的大床上躺著一个艳丽无比的女人,这女人身上有著一种摄魂勾魄的妖艳,尤其是成熟至极的诱人风情,能够轻而易举地勾起我最原始的欲望。一身欺霜赛雪的肌肤好像从来没有经过阳光的洗礼,显出了一丝病态的美感,但丰满的娇躯在紫罗兰色的轻纱中所透出的惊人曲线足以让我难以自持,她上半身只用一条半透明的轻纱遮围绕著,透过轻纱可以清楚的看到酥胸上戴著掌心大小珠丝编成的胸罩,在闪闪发亮的珠丝之见两点红殷忽隐忽现,展现出诱人的春光。挺翘雪白的臀部上插著一条红色的毛茸茸的小尾巴,脖子上套著一个黑色的项圈上面挂著一个金色的铃铛,随著身子的摇晃响起清脆悦耳的铃声,原本圣洁若冰雪的容颜上艳光流转,笑容犹如春花绽放,如此的妩媚妖娆,诱惑难挡!而那红唇薄张,销魂腻人的娇吟轻喘,配以娇躯扭动乳波臀浪,无一不展现出圣人也难以抗拒的绝色风情,真正纯白幼滑如婴孩的肌肤,在微暗而柔和的灯光映射下,散发出圣洁如天使般纯净的光辉,犹如一块晶莹透彻的纯净水晶,洁白无暇,不带一丝杂色。

    这位艳名远播的猫耳美女也是之前蕾雅娜劳师动众、千辛万苦才替我找来的新性奴之一,她的芳名叫贝琪爱丝,是魔界七星钻的其中一名美人,而魔界七星钻故名思议就是有几十亿的女人和一名男性﹙我﹚的魔界里最闪亮、光芒最耀眼,无人可媲美的七名如钻石般拥有永不变化、永不消逝的美丽的女人,简单点讲就是魔界的七大美女,什么国色天香、颠倒众生之类的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她们一亿万分的美,比经过了几千年才划过地球上空一次的璀璨流星还珍贵,又比好几万年才会出现一次的神灯里的美女精灵还美丽,连在有好几千亿颗星星、星光闪烁不定的浩瀚宇宙中最亮眼的那几颗星辰也无法与她们相提并论,附带一提另外蕾雅娜及婉馨也是魔界七星钻之一。

    我来到贝琪爱丝面前抓住稍微松动的领口用力一扯,在低声的痛呼声中,饱满的双乳以荡人心魄的方式跳了出来,把淫荡的她下托式的胸罩解开,我立刻猴急的馋得直流口水的肉棒压入深邃的乳沟里,我手一松,被大力拉扯开的面料立刻要恢复它的原状,但裸露在外的玉乳阻挡了它的去处,我将美乳往上推,往中间压,柔软富有弹性的两座雪嫩乳峰被箍得紧紧靠在一起,如果没有我的肉棒阻碍的话,绝对一条缝都没有。

    我双手抓住瘦小的香肩,挺著贯穿深邃乳沟的粗长肉棒前后耸动,每次耸动都让两座肉峰一阵跳动,贝琪爱丝不得不用掌心压住自己的小蓓蕾,数只手指探入乳沟里顶著我在里面激烈耸动的肉棒,免得动作过于激烈跳出来;贝琪爱丝的小蓓蕾弹性十足,滑腻如脂,肉棒与乳肉之紧密的接触,得到的快感不亚于插她任何一个洞,在剧烈的动作下,贝琪爱丝枕在枕头上的秀发散乱披离,秀挺的鼻尖上由于紧张而冒出几点细汗,给人一种受到淫虐的感觉,淫虐的刺激让我脑海里只有耸动再耸动、更加用力的抽动的念头,我机械的抽送夹在两个如同高手匠人精心制作的白瓷般的小蓓蕾中间的巨棒,激烈的摩擦让玉峰的顶端充血鼓胀起来,樱桃大小的乳珠如同红宝石一样鲜艳夺目,贴著我肉棒的里面也被磨得通红。

    我边爱抚贝琪爱丝的肩膀,感受那柔顺的线条,边耸动肉棒,享受小蓓蕾对肉棒的挤压与摩擦,同时详端那秀美柔和的脸庞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后来贝琪爱丝玉手不再一味的挤压自己的双峰,开始配合我起来,双掌时松时紧,隔著自己的小蓓蕾给我的肉棒手淫。

    在乳交了一阵子后,我翻转她,在她没来的及做出反应之前,趴在她的背上,,我的手揪著小三角裤的边用力往下一扯,小小内裤被褪到大腿上,再用手扶住巨棒对准她的小菊花眼捅入,贝琪爱丝倒吸了口气,面上露出紧张的表情。

    贝琪爱丝闷哼了一声,娇嫩的小子宫壁被粗大的肉棒无情的刮过,菊蕾里的饱涨和又痒又痛的感觉让她难受地闭上眼睛。

    我再次挺著肉棒往她菊蕾里插,在进入一个肉冠后,贝琪爱丝用力地夹住,让我寸步难进,在奋力冲撞再次进入数寸后,她大声的哀嚎起来。

    我抓住她滑腻的小腰,再次用力往她的屁股里捅,紧紧收缩的窄小小子宫被粗大的肉棒硬生生挤进去,贝琪爱丝苦乐参半的呻吟起来,后庭的饱涨让她对肉棒的渴求稍稍得到缓解,她窄小的菊蕾被我的肉棒撑得又圆又大,每次抽出都带出嫩红的肛肌,我操进去时则把那美丽的褶皱卷进去,挺动肉棒奸污的菊蕾,血迹从爆裂的菊蕾一缕一缕沿著股沟顺大腿流下,贝琪爱丝敏感的菊蕾被的肉棒粗暴奸淫,小子宫黏膜不停被的肉棒无情的刮刷,肛交的痛楚和小子宫里极度的快感让她不停扭动,紧贴著的美腿颤抖个不停,“好痛……”贝琪爱丝趴在床上哭泣哀嚎起来,曲线优美的香肩不住颤抖。

    此时诗涵的双颊酡红,自然的伸手去套弄我的另一根肉棒,并将尖端含在口中,她细眯的双眼抬头望着我,瞳孔闪烁著异样的光芒。

    我还不及细细品尝包裹著我下体的湿溽,萝莉的舌肉抵著我蠕动著,诗涵如天鹅般白色的颈子颤抖著,象是要把我榨乾似的索求。

    “喵……喵。”诗涵哼著淫乱的鼻息,口齿不清的哼著。

    “——咪、咪、咪呜、咪呜——”红嫩的唇使劲的吸著我的肉棒,唾液和少许溢出的精液流下她的嘴角,我的玉茎深入她的嘴里,她灵巧的用丁香小舌努力舔我的肉冠,啧啧有声,她技术高超的口舌侍奉得我好不舒服,我赞许地用手在她的背上抚摸,顺著粉嫩滑腻的玉背一直摸到萝莉的臀部,来回流连,不停的揉摸她的菊蕾和嫩穴。

    我一边插著贝琪爱丝的后庭一边亲吻著她那粉红色尖端,舌尖不断的游移逗弄著,引导、刺激著她那潜伏的女性情愫。接著便双手抱住诗涵的腰,诗涵双手也跟著缠绕住我的熊腰,她跪趴在床上,用那性感的嘴唇将粗大的肉冠含入,饥渴的吸吮舔弄,一方面不断的扭动那雪白的臀部,她卖力的吞吐著我的肉棒,左吸右吮,重舔轻囓,使尽各种技巧来满足我,也满足自己的欲望。

    我又亲又吻著她的温暖身躯,试图著摸索她的全身部位,萝莉的肌肤滑弹光嫩,令我的手贪婪著游移她的一切,一切。

    不久后滚热的浓浆“噗嗤噗嗤”地在诗涵年幼的嘴里爆发!她尽力咽下那一股股激浪,但仍有不少的体液顺著她的唇角流下,滑过那躁热的白色颈子,在尚未发育完全的稚乳上留下痕迹,她舔舐著那些自嘴角流出来的白色黏稠液体。

    受到萝莉口交的刺激我当下不再客气,用力一挺,肉棒粗暴的齐根没入贝琪爱丝浑圆的屁股中,贝琪爱丝被插得惨哼了一声,银牙紧咬,秀脸通红,我憋住气快速连操了十几下,猛地往前用力一挺,她失态的大叫起来,水汪汪的脸蛋回头望向我,眼神哀怨无比,被高高抬起的屁股像母狗一样左右摇摆。

    “啊、好、好棒、爽死我了,啊、啊、泄、要、要泄了………啊!!”贝琪爱丝闭目颦眉秀脸涨得绯红,苦乐交加的呻吟从微张的小嘴里吐出来,我的动作越来越疯狂,抽插幅度越来越大,每次抽出都把贝琪爱丝的身体带得往后挺,记记强有力的猛抽狠插让她面色发白,特别是用力的操进去时,她的菊蕾总是不受控制地收缩起来,我的肉棒与她紧收的小子宫做最紧密的摩擦让我爽得上天,贝琪爱丝却被顶得面色发白,心脏几乎跳出喉咙,阵阵便意涌来。

    我趴在贝琪爱丝曲线流畅、丰满性感的背上,那滑腻如脂的肌肤接触让我销魂阵阵,我抓住她饱满坚挺的小蓓蕾一阵乱揉,贝琪爱丝屁股不耐烦的轻轻摇晃起来,企图把那不是她能轻易吞下的庞然大物吞下去。

    我发出兽性的一声低吼,低头一口咬住贝琪爱丝圆滑的肩膀,一抬腰把受到刺激再硬三分的肉棒往后一退,再狠狠的插入,紧箍的小子宫让肉棒无法一次完全进去,每次进攻都硬凿进去一点,贝琪爱丝的菊蕾括约肌被我撑得鲜血淋漓,娇嫩的子宫壁上的黏膜被刮得体无完肤,但她还是不知道死活的摇臀迎合我的玉奸,拚命地蠕动那遍体鳞伤的子宫,把快感送给我,把痛苦留给她自己。

    我无比享受的尽兴抽动著肉棒,就在同时到达颠峰时,突然抽出肉棒,滚烫的精液大量的喷洒在诗涵小脸和贝琪爱丝的雪臀上,看着陷入迷乱的诗涵,无意识的将射进嘴边的精液咽下时,我心中变态的兴奋感升到最极限,第二股的精液再次的喷洒出。

    另一方面婉馨她慢慢在地上爬著,雪白的屁股左右扭摆,煞是吸引人。羞涩的她,不仅仅是脸上羞红了,连身上雪白的肌肤也慢慢的红润起来,像一朵盛开的粉红蔷薇,虽然经过了长时间的调教,她还是容易害羞,我也就是喜欢她这样羞涩的模样,份外诱人。

    “婉馨过来帮主人清洁肉棒!”我的肉棒上糊满了肉冠上分泌的液体和嫩穴中的花液,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异味,婉馨显的格外恭敬地握住我的肉棒,她毫不在乎的伸出小巧的舌头慢慢的舔了起来,好像在品尝美味佳肴一般津津有味,我抓紧时机在她的樱桃小嘴里横冲直撞,婉馨的丁香小舌羞涩的回应我的奸淫,看到母狗的小嘴被自己的肉棒撑到最大,红润的香唇紧紧的包裹自己的巨棒,我心里充斥著再次征服占有婉馨的喜悦感。

    之后我一阵哆嗦,彷佛松了一口气般,只见婉馨的小嘴鼓得满满的,急速的下咽著。片刻后,我的轻拍了一下婉馨的粉脸,她咽下最后一口,将整个肉棒和两个肉囊舔了一遍,漱了漱口,才道:“谢主人赐尿。”在舔完了肉棒之后,我满意地点点头,将脚伸到婉馨的面前,婉馨会意的张口含住主人的脚,仔细由脚趾缝舔到脚后跟。

    “嗯,很好,真是一条乖狗呀。”谢、唔、谢谢、主、唔、主人的夸奖。”婉馨一边吸吮著脚趾,一边说著,一副低贱奴隶的样子,“奖励一下你这条母狗吧。”我将婉馨移到自己的上方,婉馨双手小心的扶著的肉棒对正自己的蜜穴,慢慢的坐下。

    “嗯~”婉馨发出声满足的叹息后,身体便慢慢的动作起来,上下的套弄著的肉棒,当渐渐习惯肉棒的大小后,婉馨的动作便渐渐激烈起来,原本一直压抑的声音,也再也压抑不住的脱口而出。

    婉馨饱满的胸脯不断顶著赤裸的胸膛,淫穴仍吮吸我的肉棒,大股大股温暖的液体狂喷而出,我每次在佳人落下时用力向上顶,我们的结合处发出沉闷的肉击声,记记都顶撞到婉馨的子宫里,让她秀眉大颦娇哼不断,看着沉沦在肉慾中的婉馨,我心里的爱意让对她有无限的怜惜。

    婉馨充满肉感的美臀不停与我的大腿做出撞击,发出阵阵拍肉声,婉馨的双手压在我的肩上,以此作为著力点,两只高耸的小蓓蕾划出道道令人晕眩的波浪,数十下过后婉馨仰头朝天,陷入极乐之中的她娇哼不断,如瀑秀发乱甩乱舞,脸上汗水乱飞乱溅,进入状态的蜜穴如同婴儿的小嘴一样,在每次她重重的落下后一阵吮吸蠕动,紧凑炽热的蜜穴里肉壁每次都刮得我的肉棒快感连连。

    我的肉棒被炽热柔韧的膣肉紧紧箍住,想再进一点都要用上一番力气,但一旦冲破就会受到热情的款待,每一处膣肉一旦接触到我的肉棒,就狂热的贴上靠近,婉馨的嫩穴没经过润滑就受到如此粗暴的冲击,她柳眉紧皱低声呻吟不断,我心痛的吻了吻她的脸蛋,紧紧搂住她,让两个人达到最紧密的贴身状态,我的肉棒不断的在婉馨那两片色泽粉红、娇嫩可爱的肉唇里忙碌进出,我的节奏又再次加快,对准婉馨的胯间不停的做着冲刺,婉馨挂在我身上不停的摇动屁股配合我,婉馨不停在我耳边溺爱又淫荡的叫道,蜜壶痉挛吮吸著我的还在跳动的肉棒,我不停的吻著她细汗淋淋的脸蛋,婉馨美目迷离,俏脸上春潮荡漾,雪藕玉臂环住我的脖子,檀口里娇哼不断,两人就这样沉迷在性爱欢愉中、无法自拔,到深夜众人入睡时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