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淫妹性娃

作品:《魔王女奴传

    就在我玩弄著米雅幼嫩玉体时,我的妹妹蜜琪丝丰挺润滑的酥胸前、圣洁娇嫩的玉峰上两点小巧花蕊娇羞地随着急促的心跳不住颤抖,而偶尔无意识开合的玉腿间的幽谷秘境之中,也泌出了些许清澈的露水,逐渐盈满浇灌著那神秘诱人的桃园中含苞待放的靡靡娇花,让它更是芳香暗露、莹润欲滴。

    全身上下都是绮丽的景色,那惊心动魄的艳色,怕是夜空中缀满的晶亮繁星也无法企及的璀璨啊!有著那圣洁而娇红、羞怯而深情的玉颜;含情脉脉、温柔婉转的星眸的蜜琪丝玉首埋了下去,红红的玉唇紧含著主人那根粗大挺直的肉棒,头抬起又落下,柔柔的长发一上一下甩动著,形成了一道淫秽非常的景象。

    然后她就势跪了下来,乖巧地清洁著棒身上沾满洁西亚的蜜汁,蓄意讨好似的将肉棒频繁地吞入吐出著,灵巧的小舌头更是温柔缠绕,又把两颗肉囊含入口中轻轻吮吸,我只觉得温暖湿润的感觉包裹著下身。

    蜜琪丝不顾一切地反复吮吸著,那肉棒把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堵得严严实实,肉冠一上一下更是直达的喉咙口,噎得蜜琪丝一阵急喘,却又偏偏无法发出声来,一张俏丽的粉脸胀得通红,那根粗大的肉棒在口中急速地吞进吐出著,妹妹蜜琪丝以舌尖还有唇瓣,迅速的在硬度十足的肉棒上滑行,自根部舔到如棒球般大小的顶端,绕著肉冠发出吸吮声后,又迅速往下移动,她还不时去含那两颗肉球,并在口中发出吮弄的声响,再让肉球自双唇中吐出。

    蜜琪丝突然抬高上半身,捧著自己的双峰去夹主人的肉棒,白嫩雪软的乳肉紧夹著胀红的肉棒,她疯狂的上下推动胸前的柔肉,硬挺的蓓蕾在肉棒后方交叠,不知是我的肉棒渗出的体液,还是她淌出的汗水将那对白肉团浸润得湿淋淋,在银亮月光下发出淫糜无比的光华。

    接著我那另一根坚挺如铁的肉棒就那么顶在米雅她的柔软淫穴,然后双手猛抓著她的玉臀,让她的玉户和肉冠紧密地接触、摩擦,如此一会之后,感到我的肉棒已被米雅的爱液润湿,再猛然埋首在米雅酥胸之中,贪婪地吻吮著那娇嫩柔软的右乳,右手更热情地揉捏著她同样腻嫩的左乳,她的小蓓蕾甚至比一般的少女更小巧玲珑,更显得弱质纤纤、惹人怜爱,轻微隆起的翘立乳峰,丝毫没有下垂,美妙的圆弧一直延续到腋前,曲线玲珑。

    我手指开始来回不断的拨弄她那挺拔的蓓蕾,不几下她已经粉颊潮红,浑身无力,娇躯在我的怀中不断的扭动起来,还下意识的摩擦著那顶在她粉嫩蜜穴的坚硬肉棒,口香如醇,娇吟如丝。

    “小米雅你怎么了?今天不跟往常一样把我骂得狗血淋头、颜面扫地啊。”我一面探手拈住胸前的两颗蓓蕾,一面让肉冠拨弄著两片肉唇,不时用棒身在蜜唇间厮磨,让她体会肉棒的灼热和粗壮,而就象是在向肉棒发出充满诱惑的邀请米雅淫穴不停流出蜜汁。

    敏感的肉冠被两片丰厚湿润的腻肉紧紧含住,微微粘腻的感觉令人销魂蚀骨,飘然欲仙,我闭上了眼睛细细的品味,汩汩的花蜜从翕开的穴口流到了肉棒上。

    “你……你不要误会了!我只是因为你遵守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所以我才……才跟你做这种事……我……我……只是不想被人说是言而无信的人而已……我还是一样讨厌你……恨你到了想把你五马分尸的地步……”虽然慌慌张张的米雅拼命地解释著但她圣洁不染尘俗的面容已经满是羞红,原本白皙得不带一丝瑕疵的脸庞上顿时蒙上了一层绯红的彩霞,而雪玉般晶莹的胸脯急速的起伏著,玉润的乳晕也变成了娇艳的桃红色,原本无意识加紧的一双玉腿更无力地微微分开!一切证明米雅已被情欲焚身,无力自拔,再也不复平时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姿,当然也就任由得我任意妄为。

    “是这样啊!不过真的只有这个原因吗?”我握住她的纤腰,在她一下下轻轻的呻吟声中慢慢顶入,粗大坚硬的巨棒缓缓的顶开了粉红色的肉唇,慢慢的一节节的融入米雅的身体之中。

    “当……当然只有这样……你……你这个色性大发的大猪哥才不要自作多情……我才没有喜欢上你……”紧张的米雅脸上的羞意更是渲染了一身,雪玉一般洁白晶莹的肌肤上到处蔓延著娇艳的桃红色,中人欲醉,艳丽得让人晕眩。

    我在那美丽的身体中开始猛烈的进出著,用力的抽插捅刺令她那粉红的蜜唇不断的开合,我紧紧的搂住了米雅纤弱柔滑的细腰,猛烈的抽动著坚硬挺立的巨棒屡屡有力地撞击在幽谷桃园内娇嫩的花芯上,突然,那猛烈动作的滚烫昂扬巨棒竟然再次涨大几分,几乎要撑开涨裂了那紧缩挤压著肉棒的桃源花径,我双手揉著米雅鲜嫩的小蓓蕾,低下头含住红艳的乳尖,轮流疼爱舔弄著两处玉峰,米雅湿热的蜜穴儿紧密的包裹住了我昂扬粗壮的肉棒,随著她神经的紧绷花蕊处产生一道巨大的收缩,米雅的蜜穴儿本来就很窄小经此收缩使花蕊深处的嫩肉更是紧紧的箍住了我的肉棒。

    米雅稚嫩的穴肉紧紧裹住我的肉棒,在剧烈疼痛中阵阵收缩,我抓著米雅的屁股全力以赴地抽动,亢奋到了极点,早就可以把精浆射满萝莉的蜜穴,我却总觉得不够满足,贪婪地压榨著米雅的娇弱身体。

    米雅被下体不断升起的快感弄得欲仙欲死,她甚至希望能一直这样被这个我的蹂躏,这时她再也不觉得我的可恶之处,她开始越发热情的回应著我的冲击,生硬的扭动迎合起来。

    然后我手握著挺起的肉棒对准妹妹蜜琪丝那小小的洞口,用力的一顶,再度深深的埋入了其中,伴随著抽插耸动的节奏,那雪白的胴体暴露在月光之下,蜜琪丝无力的晃动著上身,雪白的双峰伴随著节奏在光影下摇动,细细的呻吟在口中逸出,半眯著迷离的眼眸,淫靡的肉体摩擦声伴随著迷死人的呻吟逸散在空气之中,一点点的消失。

    蜜琪丝玉臀轻轻起伏款摆,这姿势给彼此都带来了甚是强烈的快感,令她不由的柳眉微锁,雪白的贝齿咬住鲜红的下唇,酥胸中的两颗嫣红的蓓蕾不住跳动,我不禁用力握住玩弄。

    我一把将她死死按住,搂紧妹妹蜜琪丝她香滑赤裸的背部,强力将整个娇躯贴进自己的身子,进而双手下滑,搭上雪白娇嫩的翘臀,用力摩挲搓揉,并不住地将它向自己怀里收缩,同时腹部用力将张扬耸挺的肉棒一次次插入到幽谷内里的最深处,直抵花心,并无情且急速地抽动著。

    同时一边享受著妹妹蜜琪丝的窄小而有弹性的幽谷花径,一边玩弄著她圣洁娇挺的乳峰,更不时地逗弄峰顶上那挺立的雪山樱桃。充分感受滑腻紧缩,丰润娇挺的触感。

    妹妹蜜琪丝光裸著丰满的身体被身前的主人奋力戳插著,她玉脸绯红,秀眉紧蹙,呻吟不绝。我看着她不胜苦楚的诱人姿态,更觉得刺激销魂,下身更加迅速地进出,插得蜜琪丝不禁珠泪满脸,梨花带雨,娇怯无限。

    主人那蓄势待发、激烈昂扬的巨棒便如鱼得水,乍出又进、横冲直闯、时浅时深地在已经湿滑不堪的幽谷花径内纵横驰骋,由于有了春情勃发的爱液润滑,如今的蜜琪丝唯一能感到的只是一阵接一阵,一波又一波的如潮快感,那种如临仙境的极乐销魂几乎要将妹妹蜜琪丝彻底淹没,巨大的肉棒带出阵阵温暖的蜜液,我摆动了片刻,蜜琪丝不支的趴在主人胸前不住颤抖,蜜壶仍紧紧含住肉棒蠕动不休。

    蜜琪丝苦闷地呻吟,却绝不是神智清醒的嗓音,我低头一看,却见妹妹蜜琪丝泪眼相望,唇边口涎流淌,一副失神昏眩的模样,哪里象是个十岁稚女?

    那股柔弱堪怜的气韵顿时引发我的嗜虐心来,如狼似虎地捅进她的湿嫩蜜穴,每一下抽送都伴随著痛不欲生的哀嚎,但是乖巧的蜜琪丝只是拚命忍耐痛楚,虽然被插得又哭又叫,那双小手却完全没做出捶打或推拒,只是惊恐地攀著主人,愈痛的时候抓得愈紧。

    在做爱时妹妹蜜琪丝胸前两团浑圆丰满的乳峰显得更加高耸,两颗花生米般的粉红色蓓蕾颤巍巍、羞答答地暴露在我的眼前,那丰满雪白的小蓓蕾随著强力的冲撞一波一波地前后晃动著,我双手从粗暴地揉弄起那两团丰乳,同时下身的粗硕肉棒仍在不停地猛烈插弄著。

    每次插入都重重撞上柔软的花芯,再缓缓退出只剩肉冠夹在蜜穴口,承欢的蜜琪丝更是欢喜,挺起纤腰方便著我的进出,两人的下腹不断撞击,发出“啪啪”清脆的声响。

    此时蕾雅娜拿来两根乌黑粗长的双头假肉棒,她叫露娜及婉馨两个人屁股对著雪臀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她粗鲁地掰开两女的两个雪白肥厚的屁股,将两根假肉棒的两头分别插进和露娜的蜜穴和婉馨菊蕾中!

    露娜忽然感到两根坚硬粗长的假肉棒插进了自己的小蜜穴和菊蕾,顿时痛苦地扭动著身材无可挑剔,她虽然体形偏瘦,可是作为女人性征的部位更加突出和丰满,与长腿和雪肌配合得天衣无缝的身体,悲哀地呻吟著起来。

    她这么一动,屁股立刻磨擦到背对著自己的婉馨那赤裸丰满的大屁股,同时插进两个女人阴部和菊蕾的假肉棒立刻戳痛了婉馨的下身,使得婉馨也呻吟著一起扭动起雪白肥大的屁股来!露娜立刻感觉插进自己菊蕾和蜜穴的粗大的假肉棒开始残忍地戳著自己娇嫩红肿的肉壁,疼痛使的露娜也不得不羞耻地呻吟著,跟著婉馨的动作迎合著,左右扭动摇晃起屁股来!

    “嗯……嗯……”很快,两女竟然开始从嘴里发出妖艳哀婉的呻吟和呜咽!露娜她感到自己赤裸的屁股磨擦著同样丰满结实的婉馨屁股,这种两个滑腻腻、肉感十足的屁股蹭在一的感觉竟使感到一种奇妙的滋味,伴随著被插进两根粗长的假肉棒的蜜穴和菊蕾里的羞耻的充实感,露娜感到自己竟有些失去了控制!沉迷在这肉慾游戏中。

    另一方面我温柔地轻抽分身,接著又用力深深挺入,撞击著米雅身体里面最深的敏感之处,在十余次的抽动后,米雅竟是畅吟不止,忘情地扭摆起了粉臀,应和著贯穿其身体的节奏。

    米雅半软在我的身上,两只小巧的小蓓蕾悬垂著,显得大了许多,随著在捅入凶器时的撞击而在胸前颤动著,软嫩嫩胀鼓鼓的,白嫩细滑中隐约可见那淡青色的血管,很是诱人。

    肆意奸淫著米雅的我忍不住伸手将玉乳抄在了掌中,粗鲁的揉挤玩弄起来,那白嫩的小蓓蕾不时被我搓弄揉挤成各种形状,受到挤压的嫩肉从各个指缝里绽出来,一会就掐出了五道红色的印子。

    我更加卖力地挺送,分身一次一次撞上蜜琪丝她娇嫩的花蕊,紧窄的包容和剧烈的摩擦,让妹妹蜜琪丝舒服得呻吟出声更卖力地耸动著香臀,蜜穴中忽夹忽吸,似乎要将分身里的一切榨取插净。这样带来的快乐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以致我只有用更激烈的动作来回应妹妹蜜琪丝的热情。

    蜜琪丝晶莹剔透的雪润乳峰弧线圆妙,看上去就象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结实、饱满,洋溢著水分充足的蜜汁,双峰顶端那对娇艳欲滴的蓓蕾,呈现一种非常鲜艳的朱红色。两颗秀气的水嫩嫩的突起,就像珠圆玉润的樱桃般,点缀在滚圆雪白的峰尖上,形成一副极其挑逗的性感画面……。

    我猛的向前全速冲刺,粗大的肉棒顿时尽根进入了妹妹蜜琪丝幼嫩的蜜穴,火热的顶端直抵幽深尽处的内宫花房。

    敏感的内宫花房在之前的狂野冲刺之下,早已变得柔软,这时便本能的开门纳客,花蕊绽开,温柔的吸吮起冲进来的火热巨棒,粗壮的肉棒不断翻动她的嫩唇,带出湿稠的淫水,两人同时发出淫慾的喘息,妹妹蜜琪丝红艳的嘴唇开始溢出充满快感的呻吟,汁水横流的蜜穴逢迎著我的抽插,淫荡而动听的叫床声和泛起红晕而香汗淋漓的肌肤刺激著我的感官,我蓦地虎吼一声,压抑了许久的阳精不再保留,灼热而充满了劲度的淫液直冲向花心的深处,激打著四周的内壁,让白腻的肉体快乐得又一次痉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