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淫蜜乳牛

作品:《魔王女奴传

    在圣域王城中,微微安及婉馨这对漂亮的巨乳双美人抚摸著自己赤裸的阴部,一丝不挂的雪白裸体蜷曲在地上性感的扭动著,她们的俏脸都红透了,脸上满是羞耻的表情,由于各有一条玉腿高高抬起,剃光了耻毛的蜜唇都裂了开来,可以清楚的看到春葱般的手指在小蜜缝里拨弄。www.6zzw.com

    之后微微安的香舌在婉馨主动抬起来的雪白美丽的屁股间的股沟游荡著,时不时的轻吻一下菊肛周围那美丽的皱摺,或者将香舌伸入湿润的小美穴中舔揉著含苞待放的小蓓蕾,刺激得婉馨常常忍不住发出淫媚的轻哼之声。

    婉馨脸上也泛起微微的媚意和快美表情,任由微微安随意的舔弄著,虽然嫩穴是被微微安的舌头非常轻柔的舔著,但还是会时常令她情不自禁发出了“啊……”一声甘美的呻吟。

    后来她们一边舔吸著对方的私处,嘴里一边发出含糊动情的呻吟声,丰满浑圆的光屁股各自左右摇摆,彷佛是不堪忍受对方的刺激,又彷佛是在暧昧的邀请。淫靡惹火的场面直把我看的热血沸腾,差点就真的化成鼻血狂喷了出来。

    婉馨她闭着眼睛仰起头,柔顺的秀发披散在肩膀上,唇齿间吐出了哭泣般的呻吟声,微微安食指与大拇指将婉馨那粒黄豆大小的蜜蒂剥出外皮轻轻地逗弄,中指和无名指没入了裂开的小蜜缝里来回进出,而小指则刺激著婉馨秀气的菊蕾。

    微微安的手指有节奏地爱抚著婉馨的私处,婉馨清丽的俏脸上满是失魂落魄的表情,饱满的胸脯急促起伏著,向后仰倒的身体和赤裸的屁股都淫荡地扭动了起来。

    因微微安的手指婉馨她的身躯哆嗦得更剧烈,右手加紧刺激自己最敏感的蜜蒂,左手用力揉弄著胸前赤裸的双乳,并轮流把两颗雪白柔嫩的大肉团向上挤压。

    然后两女如见到久未逢面的爱人亲蜜万分地抱在一起,由于她们面对面的搂抱著,赤裸的胸部自然而然的互相触碰,两对同样硕大的小蓓蕾正好紧紧贴在一起挤来挤去,彷佛都不甘示弱的想把对方压倒。

    而俩人的巨乳尺寸几乎是不相上下,互相挤压了一阵后,终于找到了最佳的契合点亲密无间的贴住了,只是这两对小蓓蕾的规模和弹力都实在太过惊人,她们必须用力搂抱住对方,才不会被彼此过于丰满的胸脯给撑开,四颗雪白巨硕的大肉团都被压成了扁扁的椭圆形,各自向身体两侧涨鼓鼓的突了出来。

    接著婉馨一边舔著微微安她圆润的小耳珠淫笑,手掌一边揉捏著那对涨鼓鼓的大奶子,掌心压著温热乳肉上的敏感奶尖,感觉到那两粒突点正在逐渐的发硬,而且还有些汁水分泌了出来。

    微微安她精致如珠贝的香脐点缀在窈窕的柳腹上,那足以令av女星都自愧不如的骄人曲线展露无遗,“微微安过来帮主人打奶炮。”原本正静静地欣赏两位巨乳美女的百合秀的我忽然向微微安下命令,微微安立即开始用她超人的双乳夹住粗长的巨棒,紧抓住自己一左一右两团硕大无比的雪白嫩肉,在双手用力挤压下,紧紧夹住了乳沟中间那根已经是一柱擎天的大肉棒。

    她一上一下卖力抬动娇躯,并藉著大肉棒上面残留的口水,将胸前的小蓓蕾不停的上下推挤著,揉搓著被自己的香津浸得湿淋淋、亮晶晶的大肉棒,在巨型雪白豪乳包覆下,长满肉珠、盘满青筋的紫红色大肉棒在奶肉间不停的以最淫秽的方式吞吐出没著。

    又粗又长的大巨棒不时从白嫩的乳肉间上端探出头来,也不时地低下头,微微安最大限度地伸长她细嫩的香舌,舔著在乳沟间出没的紫红色大肉冠和肉冠正中间的马眼,她的香舌不停的扫来舔去,深怕放过了一处地方,并不时抬起头来用哀怨缠绵的眼神望着我。

    此时的我深深的陶醉在这种软滑酥麻的爽快感觉之中,在那种有别于嫩穴的温暖潮湿和菊洞的紧窄压迫的感觉下,乳交又是别有一番滋味,更何况还有一条灵巧的舌头,它舔得自己真是兴奋异常,对任何我来说这简直是一种如登仙界的享受。

    细嫩、敏感、柔滑的豪乳不断的磨擦著我的粗长的大龙根,坚硬的大阳具和柔嫩的小蓓蕾相互刺激,给对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舒服感觉,这种舒服快乐的感觉渐渐的向两人浑身扩散出去。

    她嫣红的朱唇将肉棒吸吮的啧啧有声,舌头灵活的舔起了肉冠尖端的马眼,并用脸颊讨好的磨蹭著我结实的大腿,我一边享受著乳交一边用双手使劲挤压微微安圆滚滚的肥大奶子,白色的乳汁从奶头里强劲的喷射出来,就象是喷水池龙头似的四散飞溅,我尽情的玩弄她那对光滑赤裸的巨乳,手掌一下下的挤捏著硕大滚圆的肉球。每捏一下,就有一股白色的乳汁从奶孔里喷射而出,此时婉馨也没有闲著,也用她那灵巧的舌头刺激著微微安蜜穴里鲜艳的肉壁,婉馨的这种极尽挑逗的舌技,更是让微微安很快就有了兴奋的快感。

    “哦!……好棒……好舒服……啊!………”然后微微安一手先握起坚硬灼热的巨棒,将它对准又热又骚痒无比的嫩穴,然后再握著另一根阳具将它的大肉冠对准自己腿间另外一处裂缝洞口。

    她慢慢的坐下去,随即两个肉冠慢慢的一寸一寸的挤入各自的洞口内,两个洞内鲜红的媚肉都被一个大肉冠一点点顶开了,而这么缓慢的推进速度显然无法满足自己被压抑了的强烈欲望。

    于是微微安双眼一闭,银牙一咬,将丰腴的美臀往下一压,毫不迟疑的一坐到底,很快的巨棒上的大肉冠都抵到了嫩穴洞里的最深处,而另一根阳具也完全整根浸没在菊洞里。

    现在前后两洞充实感的美妙,让她发出阵阵满足的愉悦呻吟声:“好涨,……好舒服……好过瘾啊!……”随著每一次坐下,肥臀不断碰撞身体,不时也发出“啪!啪”的声音,与她口中不断发出的“嗯、嗯、啊、啊”的呻吟声交织成一曲让任何我都心动的音律,而她那双丰满温香,白里透红,耸入云霄的巨型软玉,也随著动人的韵律上下晃动。

    微微安语无伦次的哭喊:“乳牛憋的受不了了!主人……求你快给乳牛挤奶……”我淫笑著抓住她胸前的那对浑圆巨乳,拇指和食指掐在乳晕周围,然后双手同时用力一捏。

    微微安的头猛地向后一仰,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积蓄在胸口的乳汁洪流终于找到宣泄的渠道,大量雪白的乳汁从两个奶头里狂喷了出来,如同喷泉似的射向四面八方。

    微微安上下不停的扭动腰肢,两粒挺拔高耸、弹性十足、硕大无比的雪白小蓓蕾,随著身体上下扭动而整齐激烈跳动,荡起一波波令人眼花缭乱的乳浪,无独有偶的是两瓣丰嫩白晰的臀肉也在不停撞击著的小腹,她大声浪叫的不停上下摆动腰肢,使她早已散乱的头发继续四处飘荡,不久以后微微安终于忍不住了,感到从自己嫩穴深处袭来一股从来没有的快感,一阵滚热的蜜液浇在我的大肉冠上,两根紫黑色的肉棒随著白嫩的屁股起落,同时在前后两个肉洞口处忽隐忽现,“……微微安喜欢被主人摸……请主人好好玩弄微微安的奶子……”她那两颗丰满雪白的大奶子被我抓在手掌里肆意玩弄,柔软滑腻的乳肉可塑性极强,被揉捏成了各种不堪入目的形状,同时微微安嘴里发出哭泣般的性感呻吟,乳汁和淫水的流量一起骤然增加了,象是三道细细的溪水般汩汩流下。

    “恭喜才高盖世、十全十美的陛下漂亮地通过砂梦国领主如洁的考验,现在终于只剩下千音、天霜、王神三个国家了。”这时候圣域国领主蕾雅娜带著祝福的微笑走了进来道,云罗冰绡似的白纱舞衣,包裹著蕾雅娜玲珑纤巧的娇躯,更显得肌肤晶莹似玉;一缕浅紫色的丝罗款款系住柳腰,丝罗上还点缀垂落几缕流苏,晶莹透明如琉璃般,随著身躯不经意地扭动轻轻撞击,发出清脆的叮当响声,更因其垂落的部位及蕾雅娜的翘臀而止,巧妙地勾勒突出她完美臀部的圆滑曲线,极为扣人心弦,虽然我早已惊歎蕾雅娜的艳丽,但仍未想及她可娇媚至此、媚惑如斯!

    “蕾雅娜,用你魔皇之镜的预知能力替我占卜一下千音、天霜、王神这三个国家的领主,又会出什么怪试链来考验我。”想当初创造魔一族,并授于她们渊博如海的知识及自由自在使用魔法或斗气的力量时,为了避免日后她们忘恩负义有一天反过来背叛自己过河拆桥、恩将仇报,于是懂得未雨绸缪的我故意将魔一族全做成女性,就是因为如果她们真的心狠手辣地杀了自己这魔界唯一的我的话,失去了重要的精子后只有女性的魔一族将无法独力生育小孩,没有了后代的她们也终究会落到毁灭的悲惨下场。

    “天霜国的领主也是目前为止魔界中魔力最强大的圣天超魔导士-晶!

    她似乎不打算与另外两国领主同流合污一起派联合军来攻打您,她好象是决定要正大光明地正面向陛下挑战,至于另外两国领主正同仇敌忾地召集大军准备派兵来攻击我们,不过那是毫无意义的行动。”彷佛是在嘲笑那三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无知领主般,能预见未来的蕾雅娜露出了邪魅的笑容,她早已透过自己的能力看到了这场宛如大鲸鱼对抗小虾米力量相差悬殊的战争的结果了,而且早在千年以前魔界曾经爆发过史无前例规模最大的叛乱,当时九个领主里面除了自己与另一名领主共两名领主外,其它七位领主全数叛乱各自带著自己国家的军队组成一支人数高达十几亿势如破竹的大军向我宣战,在那场死伤无数、尸横遍野的战争中,我这边军队因对方的人海战术而一直兵败如山倒,完全居于劣势,原本她们认为这次一定会输得一败涂地,整个军营的将士们都死气沉沉的,沉浸在一片哀伤的气氛中,但直到我御驾亲征亲自上场现出我巨大的本体后,光是随便踩一脚就杀得敌方大军溃不成军,当时吓得花容失色的敌人个个都只顾著抱头鼠窜、仓皇逃命,很快地我就在一夕之间消灭了叛军,重新征服了整个魔界,亲眼见识到我真正深不可测的坚强实力的蕾雅娜对自己的主人有著绝对的信心,但她没预料到这次的叛乱行动背后其实也是有另一位与我同级的神族在暗中操控,因为毕竟她的预知能力也是我所给予的,所以那位跟我势均力敌的神族自然也有能力插扰她的预知能力。

    此时蕾雅娜她双颊用力的吸住我新长出来的第三根巨棒,不让肉棒从口中滑落,一边不断的透过嘴唇轻柔舒缓摩擦著肉棒,一边用小嘴中的红舌缠绵悱恻地不断舔著肉冠,还不时用舌尖轻点一下马眼,同时一双粉嫩的小手轻柔的爱抚肉囊,把玩著肉棒根部。

    然后她脱下衣服半裸的站在我面前,上身只穿著一件象牙白的棉质奶罩,圆润的裸肩上挂著精致的细带,这件奶罩是四分之三罩杯的,根本无法裹住那两个极其硕大的浑圆肉团,小半颗雪白的乳球从罩杯上方裸露了出来,在胸口处形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

    她的下身则只剩下内裤和丝袜,两条玉腿丰腴而浑圆,紧窄的蕾丝内裤遮盖著双腿间的最后禁区,圆嫩洁白的屁股相当的肥硕,有一小半白皙光洁的臀肉都露在外面。

    同时微微安的快感愈来愈强烈,此时她的体力已经接近虚脱了,刚才那愉悦的呻吟声也快变成了痛苦的呜咽声,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己快酥软而无法继续直立著,但我总是在她最虚弱,想要停止摆动香臀的时候,趁机用自己大肉棒向上用力一顶,让淫劲不停的持续。

    她淫媚地叫著,两根大肉棒的每次抽插,都让湿滑的蜜穴儿和火热的菊穴兴奋得一次次又麻又酥,一颗颗从螓首上冒出的香汗从绯红的香腮上滴下,与胯下一波波涌出的似流水般的淫液蜜汁一起滴落到两人紧密交合的胯间床上…她连声浪叫:“啊……噢……前面的嫩穴被肏开花了……后面的菊洞也被插开了花……啊……我又泄了……啊~”现在微微安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哀,她只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地成了我跨下的俘虏,我不光完全占有了自己的身体,更成了自己心灵上的征服者和支配者,现在的她在的面前所能作的,就是尽量以淫媚欢喜放浪的模样来取悦我,和用自己的胴体来满足双方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