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66. 她们的心思

作品:《光明与黑暗[西幻|剧情]

    “你说什么,瑞贝卡?你再说一遍。”丹妮斯特看着自己的女儿,她无法相信方才从女儿口中说出的话。

    “我怀孕了。”瑞贝卡小声说着。

    丹妮斯特愤怒的扬起手给了自己女儿一个耳光,“不知羞耻!”

    瑞贝卡捂着脸,愤怒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你竟然打我?!”

    “我从小教你要洁身自爱,可是你看看你在做什么?!”丹妮斯特冲着自己的女儿吼道,“怀孕了?!你对得起哈萨罗这个姓氏吗?!”

    “可是米兰妮姑姑不也是未婚先孕吗?!”瑞贝卡顶嘴道。

    丹妮斯特愤怒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你怎么不知道学点儿好的?!”

    “孩子是维克的。”瑞贝卡狠狠看着自己的母亲,“是你让我接近他的,我现在有了他的孩子,他肯定是逃脱不了这份责任的!”

    丹妮斯特看着自己女儿那年轻的面庞,心里怨恨着对方的幼稚,有了孩子又能怎样,丹妮斯特想,她根本不懂得那些贵族男人们的心思。

    然而她是这个女孩的母亲,纵然瑞贝卡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她依然是她的母亲,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的名誉受损……维克·富美尔……丹妮斯特心想,她无论如何也要促成这一场婚事。

    瑞贝卡走出房间的时候正看见林赛坐在大厅里,正若有所思的喝着茶,“林赛!”

    她们曾经是关系最好的友人,然而当林赛嫁给兰瑟之后,瑞贝卡却发现她并未像她想象中那样与她更加亲密,反而一丝忧愁笼扰着林赛,她多少有些显得郁郁寡欢起来。

    “哦,瑞贝卡。”林赛回过神,见是瑞贝卡,便笑嘻嘻的说,“没注意到,我刚才发呆来着。”

    “怎么了?”瑞贝卡见林赛欲言又止,便坐过去问她。

    “没什么。”林赛依然还是笑眯眯的,她见瑞贝卡脸上有些微红,“怎么了?你的脸——”

    瑞贝卡翻了个白眼,“别提了。”她知道自己怀孕这事必然不能和别人说,否则要面子的母亲会不知道恼怒成什么样,“不说我的事,你和兰瑟哥哥怎么样,哥哥很疼爱你吧。”

    林赛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啊,我们挺好。”

    “唉,真羡慕你们。www.kmwx.net”瑞贝卡怅然的看着林赛,她想起来维克,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维克了,纵然她派人送信告诉维克她会像以前那样按时在那个房间等他,然而维克再也没有出现过。她的肚子已经开始有些显怀了,她不得不减少外出的次数,可是瑞贝卡正值青春年华,她怎么能在家里呆的住。

    两个年轻的贵族女士坐在沙发中各怀心事,却发现自己仿佛再也无法回到以前年少无知的美好时光了。

    朗尼卡公爵告诉林赛,她必须和兰瑟之间发生些什么,这事关两家的荣誉。甚至朗尼卡公爵告诉她可以对兰瑟用一些药物,他知道的,神学院有一些药,可以让男人的那活儿变得坚挺——否则那些年迈的主教怎么还能在胡杨木街蹂躏那些年轻的女人呢?

    现在正是贵族阶级重新掌握回艾利玛权力的好时候,朗尼卡公爵说,可是却都让富美尔与因尼哈特两家瓜分蚕食——而他与哈萨罗在这次的审讯中却处处受制,他们彼此心知肚明是因为哈萨罗家与切萨雷之间的关系,又或者,是切萨雷与教皇之间的关系。

    林赛看着瑞贝卡,她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她,“我记得米兰妮姑姑的次子是在神学院,就是上次为我和兰瑟征婚的那位辅理主教,他非常擅长调配药剂,对么?”

    “哦,你说奈菲尔啊。”瑞贝卡点头,“是啊,当初切萨雷中毒之后,还是他调配药剂为他续命。”

    “我……最近身体不太好,”林赛虚弱的笑了笑,“我想麻烦他帮我调一些药调理一下,你知道的,我想为兰瑟生一个孩子……”

    “但是米兰妮姑姑搬出去之后,他就很少来家里了。”瑞贝卡却不疑有他,她想了想,“到是可以拜托父亲去找下他,请他到家里来。”

    林赛点点头,“那我去拜托父亲。”

    切萨雷睡醒了,却发现只有自己躺在床上,他多少有些焦急,生怕曲拂儿不见了。可是推开卧室的门却闻见一股格外香甜的味道,他一边抓着头一边随着那味道走去,便顺理成章看见了在厨房里做饭的曲拂儿。

    他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那女人在给他做最简单的培根煎蛋和枫糖吐司,那是他平日根本不会吃的东西,因为太过平民——公爵府里的厨子根本不屑做那种东西。

    “你醒了?”拂儿回头看见切萨雷,便笑说,“可以吃饭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切萨雷说,“来帮我端下盘子好吗?”

    “嗯,好。”切萨雷却格外轻快的答应,“我第一次吃枫糖吐司和培根煎蛋。”

    “公爵府不会吃这些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426/" title="高中生的监护人老公小说5200">高中生的监护人老公小说5200</a>

    东西的吧?”拂儿跟在他身后,细声细气的说,“雀屋也不太吃这些,因为姑娘们担心会发胖。”

    “可是你还是给我做了。”切萨雷把餐盘放在起居室的长桌上。

    “这大概是我会做的饭菜里唯一看起来还不错的了。”拂儿实话实说。

    清晨的阳光透过白纱帘洒在桌子上,切萨雷拿着叉子吃着早餐,“我从来没有和人这样吃过早餐。”他忽然有些感激,毕竟这女人带给他很多很多的第一次。

    他有些情不自禁的伸出去手,去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拂儿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抽回手,就让他那样简简单单的握着。

    “昨天晚上你很快就睡着了,但是中间说了梦话,我看了一阵,等你又睡安稳了才又继续睡的。”拂儿一边小口咬着面包,一边说。

    “不好意思。”切萨雷有些脸红,“打扰到你睡觉了。”

    拂儿摇摇头,“说的什么话呀。”她用那只被切萨雷覆住的手反手拍了拍他的,“就是有些担心你罢了。好奇怪啊,切萨雷,我也会有那种心情了。”

    “嗯?什么心情?”切萨雷生怕破坏这种他从未经历过的丶静谧而温暖的气氛。

    “我知道最近皇城里发生了很多事,可是我却什么都帮不了你。”拂儿的手指头轻轻摩挲着切萨雷的手背,“有时候我老在想,若是能再强大一些,变得再强一些,也许就能保护切萨雷了,可是我好像还是太自负了呀。”

    “说什么呢你。”切萨雷只觉得自己鼻子有点酸,他怎么能让那个单薄的女人来保护呢。“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就可以了。”

    “但是总还是会担心你呀,”拂儿面容温柔的看向他,“以前我在明夏的时候,总是很羡慕茉莉和阿靳。看着他们两个人感情那么好,就会想到你,可是你知道啊,那会儿只是我在单相思,这里就疼疼的。”拂儿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

    “单相思?”切萨雷咬着培根,小声念叨,却忽然径自的笑,似是想起来曾经那个也仿佛在单相思的自己。阳光俏皮的打在拂儿的鼻尖上,他看着那个女人,看她因为成为一个母亲后眉眼流转出的温柔——

    “单相思。”拂儿笑道,“可是我现在在想,也许那会儿你也在单相思也说不一定呢?”她的眼中又露出那种小小而灵动的狡猾神情来了,她舔了舔自己的手指,“比如说——”

    然而下一刻她却被人抬起了下巴,那位曾经也在烦恼着自己的单相思的男士此刻正探着身子,跨过那一条并不宽的桌子,将自己的嘴唇印上她的。

    两人在这阳光洒满的清晨轻轻的接着吻,只是轻轻啄着,而后切萨雷用舌尖舔舐着拂儿的嘴唇,他说我觉得你的枫糖吐司更甜一些,却看见对方皱着鼻子说,“明明大家是一样的。”

    “不是,你的确实甜一些,不信让我再尝尝。”而后他又将唇印上她的。

    “真是个坏蛋啊。”拂儿轻声感慨,却希望这吻永远都不要结束了。

    奈菲尔许久未曾坐下来同哈萨罗家一同吃饭了,若不是哈萨罗公爵邀请他。

    近日来神学院和教皇厅的事让教廷多少有些吃不消,而奈菲尔则偷得浮生,白天到教皇厅点个卯,而后就回家去陪他母亲。

    米兰妮的身体近日来越来越不好,奈菲尔自己就是医生,他知道这个忧愁半生的女人也许过不了今年的冬天了,长期以来的忧虑与哀愁已经消耗完她的精神了。

    哈萨罗公爵邀请他们回家吃顿便饭,奈菲尔想也许让母亲出来走走也是好的,便应了邀。

    他们几个男人起先还在聊近日来发生的事情,公爵感慨教廷的堕落,却也并不对贵族掌权抱有好感就是了。“富美尔公爵提出建立议会,其他人都很支持,若是我不表态,反而显得我有些特殊了。”哈萨罗就今天在教皇厅表示支持议会建立一事解释道。

    在座的其他人都没说话,他们自然明白哈萨罗公爵这种从不招惹任何人的做事方法才能让这个家族延续到今日。

    “谁不知道这是他为了自己当议会主席而做准备呢。”哈萨罗公爵一边切着牛排一边说。“父亲,若是这样,我是不是也不应该继续在教皇厅工作了?”兰瑟连忙问。

    “静观其变吧,目前还没有一个结论。”哈萨罗公爵说,“毕竟审判是在一周后才会进行。只是可惜了奈菲尔,你刚当上辅理主教,这次的事件影响太大了。”

    奈菲尔却摇摇头,“还好。”

    “哦?”哈萨罗公爵没想到他竟然这样回答。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确实对教廷影响很大,甚至让很多人开始质疑教义——”奈菲尔轻声说,“但是那些本来就是不对的不是么?”他看向哈萨罗公爵,轻轻笑着,“所以我觉得还哈,对于这些人,他们做错了,便应该被清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