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女友小恩之异国恋(15)

作品:《女友小恩之异国恋

    女友小恩之异国恋(十五)“我是说我会向他求婚,让她成为我的妻子,怎么了?”

    “这不可能!为什么小恩会跟你这种人结婚。”

    “不要那么急着下定论,你既不知道心疼她,也不真正了解她。”

    “你凭什么说你了解她?你了解她什么?”

    “小恩虽然性格强势,但这样她反而更需要一个比她跟更强势,能够给她依赖感的男人。小恩她不是个物质的女人,但她调皮贪玩,她喜欢性爱,这些我都可以满足她,最关键的是,我和她都不用担心失去彼此,这些你给的了么?”

    张经理字字诛心,这些话也确实说中了一些要害,我竟然一时无言以对,忘了他是个撬墙角的王八蛋。

    “我不仅仅要得到小恩,我还要改变她,让她得到真正的快乐。我要让她变成我的女人,我的私宠,我的性奴,彻底开发她的身体和内心,让她彻彻底底地臣服於我,侍奉我,而我也可以完全的拥有她保护她,让她不会再离开。”

    面对张淩宇毫不掩饰的野心,我沈默了,此时任何谩骂和愤怒只会让他心灾乐祸,而这也正是他的目的。

    他之前就是阴险地设法激怒我,才让我与小恩争吵,让他有机可乘。

    “怎么不说话了,你这样让我觉得很无趣。”

    “你做这一切仅仅是为了有趣,是么?”

    “并不是,而是小恩本身就很有趣,这样的女人总会让男人产生兴趣。我当然是真心爱小恩,只是这个过程本应该更具有挑战性,不是么?”

    “你太过自信了,你还没有真正得到小恩,她还是我的女友。”

    “不错,我承认她现在还是你的女友,我也不急於改变现状,反正早晚她都是我的,在这之前,我要让她认识到真正的自己。”

    “她一直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不需要你来教。”

    “不不不,她不需要那些虚伪的掩饰,世俗的束缚,她虽有着清纯的外表,却有淫娃的体质,她应该彻底在爱欲中找到快乐,总之你等着看好戏就是了,这也算是抢走你女友的补偿。等着看好戏吧,再见。”

    现在的张淩宇简直就像是玩弄猎物的猎手,我简直像是砧板上的鱼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小恩真的如他所说,会沈沦於性爱,甚至成为他的性奴么?他又要用什么手段让小恩转变么?想想这个人也是奇怪,本以为他会继续花言巧语继续哄骗小恩,没想到居然提出想从身体上先彻底征服她。

    不过回想起小恩与张经理做爱的场景,那种兴奋度和契合度是我从未见过的,难道这就是他所说的他能让小恩发现真正的自己?正在胡思乱想,思思打来了电话。

    “情况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我现在心里很乱。”

    “嗯,那你还来我这里吧,我想你应该会需要我。”

    思思没有多问,只是平静的说。

    “好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和思思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默契,甚至我对她产生了难以割舍的依赖,特别是在这种时刻。

    我说不清楚这种感情是什么,似乎和小恩之间的关系又有所不同。

    我再次来到了思思那里,对她坦诚了发生的一切,还让她看了我的手机聊天记录。

    思思看完,沈默了一会儿,然后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轻声对我说。

    “不要想那么多了,好么?”

    “我知道,但是我,我觉得自己很无能,很差劲。”

    “不,我看了那个张经理的话,这种男人一点也让我提不起兴趣,没什么真本事就小人得志,你可比他优秀得多。”

    思思的语气相当不屑。

    “可是,可是小恩已经和他………”

    “我想你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

    思思用手亲昵地摸了摸我的耳朵。

    “我不会喜欢他,那小恩也不会真的爱上他,我不相信能和我有一样品味的女人会这么傻。”

    “可是我看到小恩她在………那个时候还说喜欢他。”

    “那有什么奇怪的,女人是多变的,换做我是那个位置,也说不定会被一时迷惑,空虚寂寞需要人陪的时候,脆弱感会让大脑迟钝的。”

    “那我要怎么办。”

    “我还要问你,我应该怎么办呢?”

    思思双手摸着我的脸颊,双眼和我对视着,认真问道。

    “我,我不明白,思思你想问什么。”

    “我是说,你觉得,或者说你希望我怎么做呢?是继续帮你想办法,像上次那样帮你把小恩挽回来,然后让你毕业回国后与她团聚,有情人终成眷属,是这样么?”

    思思说着,眼神透露着一阵哀伤,话语中虽带着责备的意味,却丝毫没有埋怨的语气,反而相当平静。

    “我知道我一直对你很不公平,对不起思思,我不该这个样子,不仅在感情上犹豫不决,还时刻想要依赖你帮助我解决问题。”

    “不,没有什么不公平,只要我愿意。而且,我觉得像这个样子,我能陪在你身边,让你有那么一刻觉得必须依赖我我就很满足了,真的。”

    “但是,但是我也有私心,我也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我想拥有你,这是我做这一切最初的动机,现在我也没有放弃,只是对结果我并不会太过纠结,这点和你不同,你考虑的太多了。”

    我此刻心中一股暖流涌上来,思思真的是太善解人意了。

    这种有主见有能力有抱负的女孩子,居然会对我如此癡迷,我有什么资格浪费她的感情呢?可是我还有小恩,我真的能放下么?在迷离之中,我和思思不知何时已经拥吻在了一起。

    我轻轻解开了思思的睡衣,露出了她白嫩的身体,那诱人的胸部。

    思思伸手摸了下我的肉棒,微笑着说。

    “你刚才是不是又看着他们做爱的场景自慰了。”

    “哦………嗯。”

    “你肯定很累了,不要那么勉强,让我先来给你服务,好么?”

    思思说着,开始慢慢为我脱衣服,我也“顺从”

    地脱了个精光,只见思思此刻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裤,把我放倒在床上,然后匪夷所思地跪在我面前低下头,开始舔弄我的脚趾。

    以前都是我给小恩舔脚,没想到被女人这样舔也非常舒服,思思像一个温顺又贪婪的小猫咪一样,舔舐着我的身体,伸出舌头由脚沿着腿向上,来到了大腿内侧,然后用舌尖轻点了几下我的龟头。

    思思调皮地看了看我,居然跳过了这个关键部位,开始舔弄我的乳头,搞得我浴火焚身。

    正当我想要得到抚慰的时候,思思的手却没闲着,开始揉搓我的蛋蛋。

    身体被思思这样挑逗爱抚,本来疲惫的身体和内心又变得燥热起来,思思的技术真是厉害,不得不说比小恩要高超的多。

    她见我的肉棒有了起色,又回头开始用嘴为我的肉棒服务,先张嘴吐出香涏湿润了我的龟头,揉搓一会儿又轻轻含住,缓缓吞吐-不知何时思思已经褪去了她的黑色蕾丝内裤,然后拿上来轻轻覆盖在我头上,遮挡了我的视线。

    “不要拿下来哦。”

    被剥夺了视觉以后,身体的感觉更加强烈。

    但与此同时,我怎么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女人的叫床?“啊,大,好大,嗯,好………”

    不对啊,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呢?思思还在给我口交,怎么可能叫床。

    “嗯,你在干什么啊思思?”

    “嘻嘻,我看你似乎恢复的太慢了,所以就拿出一些东西给你些刺激。”

    我再仔细一听,居然是小恩和张经理做爱的视频!思思居然又拿出来播放。

    此时我感到下体一阵湿滑,思思已经骑到了我的身上,把小穴贴上了我并未完全勃起的鸡巴。

    “啊,你女友似乎很舒服的样子呢,这个张淩宇虽然是个人渣,但这方面似乎还不错,嘻嘻。”

    “你,你不要看啊。”

    “为什么不呢,刚才你不是看的很兴奋吗?还不承认吗?”

    思思魅惑地说,用湿滑的下体磨蹭着我的鸡巴。

    “我,我承认……哦啊”

    “啊,嗯,终於有点硬起来了呢,我要把它……。放进去,嗯。”

    说着,思思把我有了起色的鸡巴放进了小穴。

    说实话我是有些勉强的,毕竟看完视频射精后没有多久,但思思似乎不打算放过我,用尽解数要继续榨取我的精液。7k7k001.com

    “哼哼,真是可爱呢,看着自己的女友和别人做爱,自己还射了精呢,不过我不打算放过你,现在你的肉棒是我的。”

    “啊,思思,对不起。”

    我也不知怎么的,居然对思思道歉。

    “不乖的孩子,要好好处罚哦,嗯,啊,快点再硬一些,你看视频里小恩被插的多舒服呢,你说对吗?”

    “啊,对……她看起来真的,好舒服……”

    “如果我被别人………弄成那个样子,你会,嗯,兴奋吗?”

    思思突然问道,我感觉到她的小穴一紧,弄得我一阵舒爽。

    “不,不行………你不能那个样子。”

    我没有正面回答。

    “嗯……那你要表现好些哦,不然我也会像小恩一样哦……”

    “会,会怎么样啊。”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

    “会被,被张淩宇……这样的坏人给………操了。”

    听到思思这样说,我的鸡巴一下子硬了好多。

    “嘻嘻,果然有效果呢,你这个小变态!啊,快点给我,嗯,就是这样。”

    思思慢慢开始摇动着腰肢。

    “你刚才说,你想给张淩宇操。”

    我喘着气问道。

    “对,对啊,怎么,不行吗,啊,好深,就这样。”

    “不,不让你给他操,不行!”

    我狠狠说道。

    “我就要,就要给他操!啊,张淩宇,操我,干我的小穴啊!”

    思思越来越入戏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也想这样,你不是说………。很讨厌他吗?”

    “对啊……可是………啊………他的那个东西看起来好大,一定很舒服……。

    啊,而且,而且我被讨厌的人干了,你不是更心疼么?嗯?哈,啊,又大了,快,快用力啊……”

    “对,对,我……我会好心疼的,啊啊。”

    “就要这样,就要你心疼我,要你,要你爱我!小恩从你这里得到的,我也都要!我要你所有的爱,哪怕………哪怕是变态的,我要你的全部!给我,给我,啊啊,都给我。”

    思思开始疯狂的耸动着腰,用小穴上下套弄我的肉棒。

    我也被她的态度所感染,双手抓住她光滑的屁股,用尽全力挺动着鸡巴。

    “你,你这个骚货,都怪你,啊,怪你勾引我,不然我也不会……我要,要干死你,啊啊。”

    我也异常兴奋,之前从未对思思说过这样的话。

    “对,我是,我是骚货,处罚我,操我,干我啊,啊啊,用你的鸡巴,把我,把我干死………啊啊啊,喜欢我吗?”

    “喜,喜欢!啊啊啊。”

    “我要你说,说出来!嗯,好棒,啊。”

    “我,我喜欢,喜欢思思啊!”

    但我说出这句话,本来沈浸在性爱一脸骚浪的思思,居然脸上拂过一阵羞红,眼睛也居然有些湿润。

    “你终於,终於承认了……。啊,我真的好开心,好舒服,哦啊,啊啊啊,快,再快些,我要啊。”

    “啊,啊啊啊!”

    终於在快节奏的动作中,我又一次射出了精液,由於实在是太过疲倦,我沈沈地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发现思思仍然全身赤裸地躺在我的旁边,头枕着我的胳膊,像只温顺的小猫,又像初恋的少女,这种状态是从未有过的。

    “你醒啦?”

    思思温柔地问,用手亲昵抚摸着我的额头。

    “哦,嗯嗯。”

    “怎么样,心中的郁闷发泄出来了没有?”

    原来思思刚才故意那样刺激我是为了让我发泄。

    “好一些了,谢谢你,思思。”

    “怎么这么客气呢,而且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嘻嘻。”

    思思笑着说。

    “关於你女友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呢?”

    思思见我又沈默不语,又把话题转移到小恩的问题上。

    “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是时候告诉小恩真相了,不能让张淩宇再这样子为所欲为。”

    “真相,什么真相呢?”

    “当然是他胁迫我,欺骗小恩感情的真相。”

    “那你和我的真相呢?是不是要告诉她?”

    “那个………我,我不知道。”

    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没有认真思考过。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张经理非常阴险,他应该会料到你可能把这些和小恩讲,为什么还这么过分地挑战你的底线?”

    “那应该是觉得我怕他把那个照片给小恩看。”

    “嗯,也许吧。不过我和你的事情小恩也了解一些,即便看了那个照片你也有解释的余地。”

    “是啊,既然如此,我觉的还不如告诉小恩张淩宇的真面目。”

    “我是觉得恐怕没那么简单,但不会改变你的决定。”

    我在思思这里得到了慰藉,心情也好了不少。

    起身收拾好了东西和她告别,思思告诫我要註意学习,还有一段时间就要毕业了,不要出其他差错,我也向她保证。

    但我如何处理与小恩的关系呢?是否要和她联络并且告诉她这一切的真相么?

    小恩从和我吵架以后几天都没有与我联系,我知道亦她的性格,在她消气之前主动和她联络也是没有用的。

    正当我心事重重的时候,张经理这个混蛋又给我发来了消息!这次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就是一段视频。

    只见画面上出现的并非小恩所住的房子,而是一间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的正是张淩宇。

    不一会儿,有人推门进来,穿着一身清爽干练的职业套裙,正是我的小恩!

    “张经理,这个材料麻烦你看一下。”

    小恩语气平静的说。

    “嗯,把门关上。”

    张经理沖门口努了努嘴。

    “啊?”

    小恩不解其意,但是还是走过去关上了门。

    小恩一脸疑惑,还是照办了,随后走了过来。

    “你要干嘛呀!”

    小恩责怪的说。

    “呵呵,别那么拘束嘛,那天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张经理坏笑着说,一边伸出手把小恩拉到身边,不老实地抚摸着包裹在套裙里的翘臀。

    “别这样子啦,这是在办公室。而且那天………那天你不是知道原因么?”

    “呵呵,我就发现你一个女孩子太寂寞,忍得好辛苦,你也想要不是么?”

    小恩羞红了脸,感受着张经理大手抚摸身体的快感,伸出手想去阻止,但是力度明显不足,反而有了一些欲拒还迎的意味。

    “嗯,这样可能有点为难你,不过我看到你今天的样子就真的受不了了,你说怎么办?”

    “哪有……。我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你每天都很特别,很独一无二,不信你看。”

    张经理说着,指了指自己的下体。

    “你……变态,那你自己解决吧,哼。”

    小恩似乎并不打算被他这样挑逗,这也让我松了口气,但从她脸上我看到一丝笑容,看来张经理的恭维也让她很是受用-“好呀,那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就不缠着你喽?”

    “什么呀。”

    “你不是让我自己解决么?现在能不能麻烦你到洗手间拍一张特别性感的照片给我?”

    “坏蛋,不理你了。”

    小恩说着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677/" title="阿命妖的玲珑艳遇(完结玄幻小说最新章节">阿命妖的玲珑艳遇(完结玄幻小说最新章节</a>

    ,离开了办公室。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谁知道张经理接下来还给我发了一张照片!画面上赫然是小恩,她坐在洗手间隔间里的马桶盖上,上身的白衬衣全部解开,露出了里面黑色的胸罩,一边的乳罩向下剥去,露出了小巧的乳头。

    下身的套裙向上卷起,裤袜向下褪去,露出里面的蕾丝内裤,依稀可以看到黑色的森林。

    小恩一手捂着脸,一手应该是拿着手机拍摄,明显还有些羞涩。

    虽然这并不是尺度惊人的照片,但是我的小恩居然为了满足张淩宇的淫欲在上班期间拍摄这样的照片!这简直是让我怒不可遏!“你不要再这样玩弄小恩了!”

    我斥责道。

    “什么叫玩弄,我是为小恩增加一些工作生活中的乐趣,免得她无聊,还要想着你伤心。”

    “你到底还想干什么!”

    “我的目的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过小恩似乎还有些矜持呢!”

    我觉得和张淩宇废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如果任由他这个样子下去,我也太当缩头乌龟了。

    我自己倒是小事,不能任由小恩被这样的恶棍玩弄。

    我直接拨打了小恩的电话,在十几秒钟忧心忡忡的等待后,小恩接起了电话!

    “……喂?”

    小恩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

    “喂?小恩!你终於接我的电话了,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下班刚回来啊,你这几天也没有联系我呀,哼。”

    听到小恩略带赌气的声音,我知道其实她对我的气已经消了不少了。

    “那天是我不好,那个样子对你乱发脾气。”

    “不要提这件事情了,其实我………嗯……”

    小恩似乎是欲言又止。

    “怎么了宝贝,你是有事情对我说吗?”

    “我……对不起,我有个事情要和你说。”

    小恩要和我说什么事情?难道她这么快就要离开我,和我分手吗?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我又和淩宇………上床了。”

    荒诞的是,当听到小二要说的“仅仅”

    是这件事,我反而大大松了一口气。

    “啊………这个………你,没事的宝贝。”

    “怎么,怎么可能没事?你不生气吗?你难道不觉得我……我是个坏女人,是个不值得信任的女人吗?”

    “怎么会呢,我知道你一个人在国内很辛苦,每天都要辛苦的工作,我相信你对我的感情。”

    这个时候越是宽容大度,越能让小恩感受到我的爱,不能再被张经理牵着鼻子走。

    “谢谢你,你……真好,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愧疚了,那天我真的,真的太伤心了………都怪你,坏蛋!谁让你让人家那么伤心的。”

    小恩这个小妖精居然反过来开始责备我,不过听到这样的撒娇我心中反而一阵温暖。

    “都是我的错好啦嘛,可是你这个小傻瓜,如果你不说的话不就没事情了,为什么要告诉我。”

    “哼,我才不和你一样。记得我以前说的话吗?如果我和别人发生了什么,一定会让你知道,信任是感情的基础。何况你只是一个绿,王,八,说了就说喽,哈哈哈!”

    “你这个小坏蛋!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离我那么远,收拾不了我呀,哼哼。”

    小恩赖皮地说。

    “不和你闹了,那我问你,你以后打算怎么和张淩宇相处?”

    我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这也是我今天打电话的目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之前并不想把事情搞乱,这下子………所以你要好好完成学业,赶紧回来!你在我身边就不会有事情了嘛!”

    “我是怕……他再缠着你不放,因为……”

    我想了一下,这个时候小恩与我和好,正是向她坦白的大好时机,不然任由张淩宇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无论如何我不能失去小恩。

    於是,我就把张淩宇如何利用照片要挟我,如何一步步诱骗小恩,还拍摄了各种视频给我看,挑拨我们关系的事情告诉了她。

    “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小恩有气无力地问道,显然她也难以一下子接受这个事实。

    “是啊,张淩宇就是这样的人!”

    我坚定的说。

    “我是问,你和思思真的还在不清不楚,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是真的么?”

    没想到小恩关心的问题居然是这个!“啊,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拍到了我和思思在街上一起的照片。其实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思思只是动作太亲昵了一点。”

    “把照片发给我看看吧。”

    说完,小恩就挂断了电话,我看她如此在意这个事情,没有办法只能将张经理用来威胁我的,那张我和思思在街上的照片发给了她。

    “看起来确实好亲密呢,我可不信你们在我走以后什么都没有。”

    小恩发信息说道。

    “真的没有什么。”

    我绝对不能把我和思思其实一直还发生的肉体关系的事告诉小恩,毕竟只有这个照片还是好解释的。

    “好吧,那我就信你喽,就知道你这种优柔寡断的人经不住别的女人的诱惑,被别人在公众场合上下其手。不过你也应该和人说清楚,如果你不想接受人家,就不要不清不楚。看在你这么坦白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不过下次可绝对不行哦。”

    我终於长舒一口气。

    “嗯,那关於张淩宇呢,你打算怎么办啊。”

    “没想到他会这个样子,还拍下那些东西……我要去找他问清楚,他一定要给我一个解释,处理好了我会和你说的。”

    事情到这里就基本搞定了,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早早坦白,结果被这个张经理得寸进尺,占了大便宜。

    第二天早上,我收到小恩的消息。

    “起床了么。”

    “老婆,怎么样呀,那个色鬼有没有又不依不饶呢?”

    “没有,只是给我看了这个。”

    小恩发来了几张照片。

    我看到以后呼吸都要停止了,居然是我和思思那天在电影院做爱的照片!虽然光线比较暗,但相信我化成灰小恩都认识,而且还有我和思思搂抱着走出电影院的照片,这简直就是板上钉钉,无可辩驳的实锤!没想到张经理还留有这样的后手!“玩的好开心啊,你怎么没有告诉我这些呢?”

    我见状不好,赶忙给小恩发送了语音请求,可是被她拒绝了。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和你说些什么,抱歉。”

    “可是,这都是那个张经理的阴谋啊!他处心积虑地想把你从我这里抢走!”

    “我知道啊,不用你说,今天他没有任何隐瞒,把所有的实情告诉了我,甚至比你说的还要详细的多呢。我想问问你,这都是他的阴谋,也就是说,是他让你去勾搭别的女人,背叛我,然后他就可以把我抢走,是么?”

    “这,不是这样的,而是他一直都对你有邪念,他不是个好人啊!”

    我已经语无伦次了-“他确实不是好人,但他至少是个男人,敢作敢当,有想法直截了当说出了,敢承担后果。而且在这件事上,他本来可以直接告诉我,却没有这么做不是么?”

    “你不能这么说我,你不是也和他上床了,那个时候你可不知道我和思思的事情!”

    我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沖昏了头,说出这样的话。

    “哦,是呀。不知道就等於没有发生,你可以瞒我一年,瞒我十年,瞒我一辈子不是么?我呢,我做了什么却都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了。你到昨天还怀有侥幸,还不理解信任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经历了那么多,我为你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你出国留学我只是支持你,从来没有抱怨,我自己忍受寂寞,等你回来,你告诉我,如果信任你都给不了,你现在还能给我什么?”

    小恩一阵连珠炮似的诘问。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晚了,我现在心已经凉透了,我真的没办法再相信你了。”

    “你什么意思啊小恩!你不要做傻事啊。”

    “傻事,是啊,我做了太多的傻事。,我为你付出太多了,我真的很不服,也不想把你让给别的女人,可是我现在真的累了,真的。”

    “不要!我不要分手!”

    我已经快要疯了。

    “随你怎么想吧,不要联系我了,再见。”

    我没想到局势发展到这般境地,张经理设计的这场游戏我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输了,虽然一开始我也基本没有赢的可能,但整个过程也几无完全按照他想要的剧本进行,知道现在最差的结果。

    虽然小恩没有明白的说出分手,但我也让她伤透了心,我已不知道要如何挽回。

    我确实让小恩认识到张经理的真面目,但是现在想想,他的真面目不就是不择手段要得到小恩么?相比於我的背叛简直不值一提。

    在我懊恼之时,张淩宇居然也发来了消息。

    “你还是忍不住说了啊,那就别怪我了。”

    “你现在还想怎样。”

    “不怎样啊,小恩说要晚上出去玩,让我陪她,你还和以前一样等着看好戏吧。”

    等到国内晚上十点左右,张经理发来了一个视频。

    只见场景是在一个嘈杂的夜店,小恩身穿性感的黑色包臀裙,正在忘我地扭动着身体跳舞,脸色看起来醉醺醺的,她又喝酒了。

    “别拍了,来和我一起跳。”

    小恩看着镜头,伸出手拽了一把,视频也停止了。

    “你不要总带她去这种地方。”

    “不喜欢这里?我们马上就要换一个地方了,你等着。”

    又过了一会儿,发送了一个视频聊天的请求!我接受以后,看到画面上是一个淫靡的房间,摆放着各种情趣用具,有情趣椅子,秋千,甚至sm用的型架子,中间是一张水床,而上面躺着的正是小恩!我的小恩此刻已经被剥去了所有衣物,仅穿着到大腿根部的网眼丝袜,还带着眼罩。

    只见小恩的手脚都被情趣手铐锁住,四肢向床的四角大大张开,完美修长的身材暴露无遗。

    小恩身上被涂满了情趣润滑油,油光发亮的样子十分诱人,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想要缓解情欲的侵袭,但是却不得挣脱。

    “你想做什么,不要伤害她!”

    “当然不会伤害她,我会好好地疼爱她,今天她真的伤透了心,我需要补偿她呀。”

    张经理坏笑着说道。

    “刚才我已经充分地做好了前戏准备,现在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着我的鸡巴,这次给你看点特别的。”

    “啊,嗯………好热……身上好热,淩宇你干嘛………这个样子。”

    “我来了宝贝,怎么样,喜欢我为你特别准备的情趣房间么?”

    张经理走到小恩面前俯下身贴着她说道。

    “你………好坏,居然早早准备好这样的东西………。”

    “我会让你充分享受到性的快乐。”

    说完,张经理把手机调整了一下角度架起来,让我正好可以看到小恩下体的特写!只见我再熟悉不过的小穴已经全部濡湿,稀疏的阴毛下,阴唇随着身体一张一合,似乎真的在呼唤着男人的鸡巴!“啊,你在,在干嘛,快点……给我啊。”

    “这就来了。”

    张经理调整了身体,只见一个巨大的鸡巴出现在画面上,不得不说看起来真的很雄伟,形状又粗又直,甚至我这个直男也觉得挺好看,但这可是马上要插入我女友小穴的罪恶之物啊!巨大的龟头顶到到小恩的小穴口,上下滑动着,小恩的阴唇也因此改变着形状,不只是淫水还是润滑油的液体滑腻腻地反着光沾到了男人的鸡巴上。

    “别,别再逗我了,啊,进来……”

    “我要慢慢的,好好地享受占有你的时刻。”

    张经理这句话更多是为了让我听。

    只见龟头开始慢慢入侵,一点点顶开了穴口,虽然看不到他们两个人的表情,但这样的特写视角是我从未看到过的,我要眼睁睁地如此近距离地看着男人如何慢慢干进我女友的小穴!鸡巴继续入侵,小恩的小穴慢慢被巨大的鸡巴撑开成O形,大鸡巴和阴道壁完美的贴合,我女友的淫穴在已经被张淩宇的鸡巴改变成了它的形状!我睁大眼睛看着阳物一寸寸的挺近,知道最后那两个结实的睾丸贴上了小恩的阴唇,也意味着肉棒的完全插入!“啊……”

    随着小恩一声悠长的娇吟,代表着小穴再度被人彻底地占据。

    这次没有过多的对白,张经理只是认真的开始抽插。

    只见那健美结实的臀部上下耸动着,两个睾丸啪啪啪地击打着小恩的会阴处。

    大鸡巴有节奏地进进出出,每次都能带出一些小恩的淫水,啪啪啪和咕叽咕叽的声音不绝於耳。

    这简单直白的性爱场面,却带给我无比的震撼!小恩她的小穴居然已能如此顺利地接受张经理大鸡巴的操干,并未像最初一开始还有疼痛的感觉,她已经适应了?还是说小穴被大鸡巴撑的更开了?我这个没用的绿帽癖,此刻虽然无比心痛,但同样有种兴奋感,而且有种异样的欣赏的感觉。

    是啊,我的女友此刻正享受着真正的性爱,她是多么幸福,而这是我难以给她的。

    画面上的大鸡巴还在不停地运动,这单调的,高频率的运动居然持续了十几分钟!小恩的小穴慢慢的开始流出白色的分泌物,这就是传说中的被操出白浆!

    “啊啊啊,好大,你好厉害,不要停,啊啊,要到了,要到了,啊啊啊啊。”

    只见小恩的屁股一紧,抖动几下,显然是高潮了。

    “我……到了……”

    “不,你还没有。”

    张经理并未停下动作,在小恩高潮以后,居然还继续插弄,我不禁担心这样会把她插坏啊!“不,别……啊啊,这样会,会好酸啊……啊啊啊。”

    “你还没有到真正的高潮,我会让你感受到的。”

    只见画面上张经理的鸡巴仍然胀大无比,青筋遍布,十分狰狞。

    粗大的鸡巴不知怜惜的继续蹂躏着已然高潮的小穴,白浆淫水四溢,画面淫靡不堪。

    “啊啊,哦,好怪,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好酸,又好舒服,啊啊啊,不,我,啊,要死,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嗯………”

    小恩简直都要被操哭了!“不要,要,要尿出来了,啊啊,呜呜,淩宇,别,啊,老公,我,啊,我的下面好怪,要尿,要尿了啊啊啊啊!”

    小恩带着哭腔叫喊着,此时最震撼的画面出现了,小恩居然不受控制的从下体喷出了大量透明的液体!“啊,好的,我也要射了。”

    “啊,别,我今天……今天是危险期啊,哦。”

    小恩有气无力的说道,但此时的她显然无法阻止一切的发生。

    只见张淩宇肉棒上的输精管一阵股胀,一股一股地把他的精液输送进了小恩的阴道和子宫!“啊,好爽,我要彻底地占有你!”

    张淩宇说着,将所有的精液都挤进了他所占据的逼穴。

    张淩宇拿起手机,只见小恩仍旧带着眼罩,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

    “她应该很少潮吹吧,现在大概是被干的昏死过去了。不过我不打算这样结束。”

    张淩宇对着镜头说。

    “你还想怎么样?”

    只见张经理把小恩抱起来,走到形的架子前,架子是斜着着,他把小恩可以半躺半站立的放在架上,四肢固定起来。

    之后扳动了一个机关,这个形架居然是可以转动的,小恩变成了头朝斜下方,双脚嘲斜上方的姿势。

    “呜,嗯,别折腾我了,头好晕啊……”

    小恩抱怨着,她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张淩宇刚刚射进去的精液不再会流出来,而是进一步地流进子宫的最深处,肆意寻找着那成熟的卵子寻求结合!“快把她放下来!”

    我大声喊道。

    “会的,很快就会的。”

    张经理说着,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