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前任攻略之再奸前任(4)

作品:《前任攻略之再奸前任

    【前任攻略之再奸前任】四、同心(上)在法餐厅和孟云、王梓分别之后,意犹未尽的余飞和丁点又去酒吧high了两个多小时才回到住处。swisen.com

    两人冲完澡便穿着睡衣搂抱在一起,吸吮着对方的嘴唇和舌头,倒在宽大的双人床上翻滚了半天。

    就在这时,丁点的手机响了两下,来了一条微信消息。

    余飞立刻爬起身,一脸奸笑的说道:“丁点儿,还记得咱们俩的约定吗?晚上10点以后谁再收到异性发来的消息,谁就得乖乖接受惩罚哟。”

    一年多以前,余飞和丁点也曾闹过一场分手。这对奇葩情侣闹分手的原因也很奇葩——他们俩在酒后玩了个互相坦白的游戏,轮流自曝瞒着对方和其他异性暧昧的事情。当从男友口中得知他竟然还和自己的闺蜜“萌萌”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之后,丁点终于气炸了,当场就要和余飞分手。

    不过余飞和丁点两个人都是爱玩的心性,对待两性关系的态度也比较开放,在最初的恼羞成怒平息过后,两人还是都觉得离不开对方,于是没过多久便又复合了。

    孟云和林佳这一对苦命鸳鸯的意外分手也让余飞和丁点深刻警醒了,从那以后他们俩约定了几条“互相保证尺度”的规矩,其中有一条便是:晚上10点以后收到的一切信息都必须向对方公开,如果是异性发来的,就要无条件接受对方提出的任何惩罚。事实上,在尝过了几次这条规矩带来的“甜头”之后,这对奇葩反而期待起了对方在晚上收到异性发来的消息了。

    丁点也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拿过包包掏出手机翻看了一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得意洋洋的冲男友一递:“佳姐发来的!你自己看!”

    余飞并没有接过女友递来的手机,而是疑惑的问道:“林佳怎么这个时候还有空给你发微信啊?她现在不是正应该跟她老公共度周年之夜呢吗?”

    “不知道哎……她就是简单的问我今天怎么过的……你说,该不该告诉她咱们晚上给老孟过生日来着?”

    “算了,不要说了吧。孟云的生日她肯定知道……哦——我知道了!林佳一定就是想旁敲侧击的打听老孟的消息……”

    “得了吧余飞,你想的也太多了。哪有女孩子会在自己结婚纪念日打听前男友消息的?我可告诉你,这一年来佳姐从来就没有向我问过老孟一句,人家早就彻底死了心了。”丁点一边回复着微信,一边不屑的说道。

    “那她干嘛要专门选在孟云生日这天结婚?这算是大爱还是大恨啊?我真搞不懂你们女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你就说那次吧,两个人一个在闹市口当众表白,一个要吃芒果自尽,既然都爱得这么死去活来的,那就复合呗,谁知道……唉!”

    “余飞啊余飞,我说你也是撩妹无数的人了,还是一点也不懂女人啊。人家佳姐那是在用最决绝的方式向老孟告别。女人一旦心死了,可就什么都挽回不了了。”丁点发完了微信,又往床上一躺,把手机放在枕边。

    余飞也爬到了女友身上:“丁点儿啊丁点儿,要我说你也不懂男人。我敢赌一个星期的刷锅洗碗:孟云他那么做绝对不是在告别,而就是想要挽回……”

    正在此时,丁点的手机又响了。她以为是林佳回复了信息,抓起手机一看,瞬间便一脸哭丧:“啊?怎么老孟也在这个时候给我发微信啊……”

    余飞立刻兴奋起来,一把抢过了女友的手机,嚷道:“愿赌服输!今天晚上乖乖接受惩罚吧!……嘿,这俩人还真是心有灵犀——林佳那边刚给你发了信息,老孟这边就问她今天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丁点在男友身下连连反抗,把手机抢了回去:“这次不算这次不算……老孟……老孟不能算异性……”地阯發鈽頁4ν4ν4ν.cом“哎哎哎,你怎么骂人呢?人家孟云怎么就不算男人了?”

    丁点一边回复着微信一边继续强词夺理:“反正就不算……他发微信来是问佳姐的,又不是……又不是……”

    “这可是你自己说过的:咱们当初并没有约定信息内容一定得是撩对方的啊。

    上回有个女客户晚上给我发项目文件,还不是被你抓住了不放?逼着我第二天就给你买了个Prada啊!”

    丁点自知理亏,把手机丢在一边,歪着脑袋不说话了。

    余飞一伸手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抓出了一个黑色的眼罩,满脸的淫笑:“嘿嘿,今晚就乖乖的配合小哥哥我再玩点儿荤的吧。”

    丁点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玩了不玩了……我才不要再玩你的变态游戏……”

    “为什么不呀?上次咱俩不是玩得挺好的嘛。”

    “你还敢提上次?一提起我就来气!上次你非要扮成你的小弟马狗,玩什么小弟撩嫂子……哼!撩得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还不说,事后回想起来,恶心的就跟吃了苍蝇似的……”

    “哎哎哎,咱不带老是人身攻击的啊!人家马狗好歹现在也是你好姐妹可儿的男朋友……”

    “就因为他是可儿的男朋友!你不知道从那以后我再见到可儿的时候,心里面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余飞思索了片刻,试探的问道:“那咱就换一个不会让你觉得尴尬的……哎,你觉得老孟怎么样?反正他的两任女友你现在都不经常见面了。”

    丁点转回头,瞪大了眼睛盯着男友:“你……老孟可是你的好基友……亏你也能想得出来……”

    女友虽然一脸的震惊,却并没有明确的拒绝,余飞便心里有数了。他一手轻撩着女友的发丝,另一手在她滑腻的脸蛋上爱抚着:“今天正好是老孟的生日嘛,咱们这就当是给他祝寿了怎么样。”

    丁点不说话,只是闭上眼用摇头表达着无声的抗议。

    余飞站起身,一边给躺在床上的女友盖好了被子,一边说道:“听好了啊,咱们假设背景是这个样子的:由于你今天在生日宴上非常不合时宜的提到了林佳,造成老孟和王梓两个人心里面都极为不痛快,他们俩回到家以后就大吵了一架,老孟被赶出家门,无处可去,只好来咱们家过夜……”

    丁点忽然回过味来,睁开眼睛冲男友不满的嚷嚷起来:“好你个余飞!一套一套的啊,还剧本都写好了……你说!你是不是早就计划这个了?”

    “哎哎哎!让你配合你就老老实实配合嘛,乱插什么嘴……你再这样可别怪我把男主换成马狗了啊!”余飞说着把那个黑色眼罩套在了女友的头上,严严实实的盖住了她的双眼。www.83kxs.com

    丁点气鼓鼓的撅着嘴,却并没有动手把眼罩取下来。

    余飞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然后在床边踱着步,继续说道:“咱们仨又一起喝了几杯,现在已经10点半了。时间也不早了,就让老孟睡咱们家的客卧吧。

    不过你也知道,咱们这房子隔音不太好,而且咱们俩在床上动静又那么大,所以呢老孟他在客卧一直被吵的睡不着。你那些放浪形骸的叫床声,全都被他听到了……”

    余飞一边声情并茂的说着,一边留意着女友的反应,发现她正下意识的咬住下嘴唇,两只小手紧紧抓着被子的边沿。余飞明白,她已经开始被自己带入戏了。地阯發鈽頁4ν4ν4ν.cом“咱俩‘啪’完之后,我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倒头就睡。当然啦,你这个小淫娃可并没有满足哎,你还没有达到高潮啊。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丁点依旧咬着嘴唇不说话,但一双小手却松开了被沿缩进了被子里。余飞能够清楚的看出女友的两只手在被子下面伸向了两腿之间。

    “对了,你当然是要自己用手来缓解一下嘛。你把双手伸进了睡裤里,隔着小内裤摸着自己的小妹妹……”

    丁点像是被男友的声音遥控着一样,将手伸进了自己的睡裤。

    “你觉得还是不够过瘾,又把手伸进了小内裤里头。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小豆豆,而另一只手呢,中指已经慢慢的滑进了小洞洞里面……”

    丁点已经不再咬着嘴唇了,她小嘴轻启喘着气,偶尔还从嗓子里哼出一两声动情的呻吟。

    “可惜啊,越是用手,就越是感觉心痒难耐得不行。自己的小手指到底比不上男人的大肉棒啊。可是呢……”

    “可是余飞这个猪头,总是在这个时候睡得跟头死猪一样!”丁点不但已经入了戏,还学会自己抢台词了。

    余飞讪笑了两下,悄悄的走到卧室门口,一拉屋门,发出了“吱呀”一声。

    “突然!你听见卧室的门被推开了……”

    丁点也是一惊,手上的动作立刻停住了。

    “有一个人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咱们的卧室,是孟云!”余飞慢慢的从门口向床边走去,故意在木地板上踩出了明显的脚步声。

    “老孟他……他怎么可以进来……他想要干什么……”丁点像是被男友催眠了似的喃喃自语,语气中透着一丝惊慌。

    “你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假装已经睡着了。但是别忘了,你的手还塞在自己的小内裤里呢。”

    “啊……羞死了……要是被老孟发现的话……”

    余飞已经走到了床头旁边,他俯下身去,在女友耳边轻声说道:“老孟现在就站在床边看着你的脸,一边看还一边自言自语:‘丁点这个小骚货,不仅小脸蛋长得漂亮,想不到叫床声也很动听嘛。’”

    “呜……老孟怎么可以这样说人家……人家才不是小骚货……”

    “老孟不仅要说,还要做……”余飞伸出手去,指尖轻轻摸上了女友的脸蛋,那张通红的俏脸已然烧的滚烫。他忽然一低头,吻上了女友的小嘴。

    这是一次完全不同以往的接吻体验。余飞和丁点往常都是纵情的法式深吻,每次接吻之后两人的口水都交换了好几轮。而这一次余飞只是用嘴唇轻轻触碰着女友的嘴唇,而丁点更是一动都不动,余飞甚至都能感觉到她唇上的僵硬紧张。

    余飞又在女友耳边轻声说道:“老孟居然趁你睡觉的时候偷偷亲了你一口。

    你要怎么办?赶紧制止他还是继续装睡?”

    “都……都已经被他亲了……还是……继续装睡吧……”

    余飞又一次吻上了女友的唇,仍然是轻轻的触碰,而丁点也忠实的扮演了装睡中的角色,对男人的唇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这一次余飞“偷吻”的更久,两人没有动情的吸吮,没有舌头的互相挑逗,也没有涎夜在口中流淌,仅仅是四片嘴唇若有若无的接触,却让两人都感觉到了异样的刺激和兴奋。

    两分钟后余飞终于抬起头,看着面前呼吸粗重的女友,在她耳边问道:“老孟亲完了你,接下来还想让他做什么?”

    “还要做什么……让他走……快走啊……被发现的话就惨了……”丁点小声祈求着。

    “老孟才刚刚尝到甜头,怎么可能这就走了呢?”余飞说着,轻轻抓住了盖在女友身上的被子,慢慢的往下拉,粉红色的卡通睡衣渐渐露了出来。

    “啊……老孟要干什么……怎么可以掀我的被子……停下来……”被子一直被掀到了腰部,丁点的呼吸越发的粗重,睡衣下那一对并不算丰硕但也颇为挺拔的隆起正随着呼吸而剧烈起伏。

    “知道老孟在想什么吗?他现在一定在想:‘丁点这个小骚货,平时看着胸也挺有料的,怎么现在成了飞机场了?’”余飞说着,将手向女友睡衣前襟的纽扣伸去。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708/" title="老公公干儿媳妇小说sodu">老公公干儿媳妇小说sodu</a>

    “那是因为人家现在没有穿聚拢文胸嘛……跟老孟家那两个纯天然奶牛当然不能比了……”

    睡衣上所有的纽扣都已被解开了,余飞抓着女友胸前勉强还搭在一起的对襟,缓缓向两边掀开。

    “老孟干什么?!……太过分了……人家里面没有穿文胸啊……快住手……会被看光的……呜……”

    丁点绝望的感到胸前一凉,她又一次咬住了下嘴唇,口中只剩下含混不清的呜咽。

    在余飞眼中,女友那对娇小而翘挺的椒乳,从未像现在这样诱惑迷人。她的胸口、乳晕和肚皮上已经起了一片细小密布的鸡皮疙瘩,乳尖上两粒玫瑰色的红葡萄更是又胀又硬,俏生生的竖立在空气之中。

    “你的飞机场都被老孟看光了,还要继续装睡吗?还不起来阻止他吗?”余飞又在女友耳边邪恶的问道。

    丁点仍然紧紧咬着嘴唇,脸蛋上的肌肉不时的抽动着,裸露的肩膀都开始不自然的微微耸动,却始终一言不发。

    余飞骂了一声:“小骚货!你就是故意用装睡来勾引老孟的是不是?!”

    丁点终于绷不住了,小声的辩解着:“不是……不是的……要是现在醒过来,这个样子怎么面对老孟……啊!不要……”

    余飞的双手轻轻扣住了女友的双乳,那对36B的蜜桃,就像是为他的双手量身订做的一样,被他严严实实的掌握在手中。他用食指逗弄着女友肿硬不堪的乳头,手掌有力的抓揉着掌中的乳肉。

    “老孟……不要……啊……不可以摸那里……快停下……啊……”

    余飞见女友已经彻底入戏了,便将还盖着她下半身的被子整个掀开。丁点的双手还插在睡裤之中,臀胯和双腿不安的扭动着。

    余飞爬上床紧贴着女友侧身躺下,一只手也插进了女友的裤腰,隔着三角内裤捉住了她的双手,另一只手轻轻撩开女友耳边的发丝,嘴巴对着她的耳洞轻声耳语:“丁点,我是老孟,我知道你没有睡着。小骚货,我进来的时候你正在自慰对不对?你看,手都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呢。”

    耳边男人的气息徐徐吹过耳廓和腮颊,丁点的半边身子都酥麻了。她紧咬下唇,脑袋微微颤抖,两手被牢牢的抓住按在自己的下腹部,只能无意识的夹紧双腿来回摩擦着。地阯發鈽頁4ν4ν4ν.cом“你男友一定没有满足你吧?没关系,今晚就让我替好兄弟效劳了。”余飞说完,又探过头去吻上了女友的唇角。

    丁点却扭过头避开了:“遭了!余飞……余飞还在旁边……老孟你快住手!

    ……被他发现就惨了……”她奋力把双手从睡裤中抽了出来,牢牢抓紧了“老孟”

    入侵自己胯下的手臂。

    “放心吧,你男朋友睡得跟头死猪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嘿嘿,今晚就让我帮你好好享受一回,仔细感觉一下跟你男朋友有什么不一样。”余飞说着,手指已经开始隔着内裤抠弄起了女友的外阴部。

    “呜……老孟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还一直把你当成正人君子……”

    “那也只能怪你这个小骚货太诱人了啊,就算是圣人看见你这骚样也会忍不住的。”

    “不要叫我小骚货……我是你好兄弟的女友啊……呜……你怎么可以……你这是在强暴……”

    “朋友妻,互相骑嘛。我跟你男友是不分彼此的交情,大不了我也把王梓让他爽一爽……”

    “他敢!我非一刀阉了他不可!……啊!老孟!轻一点……”

    眼见女友险些被激的出了戏,余飞连忙手上用力,隔着内裤狠狠的在她阴蒂上捏了几下,把她生生的“拽”了回来。

    余飞擦了下额角的汗丝,心中一阵不忿,一把抓住女友一只小乳鸽大力揉捏起来,另一只手也在女友胯下重重的抠挠着,嘴上骂道:“丁点儿你个小骚货!

    小贱屄!自己正被别的男人玩得浪叫,还有心思去管你男朋友?!”

    “啊……我不管,他就是不可以!……呜呜……”丁点显然是被这粗暴的侵袭弄疼了,呻吟声都带上了哭腔,却仍在倔强的坚持:“余飞是我的!就是不许他碰别的女人……啊……我才是他女朋友……我爱他……呜……就是不许他碰别的女人嘛……呜呜呜……”

    余飞的心一下子便软了下来。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捧住女友的脸蛋,用力吻住了她的嘴唇,心里面想着,就冲女友这番话,今晚如果不把她玩上多重高潮可真对不起她。地阯發鈽頁4ν4ν4ν.cом过了好一阵,余飞松开了女友,又在她耳边轻声耳语:“丁点,我是老孟。

    你现在告诉我,如果在被我强暴和你男朋友出轨之间必须选择一个,你选什么?”

    丁点使劲摇着头:“我不选……你怎么可以问出这种问题……我哪个都不要选……”

    “这样吧,如果你什么都不选,我就默认你选择了让男朋友出轨。那我现在就离开,带上你男朋友去我家,让他和王梓滚床单了哟。”

    “不要!不要……”丁点继续拼命的摇头。

    “那就亲口告诉我,说你是个小骚货,说你想被老孟强暴!”

    “不要……老孟你混蛋……我不是小骚货……”

    “嘿嘿,还嘴硬……”余飞低下头去在女友的乳头上用力舔了一口,丁点的身子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你看,奶头都这么硬了!”他又抓起了女友的一只小手强行把它塞回到小内裤里。“自己摸摸,都湿成什么样了?被男友以外的男人玩成这幅骚样,还说不是小骚货!”

    丁点无力反驳,只是像复读机一般喃喃的道:“我不是……不是小骚货……我不是……”

    “那你就是选择让男友出轨了呗。好!我现在就叫醒他跟我回家。”余飞起身下了床,故意用力剁了两下脚,大声说道:“余飞!醒一醒啦!老子今天生日还没high够呢,咱哥俩找王梓3P去……”

    “不要!”突如其来的喊叫把余飞吓了一跳,他呆呆的看着女友猛地一翻身抱住了他的腰,头紧紧的贴着他的肚子,戴在脸上的眼罩都被蹭歪了一点。余飞清楚的听到女友口中连声乞求着:“老孟我求求你,不要叫醒余飞……你让我干什么都你听你的……老孟你强暴我吧……我就是个小骚货,我给你随便肏……”地阯發鈽頁4ν4ν4ν.cом今晚对女友的“调教”出奇的顺利,成果简直是一日千里,余飞心里却百感交集。女友竟然宁可让别人强暴、宁可当别人的小骚货都不许他出轨……余飞暗暗自嘲道,看来自己这辈子确实是搞不懂女人的心思了。

    余飞抓开女友的胳膊,扶着她让她躺回到床上,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嘘……当心吵醒你男朋友。”

    丁点立刻安静下来,顺从的躺了下去。地阯發鈽頁4ν4ν4ν.cом女友的这番表现让余飞反而怅然若失了,他还是心有不甘,继续问道:“丁点,你确定吗?我是老孟,你要……你要让我肏?”

    “不要叫醒余飞……不要让那头死猪知道……就可以……”

    “你……你男朋友就在旁边,你还要瞒着他,让他的好兄弟肏你?”

    丁点的脸蛋已经涨得像猪肝一样通红,却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肏!真他妈贱!”余飞酸酸的骂了一句,心里面一阵狐疑。难道自己一不小心开发出了女友的什么隐藏属性?不对啊,自己跟她在一起三年多了,她丁点是什么样的人他早就吃透了,连她菊花上有几瓣纹都一清二楚。

    余飞又试探的问道:“那……你就自己在老孟面前脱光光……”

    话音刚落,丁点便挺身收腿,利索的把睡裤和内裤一起脱下扔在一边,然后脚底踩着床板,大喇喇的分开双腿。

    余飞彻底哭笑不得了,搞不清楚现在这种状况到底是自己在调教女友还是女友在调教自己。

    “老孟,你怎么半天还不上来呀?”丁点忽然坐了起来,她主动摸索着男友的腰,褪下了他的睡裤,隔着内裤抚摸着他那根已经有点软化的阳具。“老孟你怎么软了呀?要不,就还像上次余飞喝醉酒你送他回来的那次一样,我先帮你口一回?”说着她便扒下了男友的内裤,扶住他的阳具张口就含进了嘴里。

    余飞终于明白自己被女友耍了,他一把推开女友,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丁点儿!你不按套路出牌啊你!你你你……你到底想要干嘛?”

    丁点终于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胸前那对赤裸裸的小葡萄随着她的前仰后合而颤动不已。她“咯咯”笑了好半天才停下,摘下了头上的眼罩,看着面前吹鼻子瞪眼的男友,一伸手将他那已然垂头丧气的小弟弟抓在了手里。

    “让你乱打王梓的主意!哼!再敢这样信不信我一口把它咬下来?”

    余飞赶紧从女友的魔爪中挣脱出来:“哎我说,你讲不讲理啊?噢,就只许你被老孟撩得神魂颠倒,我提一句别的女孩助助兴都不可以?”

    丁点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耍赖的回答道:“谁……谁说被老孟撩到了?我那都是配合你演戏,我其实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好啊,那咱们接着来!我倒要看看你是真演戏还是假演戏!”

    “不来了不来了,现在已经没有感觉了……你看,我都已经配合你接受惩罚了,今晚咱们就睡素的吧,嘿嘿。”丁点说着,抓回了自己的睡衣和睡裤,碰到三角内裤的时候,却迟疑了一下。

    余飞敏锐的抓到了女友露出的马脚,他一把将女友按回在了床上,两手牢牢的撑住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刚才说什么?现在没有感觉了?所以是说,一开始的时候很有感觉是吗?”

    “没有没有……我……我从一开始都是哄你玩的……嘿嘿,我演的像吧……”

    丁点嘴上狡辩着,却不敢直视男友,将脑袋转到一边。

    余飞夺过了女友手中湿乎乎的内裤,得意洋洋的拿到她面前:“这个也是演出来的吗?以前怎么从来也没见你湿成这样啊?这技术,啧啧,都可以吊打岛国女优了!”

    丁点又羞又急,想要抢回自己的内裤,却被男友敏捷的闪开了,只好说道:“那还不都是被你撩的……”

    “被我撩的还是被老孟撩的?”

    “不理你了……睡觉!”丁点又扭过头去,闭上眼睛不说话。

    “好好好,睡觉——你的小裤裤我就收起来了啊,明天一上班我就交给孟云,告诉他这是丁点送他的生日礼物,原汁原味哟!”

    “余飞!你……”丁点又翻起身试图抢回自己的内裤,两人在床上扭打成了一团。

    这一轮的较量最终还是余飞凭借臭不要脸的优势占据了上风。

    “说好了啊,就陪你再演一小下下……就点到为止……你不许真的以老孟的身份做那个……”丁点被男友牢牢的压在身子下面,弱弱的说道。

    “好好好,我都知道了!只准摸,不准舔,更不准插,对吧?”余飞一边说一边拿起女友放在枕边的手机,熟练的打开了锁屏密码。

    丁点好奇的问道:“你拿我手机干嘛?”

    “帮你找找感觉啊!”余飞说罢,拿起眼罩又带回到了女友头上。紧接着,丁点听见了一声相机快门的声音,她惊诧的问道:“余飞你在干嘛?

    你在用我的手机拍照?!”

    “对呀,我刚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发给老孟了,用你的微信号发的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