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慎入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白静离开后,大师兄石烈傲越想越不对,刚才故意刺激了二师弟,想必等等胡杰刚一定会去找白静师妹晦气,他正想去探探。

    才出房门,就被卢凤吟这妖妇给缠住,「石烈傲,我们未来的教主。」

    「在下,有急事,恕不奉陪。」石烈傲连正眼也不看,敷衍了事,准备说完走人。

    「怎么!过河拆桥?」卢凤吟冷冷说,该死连正眼也不看,被忽略到彻底,让她很不爽,他能继承这个教主,可是得到她全力帮助。

    「……」石烈傲背对卢凤吟表情不耐烦翻白眼,正准备不想理人,快步离开时。

    后面妖女居然说:「我可以帮你当上教主,也可以踹你下来。」

    「你!?」石烈傲努力平息心火,转身面对这妖女。

    卢凤吟身穿多层次桃红色衣服,穿的像朵花一样艳丽,胸前故意露出深深rugou引人遐想,性感成熟诱人,丹凤眼勾魂摄魄,难过师父与几位师叔全拜倒她的石榴裙下。

    卢凤吟面对眼前气宇非凡高大俊毅石烈傲,强壮体格,想起那夜…他们两人交颈缠绵,露水鸳鸯,让至今卢凤吟回味无穷。

    「还有…石烈傲你心上人,只要我多多吹点枕头风,白静就成为胡杰刚的亲亲娘子…」

    「你敢?」石烈傲听到这儿脸铁青怒吼,双手握拳,恨不得一手掐死她。

    「没怎么事!我不敢的。」卢凤吟心想,眼前这个男人她想要,那个白静贱丫头,早晚找机会整死她。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石烈傲咬牙切齿,强忍住那体内怒气。

    卢凤吟抛媚眼,吞噬人邪yin眼神,差一点流口水,忍不住主动贴身上去细致修长玉手,触摸男人宽大胸膛,玉手伸入衣服内触摸里肌分明的完美线条,「我要怎么样…这要看你的表现…若让我满意…我就让你抱得美人归。」

    「够了…」石烈傲大掌握住使坏的玉手,一个劲道甩开,卢凤吟差点跌倒,「你!」卢凤吟面对怒气冲天却依然俊美逼人让人心跳加快,俊美冷傲的男人真有致命吸引力连生气都这样诱人。

    「…」石烈傲眼角发现有人影,转身进入房内,卢凤吟嘴角一抹yin浪的笑容,随着男人进房,石烈傲逃不出她手掌心,今晚吃定这个美男,重温旧梦。

    石烈傲火大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卢凤吟一进屋马上态度改变,脱下外衣露出chiluo肩膀,胸前丰满更加明显,仔细一看居然衣服内什么也没穿,shuanru在男人身上磨蹭几下就明显凸出,媚眼勾魂整个人像无骨虫类贴上刚硬强壮身躯,「别这样啦,人家这些天想死你了,好不容易甩开那死老头,才能来找你,你却不理人摆臭脸,人家才会这样说,只要你让我爽,我都听你的。www.luanhen.com」软言软语,玉手到处点火,扯开男人外衣。

    「够了…我警告你,敢阻碍我娶白静,我一定让你死得很惨。」

    「好好好…」美色当前,卢凤吟什么也满口答应。

    大手恶狠狠抓住卢凤吟头发,「啊…痛…轻一点…」石烈傲锐眼警告危险黯色,「这是最后一次!」

    「啊…痛…好啦…知道了。」反正每一次都是最后一次,先搞上再说,老娘可等很久。

    石烈傲放手,「哼!想要快活让我i,也要我的跨下的弟弟愿意。」无奈闭上眼接受这妖女的猥亵,身心都感觉到无形屈辱鞭打。

    「好!包在我身上,今晚一定让diao兄弟满意。」年轻泄出yinshui浊物如玉浆琼汁比什么都还珍贵,养颜美容滋润全身,她爱死了。

    卢凤吟二话不说,勾魂双眼释发出十万火光,面对依然臭脸的高大男子,卢凤吟嘴角微扬,马上脱光自身衣服像奴婢一样,跪在地上chiluo裸shuangru高挺傲人,伸手脱下石烈傲的内外裤,放出软软蛇物,宝贝握在手中玩弄几下,肉diao就被bainen丰满胸ru给夹紧在中间上下挤压滑动,石烈傲闭上眼那种刺激的感觉更是强烈,年轻气血丰盈身躯一震舒爽的,强忍住腹部灼热感,抵抗那随之而来的快感,小嘴hangzhudiao勿又吸又吮口技一流,若没有定力搞不好缴械弃弹宣泄,肉diao在卢凤吟撩拨绝妙口技下越来越硬了,石烈傲终于忍不住,睁开双眼,抓住妖女的头,往她的小嘴狠狠撞去,「呜呜呜…」唾液来不及吞咽下去从嘴角流出。

    石烈傲发狠的操弄小嘴,恨不得把她的脸给撞歪的狠劲,卢凤吟受不住小手挣扎想推开暴虐男人,可惜还是无法推开,肉diao伸入喉咙深处,呼吸困难,感觉快窒息死在他手中时,石烈傲冷眼盯住卢凤吟翻白眼小嘴松开脸色殷紫,再搞下去会出人命后,才松手。

    把虚软光溜溜女体粗鲁推到床上去,白皙yutui压制到胸口,双xue全展现在眼前,大手拍打湿透yinxue,「啊啊啊…轻点…」敏感xue口bei+nüè的又馋又痒颤抖,花瓣被众多男人操的黑紫色,xue口yinshui不断,菊xue也明显被玩过无数次颜色黑暗,女人受不了痒得很扭动水蛇腰,「求你…我要…」被心仪俊男这样注视,卢凤吟难得娇羞模样xue好空虚想要被狠狠被充满,男人闷哼一声,粗鲁拉开两片紫黑色花瓣,里面倒是粉色嫩肉非常诱人,也被拉开小洞口,石烈傲吐了口痰在洞内,「啊!」卢凤吟弓起身子马上有感觉,rou+bang子上下滑动双xue都刺激到,双xue颤抖

    「求你…给我…狠狠操我的搔xue…快…」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7/7971/" title="惹爱sodu">惹爱sodu</a>

    「干…贱女人…欠人干…这可是你自找的…」石烈傲双眼红光闪烁邪恶yingluan,大手狠狠roucuoshuanru,让shuanru变形,开始大力的拍打,在bainen胸部留下掌印,「啊啊…轻点…好疼…」卢凤吟没想到石烈傲也喜欢这种虐爱,她也很喜欢,越虐越爱,那置死地而后生的虐爱。

    屋内yinyufangdang的shenyin声,夹杂yin-hui辱骂言语,揭开今晚qing=se序幕。

    胡杰刚吹着口哨心情愉快正要回房时,经过大师兄的房外,听到男女娇浪shenyin声音,胡杰刚忍不住偷看,原来是跟卢凤吟这个骚娘们,没想到连大师兄这块上等美肉都叼上嘴,真是不容易,贼眼溜溜闪烁谋略阴沉暗光,嘴角扬起。

    只见卢凤吟跪趴在床上,翘高臀肉,大师兄胯下刚硬的家伙全速前进,横冲直撞,啪啪啪噗滋噗滋routichoucha声音,伴随女子ngjiao声,「喔喔,傲…喔喔…」bainen屁股配合男人动作扭动,胸前过于丰满juru摇晃剧烈,「我干死你这saohuo,今晚是最后一次,以后给我滚远一点。」「啪啪!」大手扬起狠狠的打了bainen丰臀,在白白臀肉上留下手印,开始猛抽猛打的,像在泄恨一样,狠狠choucha狠狠的打,「啊啊啊…不…好疼…凤吟痛得快飙泪,想要抽离,可惜腰肢被强而有力手臂箝制住。

    「干,你这骚xue操几下就松垮垮的…贱货…运点功收紧一点…」

    凤吟被打得屁股火喇喇痛死了哪还记得要提肛缩xue功,「喔喔喔…亲爱的…好啦…别这么粗鲁抽打我啦…痛…」

    「干…谁是你的亲爱的…贱人贱嘴,你还不够格…」石烈傲气的大手绕到前面去捏转那硬起敏感jiaoru,「啊啊啊…痛痛痛…」

    「痛的话,乖乖给我缩xue…少给我说混话…我呸…」

    「呜呜呜…」凤吟没想到上次温柔情郎怎么变成这样。

    石烈傲今晚被卢凤吟缠住,石烈傲内心愤怒难消,却又不敢拒绝贱人无耻下流要求,他知道天沧派内财务困难,需要大笔资金资助,而二师兄胡氏家族非常富有几代都当官,传到这代就只剩下胡杰刚这根独苗,所以胡杰刚开口要钱不是问题。

    若胡杰刚向师父开口娶白静,加上卢凤吟推波助澜下,师父一定会答应的,那他也无力回天。

    更何况卢凤吟又是师父公开收入房唯一女子,她的话对师父有相当的影响力,如今他能顺利成为天沧派惟一的继承人,也是因为卢凤吟敲边鼓,上次是半推半就出卖routi,没想到这次…却被这贱女人要挟再次出卖routi。

    要他gan+ta就干,干到双xue都开花,要他温柔不可能。

    石烈傲厌恶choucha没啥感觉的老xue,吐了口水在piyan上,手指插了进入,piyan也被开发过了手指一戳就洞开,抽出巨diao狠狠往菊xue插入,「啊…轻点…」石烈傲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猛烈choucha,噗滋啪啪啪声音充满整个屋内,「啊啊啊…」

    抽动几次就非常顺畅,石烈傲也舒爽起来,气息开始纷乱沉重,撞击力道也越来越重,劈哩啪啦操xue声,五根手指插入湿透松弛的rouxue中,那双xue都被塞得满满的,上下抽动磨蹭的更剧烈,更酥麻爽快,xiaohun噬骨,飘飘然…

    卢凤吟终于慢慢感受到那慓悍冲刺快感,跟那个老而不死的老头子差太多,每一次都是她在上面弄得要死汗水直流,现在只要趴着就可以轻松享受到routi欢愉,太美妙,若是现在能看到石烈傲那俊美的脸庞,那干死她,她也愿意「喔喔喔…太棒了…大rou+bang,操死我吧。」

    「贱人就如你的愿操死你…干…」噗滋啪啪啪…routi强烈撞击声。

    两人都沉溺在欲海中,石烈傲越玩越嗨,撞击的速度也越大,最后整个手掌居然冲过头狠狠插入xuexue中,「啊…不…」卢凤吟突然瞠目惊愕,身子僵硬,虽痛却有一种bei+nüè的快感,「啊啊啊…会坏的…抽出来…」小嘴还是唉唉叫…

    石烈傲一时有点傻住没想到居然整个手都插入,到底搔弄子宫前嫩肉,搞的女人全身一阵喷出热潮,没想到误打误撞居然摸到神秘G点,卢凤吟双眼打直,爽上天,石烈傲隔着一层薄薄的皮,手指还能按摩钢硬大肉diao,从未有过舒服,「啊啊…」石烈傲低吼巨diao喷泄出热潮灌满她菊xue中。

    胡杰刚回头把白静给掳来,「呜呜呜…」白静小嘴被大手给遮住,小蛮腰被手臂给箝制在胸前,耳边传来低沉沙哑声音,「乖…静儿我带你就长长见识,开开眼界…等等不准发出声音,不然就别怪我点你的哑xue…」

    「……呜」白静苦着一张小脸点点头,内心想她可不可以不要开眼界,她刚才被搞得浑身酸软无力想睡现在有被抓来这儿,夜黑风高的,远远还听到几声狗yin叫声怪可怕的,可惜她敌不过二师兄蛮力,只好乖乖的听话的份。

    二师兄轻功了得,轻松的疾步往大师兄方向而去,冷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白净忍不住窝在二师兄温暖怀中小手攀附脖颈,小脸也依靠在他胸口上,忍不住闭上双眼想休憩,耳边却传来二师兄鬼魅邪恶声音,故意伸出舌头舔吸静儿小耳朵,「静儿,可别给我睡…」等等有精彩好戏等着你。

    「喔…」白静身体一僵,睁开朦胧双眼,努力打起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