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一场场 活春宫 看不完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二师兄胡杰刚怀抱着白静,来到大师兄门口,偷偷在窗户外tou+kui,白静被压迫在冰冷墙面上,身后被二师兄灼热强悍身躯给抱住,耳边传来二师兄浓重呼吸声,白静一回神才发现这是大师兄房间,里面qingyufangdang,男女交缠routi欢爱声音,白静瞠目惊愕万分,想叫也叫不出口,像咽喉被狠狠掐住,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刚才抱住她告白情意绵绵的大师兄,如今琵琶别抱,居然跟师父的女人卢凤吟欢爱,她身体一僵全身恶寒颤抖,一颗少女心狠狠被撕碎,不!怎么可能,白静忍不住揉揉朦胧双眼,咬住唇瓣不敢发出半点声音,耳边传来沙哑声音,「睁大眼睛看…你崇拜的大师兄是如何玩女人的。」白静脸上所有的表情全落入胡杰刚眼中非常刺眼,没想到这丫头对大师兄依然有爱恋。

    胡杰刚伸出魔掌对怀中娇美人儿上下其手,白静想挣扎却被胡杰刚点住xue道动弹不得,连哑xue也点了以防万一,「静儿不乖…再乱动,就别怪我直接要了你…」

    白静被搞得全身虚软双腿无力,要不是二师兄撑住早就滑下地上,大手捏揉敏感jiaoru,另一手rounie撩拨下面颤抖xiao+xue,眼前刺激身子一下就出水,「没想到我的静儿也是个小浪货,这么快就出水。」

    「呜呜…」白静又羞又怯缩,全身被迫撩拨qingyu,前面外衣敞开肚兜被撩起,shuanru被压扁在冰冷墙上,身后被混厚热力所包围住,冰热两种力量刺激,在户外随时都会有人经过,白静前后被压制,全身无法动弹,口不能说,眼睛又看着眼前yingluan的事,她还第一次看到大师兄的rou+bang子,跟二师兄的大小差不多,却把成熟丰满卢凤吟操得哀哀叫全身的洞都被玩过,有够yindang,还像只狗一样摇尾乞怜,白静想闭上双眼,却被二师兄大手捏了ru椒,警告她不能闭眼,要好好观摩。

    屋内操xue声音响彻云霄,肉汁乱喷,整个床铺上全都是yinshui,卢凤吟双脚大开双xue被狠操出二个大洞。

    眼睁睁的看到大师兄手掌整个插入卢凤吟的rouxue内,连胡杰刚也看到傻眼,「啧啧…这也太狠了吧。」这女人要被玩坏了。

    只见卢凤吟飙泪哀哀叫,「啊啊…会坏的…不要…饶了我…」没想到同时却全身颤抖眼一翻,喷出热潮,双xue颤抖抽蓄xishun石烈傲的肉diao与手臂,双双到顶。

    「干,喔喔喔!」石烈傲狂冲几下后也飞天,身下的女人翻白眼口吐白沫,大师兄抽出肉diao与手,那双xue变成两个黑洞一时无法收回,流出yin-hui白浊物,可以说战况空前。

    白静瞪大眼身体颤抖,胡杰刚手指趁机插入师妹xiao+xue内一阵choucha,弄出更多yinshui,抽出沾满透明yinshui手指在白静眼前换晃了一下,空气中也飘散一种yinyu气味。

    胡杰刚沙哑qingyu声音,「我,来尝尝…静儿yinyu滋味。」沾满yinshui的手指放入口中xishun发出邪恶声音,「啧啧…不错,够浪…」白静羞得无地自容流下两行清泪。

    「好了,没戏看了。」胡杰刚把怀中被点xue无法抗拒的小美人转过身来,在月光下双颊清泪透亮,让胡杰刚内心一软,点开白静被控制xue道,低头深吻封住那张甜蜜小嘴,大手roucuo发胀发痒的fengru,那qingyu冲击让白静变成软泥般,回应二师兄的缠吻,纠缠唇舌,白静越吻脑海越发混乱浮浮沉沉,「好甜的小嘴。」抬起头低语再次低下头亲吻胸前露出bainen嫩胸ru,左右都又亲又咬,搞得师妹舒服极了受不住害怕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593/" title="现代淫魔故事小说5200">现代淫魔故事小说5200</a>

    shenyin出声音,贝齿咬住唇瓣,小手攀附在师兄的肩膀上,挺起胸ru让师兄吻得更彻底。

    「宝贝,尝到qingyu滋味…以后师兄会更爱你。」胡杰刚怕再搞下去会失控,转身步入黑夜中准备送师妹回房。

    正要送师妹回房时,在静儿隔壁房间,发出痛苦shenyin声,「师兄,求你们饶了洪莲吧,快坏了!呜呜呜…」胡杰刚一听居然听到「你们?」到底有几个?居然半夜潜入师妹闺房内。

    胡杰刚好奇地很,怀抱静儿偷偷在窗户外窥探,没想到洪莲屋内共有五个男人黑影,有两个似乎已经泄过一回在旁边观看发出yin语辱骂声,「贱人,今天敢去给我偷人,老子还喂不饱你吗?那我就赏给众师兄们好好的操弄你…看你下次敢不敢…」微胖黑壮的男子是九师兄,几个月前强占了洪莲清白,变本加厉天天威胁加利诱让洪莲不甘心有了反抗之心,才会故意勾引其它师兄当靠山,没想到反而自食恶果的反被连手玩弄。

    洪莲bainen嫩身躯被玩得青红紫一遍,被腾空抱在中间,一前一后夹攻,双diao在体内操弄,洪莲双手只能抱住对方的脖颈,双脚夹住男人虎腰,双棒齐下,噗滋滋操xue噗滋滋啪啪啪routi挞伐声不绝于耳。

    旁边大手捏揉洪莲那胸前小笼包,小小的未发育好的稚嫩样,捏住rutou拉起高高,「啊啊啊…不要…求你们…我以后不敢了。」洪莲双xue被搞得麻痹了,刚才已经被操过一轮现在又换人接着操xue,她chaochui高氵朝死过去几回后,现在双xue完全麻痹yinshui流不止,操xue的声音也更大声。

    「干…还有以后。」九师兄怒吼,走过去赏了洪莲巴掌,精致绝美的小脸顿时肿起歪一边,泪留下来。

    十师兄看不下去抓住想要再打第二掌的大手,「九师兄,别动怒,脏了你的手。」

    也玩过一轮的十师弟讨好的,对一脸怒气的九师兄说:「九师兄消消气…为了这样女人生气不值。」

    「呜呜呜…」女人身心受辱哭了起来,双xue也收缩极速,「喔喔喔…xiao+xue嫩xue咬好紧喔…真他马的舒服啊啊啊…要去了…」两个男人tunbu摆动更剧烈更大,双xue被搞得快开花,终于最后一记深深埋入女体内泄出精元。

    「啊啊啊…」男女都吟叫出声。

    「哼…」九师兄才愤然转身坐在椅子上观赏这场qing=se肉欲秀。

    最后两个男人都泄出后,炽热yinshui喷洒,洪莲舒服ngjiao…

    白静无法想象,住在隔壁房间的洪莲居然遇上这样的事,惊讶之余发现邪恶师兄居然开始玩弄piyan,好奇怪的感觉,piyan被插入一指转动。

    「不…」白静吓到挣扎。

    「乖…别动。」

    白静想要抗议没想到大师兄手指开始抽动,低头封住那想要抗议小嘴,火舌侵入跟手指一样做choucha动作,搞得她全身无力,xiao+xueyinshui直流,滴落下地上。

    「静儿piyan好敏感,一choucha前面xuexueyinshui流不停,真浪的xiao+xue。」胡杰刚想早日能跟静儿结合,欢爱,心痒难耐,又连看二场qingyu戏码,他不想再等了,准备明天去找大师兄好好谈谈。

    白静与洪莲是同年纪,教派内算比较有话聊得好姊妹。

    洪莲比白静脸蛋更美上几分,可惜身材就差很多,胸部小tunbu太过丰满,不过脸蛋很美,让人很想欺负玩弄的桃花脸。

    ~~~~~~~~~

    ?求珠珠?求收藏?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