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玉体横陈(修)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修)

    隔日,青天白日,阳光乍现,天沧教派内依然各司其职,似乎没甚么事,昨夜的事,让白静恍恍惚惚,大师兄与卢凤吟交沟yindang画面,一直排回在脑海中,白静刻意避开大师兄会去的地方,连吃饭时间她都刻意错开时间,免得见面尴尬,可惜天不从人愿,新入小小师妹过来叫唤,「白静师姐,大师兄请你过去他书房。7k7k001.com」

    「这…师妹麻烦你跟师兄说,我受点风寒,人不舒服,请大师兄见谅。」

    小小师妹乖巧说:「好。」

    白静既然跟大师兄请病假,她就不准备出去练拳做事,准备小睡一下补眠,昨夜几乎都没睡。

    脱下外衣shangg睡时,房门居然被打开了,一股男性特殊气息,白静谨慎张开双眼看到俊逸非凡高大的大师兄,白静吓得慌得弹坐起身,「大…大师兄…」

    「嗯…」炽热双眼盯住那轻薄白色中衣透出肚兜形状样子,高耸丰满shuangru随着主人动作上下晃动,引人遐想,白静后知后觉顺着大师兄视线才发现自身中衣太透明了,下意识拉高棉被盖去那美丽风光。

    白静回避大师兄太过于炽热双眸,她不安退缩,脑海中闪过昨晚大师兄与卢凤吟欢爱的情景。

    「静儿  那里不舒服吗?」大师兄坐下床沿,大手盖在静儿额头上。

    白静转开头闪躲大师兄的大手,「师兄,我没发烧…」

    白静过于疏离神情,甚至有点嫌恶,白静的态度眼中看不到往日那份崇拜敬重,到底发生怎么事?一夜之间改变这么多?

    「白静!发生什么事?」大师兄无法接受这样的状况,他可是未来教主,教派内那个人不惧怕敬重三分。

    白静才惊醒再怎么不喜欢也要虚以委蛇,惹恼他,绝对没好果子吃,「没有…」

    「别敷衍我,昨晚发生什么事?胡杰刚来找你?」

    「…这…我…」白静瞪圆眼,脑中一遍空白。

    「说…」大师兄掐住白静咽喉,只要一用力就可以轻松弄死她。

    「大师兄…呜呜呜…」白静吓得示弱,委屈眼泪打乱大师兄钢铁般的心,扣住咽喉终于松手。

    大师兄叹口气把哭泣颤抖身子拥抱在怀中,低头封住那甜蜜小嘴,「呜呜呜!」

    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狠狠把大师兄给推开。

    「大师兄…你怎么可以这样,昨天才跟卢凤吟在一起…touhuan…现在又对我这样…」

    大师兄被白静怒呛的俊脸铁青,「该死你昨晚…」

    白静豁出去了,话未说泪先留:「对…昨夜你跟卢凤吟的事,我看得一清二楚…」

    「你…」大师兄惊愕瞪大眼,瞬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头转开深深呼口气后,回头面对泪流满面的美人。

    大手捧住那哭红眼的美人,每滴眼泪都滴入他心里,粗糙手指轻轻擦拭泪水,「对不起…我会这样完全为了你…」

    白静含泪光,无法置信连这样的事都能说是为了自己,「我?」

    「对!那个无耻女人,以你作威胁,逼我就范…白静…我爱的只有你…」大师兄抓住小手放在心脏位子。

    「不!」白静无法接受这样的说法,这样感情,「不!求你放了我!」抽出被握住的小手。

    面对白静拒绝,大师兄无法接受低吼,「不!除非我死,不然我绝对不会放手的。」他昨夜为了她牺牲routi,这叫他如何接受。

    大师兄毫无预警出手扣住纤细下巴,刚毅的薄唇强吻那闪躲不了小嘴「呜呜呜…」

    白静本能挣扎反抗却被点住xue道,瞬间动弹不得,任人宰割。

    大手粗鲁扯下白色中衣,肚兜也瞬间扯下,露出丰盈的shuanru,上下晃动,shuanru都留下吻痕,「这…这是谁干的?」

    「……」白静羞的一句也说不出。

    「白静,我点住你的xue道没有点你哑xue,说。」大师兄怒吼。

    面对难以启齿白静,让大师兄心火更旺。

    「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哼!难道胡杰刚吃了你。」

    「没有!」白静直觉回应。

    「哼…眼见为凭。」大师兄开始动手剥光对方的衣服脱光。

    「啊…不要…呜呜呜…」可惜白静全身动弹不得,只有小嘴可以抗议,全身被脱光光。

    「呜呜呜…不!」

    完美稚嫩的yuti呈现在眼前,晶莹剔透柔美细嫩肌肤,在正常光线照耀下,更显的美丽傲人,全身只有shuangru有吻痕其它地方完美无瑕,双腿被整个拉开处女xue在眼前,没有任何异样,想必胡杰刚师弟也没那个胆敢动白静。

    教派内的师兄弟,都知敢动白静就是找死,她可是他心头上一块肉。

    大师兄面对这么美诱人chiluo裸的yuti,双眼跳跃情火,低头膜拜chiluo裸yuti,上下其手抚摸挑弄撩拨,盖上属于自己气味,把bainen嫩shuanru又揉又捏,低头xishunjiaoru,狠狠轻咬留下齿痕「啊啊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299/" title="暴露女友之胁迫sodu">暴露女友之胁迫sodu</a>

    啊!」那微疼却激起伊bobo快感,让白静shenyin出声。

    「啊!」大师兄xingai技巧高超,另一手揉压住处女xue口敏感肉珠,唇舌往下亲吻舌尖在肚脐附近打圈圈,xiao+xue被搞得湿润,手指顺势插入肉缝内,来回抽动,yinyu操xue声,让白静无法抗拒快感,冲击全身百骇「求你…住手…啊啊啊!」大拇指压揉敏感肉珠,操xue的手指速度越来越快,原本一只现在已增加到三手指chouchaxiao+xue,yin浪水声越来越大声噗噗滋滋咕咕滋滋…啪啪啪…

    那强烈快感震撼住白静,全身颤抖那一bobo的快感飘飘然,xiao+xue强烈抽蓄喷出热浪,「啊啊啊…」白静再度沦陷,达到高氵朝xiao+xuechaochui。

    「静儿…丢了!」白静xiaohun噬骨全身虚软无力。

    「静儿…原谅大师兄昨晚一切好吗?」

    「呃…」静儿像一滩春泥,无法思考。

    「说好!」大师兄充满yinyu双眼,低头再度xishunshuangru…手指再次抽操湿透xiao+xue。

    逼得白静松口答应,「好…」

    「乖!我的好白静。」大师兄体内欲火燃烧,双眼灼灼欲念,无法再等下去,无法冒着失去她的风险,先下手为强。

    大师兄跨下的肉diao硬起可怕角度,扯下裤子露出坚硬肉diao,肉diao放在xiao+xue滑动来来回回,正准备把师妹占为己有。

    这股危险气氛,让白静感觉到xiao+xue被炽热硬物整个塞住,只要一用力挺进,就轻易夺下清白之身。

    「不!」白静瞠目瞪圆一震,感觉xue口被异物给塞堵住,危险将至。

    「别抗拒…放松…乖…」大师兄正准备挺身而入时,突然一股劲道杀气而至,一道黑影逼进,锐利刀锋剑气抵住大师兄的脖颈上,「大师兄别再动…起来!刀剑无眼。」胡杰刚二师兄拿着利剑压制住大师兄。

    被锐利刀锋抵住的下颚,危险杀气作用下,胯下得硬diao瞬间变软了,无法操xue,「你,胡、杰、刚…」大师兄怒吼后起身,快速穿上外裤。

    胡杰刚看到危险过后收起锐利刀锋,「大师兄我们谈谈吧。」

    「好…走!」大师兄率先走出白静房间。

    胡杰刚看了一眼全身包裹棉被的心上人,给了一个安心安抚的眼神后,跟随离开,让白静松了一口气虚脱的倒卧在床上。

    白静不知大师兄与二师兄到底谈了些什么?

    一切都还来不及去了解就结束了,计划永远赶不变化,凌晨几个小时内,天地变色。

    一夜折腾,让白静睡得更沉,凌晨天色未亮依然灰暗一遍,没想敌人摸黑杀了上来…

    异常的不平静夜晚,白静在房内沉睡,半梦半醒之间,被外面轰天巨响给震起,黑暗中白静吓醒,下意识揉揉朦胧双眼,外面激烈的打斗声,越来越剧烈,好多人影在窗外黑影窜动瞒天铺地叫嚣声,与武功对峙轰然巨响,来者不善,白静此刻终于清醒,该死!居然半夜偷袭本教派,眼看窗外好几个师兄师姐各个浴血奋战中,白静怎么能躲在屋内,不出去助师兄师姐一臂之力,匆匆拿了宝剑正想夺门冲入战场,奔出门,正要展轻功往师父主屋去,那儿早已烽火连天战火四起,杀声隆隆,这时有个黑影极速闪进,强势拉住她的玉手「啊!」锐利双眼在黑暗中更加闪亮是我!

    二师兄!白静被二师兄抓着跑,可是方向就不对,是远离刀光剑影凶险的主屋越来越远,白静疑惑不解挣扎想挣开二师兄箝制,小手被如钢铁般手箝制住,蹙眉生疼,「二师兄…放手…我要去救师父。」

    二师兄依然不发一语,内心想这丫头是要去当炮灰吗?她一出去只会让大师兄与自己分心照顾保护她。对于师妹本能反抗不以为意,到达安全的地方,二师兄才停下脚步放手,反手把白静狠狠锁进怀中,「白静,我跟大师兄都非常喜欢你…这辈子你只能选择我或大师兄其中一人当丈夫,若我们幸存一人,就是上天直接帮你选择了,答应我。」说完,低头大手扣住那瞪圆杏眼状况不明小脸,低头掠夺微启颤抖小嘴,「呜呜…」白静完全无法反应,愤怒羞怯想要反抗时,二师兄已经结束这一吻。

    二师兄一吻结束后,再次要求:「答应我!白静,说…好!」

    白静被一阵混乱,搞得脑子无法思考,只好乖乖顺着说,好!

    二师兄终于露出笑颜,太好了!记住你今天的承诺。低头再次封吻,强悍的气息侵袭下,白静脑袋一遍空白一阵昏眩。

    二师兄根本不想离开这软香玉抱,可惜他没有时间了,不得不离开。

    接着,护住娇软师妹在身后,快速运气击掌,打开石壁之门,「二师兄!不!」白静瞪大眼惊愕,被二师兄反手狠狠推了进黑暗潮湿的石室,「啊!」白静扑趴在石桌上,二师兄严厉说:「白静,乖乖在里面待着,等会儿我在过来…」

    不!不要…二师兄!石门应声而关闭!二师兄…开门…求你开门…白静大叫也唤不回二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