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血染 天沧教(修)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这石门,没有高深武功修为是打不开的,这个石室开天井窗,可惜今晚月亮被乌云给遮蔽,暗无天日,让白静害怕抱住颤抖身躯,眼睛闭上,耳朵更清晰听到外面刀光对战厮杀恐怖惨叫怒吼声,白静目前唯一能作的事,跪地祈求上苍,希望大家都能活下来把坏人给赶跑。www.kmwx.net

    黑暗过去,似乎过了好久好久,外面厮杀声渐渐平息,天色也渐渐亮起。

    似乎一切都改变,石门终于被打开,胡杰刚一脸疲惫铁青,衣服沾上不少血,四周都被一股血腥味所掩盖住,让人非常不舒服,那血腥味久久不散,「二师兄怎么了…」没想到拥有高强武功的二师兄,居然连开石门都非常吃力,全身无力撑在石墙外面xi,连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色铁青惨白无血色,白静不敢走开搀扶二师兄往偏厅休息。

    二师兄胡杰刚闭目打坐,师妹也不敢打扰他,陪伴在他身边守候等待,其实白静一个人也没胆走出,外面尸横遍野血腥,她一个人害怕面对,不知过了多久。

    胡杰刚终于睁开双眼,似乎神色好了许多。

    「…走,我们去找师父…」胡杰刚压抑体内纷乱气息后,看了一眼白静,眼神复杂,反手拉住白静小手。

    白静依然担心,「可是你…」

    「师父有重要的事,要交代…我们没时间了…跟我走…」胡杰刚回复体内纷乱气息后,坚定握住白静的手,往师父的方向而去。

    沿路尸横遍野惨不忍睹,可是奇怪的事,全是男性尸首不见女尸首,前天夜里lunjian洪莲的几位师兄也全都惨死,「疑…二师兄,所有的师姐?师妹?」

    「全都被抓了。」虐杀了本教派所有男性,留下女性当为粗使奴婢或xingnu。

    「被抓?」

    「嗯…这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清楚…现在师父身受重伤,命在旦夕,大师兄帮他护住心脉,我们快过去吧。」

    「蛤…好!」白静蹙眉也知事情严重性,乖乖跟随往师父房间奔去。

    师父屋内凌乱不堪,看见师父蹙眉痛苦神情,大师兄坐在他的身后双手传送源源不断功力护住师父心脉。

    满头白发的师父看见徒儿来睁开眼睛时,动了心念,马上吐血。

    引起白静与胡杰刚紧张呼叫:「师父…」

    白静担心神情溢于言表,大师兄马上再次发功,双手掌重重击上师父背后,帮助师父调息护持!

    师父想开口可惜无法开口,所以示意爱徒石烈傲替他说,「师父,内伤极重现在无法开口说话…师父刚才有跟我说,目前要救他的命只有魔幻石。」

    「魔幻石?」白静与胡杰刚对看,这个魔幻石可是江湖上人人皆知,魔石山庄仇九厄所拥有,作风非常冷酷无情,武功极高,魔幻石是仇家代代单传的镇家之宝,外人称仇九厄是个冷面恶煞,杀人在眨眼间,大家知道就算求助于他也没用,魔幻石是有灵性无缘的人他是不救的,就算家财万贯或是高官皇亲国戚也一样,他不理就是不理,就算对方死在眼前他连眨眼也不眨,冷血无情到极点。

    魔幻石与仇九厄都是江湖上传说的响当当的大人物,亦正亦邪,武功深不可测。

    话说…魔石山庄对外有种神秘色彩,山庄内的奴仆都是受过严格筛选后,再经过训练的人,口风很紧,就算依老归乡也绝口不提山庄内的任何事,仇庄主严厉,对下人奖惩分明。

    这些年,仇九厄也到了成婚的年纪,可惜一直找不到他的命定伴侣,仇九厄本身有护身魔气,除非遇到特殊灵气的女子,魔幻石会有灵动。

    若随便跟其它女子交合,就会破坏他本身魔性,所以他洁身自爱,其实仇九厄心性很冷,目前没一个女子能让他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4/4658/" title="爱情芥末酱全文阅读">爱情芥末酱全文阅读</a>

    动情,若是一旦出现让仇九厄动情的女子,那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挡得住仇九厄可怕魔力,难逃出手掌心。

    听说,魔幻石与主人本身会成为一体,互相作用,成为很可怕魔力。

    听完大师兄说法后,白静与胡杰刚神情一沉,目前教派内的女性全都被抓,只留下白静…

    所有的师兄死的死伤的伤,没有一个人没帮的上手,目前最佳人选只剩下,白静与胡杰刚两个可用之人。

    不管如何只能赌一赌了,而大师兄石烈傲必须留在师父身边守护,二师兄胡杰刚陪同而行,这一趟风险极高,听说如果仇九厄不愿意施救就算你死在他眼前也没用,可是目前魔幻石是唯一希望,他们也只能不能为而为之,结伴同行。

    白静愿意为师父做任何牺牲,就算失去生命也愿意,她这条命是师父的。

    胡杰刚二师兄与石烈傲大师兄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仇九厄愿意借助魔幻石的帮助,师父就可得救,这是表面上问题,更深得含意,若是被仇九厄看上愿意帮助将付出沉重代价。

    但他们师兄妹只想要救师父其它全都不愿意深思。

    白静与胡杰刚收拾简单的行李,当天中午就离开天沧教,两人餐风露宿,马不停蹄赶路。

    魔石山庄在眼前,却不得其门而入,四周全都坚硬石墙,比一个正常男人高度还高上几分,没有高超轻功无法越过,两个师兄妹观察魔石山庄周围地形,白静觉得奇怪,忍不住问身边眉头深锁的二师兄,「师兄…为何不直接,登门拜见仇庄主?」头戴黑色纱帽遮去绝色容颜。

    「当然要拜见,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胡杰刚黑眸幽暗睿智沉静,他有最坏的打算,若仇九厄不愿相助,他只好用偷的。

    「…喔…」白静也只能听师兄的。

    「走…我们现在就登门拜见庄主。」胡杰刚拉住白静的小手。

    「呃…」白静乖乖点头。

    他们师兄妹还没走进山庄大门,就被挡下,「走走…闲杂人等,不能靠近…」一个中年男子体格也中庸很普通的路人甲,「抱歉这位兄台,我有要事想求见,仇庄主。」

    「哼…我们庄主可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这名中年男子冷笑说。

    胡杰刚俊脸一沉,一个看门狗也这样狗仗人势,在这儿乱吠。

    「那,请问…我们要如何才能求见庄主一面呢?」胡杰刚忍住脾气再度有礼问道。

    「…这…」中年男子正视打量两名年轻的男女,女的看不清长相,男的倒是俊美,看他们的打扮应该是某门派的弟子。

    「你们,是那门那派?贵姓大名?」中年男子收起恶劣态度,几句交谈后,眼前这位年轻人态度不坏。

    「我们是天沧教派,小弟  胡杰刚,请大哥多多指教。」胡杰刚眼睛一亮,知道中年男子愿意帮忙。

    「天沧教派?没听过,这样吧,你们在这儿等等,我去通报总管大人。」

    「谢谢这位兄台…」胡杰刚收敛眼神,更恭敬态度。

    「嗯…」中年男子转身匆匆离去。

    师兄妹对看一眼,充满希望眼神。

    「静儿,这件事解决后,跟我一起离开天沧教,嫁给我。」胡杰刚真诚告白。

    白静傻眼都这样状况,二师兄还能想到这些。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师父目前生命垂危,我无法去想未来。」白静直接说出心中想法。

    「…」其实师父生死胡杰刚并不是那么在意,是因为白静他才愿意走这一趟,不然他体内还有伤,需要调养,目前他的功力只能发挥到七成而已。

    没多久中年男子走回,「抱歉,庄主现在不在庄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