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逢魔时刻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白云悠悠,天气极好,他们沿着道路走下来,离山庄不远处有个小市集,他们两人坐下来歇歇腿喝口茶,「师兄,我们没多久时间…」白静一脸焦虑。

    「急也于事无补…」胡杰刚淡淡说,眼观四方耳听八方。

    有个稚嫩声音,窜入耳中,孩童说话,「小易,刚才那个是仇庄主?」

    「嗯…我娘就是在山庄干事的。」名叫小易的孩童抬起胸膛,不可一世神气模样,这儿乡民,都知能进去山庄干事是何等的殊荣,至少丰衣足食比一般人日子还好过。

    这时,胡杰刚像一阵风一样抓住那两名,毫无扶鸡之力孩童,一手一个。

    胡杰刚压低声音:「说,你们刚才在那里看见仇庄主?」

    「啊…」一个比较小的吓得浑身发抖,另一名唤小易的强忍住害怕问:「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

    胡杰刚没啥耐性,故意露出凶恶杀人目光,吓吓两个娃儿:「再不说,就别怪我…」

    这时白静也过来关心,大概也知怎么回事,温柔嗓音说:「你们乖,姊姊找庄主有要紧事,帮帮姊姊,这个送给你们。」白静拿出二颗漂亮珠珠,诱惑小孩。

    一个扮白脸一个半黑脸,两个孩子被吓得一愣愣,乖乖说出刚才在酒楼前遇上的。

    「就…前面风夙酒楼…」

    「风夙酒楼?」

    「是。」两个孩童乖乖点头,胡杰刚才放开手劲,接过白静的珠珠后,小易好奇抬头多看一眼那遮去面容的温柔姊姊,却被胡杰刚喝斥,「还不走。」

    「是…」两名孩童匆匆跑走。

    胡杰刚带着白静前往酒楼,风夙酒楼算当地知名,收费不是一般人负担的起,所以进入的人士非富既贵,中午用餐时刻,只有几桌客人。www.6zzw.com

    胡杰刚俊美与白静神秘中却有种柔柔淡淡清香,一出现引起别人侧目,胡杰刚环伺四周,依然看不出端倪。

    小二客气恭敬问:「二位客官,请这边坐。」往角落而去。

    「嗯…」胡杰刚点头坐下,白静也跟随在身边随之坐下。

    「请问二位客官,要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好酒好菜都先上。」胡杰刚本身也是贵公子出身,这种酒楼价格对他来说都是小事。

    「好。」店小二眼睛一亮,遇到财神爷了,够大气,可见银两绝对足。

    「小二请教一下…」

    「甭客气,请说…」小二客气弯腰。

    「借一步说话。」胡杰刚温和勾引双眸,让店小二吞咽口水小生怕怕模样倾身附耳。

    「店内那位是魔石山庄的,仇庄主?」

    「这…」店小二疑惑眼神,胡杰刚暗暗交给他碎银子,用二个人听到声音说:「放心在下只是有事找仇庄主帮忙没恶意。」

    「这样…」店小二谨慎往店内角落一处看去,「公子是角落那桌,穿深蓝色衣服那位。」胡杰刚顺着店小二的指示,暗暗小心观察那位壮硕冷冽严峻面容男子,气势非凡一看就是个可怕角色,不好惹的主。

    当店小二下去时,胡杰刚把刚才探得消息告诉师妹,白静高兴起身想要过去,「等等…师兄先过去探探,别躁进。」胡杰刚拉住师妹白玉小手安抚轻拍几下来,站起身来往目标前进。

    仇九厄正与当地郑员外谈一笔交易,大概谈到段落,双方都能接受条件下,把酒言欢气氛也算不错。

    仇庄主看到有位年轻的男子,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让他谨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772/" title="射雕黄蓉传笔趣阁">射雕黄蓉传笔趣阁</a>

    慎一下,依然面无表情浅尝喝小酒。

    胡杰刚还未走近守护就过来挡,「我家庄主不喜欢被打扰,请离开。」配剑的护卫提出警示。

    胡杰刚脸一沉,「仇庄主,你这未免太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福泰的老郑员外敬酒,「仇庄主既然我们的事都谈妥了,那我就先行一步。」

    「好,慢走。」郑员外与家仆离开后。

    仇九厄心情还算不错,要是以往根本懒的理人,算他运气好,而且胸口的魔幻石,居然有点异样温热,让他的心暖暖很舒服,眼前这个年轻人也算俊美不太算太碍眼,仇九厄示意要护卫退下,「有何事?」

    胡杰刚眼神一亮知道机会来了,双手作揖恭敬说道:「仇庄主,我师父身受重伤,请仇庄主…」

    「够了…」仇庄主严峻刀削脸一沉,出声阻止。

    护卫再度挡过来,「请  回  。」

    这时在不远处的白静在也沉不住气了,「仇庄主…你怎么可以这样见死不救。」

    「师妹!」胡杰刚不想让白静掺入,保护心态很明显。

    「见死不救!」仇九厄挑起眉,眼神不经意往那清亮好听声音看去,是个头戴帷帽看不清其容貌的女子,还真初生之犊,胸口的魔幻石居然灵动起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状况,仇庄主脸色更沉,魔幻石发热,像一颗心脏一样跳动,让仇九厄内心一震。

    「师妹,别说了。」胡杰刚眼见仇庄主可怕的眼神难看脸色,让胡杰刚非常不安,把师妹拉到身后护着,保护的意思明显,两个人的互动让仇九厄莫名不舒服,仇九厄锐利双眼盯向神秘女子,略提高声音说:「既然有求于我,却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哼!有何立场指责别人。」倒头把手中的酒仰头豪迈一口喝下,仇庄主异于常态,让护卫更诧异谨慎,仇庄主从不正眼看任何一名女子就算美若天仙的天香阁的花魁他都不看一眼。

    白静马上摘下头上的帷帽那清丽标致脱俗小脸,那灵动透彻双眼更是勾魂灿烂如星辰,小嘴嫣红性感让人想一亲芳泽,让在场所有人惊艳,「…」仇九厄眼神却变得危险,魔幻石与他的心脏一起狂跳,他知道,他等待多年伴侣找上门,嘴角一抹神秘笑容。

    这抹神秘的微笑还有他看师妹的眼神让胡杰刚非常不安,这一切好像都变了。

    「仇庄主,这样够有诚意?希望仇庄主发发慈悲救救我师父。」白静坚强挺起胸再度站回胡杰刚身边准备与师兄并肩作战,不想再被护在身后让个弱者,就算眼前男子看起来严峻冰冽气场强大很可怕,但是只要跟师兄在一起面对,她就不怕。

    「…我…可以帮你们救师父…但是要付出代价…」仇庄主继续喝酒说道。

    「我…」白净不经思索就脱口而去”愿意”却被身旁的师兄大手给遮去小嘴。

    「师妹!」胡杰刚蹙眉阻止师妹落入别人设下陷阱,「我们…想先知道需要付怎么样的代价。」

    仇庄主锐眼瞪向那年轻的男子,面对他的阻饶有点不爽,仇九厄高傲站起身,「好,先随我回山庄,我也要了解你们师父受伤状况。」

    仇九厄一起身,让两个师兄妹一震瞠目结舌,像北方人的体格,好高大,真可怕,又高又壮,白静可能不到他肩膀吧,怎么有人长这样高大。

    两个师兄妹相视对看,也只能跟随他入山庄了,就算是龙潭虎xue为了师父他们都要硬着头皮闯一闯。

    ~~~~~

    求珠,求收藏,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