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情火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客栈外面,人来人往,却有两名年轻男女拉拉扯扯,胡杰刚低吼说:「这几天风餐露宿就让师兄好好休息一下。www.83kxs.com」那半夜要行动才有力气。

    「可是,我们盘缠有限,不能这样挥霍。」况且又不过夜,半夜就要去当偷儿,何须花大钱住店,两个想法不同。

    「我的好静儿,为兄的有钱,你放心,走…听师兄的。」胡杰刚不管七三二十一拉住师妹的小手往客栈走去。

    「两位客官要打尖还是吃饭?」

    「都要。」

    「好,那是两间房还是一间。」

    「一间。」「二…呜…」只见少年摀住身边娇小头戴帷帽的女子,店小二闷笑,点头识趣的说:「好,一间房,请跟我来。」

    胡杰刚满意点点头,跟随着店小二拾级而上楼梯。

    暗处仇家派来的黑衣人把这一切看到,全传回仇庄主耳中,让庄主怒火中烧,他未来魔石山庄的主母居然与野汉子住一房,真是该死,仇庄主听到气恼把桌上的东西全推扫在地,「下去…再探。」

    「是,遵命。」

    胡杰刚拉住白静小手用眼神警告她要乖乖听话。

    房门一关,就把白静抱在怀中,「啊…放手。」二师兄却不理白静的抗议,轻松来到木床边,把怀中的软软香香小人儿给放倒在床上,脱下头上帷帽。

    「你!」白静面对逐渐逼进的俊脸,退缩到无路可躲。

    大手握住纤细下巴,「白静,我是你师兄?」

    被这一问有点懵了,这师兄犯傻了吧?「嗯…」但是师兄神情又让人不敢笑。

    二师兄眼神一转,义正严词要求,「所以出门在外…师妹以后都要听师兄的话。」

    「嗯…」白静闷哼。

    「说,好。」胡杰刚锐眼要求。

    「好。」白静目前情况当然乖乖听话。

    胡杰刚却没有离开,反而低头亲吻那甜甜气息,做这几天最想要做的事。

    「呜呜…」白静本能挣扎抗拒。

    越是反抗,越让胡杰刚想征服这可爱甜美的小东西,他不想再等了,说他趁人之危也没关系,他等太久,喜欢的人儿就在身边如何叫他能忍住,更何况今晚的行动非常危险是个险棋,但是不走这步,一定会被白静埋怨一辈子,他知道在白静心中师父是她救命恩人,愿意为他老人家牺牲一切报答恩情。

    胡杰刚强悍的索吻,封锁住她所有抗议声音,当抵抗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弱,「呜呜呜…」只剩下xi嘤嘤吟吟好听的shenyin声,胡杰刚才抬起头炽热双眼掩饰不住那狂飘热爱情火。

    「白静,我爱你,让我爱你。」胡杰刚细碎的吻烙下,大手开始不安分到处肆虐。

    「不…不可以。」白静摇头。

    「为什么,不可以?难道你真的要把你清白身子给那个鬼山庄主人仇九厄吗!」

    「不是这样…」白静摇头泪水在眼眶打转。

    「那该死的仇庄主,看你的眼神,我恨不得挖下他的眼珠。」就算仇庄主有心想掩饰,也难逃他的双眼。

    「师兄…不管怎么样,师父病危,我们怎么可以做这样苟且之事?」

    「什么?苟且之事?是两情相悦。」胡杰刚怒吼。

    「不管,怎么样,算我求你,等一切结束再说好吗?」白静哀求的眼神。

    「哼!」胡杰刚恼火转开眼不想看见这双祈求哀怨的眼光。

    胡杰刚还是不管强硬扯开白静外衣,「二师兄,住手。」白静蹙眉男人怎么这么不讲理。

    「那至少让我尝尝甜头吧,今天晚上我为了你,可是冒着生命危险…」

    白静听到这儿,真的有点败给师兄的感觉,身子一凉,才发现衣服脱光,身上只剩亵裤。

    bainen嫩shuanru在眼前晃动,让胡杰刚嘴馋一阵xishun组左右都搞的一阵酥软,「喔喔喔…」白静被搞得苏爽不已,bainen的shuanru在师兄手中变形越粗鲁越爽快,另一手隔着亵裤揉压住处女xue核心,让她受不住这样撩拨弓起身迎上男人炽热胸膛。

    「我的好静儿,师兄为了牺牲到此,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胡杰刚说话的同时脱下亵裤。

    抱起软软身躯翻身而上,让白静在身上,胡杰刚摊开手,「换你帮我脱衣服吧。」

    「这…」白静吞咽口水有点傻眼,二师兄也算是个美男子,可是她真的没那个心情,「二师兄你就饶了静儿吧。」静儿苦着一张脸,正想起身,却被狠狠翻身,再度压住在身下动弹不得「二师兄!啊…」白静挣扎也挣脱不了师兄箝制力量,胡杰刚低头亲吻那晃动的shuangru,强烈的xishun娇嫩红蕊,胡杰刚快速的脱下自身的衣服,露出精壮身躯,那长期锻炼精壮身躯,完美男人骄傲分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7/7626/" title="轮jian盛宴sodu">轮jian盛宴sodu</a>

    明的肌理,让白静倒吸一口气。

    胡杰刚强忍住内心欲念,「静儿,虽然我不能夺你清白…」因为大师兄的关系,他跟大师兄有协议,他不能失信于大师兄,他知道大师兄的个性,更何况他武功不及大师兄。

    「…二师兄!别这样…」静儿害怕又不知所措,感觉到那坚硬的yuwang抵住湿润xue口滑动,来回滑动,bainen嫩双脚被高高抬起,压制在胸口整个身子像被对折一样,双xue在上。

    火烫烫rou+bang子在颤抖花瓣前前后后滑动,rouxue上的肉珠被磨蹭轻轻撞击,让白静受不了,「不…不要了…师兄你饶了静儿吧…」陌生qingyu冲击全身轻颤,xiao+xue越来越湿,rou+bang沾满透明yinshui,在暗暗的房间内闪动qingyu光泽。

    二师兄明显qingyu高涨无奈面对稚嫩师妹,怕伤了师妹分毫,所以换了个姿势69体位,「hangzhu。」

    「呃…」白静瞠目瞪圆双眼,面对迫近狰狞爆筋可怕坚硬炽热rou+bang子,「不…」白静猛摇头,湿润xiao+xue被异物侵入,菊xue也同时喂入一只手指双xue都被插入的冲击让白静挣扎「啊啊啊…师兄不要…」却反而加重刺激,菊xue硬是增加到二只,xiao+xue也被舌头整个插入舔内腟,搞得白静全身一震瞪圆眼,piyan快开花了火辣辣不舒服感觉,扭动身躯也躲不开男人邪恶肆虐「呜呜…人家含…别玩那儿啦…」白静屈服在yin威之下张嘴hangzhu,伸出舌头舔吸rou+bang的前端。

    「喔喔喔…师妹小嘴含着师兄rou+bang真爽…」

    胡杰刚一阵阵舒爽摇动tunbu配合白静吃diao的动作,白静被搞得酸酸麻麻houtingxue已经被扩充动三只手指宽度,前xueyinshui直流,发出啧啧噗滋滋qing=se声音。

    胡家好几代为官流行养男宠,所以胡杰刚既然不能夺去师妹清白那先占领那houtingxue也不失一个好方法,他早想要了她,只是一直没有好机会,今晚是绝佳机会,「静儿,泄好多…真浪…」大手轻怕几下被搞的湿透颤抖双xue,白静shenyin双xue抽蓄飘飘然,置身在五里云雾中不能自己,全身虚软无力,感受到从未有过刺激放浪的感觉。

    二师兄知道师妹准备好了,换了一个姿势,把师妹压在身下双脚高举对折压迫在胸口,shuangru小花更硬挺红肿,二师兄轻咬两口后,湿透肉diao在两xue中滑动,才挺入那湿润菊xue中,「啊…不要…那里不可以…呜呜呜…」感受到巨大rou+bang一分一毫侵入,感觉屁股快裂开的错觉,火辣辣生疼,「好疼…不要…呜呜呜…」白静被压制无法动弹,眼角飙泪,全身颤抖,「乖,第一次都会痛,忍忍,等等会让你爽…我的好静儿…忍忍…放松…喔喔…好紧喔」紧窒通道快把rou+bang给夹死的感觉咬的真紧,又爽又疼,胡杰刚额头冒汗,刚才差点被紧咬爽得快泄了,要不是他紧锁住精元,那就没得玩了。

    肉diao深深的埋进那紧缩的体内,胡杰刚强忍住想要奔驰yuwang,温柔体贴等她适应自己的巨大,他喃喃倾吐爱语安抚,大手roucuo前xue手指侵入,低头亲吻那胸前被压扁变形粉胸,啃咬舔吸强烈xishun出声音,roucuo让她发胀发痒,「喔喔…」白静发出dangyang舒缓的浪声,胡杰刚才开始三进三出慢慢抽动,前xue也被喂入二指同时choucha,当疼痛过后白静慢慢感受到那种xiaohun滋味,双xue本能xishun侵入的rou+bang与手指,胡杰刚舒爽极了,加快choucha的速度与力道「喔喔喔…」choucharouti啪啪啪声越来越大声,男女shenyin声也越来越浪,「喔喔…太美了…咬的真紧…」像无数小嘴xishunrou+bang,插入的动作越来越猛整根未入菊xue内,「啊啊,师兄,轻点,人家受不了…」

    二师兄还抓住师妹的玉手一起放入yinshui直流的前xue,师妹放入二指,师兄放入一指,大姆指按压敏感前都核心,搞得白静高氵朝一bobo,第一次尝到xiaohun滋味,「啊啊啊…」

    二师兄还转了个角度进入菊xue,「啊啊啊…不…轻点…会坏掉…啊啊…」狠狠caoxue动作,在男人越来越快动作下终于狠狠埋入体内喷洒精元,这一喷射也搞得白静chaochui前xue喷出yinshui。

    ~~~~~~~~~~~~~~~~~~~~~~~~~~~~~~~~~~~~~~~~~~

    先告假一下

    四号五号有可能无法更新

    希望尽力能有存稿,若不能就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