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一.生育、泄欲、练武的工具 (虐)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屋内昏暗,白静瞬间被仇九厄单手力量就可以轻松把娇小纤细美人轻松箝制抱往床上放去,「啊…」

    近在尺尺刚毅刀削的脸,让白静退无可退,只能哀求,「求你…别…」

    「乖…想要我帮忙,先要乖乖听话…」双双坐在床上,连,坐着仇九厄整个人上半身她一倍,可怕强壮魁梧高大,被垄罩在男性独特气息中,白静吓得全身颤抖退缩。

    「……」白静露出楚楚可怜目光心想这个状况不屈服也没用。

    「白静,嫁给我,我就答应你所有要求…救你的师父嗯。」仇九厄伸手解开肚兜绑带。

    白静脑海还一团混乱之际,双手护住肚兜遮去shuangru,仇九厄邪恶yinyu笑灼烫双眸,大手扯下黑色外裤,「啊…不…」白静慌乱不已小手要护住裤子,粉色肚兜却失去。

    「现在你和你的师兄都在我手上,生死也都握在我手中,白静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做。」仇九厄温柔安抚的声音劝说软硬兼施。

    chiluo裸shuanru在眼前晃动,仇九厄同时争夺裤子的同时,shuanru随着主人动作剧烈晃动,男人qingyu高涨邪恶侵略,并没有看到fengru上的吻痕,倾身抓起一方浑圆jiaoru放入口中一阵xishun,声东击西法,很快尝到甜头,「啊…」白静瞬间被压倒在床上,仇九厄硕大身体压上来,「啊…好重…别…」仇九厄怕压坏小美人才略略起身,没有把身体重量压迫在她身上,仇九厄控制力量真怕她承受不住。

    白静下身一凉,亵裤也被脱下,「求你…不…」shuanru在男人狂吸肆虐下又满胀又酥麻,纤细虚软双腿被强壮大腿给顶开,另一手抚摸那向肉缝,仇九厄狂热亲吻,一路往下,双腿被拉到最开,那肉缝也被拉开一点透湿含珠,散发诱人处女芳香,「喔…真美…」色泽品像都是极品,仇九厄虽没开过晕玩过女人,但是他成年后好奇时有看过也摸过不少女人rouxue,春宫图也看了不少,所以知道如何相好合欢。www.6zzw.com

    屋内昏暗透过外面月光柔柔光线,朦胧美,那被玩弄过的菊xue抽缩泄出ru白色yin-hui,仇九厄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越吻越往下,来到双xue间,等到整个脸凑近一看,才发现那houtingxue肿肿流出yinshui,「你…该死你师兄,干过你?」大掌狠狠巴了一下在雪白tunbu上,「啊…疼…不…我…」白静被打得泪都飙出来,师兄们都对她捧在手心呵护,那舍得这样打她,这一打委屈的眼泪落下,这一哭,晶莹泪水再昏暗空间内更显得水亮,同时让再度扬起的大手颓然放下,居然心一抽不舍心疼,这样的心情他从来没有过,摇头甩开这样奇怪的感受,「哼…」白静充其量只是他孩子的娘,生育、泄欲、练武的工具,怎么会有这样心疼感受。

    仇九厄明显心情变差又烦躁纷乱,但跨下欲念灼热没有一分减少,他想要她想到浑身都快受不了,跨下的硬物也胀痛不已,话不啰嗦出手点住白静的xue道,仇九厄起身脱下自身的衣服,柔和月光下照耀那过于强壮刚硬里肌分明,比二师兄的身体还有看头,那…跨下异于常人的地方扬起可怕角度。

    白静错愕瞠目怔怔然,头皮发麻,阿娘喂!她亲眼看过大师兄与二师兄的,洪莲被好几名师兄**时她也亲眼看过好几只rou+bang子,没有一个男人胯下rou+bang子长得这样巨大可怕,又粗又长,周围爆筋,「……」吃惊之余,全身虚软颤抖,下意识想逃,可惜全身被点住xue道动弹不得,那rou+bang至少有二只粗,而且仔细一看还真的分两只,一大一小的rou+bang,天啊!同时拥有两只rou+bang。

    仇九厄神情一转,骄傲的半蹲跨在白静,巨大傲人的肉diao在她眼前放大,眨动双眼再看仔细真的是两只巨diao,「……」白静吓得吞口水,完全发不出声音。

    「喜欢你看到的吗?反正不管你愿意或不愿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4/4603/" title="东来莫忘笔趣阁">东来莫忘笔趣阁</a>

    意,你都将成为我仇九厄的女人,魔石山庄的主母,为我仇家传宗接代。」

    「不…求你不要…」白静  心想妈呀!救命啊!这可怕的东西插下去还能活吗?

    魔物~谷隐,一直在一旁观看,神情轻松像看戏一样,并没有回到魔幻石。

    魔物谷隐,用心音传给仇九厄一个人听,「宿主今晚若结合,不可进入太深,白姑娘可是会受不住,只能进入一半,可不要…一次就把玩具给玩坏了,那你的魔功可无法练出来。」

    「……」仇九厄瞪了一眼魔物谷隐。转眼盯住眼前猎物双眸炽热通红,如饿极猛兽一样,快速点开女人身上的xue位,没反抗能力的猎物玩起来也没劲,更何抗白静在他眼中像小白兔一样,毫无威胁力,轻易摆平。

    软软香香的女人摸起来就是爽,大手到处点火玩弄,不管如何他守了二十二年再也等不下去,颤抖花xue被粗糙生茧手指侵入探索choucha,低头亲吻那软软shuangru逞罚性的略为粗鲁的啃咬拉扯把shuanru搞的生疼,「轻点…疼…呜呜呜…」这男人根本是野兽,白静委屈眼角流下晶莹泪水,虚软无力挣扎也挣脱不了。

    仇九厄被白静哭哭啼啼搞得有点烦躁,「干…都被玩过了…还摆什么谱,要不是我不能选择,只能ganni,我早就选择一个清白处女,我操…」仇九厄情绪不佳,完全失平时冷傲的模样,大手又狠狠的捏转了一把rutou,搞得白静痛得哇哇叫,「啊啊…疼…呜呜…」狠狠拍打bainenshuanru,留下红红手印,shuangru又肿又疼。

    「你…」白静没想到她的第一次是给这样不懂珍惜的野兽,那她宁愿给二师兄,也不要给他想到这儿哭得更大声。

    仇九厄面对女人哭哭啼啼的整个心都拧了,他从没有过这样感觉,内心烦躁手掌握拳狠狠往白静头要打下去,吓得白静闭嘴连闭眼都来不及拳头狠狠打向离头部只有二公分的枕头地方,「碰!」那拳风很吓人,这拳如果打在头上,整个头会开花。

    「够了,再哭,下一拳我就不知打在那儿了。」锐利双眼怒瞪,白静哭红双眼。

    仇九厄的心隐隐抽痛不愿去正视问题,甩开那种奇怪的感觉,粗鲁掰开xiao+xue粉红嫩肉美的诱人美色,经过刚才威吓,xiao+xue明显湿润不够,仇九厄拿出早有准备油品,这是一般猪油,在颤抖花xue上抹上,也在双肉diao上抹上厚厚的油,纤细bainen大腿被压制大开双xue都在眼前颤抖,仇九厄握住一大一小肉diao慢慢一前一后插入,双xue齐插,白静吓得尖叫,「啊~~~~不~~~」头猛摇,飙泪,白玉双手抵住宽大强壮胸膛,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白静感觉到双xue肉diao一寸一分挺入,突破那薄博处女膜,那撕裂的痛苦啊!,螓首蹙紧,痛楚从身体最深处窜上来,「呜呜呜…」仇九厄感觉到冲po+chu女膜,诧异极了,xiao+xue没被玩过,双xue紧的不可思议,xiaohun滋味让他飘飘然。

    仇九厄同时也知误会白静了,没想到她依然是清白之身。

    他以为菊xue都操过,怎么可能保留rouxue,仇九厄顿时心生怜爱之情,爱极了双xue紧咬肉diao爽快感,动作越来越温柔,脸上刚硬的线条也柔和许多,抚摸撩拨的动作变得温柔许多,shuangru被他肆虐过又红又肿,他不敢再碰,低头封住那哭闹不休的小嘴,让耳根清静,越吻越深入qingyu也越来越火热,肉diao进入更深,感觉女人体内紧到不象话,咬的双diao生疼无法不动,他无法等待女人适应肉diao大小才动,他慢慢地放轻放慢速度choucha,大手roucuo那交合处,温柔撩拨起qingyu。

    ~~~~~~~~~~~~~~~~~~~~~~~~~~~~~~~~~~~~

    终于回到家~速速更新

    祝大家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