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二.绵延战火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昏暗屋内女人似乎痛苦shenyin声,男人粗重xi,撞击routi拍打声越来越强悍,放浪xiaohun表情,「喔,xiao+xue咬的真紧…」男女chiluo裸纠缠,操xue声音越来越大声,狂抽caoxue,双棍同进同出,霹哩叭啦,噗滋啪啪啪…

    caoxue速度越来越快,choucha中带出白浊血丝,初试yunyu被破瓜的白静却被搞得全身又酸又麻,双xue颤抖火辣辣吃疼。

    「啊!轻点…啊啊!」白静蹙眉痛苦shenyin,下身双xue全都被充满贯穿,双xuechoucha中带出许yinshui,伴随男人抽动沿着大腿滴落在床单,湿了一大片,当痛苦过后,仇九厄安抚爱语温柔撩拨亲吻细致肌肤,白静才慢慢感受到qingyu滋味,搞得酥麻高氵朝双xue流出yinshui,大手揉压交合触敏感核心激起更多激情高氵朝,「啊啊啊…」白静摇头受不住,居然被这样可怕的男人搞得qingyu高涨,尝到那双xue被贯穿充满酥麻满足快感,routi背叛理智,身体不自主扭动主动配合男人狂妄抽动。

    感觉到身下的女人渐渐接受配合,仇九厄欣喜低头如雨般碎吻烙下,在bainen肌肤上烙印下吻痕。

    被肆虐红肿shuanru低头用舌头舔来舔去,温柔抚慰受伤红肿美ru,「啊啊啊…」白静舒服的挺起shuanru,弓起身躯,接受那一次次冲击快感,shenyin浪啼。

    一直当个观赏者的魔物谷隐看到眼前yinyu交欢场面,只见强壮男子强干jianyin娇弱小女人,内心邪恶私欲也被挑起,脱光自身衣服,大手抬起细致女子下巴,「呃…呜…」半掩星月朦胧美目被突然侵入黑影震撼瞠目惊愕,冰凉异物侵入口中翻搅,冷冷的大手抚摸那bei+nüè的肿胀shuanru,居然感到一种舒缓奇异降低体温同时治疗那受伤红肿fengru。

    「真棒…宝贝舒服吧。」没想到跟女人交欢是如此xiaohun,仇九厄沉沦在qingyu中无法自拔要不够她,滋味太爽太美妙的感觉,一波高过一波浪潮,颠簸起伏。m4xs.com

    白静面对一热一冷的男人,脑中一片空白,不知这个黑影到底是人还是鬼。

    「呜呜呜…」白静想抗拒却被两个男人同时压制,动弹不得。

    「乖…静,别怕…就是魔幻石内魔物,也是能救你师傅的魔物。」

    「啊…」白静一听停止挣扎错愕,盯住眼前黑影。

    魔物谷隐  只是想尝尝人类女子的味道,并没有再进一步跟随宿主一起lunjian女子,谷隐起身舔舔嘴唇品尝回味女子滋味,嘴角有抹邪恶神秘的笑容,果然美味让人回味再三,最后回到魔幻石内打坐运气,帮助宿主仇九厄练就yin功。

    白静被压制跪趴在床上翘高臀肉股花,双xue紧紧xishun一大一小的rou+bang,「不要了…饶了我…」

    「还说不要…xiao+xue咬的死紧…yinshui直流。」

    仇九厄感觉身心舒畅从没有过的精气神全都到顶峰,再加上魔物谷隐加持下,双棍狂飙,噗滋滋啪啪声,响彻云霄,双rou+bang虽只进入半根,却深深碰触到子宫口,每一下都又急又重撞击,仇九厄由性生爱,越来越温柔满口爱语,「xiao+xue真紧…喔喔…宝贝…真是美死了。」仇九厄xiaohun滋味飘飘然,终于强烈快速抽动下,喷出初次精元,双xue全都被灌满,喷洒整个体内滋润女体,白静体力不支昏过去,但双xue却收缩本能xishun所有yin-hui,仇九厄达到人生第一次xingai的满足,双眼柔情似水,低头亲吻那娇嫩小嘴,火舌侵入吸取那甜蜜滋味。

    「以后…只要你听话,为夫会好好疼爱你…」

    双rou+bang依然不肯抽离,白静神智迷离昏昏沉沉被搞得全身虚软,累得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仇九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037/" title="爱之极致txt下载">爱之极致txt下载</a>

    厄怀抱昏过去美人满足睡去。

    清晨时分外面公鸡啼叫,仇九厄清醒过来,深埋在体内双棍也慢慢苏醒过来,再度充满整个通道huajing,架起一只yutui开始慢慢律动,这样侧姿一般进入会比较浅,但是仇九厄diao物又长又粗所以依然顶到底,rou+bang又比前次又更进入半寸,「哦!」昏睡中的白静,硬生生被抽动噗滋吱吱声音震动给惊醒,「你…不要…」白静本能挣扎,一副快哭的小脸,「别…又来…啊啊…求你,饶了我…呜呜呜…」仇九厄眼睛依然闭目,但身体特别敏感,那双xue经过昨晚调教似乎容纳吞入七分的diao身,他非常满意,昨夜xiaohun滋味,让他食髓知味,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等极品美xue滋味,反过身把挣扎不已娇小人儿压在身下肆意玩弄,双腿双双高举,抱在胸前又亲又舔修长白皙的yutui,下身稳稳的抽动来来回回,这一抽动,双xue都流出昨夜留下yin-hui白浊物,那caoxue声音越来越响。

    仇九厄翻身战斗力十足,短短二小时补眠就让他精神气爽,可以再战她几回都可以,只怕女人顶不住,狂乱飙悍撞击力越来越强,每每撞击深入子宫,「不…太深了…会坏掉的…啊!」

    「静…听话乖乖的…不然我控制不住力道与深度…」仇九厄警告危险炽热眼神,说完低头一阵狂吻,肆虐收刮口中甜蜜的滋味,越吻越深,这吻来的又急又狂白静脑袋快缺氧,全身一阵酥麻下腹部被激起一团火,再抽动中大手不断roucuo捏转交合处敏感核心,一bobo的快感冲击下,再度被粉碎理智白静再度沉沦在仇九厄身下shenyin,这次战的更持久,搞的白静全滩了,像个被抽走精气神的布娃娃,任其摆布,任人鱼肉,「啊~~」白静朦胧失魂的眸子,顿时双眼瞪圆身体颤抖,因为仇九厄再狂飙狂抽之下,双rou+bang全都百分百深埋入女体内,感觉全身被贯穿,rou+bang深埋子宫内强力喷shejing元,「啊~~」仇九厄也爽到最高点低吼泄出又浓又稠的精华滋润子花房内。

    白静再度昏死过去,当她醒过来,她依然在房间内,那可怕的仇庄主已经离开,那屋内浓浓情爱的气息依然未散去,白静全身酸痛,那痛像是从身体最深处传出。

    「喔喔…该死…」白净挣扎想起身却又徒劳无功躺下。

    「少奶奶你醒了…」这时两个白衣少女匆匆紧张的过来,另一名手中捧着香气四溢的餐点。

    「你们是…」

    「少奶奶我是小月…她是小雀,你的贴身丫环。」

    「水…」白静疲累的没在多问。

    「是。」小月赶紧过来伺候娇贵少奶奶。

    吃饱喝足,白静简直全都瘫痪的无力感,两名少女似乎受过严格训练,就算看见白玉肌肤留下清楚情爱痕迹,没有任何表情,两人合力把她照顾的无微不至,吃饱后又洗了舒服澡,打扮美美的,红色类似嫁衣,却不同一般繁重嫁衣,嫁衣里面肚兜与亵裤全都没穿,就算白静要求穿,二个白衣少女摇头说庄主要求的,白静恼怒咬牙切齿却也只能无奈接受这一切。

    白静最后无力抗议,也无所谓抗拒,都走到这种田地抗拒又有何用,她脑中想起二师兄与师父,正想问时。

    房门已经被推开了,仇九厄也是穿着一身红衣,喜气洋洋气色非常的好大步进门,「静,等一下,外厅摆设好,我们就成婚。」双眼注视打扮美美的娘子,双眸炽热,内心爱极白静乖巧模样,经过昨夜的一番疼爱更有女人味,要不是成婚仪式在既,他一定操翻她,双眼毫不掩饰chiluo裸qingyu。

    白静知道事到如今再也无法回头了,要救二师兄与师父她只能牺牲到底,成为魔石山庄的主母。

    「你…我要见我师兄。」

    「嗯…好…」仇九厄并未动气,虽然小妻子还是恋恋不忘她的师兄,心中不悦,却也不表态,反正这女人已经成为他的人,过去的事他可以不计较选择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