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三.地窖内情事....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仇九厄让两个少女退下,坐在床沿,双眼紧盯绝美小脸,大手抬起下巴,倾身亲吻新娘子,白静被迫接受那火舌再度侵入横行霸道夺去呼吸。

    「呜呜呜…」白静努力压下内心反抗心,努力学习逆来顺受,主动xishun那火舌,让仇九厄心喜吻得更温柔。

    这时不知何时红色的嫁衣全敞开,仇九厄低头一看青红紫,shuanru更惨,仇九厄双眼疼惜怜爱,却说不出对不起字眼,「静,昨夜弄痛你,以后不会了,相信我。」

    「嗯…」白静在他的眼中看到疼惜宠爱。

    「我帮你擦擦药,这可是皇家秘方…」仇九厄放倒白静拉开双腿,「别…我自己擦…」白静难为情羞涩,昨晚夜深昏沉如今大白天,身体都被仇九厄看光。

    仇九厄看到白静羞红脸的小娘子内心美滋滋,「呵呵呵…全身都摸过玩透…还羞什么?来,为夫帮你擦擦药。」白静说不过仇九厄只好闭上双眼享受男人温柔服务,那冰冰凉凉的药,擦过后舒服许多,仇九厄擦完药后,低头再度亲吻脸蛋红红的美娇娘,「真甜的小嘴。」仇九厄爱死白静xiaohun滋味,要不是怕再操晕她无法拜堂他恨不得再战一场。

    两个新人穿着红色喜服,仇九厄抱住白静软弱身躯,一步步走入霉味很重潮湿的地窖中,白静忍不蹙眉,入目眼帘是一个双手被绳索捆绑住,站立姿态,似乎并没有受到虐待,二师兄胡杰刚听到沉重脚步声,张开双眼看到刺眼红色入目眼帘是仇九厄怀抱着师妹,「白~~静。」惊愕瞪圆眼吼叫,本能挣扎疯狂拉扯绳索,蛮力过大拉扯住的双手都磨破流血,「该死的…放开我师妹。」怒吼声在地窖内更响亮。

    「够了…吵死了…给我掌嘴。」仇九厄心底不是滋味。

    「不要!」白静情急之下高喊抗议。m4xs.com

    仇九厄的手下正扬起大手,却听到准主母抗议声。

    仇九厄低头双眼火烈危险目光,「怎么?你舍不得。」

    「不是,你答应我,只要我乖乖听话,你会放了二师兄的…你不可以说话不算话。」

    「娘子我哪有说话不算,我只是小小处罚一下他而已,你已经是我山庄女主人,怎么还能直呼你闺名…看在娘子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了。」

    「退下…去,守在门外。」仇九厄命令下人。

    「遵命。」下人马上放下手离开地窖,黑暗潮湿的地窖只剩他们三人面对。

    胡杰刚听到仇九厄的话,心一沉,俊脸痛苦低吼,「不…师妹…别牺牲自己…师兄宁愿一死,也不愿你为我牺牲。」胡杰刚脸转开不舍看见师妹在别的男人怀中模样,他的心好痛。

    仇九厄挑眉邪恶的说:「哈哈哈…胡杰刚你省省心吧…你师妹已经跟我有夫妻之实,她全身上下全都是我的…搞不好她肚子里已经怀上我仇家的子嗣…昨夜她还在我怀中shenyin…哈哈哈…」大手伸入衣服双脚间肆意rounie敏感xuexue,「不…呜呜…」白静咬紧牙根不让shenyin声传出,昨夜搞的她身体特别敏感,尤其rouxue前的核心,那堪这样折磨,仇九厄低头邪yin说,「宝贝,可真敏感,一揉就出水了…真棒的小yinxue,为夫爱死了,等等洞房,帮你止止痒。」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375/" title="小芳父女乱2最新章节">小芳父女乱2最新章节</a>

    「求你…别…」仇九厄yindang秽语,搞得白静满脸羞红双手抓住男人希望他停止作弄。

    二师兄看不下去恼火大声吼叫,够了…你这人面兽心的人,你居然…胡杰刚后悔极了昨夜应该直接要了白静的清白,居然白白给了仇九厄。

    「怎么…我们夫妻恩爱你看的眼红?」低头狂吻住白静红艳小嘴,双脚间的大手顺势插入湿透xiao+xue与houting花,各插入二指抽动,「呜~~~」当修长手指侵入时,白静瞠目瞪圆眼,小手紧抓住男人强壮手臂。

    二师兄虽然看不到衣服下风光,但男人的动作与抽xue噗噗噗啪啪啦的操xue声,他听的一清二楚。

    「够了…放开我。」胡杰刚怒吼再度激烈挣扎,双手流下血迹染红白色绳索。

    仇九厄抬起来双眼chiluo裸qingyu火光燃燃,嘴角一抹得逞满意的笑容,刺伤二师兄的双眼,懊悔与内疚啃食他的心,他的心痛到麻痹,眼角不知不觉流下泪来。

    「啊…不…」白静飘飘然再也顶不住低吟,面对二师兄身心煎熬下,双xue再度陷入疯狂chouchaqingyu炫窝中,大拇指揉压住那敏感核心,白静被狂乱qingyu冲击下身体一阵阵酥麻快感贯穿全身,居然被搞得chaochui喷出,「啊~~」yinshui滴落在地上。

    仇庄主吉时已到,老夫人催促快快拜堂。地窖外面仆人大声传话。

    好…知道了。仇九厄拉好新娘子嫁衣包好后,低头耳边厮磨喃喃低语:「我的好娘子,带你见见我娘亲。」

    白静失魂双眼,搞的全身瘫软无力只能顺从,「那…师兄?」

    「放心,等等婚礼结束后,我就会放了他。」仇九厄安抚怀中的娘子。

    「嗯…」白静回头深深的望了师兄一眼,胡杰刚也回望深情眷恋复杂眼神,「师妹…呜呜…都是师兄害你的。」当看不到人时,胡杰刚才痛苦低吼自责不已。

    这时…

    魔物谷隐,突然离开魔幻石现身在地窖内,一步步走向胡杰刚。

    胡杰刚惊愕瞪眼,「你!」对于突然凭空出现的黑影觉得奇怪。

    魔物谷隐单手掐住胡杰刚下颚,眯起双眼注视这个美男子,倾身亲吻,手掌压迫下,胡杰刚只张开嘴承受无情侵入,对方的唇舌冷冷的。「呜呜…」

    魔物?谷隐品尝人类男子滋味,也不错,伸出舌头回味刚才味道。

    「你是谁?」魔物?谷隐动手帮胡杰刚松绑。

    「你目前还没资格知道。」魔物?谷隐低沉回应。

    魔物谷隐摸着下巴考虑的眼神说:「若你愿意成为我的人,我可以帮你练就神功。」

    「你的人?」胡杰刚挑眉。

    魔物谷隐整个人瞬间变大抱住胡杰刚在怀中,胡杰刚剧烈挣扎也挣脱不了他箝制力量,「别浪费力气,你若是想再要回白静,就先成为我的人。」胡杰刚发现他tunbu被坚硬的东西抵住,他是男人当然知道这甚么?

    「不…」胡杰刚低吼愤怒,他堂堂男子汉,才不愿意当人家的男宠。

    「那就算了,我不勉强,但是你可别后悔。」话说完他整个人消失在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