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七.师兄虐爱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一行人以最快速度回到天沧山的天沧派,山上寥寥无几的几个师弟兄,有好几个还裹着伤依然帮忙最简单工作,有些伤重还在屋内疗伤休养生息,整个天沧派可以说非常凄凉颓废与之前荣景差很大,仇九厄怀抱着白静步入其中眉头紧蹙。

    在白静的指示之下他们先到师父的卧房内。

    屋内依旧像他们之前离去的模样乱七八糟,此刻师父与大师兄脸色都很差整个人也瘦了一圈,几天几夜无法得到真正休息,大师兄眉宇之间有股阴晦之气。

    「白静…」大师兄一见到白静整个精神一振,终于等到心爱的人儿,她以为这辈子再也无缘见到,可惜仔细一看师妹衣衫不整的被一个异常高大壮硕气势非凡男子抱在怀中,大师兄脸色一沉。

    胡杰刚也随之进门,把所有的怒气全压抑下来,为了不辜负师妹白静牺牲,他选择一切先救人,静观其变。

    「大师兄…」白静尴尬脸红挣扎想要挣脱夫君箝制,可惜男人不愿意松手放行。

    「这…到底怎么回事?二师弟我把师妹交给你照顾,你居然…」大师兄石傲对着胡杰刚怒吼咆哮。

    白静说:「师父,大师兄,这位就是魔石山庄的仇九厄,我们已经成婚…师父…」

    师父虚弱到再度吐血,吓得白静要求:「夫君你快帮师父疗伤。」

    「嗯…是的,娘子。」仇九厄把怀中的小娘子放在角落椅子上,用红色披风包裹住娇嫩chiluo裸身躯,要起身时,「唔…呜…」还故意在小嘴狠狠重重亲吻发出暧昧啧啵啵声xishun几下小丁舌,相濡以沫,才转身离开。

    仇九厄再怎么笨也知白静的大师兄也喜欢心爱的娘子,他故意当着他们的面跟娘子玩亲。

    仇九厄冷傲走过来接手了大师兄的位子,大师兄整个人虚弱的被二师兄扶了起来。

    魔物谷隐也出来前后夹攻帮重伤命再旦夕,以魔力帮他疗伤,仇九厄没想到白静师父伤的如此重,这没有三天三夜的运功调息是无法把人救回,真是浪费他与白静练就yinshen功的时间,真**不爽。

    如今已经答应娘子当然要做到。

    仇九厄聚精会神全力以赴,无法顾及到白静,所以白静与二位师兄悄悄离开并没有惊动仇庄主,他们从后门离开。

    白静也有许多话要跟二位师兄说,所以乖乖的跟随出去。

    二师兄随手拿了装有干粮食物的包袱,三个人一起往石洞而去。

    他们来到当初白静躲避敌人攻击时的石砌的洞xue内,「二位师兄我们在外面谈就好,何必,关在这里…」白静不知名的害怕想要拒绝进入石洞。

    「以防万一,这样比较安全。」二师兄不顾白静的拒绝,把人拉入,用内力把石门关起来三个人关在里面,二师兄知道哪里有油灯拿出来点燃油灯,装有吃的东西包袱摆在石桌上。

    「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大师兄直接问边拿东西果腹,这些天睡不好也吃不好,先吃一点补充体力。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仇九厄用师父与二师兄的生命威胁我一定要委身于他…呜呜呜…我也不愿意…可是我又不是他的对手…呜呜呜…」

    师妹这一哭,让两个师兄又心疼又惭愧,二师兄伸手去抱住白静,最后三个人抱在一起痛哭。

    女人身上善发出来幽香让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371/" title="皇帝淫精无弹窗">皇帝淫精无弹窗</a>

    男人心猿意马,怀中那副身子像无骨软软身子让人心跳加快,不知怎么了四只大手下意识的抚摸女人纤细身躯像是安抚试探性抚摸,「静儿,这些天你吃了不少苦,我这里有药,可以减轻你的疼痛,我帮你擦擦…」

    「不…不要…」红色的披肩在一拉一扯间完全敞开露出chiluo裸身驱,可惜却是布满吻痕青红紫一遍,两个师兄都瞪大眼,没想到师妹被玩弄的这么惨,「别看啦…别」白静羞得恨不得地上有洞就钻进去了,这一动下双脚间双xue都流出yin-hui白浊物,两个男人一看就知怎么回事。

    「师妹,石洞后面有个温水池,可以减缓不适,也可以好好清洗一下身子,我带你过去可好。」胡杰刚温柔的游说。

    大师兄一听眼睛一亮,反正师妹已经不是完壁之身,多年来的守护总是要得到一点报酬。

    原本白静该属于他的女人,没想到却便宜了仇九厄,想想真气人。

    更何况这等美人没玩到手,真不甘心,就算不能娶她,那春风逍遥一夜当个野鸳鸯也不错,跟二师兄连手,搞不好让师妹怀上孩子,气死那个该死的仇九厄。

    「呵呵呵…」大师兄脑海中已经幻想师妹如何交欢情形嘴角一抹邪恶的笑,狠狠的咬了一口包子。

    慢慢走向二师兄与师妹,只见两人都脱光衣服,泡在温水池,「二师兄,我自己来就好…」

    「乖…二师兄我帮你把xiao+xue清干净…」胡杰刚心疼师妹全身都是仇恶人的吻痕烙印,那xiao+xue还被撑大红肿,「洗干净了才能擦药。」

    「白静,都是二师兄不好,没能保护你,让你受到这样污辱…」原本白白净净的玉肤如今却是遍布青红紫,shuanru也被咬成暗红色却更加敏感,性感,诱惑人心,二师兄炽热双眼,不自觉吞咽口水,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

    白静忍不住缩着身躯,「师兄…别…」经过三天仇九厄的虐爱调教她的身体异常敏感,这样轻轻舔一下就让她浑身一麻,这时二师兄的手指深入xiao+xue内勾弄,白浊物慢慢勾弄出来,手指插入刺激到内壁,让白静对异物侵入排斥感,xiao+xue忍不住收缩咬住手指。「啊啊啊…不要…痛…」

    二师兄额头冒汗,隐忍胯下yuwang,恨不得用自己的肉diao去代替手指,想要师妹的yuwang越来越火热。

    这时大师兄来了,眼见胡杰刚把白静抱在怀中,白静双脚拉开那xiao+xue绽放在眼前,胡杰刚胯下宝贝炽热扬起危险角度,却咬牙强忍住欲火,细心抚摸白静身躯手指还在xiao+xue内挖勾,xiao+xue随着挖勾动作流出更多白浊物,「啧啧,仇九厄到底射了多少在师妹的xiao+xue,我看怎么挖也挖不干净,不如…用我们师兄弟jing+ye直接清除,大家都爽。」话说完,脱光光跳入温水池内。

    「白静,让师兄们好好疼爱你。」大师兄同时扶住师妹tunbu,给了二师兄一个眼色示意后,低头一记热情吻火舌侵入小嘴,「呜呜~」跨下紫青色可怕狰狞肉diao抵住xiao+xue,「大师兄!」二师兄蹙眉惊愕瞪大眼,马上缩手,抽出被紧咬住的手指,大师兄见机不可失冲入xiao+xue中,也带入些许池水,「呜~」白静瞪大眼无法相信居然被大师兄给qiang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