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四.以治疗之名,行兽欲之实(H)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大师兄回来石洞内,带回食物,见到所谓的治疗,真他马的!简直就是找个人来一起当奸夫,心里很呕,却也只能隐忍。【随机广告4】

    但是,白静雪白身体上青红紫痕迹,真的慢慢在消退中。

    让站在旁边观看的两个同是奸夫的角色,无语,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男人玩弄师妹唉唉叫。喔!不是!是治疗师妹。

    白静闭上眼躺在石床上,卓安抓起开始吸吮那**左右两边红蕊,吸吮的极用力,手指在双穴中轮流抽动,**再次源源不断流出,卓安一路吻下去,来到双脚间颤抖花瓣,整大嘴罩住那颤抖花穴,伸出舌头顶开花瓣媚肉插入那收缩极好肉缝中,花穴一有异物进入就不自主地收缩紧咬,搞得舌头都快被卡住,卓安只能快快抽动,连菊穴都开始蠕动想吃馋样,男人略退出,把女人双脚抬高M字腿,双穴全都露出淫荡模样,白静没想到这年轻的男子技巧这么厉害,搞得白静酥软飘飘然仰起头声声呻吟叫,「啊~~~快受不了了!给我…」卓安被这副骚浪样,也搞的受不住,过来握住早已经高胀坚硬炽热**瞬间大了一大圈狠狠的插入颤抖花穴,又在花穴里面变得更粗更长企图想试试花径能承受撑开多大,在女人腹部上显现出**的形状,「啊…好大喔…快被插死了…快插穿了…啊…」白静感觉快被**贯穿身子了。【随机广告3】

    若卓安想杀人,他的**是可以贯穿女人身体,从**或屁眼进去贯穿,从嘴巴出来。(吓!)

    卓安淫欲的双眼,含糊不清说:「好…我缩小点…松一松快咬死我了…」两人淫荡叫声充满整个石洞内。www.6zzw.com

    卓安开始窕调整好**的大小又猛又狠,先抽了百来下帮**止痒,然后再转菊穴狂抽,速度之快不是正常人可及了,白热化肉眼已经看不清楚,「啊啊~~慢一点…快死了…」噗滋滋啪啪啪拉拉拉!操穴声越来越强,连站在旁边观战的两位师兄都傻眼瞪圆眼,这速度也太强了吧,望尘莫及。

    从头到尾二个师兄叹为观止,胯下**物虽也泄过还是硬生生在扬起,却不敢贸然过去怕又在师妹身上留下痕迹,所以先自己握住**上下滑动或是挨过去让师妹用手用嘴。

    卓安淫欲双眼扫瞄身边两个师兄弟,摇摆臀部,狠狠狂操猛干**穴,啪啪啦啦声中,不忘提醒,「嘴巴可以操啦!但是…不可大力撞击,都要温柔一点疼爱。【随机广告4】」

    「啊啊…轻点…唉唉唉…喔喔…**操得妹妹好爽喔…」白静陷入**泥沼中无法自拔,张开大腿,双穴随便男人操弄,配合男人动作,不由自主贴上,男人不可思议得气流,好舒服,全身被操得通体舒畅,像躺在云端般飘飘然舒服得快死掉。

    站在一旁,师兄弟翻白眼恶狠狠瞪住正在爽得臭小子,都快得内伤呕死,心里不是滋味,他们从小喜欢的女人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800/" title="想上就上by迷羊sodu">想上就上by迷羊sodu</a>

    ,居然还要这毛头小子来教导!可恶!

    大师兄心想要不是为了长远计划,不让仇九厄起疑心,他才不愿意把师妹白白送给人玩弄,这到底是什么鬼治疗,越看越上火,跨下的**也跟随起来,可惜只能靠自己双手,师妹小嘴只能含舔又不能狂抽撞击,唉!简直是要搞死人,眼看着,那瘦小的少男粗大**狠狠操干粉嫩肉穴,内心真的不是滋味。

    二师兄因为刚才有发泄过,还是强忍住那胯下欲念,转身回到石桌前打开大师兄拿回的食物干粮吃起来,心里一样不舒服,但是形势所逼他们也没办法选择。

    在喧嚣淫叫放浪激烈交欢,卓安最后的冲刺,霹雳啪啦声音,越来越响亮**穴声浪,师妹一副爽过头快昏过去,连嘴角都留下晶透唾液,「啊~~饶了我…不要了…呜呜呜…」卓安全身冒烟,周围都被烟雾所包围,吓得两个师兄弟,傻眼真怕卓安骗人,把师妹给拐走,两人一起消失。

    「不…」二师兄就是看过卓安出现与离开都有烟雾,所以冲过来抓住师妹的手臂,眼见二师弟这个模样,大师兄当然觉得也过来帮忙抓住师妹的另一边的手臂。

    「放心啦…」卓安露出笑容,跨下的动作不变,最后一记狠狠挺入深深埋入颤抖花穴内,整个人趴下来紧紧抱住女人,下身又狠狠往体内猛撞几次后,注入又强又浓的精液滋润女体,啊~~~「又…丢了…死了…」强烈冲击,过多**,让白静失魂无法承受的爽昏死过去,当卓安退出时,**居然抽蓄吸收男人的所有的精元,并没留出任何白浊淫秽物。

    两个师兄弟都面面相觑傻眼,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

    卓安说:「你师妹这副身子,已经不再是一般人可以亵玩的了。」没有一定的武功修为是无法与她交合。

    两个师兄弟傻眼差点下巴掉下来。

    卓安把白静吃干摸净后,彻底深入治疗后,白静像脱胎换骨,模样更美上几分,全身像未开封的处女一样,每寸肌肤回复原本的模样晶莹剔透,完美无瑕,卓安一阵烟离开,师兄弟全都惊讶不已,至少这一切都值回票价,大手都温柔的在白静身上抚摸,都惊奇不已。

    当然没多久,快快把师妹,直接送回仇九厄身边。

    仇九厄也正好也进入最后的阶段,把师父从鬼门关救回。

    「好了…好好调养就好。」仇九厄说道。

    仇九厄与魔石谷隐,这三天耗费许多体力,精神,所以并没发现妻子有何不同,马上准备回程。

    大师兄当然挽留说说场面话:「这次真是太感谢仇庄主大力帮忙,把师父从鬼门关给拉回,这等大恩大德,是我们天沧教大恩人,留下来让我们好好招待休息。」

    「不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仇九厄心想这种烂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待,他的马车还比他们的地方还舒适。【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