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八. 高H.(虐) 慎入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厢房内气温增高,两人眼神互相放电,雄哥双眼灼烈跳跃**,眼前难得一见的性感美人,庄主捧在手心的心肝儿,平时高高在上,远远看着就让人心儿绷绷跳,如今能有机会跟夫人关在一个房间内,简直是在作梦,如果是梦就让这个梦永远别醒过来。【随机广告5】

    勾魂摄魄的媚眼,性感的舌舔吸唇瓣说「若你能让我满意,我就会忘记你刚才做的事,不对做任何处罚,若不满意……」

    男人一步步走过,边脱下上衣,帅气把一服丢在地上,「不…退回去!用爬的,你现在是我的奴隶,叫我主人。」白静像高傲的女神。

    「…是的…主人…」雄哥欲火燃烧为了得到美人,就算死也愿意,爬算小意思。

    昂藏七尺之躯,像只公狗一样爬了过来,挨到床前就要大显身手取悦女人时,玉手遮在他的嘴巴上,「不准吻我的嘴…你还不够格。」

    「是的,主人。」雄哥心想反正能,摸到、吻到,全身那柔嫩完美的肌肤,就算赚到。

    「站起来,脱下裤子,让我看看你的东西。」白静斜眤扫瞄胯下隆起的硬物。

    「是的,主人。」雄哥脱下裤子,露出那高举狰狞粗**。

    白静瞄了一眼,很一般般,但是跟夫君或是二师兄就差远了。

    「来吧…把你取悦女人的那套…全使出来吧…」

    「是的主人…」雄哥双眼染欲,嘴巴差点流出口水,轻轻拉扯开肚兜眼前丰满美乳在眼前,色泽好美,雪白峰顶上依然是粉红色,没想到都嫁人了还能这样美,比小燕美上好几倍,「好美喔…」惊艳眼神低头又亲又吸吮的,「喔…舒服…」

    听到夫人这样说,信心大增,准备放手去干,迅速脱光夫人身上的衣物,两个人都**裸,悄悄上床跪在床上,拉开双腿,夫人居然是白虎,但是美的像水蜜桃的私处散发一种香气,喔…是人间难得一见的美穴极品,他忍不住低下头舔吸那粉红色肉缝中的美味,「喔喔喔…喔…**好痒喔,舌头伸进去…深一点,再深一点!」

    「是的,主人…」男人抱住夫人的**舌头挤入湿润肉缝中,努力深入到最里面「喔…好紧喔…夫人…」舌头开始不断****,感觉不快点抽就快要被咬住的可怕紧致度。7k7k001.com【随机广告3】

    「喔喔…舒服…把菊穴也搞一下…好痒…」

    「是的主人…」雄哥没想到夫人有此癖好,他是没玩过啦,下次可以好好找小燕玩玩。

    湿滑的火舌抽出颤抖属**后,更把夫人的臀部往上抬,舌头往后面菊穴舔吸试图插入,但菊穴太紧了无法顺利进入,他先来来回回舔吸外部然后才慢慢插入「啊~~」夫人吟叫,雄哥更卖力二根手指插入前穴,来回抽送,舌头插入菊穴抽动,双穴都被搞得湿润不已,白静也舒服的双腿紧并起来,箝制住男人的头部,让他舌头埋的更深,「啊啊啊…在快点…」雄哥快窒息的感觉快喘不过气来,手指与舌头抽动到快麻痹想快也快不了,被**紧紧咬住,「呜呜呜…」白静可不想吃下这恶心的舌头,所以松一松脚也放开,男人顺利抽出舌头。【随机广告1】

    雄哥吓得额头冒汗,频频喘息…这夫人真是厉害,那双穴紧到不可思议,这**如果插下去还能保全吗?跨下的**全都吓的龟缩,「怎么,还不再上来,现在我要你的**子好好操我的**…快上来。」白静故意玩弄自己的**,然后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7/7688/" title="风姿物语原版全文阅读">风姿物语原版全文阅读</a>

    张开大腿掰开**湿润花瓣,「放心…我的**没胃口吃下你烂鸟小**…看你吓得…呵呵呵…快过来。」

    「夫人…你饶了小的吧。」

    「就说…要你叫主人…不是夫人。」

    「是是…主人…小的该死…求主人饶了小的吧。」

    「要我饶了你…就好好用你的**操我的**…不然就等着领死吧。」

    「喔喔喔…」白静边玩自己性感身躯放**欢,**被她掰开露出小小黑洞滋润水光闪闪,再度搞得雄哥受不住,反正不插也是死,插了反而爽快,还有一线生机,所以他双手握住软软**努力掏弄,没多久**子就再度展现雄风坚硬高举。

    雄哥一副慷慨就义,一脸火热的说:「主人,我来了。」

    雄哥握住**身对准主人掰开的**洞口噗滋一声顺势挺入,「啊~~」白静被冲击的全身一震,滋味还算不错,男人抱高她双腿,开始火力全开,劈哩吧啦**穴声充斥整个厢房中,「啊啊啊~~」**一阵收缩「喔…好紧喔…」搞得男人酥爽差点泄底,强忍住,放下双腿低下头亲吻住那随着抽动操穴的动作晃动的**,抓住一边红蕊像孩子一样吸吮,下身狂乱撞击**,边吸**边干**,搞的白静酥爽,「太慢了再加快一点,喔喔…最再深一点用力一点…啊啊…」雄哥使出他的蛮力使命的**猛干**,「喔喔…再快一点啦…快…快!」

    「是…主人…啊啊啊…主人…快泄了…」男人已经快受不了**波滔排山倒海而来想挡都挡不住,**在**内,暴跳快冲之际,被压在身下的夫人吼叫,「不准射进里面…」但男人收不住势,也来不及,喷洒一半,被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然后狠狠的踢开摔下床,喷的满地都是白浊秽物。

    「贱奴…狗奴材,脏死的…过来给我舔干净。」

    雄哥乖乖的过来吸舔夫人颤抖美穴,「舌头伸入里面给我吸干…叫你别射里面…」

    「是是…小的该死。」

    「来…我还要…你太早泄了…我还没满足。」

    「蛤…」雄哥黑青的脸,只好乖乖的再度用手抽动软软的肉**,毕竟算年轻再战还是可以的,就这样双穴都玩过,菊穴雄哥还第一次玩,感觉还是前穴比较好,后穴太紧紧到有点受不住,「啊啊…泄了…我不行了。」雄哥前前后后共泄了七次,泄到没东西泄了。

    「不行?嘿嘿嘿…我还要…再来。」翻身而上,把男人压在身下,用**上下揉搓挤压,没多久棒子硬了却已经不够硬,白静不管用**挤压揉搓后,握住半硬不软的**身,放松**让插入更顺一点后,终于**吃下整个**,开始上下套痛,越来越快越来越悍,「呵呵,我**操你的**,看你敢不敢再欺负女人!」

    「啊~~主人小的再也不敢了…求你饶了我…」不知怎么了雄哥整个精气神像快被女人给吸光的感觉,「啊~要泄了…~好痛喔…啊啊啊!」白静起身后,那**物居然喷血,「真的精尽人亡。」白静把已经翻白眼断气的男人给踢下床,「死相真碍眼…真是污了我的眼。」拿起薄棉被擦拭身子,拍拍屁股准备离开。

    白静出去找了个奴仆过来,带他进入房间,单手掐住他的咽喉威胁说:「帮我埋了他…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然你就跟他一样死的很惨。」

    白静武功与淫功的修为大跃进,一般人对她还说像蝼蚁一样,轻轻一捏就死了。【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