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激烈情欲交欢(H)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酒足饭饱也经过一场,激烈**交欢,让怀中美人明显体内不支,三个功力虽然更上一层楼,原本仇九厄与谷隐各方面都比白静胜出许多,所以男人从浴池中战到房间都不觉得疲倦,只是心疼娘子受不住,他们的激情欢爱都不是一般女子可以承受住的,如今就算白静已算脱胎换骨,体力依然远远不及他们,男人天生的优势与后天锻炼。【随机广告5】

    交颈厮磨,夫君的强悍双**还深深埋入娘子双穴中,并不想拔出的样子,白静昏睡在夫君怀中,大手罩住胸前白嫩**揉搓,指缝间挺立的乳果被夹击在指缝中,「喔…」睡梦中感觉一直受骚扰,闷哼!女人翻动身体想要闪避骚扰源,双穴吐出半寸**,可惜身后的男人邪恶的环抱住腰身双**再插捅入紧缩的**。「喔…」疲惫的双眼掀了掀眼皮再度睡去。

    休息半刻,男人眼睛扫瞄到桌上还有酒,伸手想喝酒,坐起身让女人双脚大开坐在男人身上,依然睡的昏沉,男人拿起酒倒头喝下,单手扣住女人后脑勺,低头一阵热吻,熏人酒气,让白静推拒挣扎,「呜呜呜…」男人身体一热,女人抗拒扭动身体,反而磨蹭剧烈,激起男人无法无边的**,大**再度苏醒坚硬胀大一倍,硬是撑开**,开始另一波的攻击,白静被操到醒过来,这家伙是不让人睡吗?「啊…不…」

    发现女人醒了,男人嘴角一抹**笑意,「醒了正好…陪我再战一场。【随机广告1】」

    「人家不要了啦。」不知白天搞死那渣男雄哥,虽然他死不足惜,但是亲眼看到自己居然成为可怕吸精妖女,接下来夫君与谷隐求欢,她只是应付怕引起他的怀疑,但是整个晚上下来,她真的兴致缺缺。www.luanhen.com

    白静没想到遇到仇九厄后,她整个人生翻转,翻天覆地改变,仇九厄与谷隐似乎没天没地的天天喂饱她满满精液,**虽然无法抗拒男人一次次求欢,每天活中**欢腾**满足,一日无法离开男人,但理智上却有点抵抗。

    仇九厄把女人压在桌上,一脚踩在椅子上,一脚在地上,男人箝制住纤细腰身,从后面冲撞上来,「小**,还说不要…你的**吸吮可强烈…为夫希望让你受孕。」

    噗滋啪啪啪啦啦!噗滋啪啪啦!一阵狂乱操穴的响声,「啊───轻点…喔喔…太快了啦…啊啊~」强烈的撞击把娇软的人撞趴到桌上去,杯杯盘盘全被推下桌子下发出破碎的响声,但是外面的人听到也不敢敲门进来,没有仇庄主传唤,他们若是冒失闯进去就死路一条,房间内激烈的声音,是司空见惯,两个守夜的护卫互看一眼耸耸肩。【随机广告2】

    大手从揉捏拉扯胸乳激起女人全身舒服颤抖,大手往下压在腹部,一股热气从掌中传入体内,让白静舒服闭上眼呻吟,飘飘然的感觉,速度放慢一点一点,但是埋入很深,节奏性很强悍的占有全身,每次冲撞深埋像要被活活贯穿的感觉,深入子宫内,来来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337/" title="乡村禁爱帖吧">乡村禁爱帖吧</a>

    回回抽动中撞挤花心「啊啊!」被强烈撞击到上半身无力撑住整个趴倒在桌面上,随着身后的男人一次次贯穿**穴,胸前的嫩乳磨擦生热,刺激全身,让白静蹙眉呻吟飘飘然,「啊啊…快…被你操死了…求你给我…」

    这时,身后的男人双**狠狠抽出,双穴一空,明显收缩透明**流出,双穴洞开马上收缩,双只**居然应是挤入前穴,硬是顶开收缩的前穴,「啊…不要,快裂了!」一时间感觉错觉。

    男人趴下来压在女人背上,下身一寸一分的挤入那强烈收缩的**,「放心宝贝你的**强大的很,三根来都不成问题!」噗滋啪啪啦!男人压在女人背部下半身强撞击小嫩穴,开始快速加速奔驰狠狠**穴,「啊───」接下来强烈快感串流全身,女人脑中一遍空白,置身在云端,再度达到**潮吹喷尿全身颤抖抽蓄。

    「喔喔…真他马的紧,快被你的**咬断了,喔喔…」噗滋啪啪啪啦啦!噗滋啪啪啦!男人火力全开密集强悍快速奔驰贯穿下低吼:「全部给你…」

    最后把娘子抱到床上好好的睡觉,男人脸上洋溢满足幸福笑容。

    隔日谷隐知道宿主九厄想要孩子的愿望,掐指一算淡淡说:「若想要孩子就近这几日就是受孕最好的日子,仇庄主你要好好努力喔。」

    仇九厄有疑惑,「可是你…」其实他想独享娘子,他不喜欢别人分享她的娘子,爱的越多执念也越深,说话的同时,望着还在睡觉的娘子。

    「放心,我的不会让任何女子受孕的,我只是在泄火,修练。」

    「谷隐…我可以其它的女子,让你泄欲消火!」

    谷隐锐利眼光一扫,「那练功呢?你爱上白静?这样会阻碍修行练功,除非她也一样爱你,但是在我看来白静只**屈服,心里还是有那个人存在!」一语打中,鞭打仇九厄的真心。

    「我,我会让她爱上的。」仇九厄蹙眉低吼。

    「……」谷隐蹙眉心想要不是前几世欠你们仇家恩情,他也不用累世要来帮助仇家子孙,他真后悔当初下的毒誓与仇家结下不解之缘,而这一代好不容找到像白静这样条件练武  剑的刀鞘,修仙的炉鼎。

    接下来几日,仇九厄知道这几日是受孕最好的日子,可以说日也操夜也操,操的白静几乎无法出房门,而这个堂堂仇庄主,居然整天关在房中操练娘子,白静被搞的衣服也不用穿,唉叫到声音沙哑,全身无力却又异常敏感对男人无法拒绝,只能求饶,脚都快合不起来了,上茅房或吃食全都夫君一手包办,求饶也没用,男人只是说:「乖乖…这几天是受孕的好日子…就这几天…」

    「啊──别又来…」男人话说完又翻身上来…」

    「啊──」白静又陷入**中,沉沦在男人身下,迎接一次次的欢爱。

    。下集预告:大师兄与二师兄将要来魔石山庄与白静相见。【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