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二.轮奸(虐 H)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白静懵懵,惊愕无法置信,居然双脚自动张得开,双手拨开花穴,「啊──」噗滋一声,肉**冲入**内。【随机广告1】

    谷隐念咒语,许多分身黑影出现在周围。

    谷隐深深埋入白静的体内,充满整个**,大手掐住女人下颚,淫欲双眼跳耀欲火说:「这些天老夫隐忍许久共有六天吧,你欠我六次,不止喔我们有时一天不止一次…没关系我就算一次吧,现在有六个我,比仇九厄得两只更能满足你吧,现在好几只,夫人是要轮着来,还是…是,一起来。」

    「不要…求你不要…你…你这样欺负人…就不怕我告诉九厄吗?」

    「哈…」谷隐冷笑掐住脖颈间的手略为收紧,让白静倒吸一口气,惊愕万分,「别惹恼我,对你没好处!」大手马上松开,改抚摸着随着晃动**,捏起乳花拉扯玩弄,下身肉**也开始动起来,三浅一深的摆动**,「咳…啊…喔…」

    「…仇九厄目前拥有的一切…都是我帮他的,包括你…若没有我,他找不到你,白静你是聪明人,别做傻事,破坏我跟宿主之间和谐!」俯身亲吻那颤抖**,露齿啃咬。

    「啊──」谷隐淫欲锐利的双眼,扫瞄周围的五个人影,全都**握住下身的**物,全部的人面无表情一一上场,两名过来个抓住个**一起吸吮疼爱,让白静受不住低吟,「啊啊…」另一过来在**前吸吮那敏感花蒂,又拉扯捏揉,「不要…啊啊…会受不了…啊啊…」强烈的快感冲击全身,让白静低吟求饶弓起身迎向男人。swisen.com【随机广告5】

    「这才刚开始而已…现在就求饶…我会折磨你又爽又痛苦的,忘记你心里的二师兄,还有你握在手中,吃在嘴里的仇九厄…哈哈哈…而我要你,永远记得我是怎么样的操你的……心里只想到我,你这小贱货就是要这样操才会认主人…白静看清楚…我才是真正的主宰一切的人…」

    其实谷隐这些天内心很煎熬,他想要她想的快疯了,他对这样的情况也很错愕,眼睁睁看见他们在恩爱,但是却要压抑关闭心门的练功,这几天仇九厄又霸住她,苦无机会跟她在一起,今天可是绝佳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他千年的修练居然被这个妖女给破坏,他引以自傲的自制力,全毁为一旦,越逼自己不去想却偏偏想要的上火,都快引火**走火入魔了!他万万没想到会如此失控。

    居然会沉迷在这种**中,无法自拔,在仇九厄爱上她后,他也被她**所吸引到一种无法控制的地步,所以他今天才会故意这样折磨她,越喜欢的东西,越想越是煎熬折磨,非常扭曲的心态。【随机广告1】

    谷隐翻过身让女人趴在上面,持续**穴,噗滋滋啪啪!噗滋!啪啪!操弄声节奏性很强烈,另一个跨站上来,握住肉**放在**间夹紧滑动,另一个就直接插入颤抖湿润菊穴,「啊,啊啊──呜呜呜…」另一个把女人的头扣住,肉**冲入那哀哀叫的小嘴中,另一个**居然又往菊穴插,白静瞬间睁大瞪圆眼,「呜──」菊穴有两根同时抽动,谷隐才满意双眸邪恶淫火,开始冲锋陷阵,疯狂的猛操**紧致的**,媚肉不由自主吸吮那进入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8/8027/" title="坠落的星txt下载">坠落的星txt下载</a>

    的大**,「喔喔,夫人的**紧的处女一样,紧咬的**不放,喔喔喔…真**…」谷隐**滋味的感觉真不错,下身**穴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狂乱**乱喷,噗滋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

    白静被样也搞得受住陷入疯狂的**中,身体变得很怪,**狂欢沉沦在男人身下,但心灵却有被凌辱的感觉,两方拉扯下却让她有种快疯的疯狂快感,

    最后白静无力全身瘫痪,任人鱼肉,双腿间双穴沾满淫秽物,都开绽放开花两个大黑洞,搞到双穴各插了二支**,有时三只同一个洞,但是不管被搞多大都能马上回缩,弹性非常得好,「真是爽,真是极品,夫人你未来生产也会很快的生,绝不会难产…哈哈哈。」谷隐边狂抽猛送的**穴声,传遍整个房间。

    「呜呜…」

    谷隐心想若他能改变体质,他或许能让白静为他生儿育女,想到这里心儿更欢,跨下**穴的动作也越狂乱奔驰,横冲直撞,劈哩吧啦,噗滋滋啪啪啪!越玩,越嗨!

    大厅内男人们四平八稳的坐着谈公事,这次前来有大师兄,二师兄还有那卓安修士,三个男人看不到那日思夜想的师妹,内心有股失望,虽然努力压下,但是最后二师兄还是问:「仇庄主,不知夫人近来可好。」

    仇庄主喝茶随意回答「好,当然好。」

    「那可否让我们师兄妹见见面?」

    仇庄主重重把杯子放下,发出清脆响声,让所有人都怔住,仇九厄冷傲的说:「晚上帮各位洗尘,夫人会出席的!」话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然后交代下人安排休息的房间让他们三位休息,这时总管匆匆来报,「庄主钱庄那儿有点事需要您亲自处理一下。」

    仇九厄有点烦心不悦,正想要去找娘子好好温存一下,没想到钱庄出状况,「怎么状况!」

    大管家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仇庄主越听脸色越沉,这事要亲自去处理,看了一眼卧房的方向,硬是转身跟总管出庄了。

    他们三个男人被带到一个清净离主屋非常远的后院厢房中,这儿就是白静几天前玩死一个普通男子的厢房,已经被打扫的看不出当初痕迹,但是卓安却能感应到死者的怨气,虽然被锁住但是他却感应到了,但是卓安根本不想要跟这种低下的魂多交集,要求换房间,他们一行人空过那一间怨气很强的房间,各自选择其它的空房。

    他们各自休息,只等待晚上与师妹的见面,而卓安打坐中,魂魄出窍,飘到主屋附近,就感受到一种黑暗的结界,让他无法前进,但是他能感受到白静身心都受到煎熬,卓安蹙眉想一探究竟,口中念念有词,他痛苦勉强打开额头上天眼,

    终于看清楚里面状况,白静被五个男人**,双穴都成大洞似乎痛苦又欢愉呻吟低泣求饶,接受一次次精液的洗礼,而这五个人却是同一个人的元素,就是下这黑暗结界的男人,他应该就是镇守这魔石山庄的魔物,这种**似乎不想再练功,而是一种泄火或是更深沉的东西,魔物似乎有点动怒,才会这样搞白静,这个人是阻碍他的最大绊脚石,不过他似乎有点失控,能让魔物失控,白静啊!白静真有你的。【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