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五. 欲池肉林 (H.乱交)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场面持续到清晨,宴会场上原本十几个女人,下场都很惨,全都被搞到双穴开花,没能让三个男人泄出,反而是自己泄了又泄瘫软被**穴昏死过去,一个个被抬出去,目前已经换过新的一批了,三个男人眼睁睁都看到主位仇庄主,没有让怀中的女人春光外泄,全被包在披风内,只能看到他们激烈欢爱的**穴的动作与声音,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还有白静淫欲**声。swisen.com【随机广告1】

    啊啊…给我…呜呜…又要泄了…白静师妹呻吟**声,**媚态沉沦在仇九厄怀中**不断,声声求饶声,如春药般传遍整个场内,让在场三个男人恨不得从仇九厄怀中把白静师妹给抢过来,轮流疼爱一番,想到在石洞内的狂欢他们回味无穷,常常浮现脑海中。

    仇九厄疯狂奋力**穴,在娘子声声求饶声中泄了一次,却不愿意退出娘子双穴,边喂食怀中软弱无力的娘子,双眼观察台下一切,偶尔遇上偷窥目光,狠狠的瞪回去,让他们完全不敢再有偷看的情形,白静吃了点东西有点儿力气挣扎想要湿润颤抖双穴想吐出**,却被夫君制止反而被箝制往**埋的更深,「不──」缓缓的开始又动起来,双**活络再度苏醒起来,充满整个双穴,女跨坐在男人怀中,挣扎想起身却被插入更深,前穴肉**像是插入整个子宫内,后越穴插入肠道,一阵酥麻,**如流水,随着抽动操穴动作噗滋滋啪啪啪!**乱喷,「啊──太深了啦,你!不…呜呜…」火热的吻,深吻吸吮娘子口中甜美**滋味,下身狂上撞击双穴,大手罩住胸前呗操弄时剧烈跳动的**,又捏又揉的刺激女人敏感**,快感酥麻再次粉粹白静的理智,不由自主配合男人动作,双穴吸吮**。www.6zzw.com【随机广告3】

    「喔喔,好紧唷,真美,双穴咬的可真紧,宝贝松一松,喔喔!」仇九厄**噬骨,站起身往上顶,怀中的女人像要飞上天的模样,双脚盘住男人虎腰冷不胜防被夫君一个劲道翻转过来,换个角度,「啊~~」白静惊愕像要摔落的错觉,却都瞬间完成没摔到,翻身翘高臀部趴在椅子,男人再度从后面操干上来,噗滋滋啪啪啪!噗滋滋啪啪啪!火力全开**穴劈哩吧啦的声音,再度强烈响起,「啊啊啊──」

    台阶下的大师兄越听心越火,压低声量只有其它二个同伴听到声音,「这个**,居然师兄面前被搞的如此欢,**放荡,还要我们配合搞这些烂货。【随机广告5】」心里很不识滋味,他们只要一想到师妹的滋味,就觉得身边这些女人根本是一堆不堪用的垃圾,**操没几下就又松又湿,连菊穴也一样,越搞越上火,火怒操爆了好几个女人翻白眼口吐白沫,瘫死在地上被拖出去换人。

    二师兄状况也没好到那儿去,整晚搞到最后**依然**,狂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7/7124/" title="润儿笔趣阁">润儿笔趣阁</a>

    操猛干的,埋头苦干,噗滋滋啪啪啪!噗滋滋啪啪啪!**穴声音响彻云霄,**快破皮麻痹,也无法泄出解套一下,这样心里更苦,心里只想白静师妹的嫩穴,可惜看的到却吃不到,他们这时才发现一般女人已经无法满足他们了。

    卓安倒是慢条斯文的舒服躺在那边,让女人张开大腿轮流上,眼睛观察四方耳听八方,气定神闲的肉**依然保持正常的硬度与长度,让女人一个个泄了又泄无力瘫软,这些女人要他泄出精元简直是笑话,在场只有白静有这本事与资格吃他的精液。

    这时一个黑影,如鬼魅般,现身在仇九厄与白静的面前,用心音在跟主人沟通,「我实在受不住,请宿主让我一起共享吧。」

    「你,谷隐!」仇九厄惊愕万分,下身的动作却没停下,依然他以为两人已经有默契,仇九厄欲火变成怒火,下身狂乱抽动撞击**噗滋滋啪啪啪!「啊~~」白静沉沦欲火,一阵阵酥麻听不见谷隐在跟夫君说什么,陷入**中浑浑噩噩。

    「仇九厄若你执迷不悟的话…我不惜离开你身边…」谷隐睿眼直视宿主的眼神,知道仇九厄极其不愿意分享白静,但是他无法再隐忍下去,他也不想偷偷摸摸的跟夫人在一起。

    「你!」仇九厄没想到谷隐会以此当威胁,下身撞击力量更大,整个人压下来,噗滋啪啪!噗啪啪!短兵相接般的浅出深埋的,强大撞击力让白静受不住唉唉叫,「啊啊,轻点!啊啊,太深了!啊啊快丢了!啊啊!」白静被搞的飘飘然迷迷糊糊,感觉被**贯穿身体的错觉,每每顶住花心,让她受不颤抖又要泄出,「啊啊!」没想到潮吹当下,被翻过身来**在双穴中转了一大圈,搞得白静受不住潮吹后又一阵抽蓄喷洒出尿意刚好喷在,谷隐想迎向的脸上,谷隐抹抹脸依然不管仇九厄怒火伸出舌头吸吮那充血肿胀的交合处花蒂「啊啊,不要,不要吃那里,啊啊…求你饶了我,不要了。」白静快承受不住那又狂又猛的快感,头猛然摆动快被搞疯了。

    谷隐却不管双眼如魔跳跃欲火如公蜂遇上蜂蜜一样舔来舔去吃的正欢,仇九厄狂抽猛干几下抱起娘子,明显拒绝谷隐亲吻娘子的**。

    「仇九厄…你何不问一下夫人是否愿意…」

    「哼…不需要问…谷隐,你要离开就离开好了…我不想成魔或成仙…我只想跟白静甜蜜在一起就好。」

    谷隐恼火低吼说︰「你说什么!难道你不怕我毁了这里,杀了你的唯一至亲…母亲大人。」

    「你敢…」

    「我谷隐…没什么不敢的…我现在不逼你,但我给你三天,仇九厄相信你会给我满意的答案。」

    这一切全落入卓安的眼中,睿智的眼光闪烁精光,年经的脸上一闪而逝的神秘微笑。【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