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八.被鬼压 (微H)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白静这几日过度纵欲腿软全身无力,却因为想见二师兄努力撑下来,无法甩开双双,只好让她陪伴下来到后院,然后才把双双点昏穴,她才往后院走去,卓安先开门把白静拉入房,「你!?我要见二师兄!」

    「梢安勿躁…我们谈过后…一定让你见二师兄。m4xs.com【随机广告1】」

    「你…我们之间有啥么好谈的?」白静也知道不是他的对手,只好坐下。

    「说吧…」白静没好气问。

    「你愿意舍弃一切跟我们走吗?现在好时机…仇九厄与谷隐已经闹僵了…力量减弱,我可以帮你们逃离这里,去过快乐属于我们三人世界!」

    「三人世界?」

    「当然…我愿意帮你们,当然我也要算一份!」

    「哼!」那跟谷隐还不是一样,她讨厌这样,感觉自己像工具,再者要她离开仇九厄,心生不舍,对他不能说没感情,这些日子来的亲密疼爱,搞不好肚子里都有他的孩子了,她感受到九厄的付出与爱,现在他正为两人努力她却是这时背弃他投入别的男人怀抱,她真的狠不下心来。

    「我离开…那天沧派怎么办?师父,师兄们怎么办?」白静疑惑,不是才谈妥所有条件决定合作。

    「这些不是问题…没有仇九厄…我也能帮你的…相信我…」虽然他目前没有,但是只要他修练成功这一切都不是问题。【随机广告3】

    卓安热烈双眼温暖的手握住白静微微发冷的小手「答应我跟我们离开…白静…」卓安用渴望的眼神问道。

    「不…我不能这样离开九厄…」白静被逼着摇头。

    难道?「你爱上仇九厄?」

    「不…不是的…」白静慌乱…她不知道,她不是只爱二师兄一人吗?怎么会无法离开仇九厄呢?「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骨肉。」

    「那更好…」卓安大手抚摸着那平坦的腹部,眼神发出强烈邪恶光芒,「刚好能成为我们的养分…」

    「啊──你要毁了这个孩子?」白静退缩,摸着肚子,无法置信。

    「这是必然的,我没时间等待你把孩子生下来!而且有了孩子,你就会被孩子绑住…无法跟我们一起成长。」他与魔物的练功修仙是不同的。

    「那我更不可能跟你走…」白静怒吼,谈判破裂转身要离开,却被身后的卓安拉回,「这一切…已经回不了头了…你跟胡杰刚都是我成仙的重要工具缺一不可…」

    「你…」

    白静耳中响起仇九厄拒绝谷隐的要求,愿意放弃一切与她在一起,此刻她终于能了解这样的想法与心境,对她不要成为工具或玩物,她要的是正常的生活,就算一辈子很短,但是她宁愿这样,她不要成为不死的妖女。【随机广告4】

    白静怒火狠狠甩开他箝制的手,「这些都是你的问题…不关我的事。」

    卓安念了几句咒语,白静居然不能动,僵硬身躯占住,「你到底要干嘛?」

    卓安执起细致下巴,薄唇贴上磨蹭几下,「呜呜呜…」火舌深入吸取口中蜜汁,「真甜的小嘴…我怎么可能放弃得到你的机会。」

    卓安舌头绕舔唇瓣回味刚才滋味,随之扯开她衣服,里面什么也没穿,那两团**马上弹跳出来,「这么心急想见情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8/8016/" title="极品丝袜小说集合帖吧">极品丝袜小说集合帖吧</a>

    郎连肚兜也没穿我看连亵裤也没穿上吧…呵呵呵…真是**…好我就喜欢你这份骚劲够味…」大手揉捏**低头含住一边又舔又吸吮拉扯,「呜…」白静咬牙忍住那被挑起的感觉,努力吸了一口在**上留下湿润唾液,才舍不得起身收手「乖乖等着,我去找你心爱的情郎胡杰刚二师兄来,呵呵呵!」

    这时一个鬼魂般的鬼影出现,「主人…我等你好久…」

    「啊~~~鬼啊──」白静惊愕万分身体却动弹不得,认出这个人是被她搞到精尽人亡的雄哥的奴仆,天啊!他冤魂不散,一直徘徊在后院附近,他像及恶鬼一样扑上又亲又舔的像只狗一样把她硬生生扑倒在床上,「主人,这次一定搞的你爽上天…」双脚被拉到最大,「好美喔…怎么干干的我来舔舔…」雄哥头埋在双脚间又亲又舔,冰冷的舌头插入干涩,几下后终于有点水松了点,握住那肿胀到不行的黑根,对准穴口一寸一分侵入,好不容易进去一点点就被**给排挤出来,「不要…疼…」

    「主人…奴仆快受不了…你忍忍等等就会快活…」

    「不要…滚开…」

    「不…啊…主人救命…」阿雄惊恐的连二魂五魄全被收走了。

    这一幕让进门卓安看见有点傻眼,说了几句咒文就把这个鬼魂给收了。

    二师兄看不见鬼魂,只是觉得师妹动作也太开放了吧张开大腿等他们来,「师妹!」

    「你师妹…刚才被鬼压啦…」

    卓安解决鬼魂,喃喃说:「连鬼魂都不愿意投胎痴心等待你…魅力无穷喔…」

    「被鬼压…师妹!」胡杰刚温柔把衣衫不整的师妹抱怀中好生疼惜,大手抚摸那明显被玩过的白嫩胸部与**。

    卓安念几句咒语,终于能自由活动,白静略推开二师兄过于炽热动作,拉好自身衣服,「够了──」白静对卓安口气不佳,转眼正视二师兄,希望他能站在她的立场想,「二师兄,若你愿意,你等我生下孩子后再去找你!可好。」

    「蛤?」二师兄完全状况外。胡杰刚握住白静双手,「师妹你怀孕了?」

    「应该是…你愿意等我吗?」至少给仇九厄生个儿子,他对自己好,她愿意为他把孩子生下来,我不知对九厄是习惯还是爱情,但是她也不想失去二师兄。

    「这…卓安现在到底是怎么样。」

    卓安把整个状况说了一遍给胡杰刚知道,「我赞成,现在把白静带走,但是不赞成牺牲她肚子内的孩子!」

    白静激动看着二师兄小手反握住师兄的手,无言的感激,「二师兄!」

    「好好…这以后再讨论吧…先离开这里吧!」

    「不…」白静这句话成功的引起两个男子注视礼,「为什么?」二师兄不解。

    「师兄…我不能这样离开那怎么重建天沧派?」白静求救眼神面对二师兄。

    二师兄摇头说:「师妹你已经为师父与天沧派牺牲清白与一辈子的幸福了…如今你还要这样牺牲自己吗?」

    「你…师兄…师父是我的恩人…」

    「这恩你也报完了,你也救了他老人家一命!」

    「……」白静心底就不想离开…

    一切都是借口她不想离开这里优渥生活与男人宠爱,她已经沉沦!【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