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二.公开被奸淫(H)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邪教内,只见卢凤吟衣不蔽体的浑身脏兮兮浑身腥臭味,跪在堂上!

    连教主都觉得恶心极了真碍眼,没想到自己也干过她,想想真是恶心,教主连正眼也不看,却对她说的话震惊不已。【随机广告5】

    「你说什么?你能把白静带来?呵呵呵…你是被**穴,操到变傻了吗?滚出去──」

    「我说的是真的…若我能把白静找来给你…教主你可以放我自由吗?」卢凤吟努力游说。

    「好…可以…」教主蹙眉心想这个都成了破烂贱女人了,放她自由又如何,想到那个白静就让他垂延许久的美艳尤物,可惜他只看过她一眼,可惜无缘跟她享受情爱,想想可真是可惜。

    如今有这机会,他当然要把握住,「好,若能让我得到白静,别说你,连那洪莲我都可以放!」

    站在一边的洪莲心有戚戚焉,没想到她永远比不上白静,可恶不甘心,她比白静更美,可惜男人永远只看到她性感身材,洪莲往下看,如今因为怀孕身材更是大走样,才几个月肚子就大的看得见,难道是双胞胎吗?

    「那就一言为定。【随机广告2】」卢凤吟跪在堂下抬起头说,双眼透露希望。

    「好…要是让我发现你是骗我的…我就把你贬为畜生奴…」

    「…好!」卢凤吟惊愕的望着堂上邪恶的男人,她与教主有几日之欢,她知道教主是个可怕的男人**方面很野蛮粗暴,那时她以为自己会死在他手中,没想到教主对她失去性致,把她丢给手下玩,沦为欲奴。

    所谓畜生奴就是让有些变态的手下观看畜生与人交沟的状况当然节目在看,这些大部分是对待想逃跑被抓回的奴隶或是说谎被处罚的女人,大部分是跟狗交配比较多。

    「若你敢骗我…就尝尝被狗骑的滋味。」

    「好好…」旁边好几的手下都拍手叫好,他们好久没观赏过这样刺激的戏码。

    隔天一早卢凤吟与教主说好,让他们先躲在暗处看,然后再出来抓人救这么简单。

    白静闲闲的没事做,卓安不在,二师兄还在休养,她也不敢贸然跟他在一起,怕引起他的**,伤害了二师兄,所以她依约来到山洞外面当然遇见卢凤吟师姐的地方,这次师姐正常了整个人清爽许多,「白净师妹。【随机广告1】」卢凤吟过去抓住师妹的手激动如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一样,白静没想到被师姐给出卖了。

    没多久卢凤吟身后好几的男人冒出头,「你…出卖我。」白静气得甩开师姐紧抓不放的手,白静往回跑,教主嘴角往上扬,「看你往哪里跑!」四周早已布置好陷阱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882/" title="茶余饭后石头记小说5200">茶余饭后石头记小说5200</a>

    ,等白静跑回去时半空间落下白色网子,把美人整个给网住,让她越是挣扎网子绑的越紧,让她恼火大叫,「放开我!啊──」

    白静身穿轻薄的白色棉麻衣,上半身被麻绳绑住,这种绑法很邪恶把丰乳捆绑更凸出高耸,双峰的顶点更看的一清二楚,里面全都没穿,绑得原本盖住大腿的下摆往上撩刚好盖住哪神秘**,随着女人走动若隐若现更加诱人,周围的人全都虎视眈眈吞咽口水,皮肤吹弹可破如婴孩般稚嫩,被男人照顾及好,一副就是养尊处优的高贵模样。

    「过来…」教主整个心魂都在白静的身上,她的所有一切都对他有莫大吸引力,白静慢慢走近,警告的说:「我劝你放了我,不然让我的男人知道,你这个邪教将被掀了!」白静面无表情望着对自己痴迷的教主。

    「喔…我好怕喔…」教主邪恶笑说,引起周围的手下全都笑开怀。

    「啊…」白静被搂入教主怀中,火热的唇吻上颤抖小嘴,大手捏揉那凸起的双峰顶点,「呜呜呜…」另一手拉下裤头,露出肿胀刚硬的**,放进双脚间磨蹭,在这样拉扯搂抱之间衣服下摆又往上二寸,露出那泛着水光粉嫩小肉缝,眼看被黑黑的**前前后后的磨蹭,胸前的衣服也被扯破露出丰满白嫩的**,粉红色的乳果被教主含入口中又咬又吸吮发出**声音,「真好吃…喔喔…啧啧…」搞得全部的兄弟跨下也升火,「喔…真是太美了…连那个地方像水蜜桃一样一搓就出水!真是美。」

    白静每一寸肌肤都完美无瑕,滑溜如丝绸般的好摸,让教主呻吟,「真爽…能得到你一辈子无憾了。」说话的同时在也受不住欲火狂骚烧,抱高女人身体,对准湿润**噗滋一声硬是挤入那**中,「喔喔喔…**真紧咬的真爽…喔喔…」教主呻吟低吼,抱起白静娇小身体,狂乱**穴,噗滋啪啪!

    噗滋啪啪!噗滋啪啪!在所有人的面前交欢起来,几个**比较强的也受不住抓了欲奴开始玩起来,有点没女人可玩就自己握住**套动,大厅堂内全都淫荡呻吟交欢声,卢凤吟站在最外围观看这一切却被教内的恶霸男给抓住,压在地上就要搞起来,「不…教主说要放我自由…你不可以在碰我,走开,呜呜…」

    「既然这样,我就把你藏起来,成为我专属的性奴,呵呵呵!」高大强悍的男人单手从水蛇腰环抱起来,大手摀住她的小嘴,肉**在她的菊穴上边玩边走,准备独自带走她,把她当成私有物给眷养起来,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在白静身上时,把人悄悄带走神不知鬼不觉得,在女人耳边说:「卢凤吟你认命吧,当我女人我一定天天喂得你饱饱的,若能为我生下孩子,那就更好。」【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