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二.太销魂了(H)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几日后,大师兄带着身体明显好转的师父,师徒两人长途前来魔石山庄致谢,仇九厄与白静当然一起亲自接待。【随机广告5】

    「静儿…这些日子真的辛苦你了…为师能活到现在真是多亏你与魔石山庄的仇庄主…大恩不言谢…就受我一拜吧。」师父白发苍苍看到徒儿内心感激又激动起身要行礼。

    「不可…万万不可…小辈们承担不起。」仇九厄起身扶助老师父,毕竟他是白静的再生父母。

    「师父你这太过见外了…这是徒弟应该做的,报答你多年养育之恩。」白静也站起来。

    「坐、坐、坐…师父请示上坐。」仇九厄扶助老师父再度往椅子上坐。

    「今晚就设宴帮师父与大师兄洗尘吧。」仇九厄恭敬对着师父,然后交代总管全权处理。

    大师兄低头黯锁幽深的黑眸闪过睿光,用手臂稍稍碰一下师父作为提醒,老师父一脸为难的看了大图第一眼,两人互相交换眼神,白静看在眼中,知道有隐情,主动问道:「师父是否还有其它事要说。」

    「这…呃…听你大师兄说…原本要帮助天沧派重振…怎么会最后不了了之…」

    「这…」白静眼神为难看向夫君。【随机广告1】

    「这事我们可以再详谈。」仇九厄锐眼扫瞄过两位师徒,「师父难得来不如多住几天…让我们好好招待一下,重振天沧派的事…从长计议!」

    「好…既然这样,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www.83kxs.com」师徒两个就在等仇九厄这句话。

    「静儿…为师还有听到…外面传说…你去过邪教…那你是否有遇到天沧派几位女弟子…」师父想问的是卢吟凤,毕竟是自己的女人,对她一直无法忘情。

    虽然外面说的很难听说邪教教主被白静去势了,他当然避重就轻的问。

    「没错我去过邪教,卢师姐与洪莲都在那儿,受制于人,奴隶身分低下。」白静淡淡地说。

    「这样…唉…静儿你可不可以看在为师的面子上…协助我们一起救出卢吟凤?」

    「……」白静面有难色无语,场面陷入尴尬,她上次就是被卢吟凤陷害出卖,如今叫她出手救她,真的是难以接受。

    仇九厄出来打圆场,「救人的事…从长计议。」

    「是、是…仇庄主说的极是。」大师兄看的出白静脸色有异,忙着帮忙庄主粉饰太平。【随机广告3】

    「来人先安排安静厢房给两位贵宾休息。」

    「是的…」小管事弯腰恭敬请他们师徒两人往后院而去。

    两个夫妻回到主屋房间内,「静…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仇九厄知道一定有事不然她的脸色不会这么难看。

    「当初我会落入邪教教主的手中…是受卢师姐的陷害,如今叫我帮她,真的很难。」

    「…喔…」仇九厄怀抱娇妻,「那娘子是想帮还是不想帮?」

    「唉…卢师姐是师父的女人…我能理解…你帮吧…但我绝对不参和其中。」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164/" title="欲望城市sodu">欲望城市sodu</a>

    「好…那就交给为夫吧,你就安心的在家照顾孩子们吧。」

    「但是我不想跟夫君分开两地。」白静双手攀登在夫君的脖颈上撒娇的意味。

    仇九厄当然顺势大手伸入娘子衣服内一阵搓揉,那丰满白嫩诱人的**马上弹跳出来,「喔…真美…」仇九厄双眼炽热低头含住一只乳椒吸吮,乳汁丰沛喝下不少,大手摸入那湿嫩**中来来回回**,噗滋滋,噗滋!**春洞被撩拨,湿光闪闪,小床上的小家伙居然张大眼,含住大姆公哀怨快哭的表情,像是美味的食物被吃走,「你这的贪吃鬼…你兄姊都睡了你还嘴馋想吸奶。」仇九厄抬起头笑骂,手长脚长一个箭步把醒过来的婴孩抱过来,婴孩马上本能找到**,张嘴就是一阵吸吮,「喔…轻点…不是刚才才喂过…还这样猛吸…真是的…」白净小嘴虽埋怨眼中却满满疼爱宠溺的笑容,轻轻护住儿子在怀中。

    「宝贝你都湿透了。」抽出沾满**的手指,在空中晃动,**的气息浓烈。

    「都是你害的还说…别啦!在这样下去,真的要生一窝孩子。」

    「一窝孩子才好…人多好福气…能娶到娘子是我仇九厄修来的福气。」

    「人家不想再生了啦…去找找看有没有不怀孕却能交欢的方法。」仇九厄受不住肉**坚硬炙热欲火燃烧,让女人侧身躺着他在身后侧身怀抱在怀中,高举一只**对准湿嫩双穴挺身深深埋入,「喔…啊啊…」**穴声音霹雳啪啦越来越快,环抱住软绵娇躯,猛抽狂干,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

    「好…我在找方法…乖乖…」怀中的女人退缩消极的抵抗,仇九厄剑在弦上不得不发,抽动的速度又强又猛,狂撞小双穴发出啪啪啪**拍打声。

    「啊…轻点啦!」一对丰乳被男人这样猛撞下,差点打中婴孩的小脸,婴孩居然含住一只,小手抓住一只紧紧捏在手中,怕等等天摇地动下他会被埋葬在乳海中窒息,或被巨奶给打昏过去。

    ***

    后院厢房内,两个师徒正在商议目前情势,「烈傲你说,你师妹怎么一提到卢吟凤脸色就这样难看,他们之间有嫌隙吗?」

    「我是不知原因…找机会问问师妹吧。」

    石烈傲眼底强忍住不满埋怨继续说:「师父…救不救那些教内的人并不是这么重要,只要我们天沧教强大起来,救她们是早晚的事,何必操之过急!」

    石烈傲这点对师父有点微词,真的是老了,脑袋里都只装些没用的男女之情,如今还要靠师父拉拢白静,所以他也只能忍了,要不谁管这个老不死的家伙。

    「师父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转转。」

    「好…」师父赶了几天的路也累了,点头让他离开。

    石烈傲走出师父的房间仰望满空星星,深深叹口气,他只希望这次一切能顺利,若天沧教强大了,或许白静会回到天沧教那他们或许还有机会再续前缘,对白静恋恋不忘她的滋味太美太**了,真羡慕死仇九厄能与师妹长相思守。【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