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五.师徒轮奸(h)谷隐的算计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颜明珠被师徒要求每晚都要送鸡汤过去,亲手喂完师父全身被老头又摸又亲的搞得不上不下,又来隔壁房与石烈傲交欢,当他的泄欲工具。www.6zzw.com【随机广告3】

    暗夜来临,石烈傲房内交迭**男女**穴噗滋啪啪啪,颜明珠连菊穴都被开苞,双穴都被乱插一通白浊淫欲,不知被喷射几次,淫荡至极,双穴都成黑洞,任人鱼肉,昏沉迷乱失魂沉沦在石烈傲调教蹂躏被虐快感,**都被咬的青红紫硬起,随着身后男人狂乱**穴下剧烈晃动,「啊──呜呜…大**…大师兄插死我了!」

    颜明珠会这样称呼石烈傲大师兄也是男人强烈要求,发现这样**,让男人受不住很快就交货。

    「师妹,大师兄大**干得你爽吧。」石烈傲闭上眼意淫抱住女人臀部,狠狠撞击,幻想身下是师妹白静。

    「爽,爱死大师兄的大**,喔喔…又快泄。」

    「贱货看我操死你…欠干的小**…喔喔喔…」石烈傲闭上眼低吼狂撞猛干奔驰噗滋拍拍拍**交欢声,越来越快速度,肉**操干菊穴那两颗玉囊拍打湿透**发出色情淫荡声响。

    最后隔壁房的师父再也受不了,他们整夜交欢,也来插一脚。

    颜明珠含住师父的半软的**物在嘴中,身后接受石烈傲的横冲直撞的挞伐奔驰,前后夹攻下,让明珠快挺不住腿软,几天下来的调教让她口技也进步不少,终于把师父的软物变成坚硬的**,直插入喉拢,「咳咳…」女人脸红脖子粗的差点窒息,师父却高兴的很握住高耸顶立的**,「小贱货,老子可以操你的**了,一定操翻你…」

    石烈傲淫欲说:「哈哈哈,我们师徒就一起,把这女人干翻掉。【随机广告1】」大手抱起女人趴坐在身上,**吃下大师兄的**,翘高屁股让师父狠狠插入紧致菊穴,「啊~~」两穴一起被操弄,让明珠快疯了,「不!啊啊──不要!会坏掉啦…呜呜…会被插死…」

    「我们师徒连手…就是要操死你这个小**…你认命吧…呵呵呵…他马的真紧。」**穴声越来越强悍,女人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上下的洞全都被充满,**几下,女人害怕挣扎却被师父狠狠粗鲁拍打白嫩屁股,留下红色手印,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强抽猛干双穴都被**的红肿,菊穴被粗鲁冲撞下有点破皮,当疼痛过去时,女人才慢慢感觉到那无边的快感,全身颤抖抽蓄接受男人无情的**,像在打桩一样力道猛烈,师父终于泄火抓起快泄的**,冲入唉唉叫的小嘴释放喷射,「给我吃下去,好好舔干净…」

    「呜~~」师父看嘴角有流出白色的浊物,恼火的低吼,「叫你给我吞下…」大手狠狠的捏扯胸前嫩乳,明珠蹙眉痛的吞下所有的腥膻味极重的秽物,「呜呜呜…」明珠身心受辱眼角飙泪。【随机广告2】

    这时石烈傲加速结束这场**游戏狠狠喷入**中,热荡滋润小花穴,这算今晚第五次,狠狠抽出躺在一旁休息。

    师父意犹未尽的说:「少女滋味不错,比那个卢吟凤好很多,这样吧,我就收你为徒吧…跟白静开口要了你。」

    「啊~~」明珠苦着一张翘脸,她不要侍奉这个老不修,可是她又不敢拒绝。

    「不愿意?」

    「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349/" title="肉文女配真可怕笔趣阁">肉文女配真可怕笔趣阁</a>

    烈傲你的意思?」

    「我没意见。」多个人吃饭而已,他相信这次师父出马魔石山庄一定会出手帮忙的,以后就不用苦哈哈过日子了,多个师妹玩也不错,这个女的姿色算不错,以后可以帮他多找几个有钱的富家弟子加入天沧派,也算好事一桩。

    ***

    谷隐收心养性,整整一年半时间,他的心开始蠢蠢欲动,他知仇九厄与白静功力在他之上,就算他改用其它练功路子,却远不及他们双修来的快,天天闭眼就听到他们爱语声声情爱交欢声,他在也忍不下去了,他想要与白静双修,若他能再次得到白静他的功力必定大增,或许还能凌驾到他们夫妻两人,他要想个方法能搞上白静,也让仇九厄尝尝,这种欲火焚身的煎熬。

    那种看的到吃不到的痛苦,他一定要仇九厄尝到,看他如何**他的女人,他却无能力出手,平反这些日子,他饱尝相思郁闷之苦。

    谷隐眼中闪过一抹邪恶的想法,喃喃自语的说:「我就不相信这样,还上不了你…」想到那一身细嫩滑溜的玉肤与那会咬人紧致双穴就让他受不了,跨下居然单单想象就硬起啦。

    这几天那最小儿子居然不吃奶,病恹恹的找大夫来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小儿子最喜欢吃奶了,但是抱到胸前两颗硕大的**让他选,他还是不吃,硬塞入他口中他就抗议哇哇大哭,其它东西他也不吃只喝水,「这该怎么办,已经好几天了都这样,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

    「…」仇九厄一脸愁容他试过各种方法,依然没用,真不知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其它的孩子都很好很正常,怎么会这样。

    他只好呼召出好久没出现的谷隐出来,大手搓热魔幻石这时一股轻烟,一个幻影变成实体出现在他们夫妻面前,「宿主…」谷隐恭敬如常,只是好就没碰面状况有点生疏,虽然知道他一直在身边,只是没出现而已,依然显得生疏许多。

    仇九厄就把发生的事告诉谷隐,「喔…我看看…」谷隐看了一下孩子东摸西瞧的终于说话:「我有办法就这个孩子!」

    白静与仇九厄眼神一亮,白净首先发声,「真的…什么方法,那我们快快去办…」

    「但是…要就他,要你跟我交合,才能办到。」

    「你说什么?」两个夫妻对看一眼。

    「谷隐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清楚,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才能救孩子。」

    「因为我护守魔幻石,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你仇九厄你没有,只有我可以救这个孩子,但是我的条件就是要白静,每个月至少要十次以上欢爱交沟  。」

    你们天天欢爱好几次,我每个月十次算合理范围吧。

    「不可能。」仇九厄冷然拒绝。

    「那你们就等着收尸吧,而且这个孩子只算是首例,我不保证其它孩子会不会发生同样事情。」而且这个死了在搞第二个不答应你们的孩子就一个个的死去。

    「谷隐你拿孩子逼我们就犯。」

    「没错。」

    「你不怕我们杀了你?」仇九厄狠狠的说道。

    「怕…就不会提出要求…我死早超生,但是仇家一族将全数陪葬,那我也不算吃亏。」

    「你…」

    「仇九厄这是你逼我的。」【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