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七.夫妻冷战(h)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魔石山庄垄罩在一种风雨欲来的气氛中,仇庄主千年寒霜的脸,让山庄内大大小小的人全都绷紧神经,自从夫人来了之后从没遇到状况,似乎主子跟主母发生嫌隙不然昨夜仇庄主不会整夜窝在书房内不回房。【随机广告5】

    这时,山庄老总管硬得头皮来请示,「庄主,后厢房的贵宾,天沧派师徒两人,求见庄主与夫人。」

    「嗯…」这一两天心烦意乱,谷隐与夫人的事让他心情受挫,没想到,那被安置在后院的贵宾,仇九厄脸色依然难看,叹口气免为其难的交代,「这样吧,今晚就办场晚宴,好好宴请一下师徒两人,找几个舞女陪伴,这件事就交代你去全权操办。」

    「先去知会一下师徒两人,不可怠慢。」

    「是的,属下遵命。」总管挥汗心想时间紧凑蹙眉,还有山庄人手够晚上办场晚宴应该来的及。

    虽然对娘子有些不谅解,心头上的人,更何况娘子也是出于无奈,但是他心的还是无法释怀,昨晚他就破例没回主人房,而是在书房内休息,而娘子也没来寻他,让他有点郁闷,难道在娘子的心中他不及孩子的重要?

    对!他就是吃醋,难到他们的关系又要回到原点,三人行吗?

    不!他不愿意。【随机广告1】

    但如今这却是目前状况,他该怎么办?外界的人全敬畏他,而如今他却是一个连妻儿都保护不了的男人,「啊~~~~」仇九厄抱住头痛苦呻吟低吼,连书房外的仆人听到都吓得发抖。www.6zzw.com

    魔石山庄后院,大白天厢房内两个男人中间夹抱住一个喘息呻吟无力求饶娇小女人,「求你们饶了我…撞坏了…啊啊啊…呜呜呜…」

    下身灼热像铁柱**狠狠操干不停歇,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女人已经体力不支最后又昏过去,被两个男人连着三天的操干交媾,再强壮的女人也受不住这样摧残,**裸肌肤青红紫性虐痕迹惨不忍睹,石烈傲抬起那昏过去的女人明显消瘦小脸,虽有点不舍,但是下身的**依然炙热未消,速度未减继续狠狠**湿透**,大师兄觉得**不够紧,大手狠狠的拍打臀部,「干!夹紧一点!」

    颜明珠被打得闷哼几声,眼皮实在很重,昏昏沉沉,还是听话的努力吸气收缩**,操干菊穴的师父,「不够紧吗,我觉得菊穴被干开了,不如我们同干一个穴吧!」说话的同时师父已经抽出肉**,石烈傲说:「好啊!不然这干到明天也无法消火…」师父狠狠插入湿透松垮垮的**,「喔喔…真紧…真爽!快泄了!」**穴声,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

    「啊~~不要了!好疼喔!主人!求你们饶了奴儿吧!」颜明珠感觉到下腹部又热又胀,撕裂的痛楚,被这疼痛感再次搞醒,抬起头本能哭喊。【随机广告5】

    「呵呵,等我们消火了自然放了你,好好忍着点,等等就不痛了!」

    两个男人都满意的呻吟叫嚣大手扣住水蛇腰大力操干噗滋啪啪啪!噗滋啪啪啪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6/6417/" title="春情,雨朵儿,魔侯(ACOME肉文全集)txt下载">春情,雨朵儿,魔侯(ACOME肉文全集)txt下载</a>

    !噗滋啪啪啪!

    当两个师徒逞完兽欲后,颜明珠再度昏过去,双穴颤抖流出白色浊物。

    这时外面的人听到里面似乎办完事了才敢敲门,「碰碰!」

    石烈傲挑眉问,「甚么事?直接说吧。」

    「公子今晚庄主今晚特别摆席宴请两位。」

    「喔…知道了!我们会参加的,请帮我谢谢庄主吧。」石烈傲嘴角一抹笑今晚终于可以见过师妹了,想到师妹心头酸酸甜甜,回味起那石洞交沟的**滋味,世上没人能跟师妹比的,其它女人与她没得比,简直云泥之分,若天沧派再次强大起来,不知有没有机会再度与师妹共度良宵,师妹啊!他真后悔,当年错过最好的机会,真是懊悔不已。

    「是的,小的知道了!」

    「好了…没别的事了…去回复庄主吧。」

    夜晚的来临,虽然热闹几个舞娘歌女全都上场,可惜主人还没到场,让人望眼欲穿,师父倒是自在与几个花娘眉来眼去的乐得很!

    石烈傲蹙眉喝着闷酒,不管身边的女人如何娇美勾魂,他心思早已经飘到师妹身上,要件师妹一面可真难呀,几杯黄汤下肚埋怨的说:「师父这个仇庄主说要为我们摆宴洗尘结果主人到现在还没到,可真大牌,连师父在…也这样摆谱,真是太离谱。」

    「好了少说二句,我们还要仰望仇庄主,不可这样,若是这些话传到庄主耳中让他听了不舒服,那我们这次不就没指望了。」师父眼神冷峻观察四周对弟子训诫。

    「是的,弟子错了。」

    「好了!知错能改就好,放松心情享受这一切。」师父坦白说对这几日仇庄主招待非常满意,那颜明珠也很得他的心,回去天沧派好好调教应该更耐操「哈哈!」这次收获还算不错。

    就在两个师徒更怀心思时,主人终于来了,这次居然分开走一前一后,之前还黏在一起公开表演活春宫,如今却很不一样,师妹像憋屈小媳妇一样跟随在仇庄主身边,石烈傲露出难得笑容,夫妻这个样子有趣的紧,有意思,他的机会来了吗?

    石烈傲不敢太过于喜形于色,收敛眼神细心观察,今晚的夜色可真美,石烈傲一改之前闷气。

    仇庄主坐定后马上先跟师父道歉来迟,先自罚三杯。

    石烈傲偷偷露出邪恶闪亮黑眸,这个仇九厄心情极差的模样居然自灌酒?他们夫妻两个绝对出现危机?他要好好查一查。

    「呵呵呵…仇庄主太客气了,老夫回敬一杯,了表心意。」

    这时气氛很好,歌舞升平,舞娘也舞动身躯更热情,希望能得到更多赏钱。

    坐在主位的仇庄主居然要求舞娘在一旁服侍倒酒,仇九厄一把抓起女人软绵身子往怀中一抱,白静一直坐在位子上安静的漠视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一号表情,也是没表情,喝茶吃东西。

    白静内心很不识滋味,当然知道仇九厄内心也苦闷愤怒,若是这样他才能消气她只能随他去。【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