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八.冰冷的唇刷过白静颤抖唇瓣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宴会虽然热闹非凡,各怀心事,暗潮汹涌,似乎风雨前宁静。7k7k001.com【随机广告3】

    仇九厄内心窝火,没想到他当面玩女人给白静看,她也无所谓?她到底心里有他吗?她就吃定他,不会搞上其它女子,所以有恃无恐吗?

    师徒两个互使眼色,气氛似乎没外表看到这么的好,但是他们也无法再等下去,师父出声说道:「仇庄主,感谢这几日招待,不知可否愿意帮助我们天沧派,这钱就当作是借给我们的,日后必定加倍奉还。」

    仇九厄说:「好,既然师父都开口了,我怎么可能拒绝了,更何况从小养育白静,这份恩情白静跟我都铭记在心,至于金额明细,就让魔石山庄的主母白静处理吧。」

    师徒两人互看一眼欣喜万分,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

    仇九厄身心俱疲懒得管这些杂事,反正魔石山庄自从他娶白静,日进斗金,富可敌国,这些钱九牛一毛他毫不在意,让娘子自己去操心,拿捏分寸,他等着看结果。

    娘子的武功修为目前都在这两个师徒之上,就算连手也不是娘子对手,他才安心的离开。【随机广告4】

    「夫君?」白静挑眉瞠目非常诧异,夫君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不懂!她真的不了解男人的心,男人心才是海底针,全部都放给她处理。

    「好了…就这样了!娘子你就放手去做吧…我知道你会有分寸的,有啥事交代总管既可。」仇九厄的心好累,想要好好静一静,他不知下一步要怎么走。

    仇九厄左拥右抱把两个只穿薄纱妖艳性感女人抱在怀中又摸又捏的连正眼都不看脸色铁青娘子,似乎怀中的女子才是他喜欢的,「娘子,这里就由你招待你师父与大师兄,你们也好久没说说贴己话了,一切由娘子权全负责,容我先退下。」

    「师父,大师兄,两位在下有事先离开,你们就尽兴玩…我先干为敬。」仇庄主仰头喝下烈酒。

    「别这么说…老夫与徒弟在这里感谢仇庄主大力支持…若以后有机会一定报犬马之劳,我们师徒两个回敬仇庄主。」

    「呵呵呵…甭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晚安…容小辈先告退。」仇九厄心情不好,喝酒又快又急有点醉了,九厄颠颠倒倒步伐,左拥右抱的把女人带走。【随机广告5】

    两个师徒都礼貌起身恭送仇庄主离开,内心窃喜,尤其是大师兄石烈傲。

    「夫…」白静蹙眉欲言又止,目送夫君一步步走远,想开口让他留下来,但是却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他走人,独留下一个人面对这一切,白静尴尬力求振作。

    仇九厄回到屋内,一运气酒气马上散开,眼光透亮与刚才若判两人,觉得身边两个女人像身上有虫一样在他身上磨蹭很烦人,随手把女人全都点昏穴,图个耳根安静,然后找人谋事窃窃私语,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8/8347/" title="吹不散眉弯=完结=最新章节">吹不散眉弯=完结=最新章节</a>

    九厄脖颈上并没有魔幻石,双眼闪耀阴狠杀人危险目光。

    师徒两人为了拉近与白静的距离主动走了过来,师父首先温情发话,「静儿…我们师徒两个终于可以好好聊聊…为失真的很惭愧,让你为天沧派牺牲这么多…上天有眼遇到好郎君。」先打温情牌,老眼激动含泪。

    「师父…别这么说…这些都是徒儿应该做的。」白静心已经随着夫君飘远,客套敷衍的回话。

    「我就知…静儿对师父的孝心…没白养你…收养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师父激动的上前拥抱住白静身子,让白静愣住未免也太激动了吧,白静一时又不敢推开师父。

    在一旁的石烈傲大师兄嘴角抽动,差点翻白眼。

    师父古焄余能抱几下也好,抱着白静软香的身子让他心猿意马,像毛头小子般激动心跳加速,怕失去自制力,引起徒儿不悦,所以才松开手。

    师父古焄余眼见这些年白静不显老,反而比过去在天沧山时,更年轻美丽亮眼,身材因为有男人滋润与生产关系,更是成熟蛊惑人心勾魂摄魄,师父本来就比较喜欢成熟女人,如今他明知道不可还是忍不住吃吃嫩豆腐,当年收房的卢吟凤就是风骚妩媚,他就是喜欢成熟有韵味的女人,而白静如今脱去青涩外表,那一身通透贵气成熟魅惑力,被男人开发过身躯,自然散发独特魅力,让他有点挡不住白静强烈的魅力吸引。

    师父主动松开拥抱,让白静松了口气,「大家坐…细节好好谈谈。」白静眼角看到一个黑影,仔细一看居然是古隐,让她神经绷紧,似乎所有人都没看到他,只有白静看的到他。

    大师兄知道对师妹不能操之过急,白静师妹各方面都在他们之上,就算他与师父连手都未必搞定她,更何况天沧派要靠师妹才能有机会重振起来,所以他当然不敢贸然出手。

    大师兄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仔细观察猎物,胜算多大后,才准备下手。

    而这一切,全落在古隐眼中,他一直隐身在宴会场合,连仇九厄带着女人回屋他都知道,正中下怀,他就是要他们夫妻两个失和,才不会老是在他眼前亲热,这样他的功力很快超越仇九厄到时一切都该回到最初的样子,三个人一起共修,不然就是自己独享白静,既然夫人单独面对这对狡诈的师徒,他当然要好好帮一下夫人。

    白静用内力传话,「古隐,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想你,我的夫人,放心不下…你独自要面对两只色狼。」古隐低头略显冰冷的唇刷过白静颤抖唇瓣。

    白静蹙眉瞪大眼该死居然变成他古隐的夫人…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要不是为了孩子她才不愿意这样跟他亲热。

    古隐过来像个纸片般变成椅垫,把她抱在怀中,「你…这是干甚么?」白静不敢得罪他,也不敢挣扎让师父与大师兄起疑。【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