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九. 自体抽动 肏穴 (H)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神出鬼没的古隐,变成纸片人椅垫,环抱住女人馨香身躯,大手伸入桌子下的抚摸大腿,在耳边细语,灼热气息缠绕,古隐说:「夫人…脚张开…」白静蹙眉不愿意配合,还夹紧双脚颤抖,「古隐…别太过分…」

    「怎么生气了!夫人要乖点听话,别忘记我们的约定,不然我不知哪个娃儿又不吃奶了。【随机广告3】」灼热气息环绕在耳边吹袭,伸出舌头舔吸最后含住耳垂,大手罩住胸前丰满趁机捏了一把。

    「喔,你…」白静压抑忍住被挑逗混乱情绪,这家伙根本是来乱,白静叹口气,正想与古隐说话的同时,大师兄眼见不远的师妹神色怪怪的,起身来到师妹身边,「师妹怎么了!我们刚才说的你可同意?」他们说了半天话,师妹一点反应都没有。

    「对不起,这两天没睡好听清楚…」白静顾到前面无法顾及古隐趁机把手变成纸片插入双脚间轻易撑开大腿,白静努力保持表面的平静,不管下面那只透明无所不在黑手。

    「这样啊,那要不要大师兄帮你推拿,让身体舒服一点,师兄的按摩的功夫可是许多人称赞。」石烈傲挑高剑眉,勾引蛊惑白静师妹。【随机广告1】

    石烈傲觉得白静似乎努力保持表面冷静,仔细看她双颊潮红,脖颈筋骨有点紧绷,额头冒汗,这再再显示她对自己压抑情意,师妹的心还是有他的,若他再加把劲或许能在获得佳人喜欢。

    「…师妹,你说话…这些日子想死你了,你可知道吗?」大师兄深情炽热双眼注视下!大手抚摸白静脸颊,倾身隔着小桌子跟师妹蛊惑,那双桃花眼勾魂摄魄,发出强大的火力,可惜白静被隐身在背后的古隐搞的不上不下,眼前大师兄又使出美男计,眼看那刚毅的薄唇正要贴上来,白静双眼跳跃怒火,应接不暇,目前与夫君冷战,没心情面对他的示好与暗示,白静轻松推开那想要趁机一亲芳泽的邪淫大师兄,石烈傲惊愕万分退了三步,白静低吼:「够了,大师兄…」

    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搓圆压扁的白静,想上我的床,还要看夫人我心情。swisen.com

    古隐听到石烈傲的说词内心腹诽,是床上的功夫吧,想勾引夫人上床,还轮不到你,痴人说梦话。

    透明黑手伸入夫人衣服内抚摸细致肌肤,一手抚摸大腿根部,挑逗敏感**引起一阵颤抖酥麻**流出。【随机广告2】

    白静隐忍却没想到古隐越来越离谱,居然掰开花穴磨蹭,灼热的硬物抵住屁股,危险因子在空气中跳动,让白静忍得快受不了,突然起身,白静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尴尬,「大师兄,我人不太舒服,不然明日我们在详谈吧。」

    「啊…」白静整个人往前倾双手扶住桌子,该死的古隐居然一古脑的把坚硬**给插入颤抖花穴中,让白静蹙眉再也挺不住。

    「师妹…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白静咬牙切齿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022/" title="医亨(医亨风流)帖吧">医亨(医亨风流)帖吧</a>

    ,再度坐下来,古隐只是把**深深埋入夫人的体内,并没有动作,大手揉捏**花蒂,却在里面磨蹭旋转。

    让白静舒服倒抽一口气,原本想出手教训古隐的玉手松开,精致小脸蹙眉低垂眼帘,一时让人看不清。

    「师…妹」大师兄觉得师妹神色有异,却又看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周围都没有其它人,怎么师妹会有这样状况。

    「大…大师兄…我没事…若要谈资助天沧派的金援…请回座,请先享用美食…还有美人等着…」白静强忍住努力保持神情自若,使个眼神给周围舞娘花娘们,二个美人马上过来缠住大师兄,「公子…」

    「……」大师兄看到左右两边妖娇几乎衣不蔽体的美人攀上来,胸前的**故意贴上来磨蹭,面对白静这样冷绝模样一冷一热间,搞得大师兄想在进一步攀谈深入了解白静,都无法如愿,想讨救兵,回头一看才知师父早就跟花娘玩开了。

    虽然…没有进一步扑倒,就地正法,但是师父的**大手,已经伸入花娘身上,嘴边喝酒边亲吻啃咬女人胸部,搞得女人花枝绽放**呻吟,另一个花娘已经趴在他的双腿间吸吮含住师父**物,前前后后三四个浓妆艳抹妖艳美女凑上去取悦师父,看到此景,大师兄差点翻白眼,嘴角直抽,既然师妹都明显拒绝他暧昧勾引,大师兄耸耸肩,以退为进,慢慢来,乖乖的左拥右抱两位美人正想回座。

    回到座位,离主位白静有十步远的距离,喝着美人献上来的酒,大手连美女的玉手都握住,搞的美人小脸嫣红,趁机身子一软主动贴上大师兄磨蹭,大师兄灼热的双眼却是看向白静师妹方向,用火热眼神侵略白静师妹,「白静师妹,大师兄我敬你…这些日子你辛苦了…以后还要靠师妹多多费心。」

    「嗯…好说…大师兄,今晚…师父难得玩得开心,两位就好好玩个尽兴,今晚花娘全都是怡春院、春华坊、胭脂楼三家中最有名气的花娘、舞娘…美女如云,任两位挑选,对于资助的细节…明日我们在详谈。」

    「…嗯…那就麻烦师妹,不…你看我…该改称呼…称呼你仇夫人…我先干一杯。」大师兄拿起酒杯仰头先喝下。

    「大师兄…别这么见外…」白静也爽快干杯,大师兄觉得师妹怪怪的身上像有虫一样,扭动晃动,脸色奇怪羞红,周身散发一种魅惑力,让人看着、盯着、瞧着,快受不住,随手肆意抚摸身边的花娘,身边得花娘呻吟贴上,「仇夫人真是好酒量。」大师兄眯着姚花眼,随时对白静勾魂蛊惑,蛇影杯弓,若有似无感觉,却也受不住周边的氛围灼热暧昧气息。

    古隐的肉**伸缩自如,在湿润花穴中自体抽动**穴动作,深深插入开始慢慢抽动,手指捏揉交何处花蒂,另一只大手罩住丰满胸乳,椒乳挺立硬起被手指间夹住,用内力传出呻吟声只有古隐听得到,「啊…别太用力乳汁会喷啦。」这个是宝宝们的食物,一点都不能浪费。【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