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十二. 会 被操死了(高H)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一夜缠绵夫妻两个感情更上一层楼,遇过许多难题困境,更显得珍贵万分。【随机广告4】

    夫妻合好后,仇九厄心情极好,把内心盘算的事大概跟娘子说了一下。

    「这样好吗?」白静喃喃问道。

    「啊~~痛。」白静蹙眉低吟喊疼,只见男人眼光闪过怒火,张嘴咬住娘子小耳朵,以示处罚,咬牙切齿问,「怎么,娘子舍不得谷隐…」刚毅薄唇含住耳朵,空气中隐藏危险因子,九厄似乎在等待一个满意回答才愿意放开性感白嫩耳朵。

    「当然不是…谷隐跟随你这么多年,你这个宿主,舍得失去他这位得力助手。」

    仇九厄抓起娘子纤纤玉手,抚摸细致手掌,放在嘴唇上亲吻,然后十指紧扣,睿眼直视娘子水汪汪美目,像要透视她灵魂深处一样,低声说:「…我仇九厄三生有幸能拥有你…知心知情的好娘子…从今尔后你就是我的得力助手,我的娘子…生生世世愿得一人心,静儿…我爱你。」

    「嗯!九厄…我爱你。」两人鼻息相近唇瓣相依,十手紧扣,「喔,我的静儿!」男人双眼炽热跳跃火焰,像要吞噬两个人火热,火舌侵入那微启甜蜜小嘴,深入热亲吻,深情的一吻,吻到双双气息不稳,火舌才退出甜蜜馨香小嘴。【随机广告5】

    「呼呼…」白静喘息娇喘不已,胸前**上下起伏晃动,性感美丽蛊惑男人一颗心。7k7k001.com

    **裸身躯相拥,交颈谈心,大手握住那丰满的**上,说的口渴之际男人低头吸吮源源不断的乳汁,「喔,夫君…喔喔…别…喔喔轻点…」小孩吸奶并不会让她产生狂烈**,但是夫君吸她的**,让她努力压抑被挑起**,下腹部抽紧,扭动娇软身子贴上夫君炽热强壮岸伟身躯。

    仇九厄却越吻越有滋味,两边充满丰沛奶水的二颗奶头同时含住拉扯吸吮,「啊~~~」藏在女人体内的肉**慢慢苏醒过来,坚硬炽热充满双穴,开始慢慢抽动,「唔唔…啊~~你还来…昨晚搞了一夜…」清晨好不容易休息片刻,如今又要!夫君**强旺让人快招架不住,上下被搞得全身酥麻飘飘然忍不住轻吟,「喔喔喔…」

    男人喝足了奶水后,火舌舔吸唇瓣一副满足淫荡色胚,大手揉压花穴上方阴核,狠狠抽了几下,把双**更埋入更深,「啊~~」白静蹙眉玉手略为抵抗,却无法抵制男人攻城略地的霸道,低头在娘子唇瓣磨蹭喃喃低语,「娘子…这可是你欠我的…这几天为夫想死你了…」

    「你…啊~~轻点…」白静弓起身迎上男人火热冲撞,「喔喔…双穴夹好紧喔…喔喔…太美了…他马的**…」深埋探索狠狠贯穿女人颤抖紧致身子,**一**排山倒海而来,两个人一起陷入情爱**炫窝,一起摇摆享受情爱契合灵肉身心都交付给对方。【随机广告5】

    **穴声音越来越强烈,噗滋啪啪啪!双穴**泛滥随着强烈狂抽猛干下霹雳啪啦噗咕喷洒出来染湿床单,「啊啊啊~~~不要了…人家受不住了…啊啊啊…」白静全身颤抖强忍住那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4/4804/" title="威尔Will无弹窗">威尔Will无弹窗</a>

    体内越来越热将要爆发宣泄的**,双穴急遽收缩吸吮狂奔爆筋男茎,男人隐忍住那快泄出喷浆的双**,狠狠退出那狂烈吸吮双穴,退出炽热紧致天堂。

    调整换了姿势,白静无力瘫软被男人膜拜全身肌肤,又亲又吻,最后被压趴在床上,男人扶起腰肢翘高起臀部,露出那被干的双穴洞开,颤抖湿透抽蓄收缩中挤出许多白浊秽物,「哇…一个整晚上为夫把双穴都射得满满的精液…」其实还更多有些早已经被白静吸收成为体内养份,男人累积好几天的库存,一下子释放太多,让她还来不及吸收,所以才会这么多。

    「静儿…真美…」男人在也受不住握住双只肉**挺入一寸一分冲入那满载的**「啊~~」白静蹙眉咬牙切齿撑住,前面的**硬是吃下二支硬**,虽然不是第一次吃,但是也好久没这样玩了,让她酥麻又满胀又有点吃紧,满载淫秽物的**被双****穴那白浊物整个狂泄出来,像喷浆岩火山一样,白色的黏腻浆汁,冒白色泡沫,全都被爆冲下全流出体外,「啊啊啊…不要…要,被操死了…啊…啊…」白静失魂受不住,男人低吼:「…喔喔喔…太爽了…**咬的真紧…」

    男人从后面狂烈彪悍狂乱撞击上来,扭腰想闪躲却被箝制住腰身,连躲闪机会都没有硬是接受这样狂乱爱欲侵占,**百来下,**内白浊秽物都快被抽挤出来时,男人舒爽呻吟硬是紧抓住双**身不泄出,狠狠再挺入那极致菊穴,白静僵直身子努力吃下那冲入又粗又大的双肉**,强烈的刺激感还是把女人推向高峰,「啊~~」白静失魂的低吼,男人狠狠冲撞上来**穴劈哩吧啦,干声四起,噗滋滋!噗滋滋!啪啪啪!把菊穴内的白浊淫浆全都挤泄出来,随着男人疯狂**动作喷洒体外,男人越来越白热化的横冲猛撞下,双巨**下的双玉囊随着狂抽动狠狠拍打花穴上敏感阴核,交合处充满黏腻白色浊秽物,「啊~~~要死了,泄了……」

    白静受不住这样狂烈**操干下**潮吹,连尿都喷出,「啊啊啊…」在女人潮吹之际,男人再干一波狠狠轮流操干双穴,激烈狂奔猛撞下,男人如野兽般的低吼声:「啊啊啊──」最后终于在**内释出喷洒精元。

    ***

    谷隐从夫人那儿得到满足后,充分的资源能量,开始打坐练功,并不知外面状况,连仇九厄与夫人合好当然也不知。

    白静跟夫君整整缠绵到隔天中午,两个夫妻互相喂食午餐后,各自分头去进行谈好的一些事,而谷隐就由仇九厄去亲自执行,而她专心去处理天沧派的事,面对师父与大师兄,白静心想是该好好解决,这个一直纠缠不清的大麻烦,对他师徒两人是该划清界线时刻了。

    这时让她想起二师兄,曾经深深爱恋过的男人,他过得好吗?

    现在想想,再深的爱恋,时间可以淡忘疗愈一切,她现在的心,整个都让仇九厄给占满了,不知从何开始她眼底心里都是夫君,连谷隐用各种方法,都无法让她喜欢。

    预告:  ^^”…应该…接近尾声了!【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