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十四.一室弥漫淫欲血腥之气

作品:《白静无惨 (高H)

    【头部广告】    一室弥漫淫欲血腥之气浓烈,男女主人欢爱之后,整理好自身衣物,仇九厄温暖倾身吻了一下娘子。www.6zzw.com【随机广告4】

    仇九厄观察石碗内的红色魔幻石,白红颜色分明非常美丽,但是魔幻石毫无动静也没听到谷隐任何的哀求或埋怨之类声音,想必他已经看清楚所有一切无挽回的余地,九厄亲手在装有魔幻石碗拿在手心,面无表情,拿起预先准备好的黑布盖在上面,遮掩住它锋芒,算好时辰,此刻外面艳阳高照,独自一人走出房门,来到位属于山庄最偏远角落。

    昨晚深夜,先请总管亲自带领下人暗地开挖,一个如一个碗公的洞,挖的非常深,约略有一个成年男子身高,仇九厄开始运气,吸收大阳光的热力,手掌中盖着黑布装有魔幻石的碗飘浮在空中随着仇九厄运气与念咒语,魔幻石慢慢盘旋飘浮往地洞中,就在要入洞口时,石碗剧烈的摇晃一下,谷隐沉重警告抗拒,「仇九厄…你会后悔的,我若破茧而出,我会要你,为今天所做的事,付出沉痛代价。」

    仇九厄「哼!还执迷不悟,给下去老实待着!千万年,到时我跟白静成仙之后,在考虑要不要原谅你…呵呵呵。【随机广告5】」

    剧烈摇晃下,险些把里面的**抖了出来,黑布也差点飞落,仇九厄更火力全开催动法力,谷隐被关在魔幻石中法力无法彰显出来,最后硬生生的被深深的埋入洞内,仇九厄挥动手掌四周泥土自动掩盖住魔幻石,最后把整个洞口全都填平。

    仇九厄大脚狠狠踩在在那填平洞口上,让泥土更平实,在上面撒上种子,在周围撒上一圈石灰之类的白粉,然后仰天大笑离开。

    在仇庄主处理魔幻石的事的同时,主母白静也单独邀请大师兄吃午餐。

    白静前往食芳斋时,大师兄整整等了一个小时,引颈期盼,才看到伊人姗姗来迟。

    白静一见面先表示歉意,大方坐下,「大师兄…不好意思…有点事耽误到…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只要是师妹,等待再久都值得…」大师兄石烈傲勾魂摄魄桃花眼。

    白静庄重说:「来来…师兄,先吃点东西。」故意坐在大师兄对面,桌子并不太大若故意伸长还是会碰到,腿长脚长的大师兄正准备使出长脚勾引计划。【随机广告2】

    「好…是是…」石烈傲着实肚子也饿了,从善如流,两人安静吃了些菜后,大师兄有敬了白静几杯酒,白静也回敬几杯,吃饭气氛轻松很好。

    「对了…大师兄…我也不拐弯抹角,我就直话直说了…」

    「师妹…请说!」大师兄挑眉双眼勾引轻松以对,腿伸长故意有意无意触碰白静双腿,试探性的碰触。

    「大师兄,请自重,希望我们之间…回到最单纯的师兄妹。」白静严峻告知。

    「呃…师妹…我很想念我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339/" title="被骗的上海少妇txt下载">被骗的上海少妇txt下载</a>

    们在天沧山上的石洞内,我跟二师兄与你,短短相处…」大师兄继续努力,这时强壮长腿脱下鞋子,露出白色袜子,趁机插入师妹的双腿间。

    「…」白静面无表情,倒是大师兄提到二师兄让她顺势问道,「大师兄过去的事都成云烟请大师兄别再旧事重提才好,不然…我不知,该不该…帮天沧派重整…」

    「呃…师妹别这样…大师兄错在先…就干为敬…别跟师兄计较。」大师兄嘴角直抽,把桌子上活动使坏的腿给收回,马上一口干了酒杯,内心有点挫败,来日方长…以后还有机会。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那天他发达了搞不好换师妹来讨好自己。

    「师妹我看的出来你跟仇庄主有点嫌隙冷战…说出来吧!有任何委屈说出来!大师兄我绝对站在你边…」

    「不劳大师兄费心,我跟夫君九厄关系很好,师妹我很受庄主的疼爱眷宠,请大师兄放心…」

    「呃…那就好…但…」石烈傲襒嘴心闷,明明就关心降为冰点,还当着大家的面搂住其它歌妓美姬回房暖床,怎么师妹睁眼说瞎话,女人心果然海底针。

    白静抬起头说:「嗯…那师妹有一事想,请教一下。」

    「请说。」

    「二师兄如今状况…」白静内心依然关心二师兄,他们曾经真心相爱过。

    「师弟杰刚,武功全废了…乖乖回家乡,接下家族产业…」

    大师兄原本他还想找他一起重建天沧派,所以他们之前有见过面,邀他一起来魔石山庄他拒绝了说既将大婚不宜前往。

    大师兄继续说:「对了…我要来魔石山庄之前有去找过他…他既将大婚…还邀请我与师父过去喝喜酒…」

    「嗯…这样很好…我放心了,希望二师兄能得到真正幸福。」白静终于放下对二师兄那份关心,露出真心笑容。

    大师兄喝着酒继续说:「师妹…像他们官家世代,都是家族联婚比较多,媒说之言!」

    白静点点头,她也是被迫嫁给仇九厄的,现在也是恩爱的很。

    「大师兄…现在…我们来说魔石山庄如何帮助天沧派…还有我必须说,这将会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大师兄蹙眉瞪眼。

    「没错…从此以后…天沧派不管任何事,魔石山庄不再伸出援手!」

    「师妹!你这样说也太…」大师兄试图改变师妹的说法与无情决定。

    「…请…好好的跟师父商讨全部金额与细节…决定好就请下人跟我说一声…我们在见面谈清楚…」

    这时白静站起身:「大师兄话说此…请慢用,我还有事先行离开。」

    「师妹…呃…」大师兄有点错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师妹这样冷绝强悍,师妹似乎变了。【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