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翻译:公司后宫化计划】11-12

作品:《翻译:公司后宫化计划

    【翻译:公司后宫化计划11&12】“美纱,看过来。来~看到我的手掌你就会感到眼皮越来越重……”

    她毫无抵抗地陷入催眠状态。

    美纱的破处仪式即将开始了。

    “你会逐渐浮现松弛的心情~现在你相当放松~慢慢的深呼吸~然后慢慢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来~你已经落入很深很深的地方了~只会听到我的声音~听到我的声音时心情会极度舒缓~”

    “你将会对我献上处女~那会令你无比高兴~张开眼睛时你将会忘掉其它事情只想跟我合为一体~我说的话都会无条件服从~甚么也不用想~把你看影片学习的事全部对我侍奉~”

    美纱闭着眼睛呆站原地。

    我趁机好好欣赏她的身姿。

    可是有点暗啊,难不成是我忘了开灯吗……嗯?

    按钮一堆,可是要怎么按啊?

    我仔细一看就找到了说明书。

    【本房间采用最新锐环境仿真器,可以选择“早上”“中午”“黄昏”“晚上”四个模式重现该时间带的亮度跟声量,重现环境气氛】朝午夕夜吗,晚上果然就该有月光了吧?

    不过对我来说体育馆打炮就是要黄昏干的啊。

    按键!

    喔喔窗外有夕阳照进来了!

    映到墙壁上的余晖让美纱的身体好像浮雕般更加亮眼诱人。

    我还听到彷佛是学生们下课,以及课外活动时才有的声音,真怀念啊。

    感觉好像真的瞒着同学跟老师潜入仓库作爱一样,超兴奋的!

    我再次望向美纱。

    啊,差点忘了重要的事情,我真大意。

    “美纱慢慢眼开眼睛~把身上的外衣脱掉露出运动服吧~”

    美纱呆呆的点点头之后,就以慢动作开始脱掉身上的衬衫。

    然后,她身穿布鲁玛的娇美身姿就逐渐在我眼前出现。

    然后,然后。

    在我眼前展露出来的是穿着白色短袖的紧窄运动服,以及深蓝色紧身短裤的美纱了。

    让人感到青涩,没有化妆的容脸。

    娇小而算不上丰满,微微隆起的胸脯让运动服浮现出曲线,让我深深感受到她的女性魅力。

    在紧身裤下突显身肉感跟跃动感的美腿也令我目眩神迷。

    我梦寐以求的布鲁玛裸足美少女。

    被夕阳娇艳映照着,只属于我的女神像。

    到底凝望了多久呢。

    回过神来,美纱正在以彷佛催促我下命令似的目光盯着我。

    “坐在床上~”

    然后,她就这样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盖。

    美纱你真内行啊。我就是想看抱膝坐姿啊。

    表情天真无邪的美纱抱膝坐在床上,屈起来的美腿跟膝窝有够可爱,大腿根传来阵阵难言的色气,加上被短裤紧紧包裹而暴露的臀部曲线,不管哪个部位都是娇艳诱人。

    她不时将下巴挪在膝盖上的卖萌小动作直击我心底的劣情。

    双手搂过大腿下方环抱的模样也超可爱的。

    啊啊,世界上有比这更加色情的光景吗?

    我的股间已经怒涨到极限,我本人也爽到连后宫啥的都抛诸脑后,只想好好视奸她而已。

    好好欣赏完美纱的坐姿之后,我就决定移到下一阶段。

    “把胸罩脱掉~”

    我下达指示后,美纱就灵巧地把手伸进运动服里面,卸下内衣。

    不消一会,白色的运动胸罩就从上衣底下滑落,被束缚着的胸脯也随之重获自由,露出令我意外的小巧隆起。

    被那阵魅力吸引的我按捺不住,正想伸手去摸的时候,却被美纱阻止了。

    “前辈……这个是杀必死喔?呼呼。”

    露出看似撒娇实则淫靡的微笑,美纱偎靠到我身上。

    要对我展露学习成果了吗?

    美纱磨蹭着我的身体,用熟悉的手法脱掉我的衣裤。

    “啊啦~已经朝气勃勃了呢。我戳,我戳。前辈的那里,意外的可爱呢~”

    喂,不要用指头戳啊。

    还有不要用可爱来形容啊这不是称赞好吗!

    “前辈,来,躺下嘛……”

    我依言躺下,鸡巴则是怒挺指天,姿势看起来有够蠢的。

    “呼呼呼~”

    同样坐在床上的美纱将双脚朝我伸了过来,赤裸裸的足底就这样触碰到我的鸡巴。

    “呜……”

    冰凉的感觉意外的舒服。

    美纱就这样用足底轻轻踩弄我的鸡巴几下,然后用姆指开始玩弄龟头。

    “如何?是不是很舒服喔?嘻嘻……”

    啊啊……超棒……美纱的双脚开始搓按我的鸡巴,动作跟AV演的一样。

    运动服少女淫乱裸足脚交……啊啊,对了脚跟多揉几下,啊,呜,好爽……从这位置可以望到美纱的美腿,令我更加兴奋。

    好厉害,这足交的动作熟练完全无法想象是处女能作到的。

    我的鸡巴被来回磨弄着。

    “如何喔~?前辈~?要射了嘛~?看~是前辈最爱的布鲁玛喔~?”

    啊啊不行,再看下去就真的要射了!

    可是我的眼睛完全没法从美纱的双脚上面挪开啊!

    “美纱,停,暂停!”

    不管怎样,被美纱用足交挤出第一发精的话实在太难看了,我只好让她停下动作,死命压抑爆射的冲动。

    这状态下美纱的双腿看起来比平常散发着更浓厚的色气,让我忍不住又视奸起来。

    她的双腿左右张开。

    那对小巧可爱的脚脚在刚才还在玩弄我的鸡巴。

    穿着运动服,对我露出淫靡微笑的美纱。

    啊啊不行,这实在太棒了,棒到我稍为动动都会射出来。

    深呼吸深呼吸!

    我不禁闭上眼睛让心神平静下来。

    冷静,冷静……当我把兴奋压抑下来时,已经花了差不多10分钟。

    “前辈……”

    不知道是否被我拖延太久,美妙主动呼唤着我。

    “来嘛……”

    我无言地依从她的声音靠近,伸手抓向她的上衣,开始搓弄她的胸脯。

    喉头干疼,双手微颤,我居然紧张成这模样?

    我现在不就跟处男一样嘛。

    “哈啊……呼嗯……”

    发出几近不自然的呻吟,美纱开始挪动身体。

    我把其中一只手伸向她的大腿,缓慢地从外侧往内抚摸。

    “哈啊,前辈……好棒喔……让……也让美纱摸嘛……”

    不知何时,她的手已经伸向了我的股间。

    硬涨的鸡巴被美纱的小手碰到时,电击般的快感走遍我全身。

    “呜喔……!”

    “前辈的……好硬……嗯呼……撸啊撸,撸啊撸……”

    “啊呜……”

    超棒。

    棒到让我腰杆乏力那么爽。

    美纱用那纤柔漂亮的手指使出AV女优的纯熟技巧刺激我的鸡巴。

    既激烈又纤细的刺激令我只能投身于快感之中。

    “啊,呜,啊啊,啊,呜啊,不行,啊,要,啊啊,射,呜……糟糕……”

    脑海泛白的我只能顺从快感咻咻咻的爆射出来。

    “啊啊……白色的……咦,这个,难道……?”

    这恐怕是美纱人生里首次看到精液了吧。

    “对,这就是我的精子了……啊啊刚刚实在好爽……”

    “这个……就是精子啊……”

    神情恍惚起来的美纱凝望着沽满手指的精液,然后把手缓缓凑向小嘴。

    当指尖快要碰到嘴唇时,她用战兢而期待的表情慢慢的将它挤进嘴里,舐弄起来。

    “唔……啾,呜……前辈的味道……啊嗯……只是那样舐,就开始兴奋起来了呢……”

    她一边舐一边抚摸自己的股间。

    “哈啊……呼嗯,啊嗯……”

    她的呻吟在我的脑海里回响。

    这个场面也是AV里面有演的嘛好像,那么接下来的展开……“好想,要前辈的……”

    果然!

    “啊嗯……咕嗯,啾……”

    反应过来时,美纱已经含住我的鸡巴不断舐弄。

    “喂,喂!我刚刚才射,再舐也不会那么快,呜,喔……!”

    “啊嗯……唔嗯……那人家就舐到射出来……唔,嗯,啾,嗯,啾……”

    美纱执拗地用嘴唇跟舌头刺激着我。

    呜喔,这,这异样的熟练啊……!

    这完全不是第一次口咬的女孩子该有的技,巧……呜喔喔喔,叽喔……!

    刚刚才射完的鸡巴更硬更挺,尿道都在隐隐作痛了,好难受。

    抬头盯着我因为快感跟痛苦而扭曲起来的颜面,美纱一边含着鸡巴舐弄,一边伸手开始轻搓我的蛋蛋。

    跟刚才手淫的动作截然不同的快感让我舒爽到不禁让表情完全松弛下来。

    射精感比预想更早涌溢上来。

    “啊呜喔,又,要射,啊啊……”

    “射嘛~前辈的,快点~快点~”

    不到10分钟我已经噗咻噗咻的爆射第二次了,连自己也难以相信。

    美纱的舌头都横扫变成直扫,把尿道口附近的精液都舐掉。

    被她那么刺激,我就更加兴奋了。

    呜嗯……!

    “啾……还在射呢……啊,嗯……”

    我被美纱用玄人似的专业口技不断吸精着,蛋蛋都开始疼痛起来了。

    不,我才不能一下子就露出疲态!

    换我攻啦!

    “美纱,要来啰。”

    我伸手抓住她的短裤一口气揪下。

    梦想照进现实的瞬间。

    我不禁对亲手剥下布鲁玛的自己感动。

    略薄的黑色芳草从她的股间出现。

    我抓住美纱的膝盖,用有点粗暴的手法把她的双脚掰开,然后马上把脸颊靠过去。

    “我舐,啊嗯,嗯嗯!”

    “啊,啊啊啊啊~!”

    “唔啾,唔啾,咕啾咕啾!”

    “啊啊,前辈,好,好舒服喔喔喔~!”

    我疯狂地用舌头刺激着美纱可爱的肉棒以及阴蒂。

    “啊,噫嗯,啊啊,噫啊~!”

    她彷佛啜泣似的声音令我心底充满了幸福感,整个亢奋起来,大脑激素应该已经分泌满满了吧。

    “呼啊!哈啊,哈啊,好,好棒……美纱,喜欢,唔啾!”

    “啊啊啊啊!前辈,前辈,我,我也喜,啊啊,喜欢前辈,啊啊啊~!”

    “美纱,你会越来越兴奋,会非常兴奋,会超级兴奋……!”

    我一边施予暗示,一边紧贴在美纱的股间持续舐弄着,爱液也不断从她的下身溢出。

    “啊啊,不,啊啊,要,很,啊,很厉,啊啊啊啊~!”

    激烈地颤抖起来,美纱不断晃动双腿扭拧身体,尖叫似的呻吟在这假仓库内回响着。

    可是我还不会住手的。

    我把舌头伸进已经湿滑起来的小穴里面,用力的搅弄。

    “不,那,啊啊!那,啊,啊啊啊……这,这第一次,啊啊,好,好舒服喔喔喔喔~!”

    “啾,嗯,啾,嗯……啊啊,好棒,美纱,我们继续!”

    “哈啊,啊,要,高,要高,啊啊,啊,啊,啊啊,高潮了啊啊啊啊~!”

    舌头传来美纱小穴一颤一颤的蠕动,耳朵传来美纱绝顶时的娇声,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哈,啊,哈,啊……好……好舒服喔……”

    美纱露出荡漾的表情,躺倒在床。

    好漂亮,好可爱,而且好色情。

    脑袋昏昏沉沉的我已经完全迷醉其中,理性也失去了令我留情的想法。

    “啊啊……真棒……美纱……我要来啰!”

    完全忘记自己已经射了两次,我粗暴地抱着刚刚被我弄上高潮的美纱,把她整个人抱膝抬起。

    那淫乱的湿润肉裂就在眼前。

    我连怎样动作都记不起来了,身体反射性的就干下去。

    回过神来,我已经用鸡巴粗暴地插入了美纱的股间。

    “叽,呜……!啊啊……”

    突兀的粗暴插入,让美纱也呜咽起来。

    “好,好痛啊……哥!人家好痛啊!呜……呜呜……”

    咦?唔?嗯?

    说起来我借给她的AV里面好像也有妹物哪。

    要是有美纱这种可爱妹妹的话我说不定都会触犯禁忌玩乱伦了吧。

    哎,这种东西也真够兴奋的。

    “美纱,美纱,美纱!”

    我无视她吃痛的样子,噗滋噗滋的猛烈抽插起来。

    “噫,好痛,好痛啊!”

    “忍一会!接下来就会爽了!”

    我蛮横地叫喊。

    虽然觉得她有点可怜,但是我真的没法控制自己。

    “呜,噫,啊啊,呜喔……啊,呼,喔喔,喔喔喔……”

    美纱的叫喊也逐渐混杂了娇媚的呻吟。

    “如何?很棒是不是!美纱,啊,嗯,呜喔!”

    能够干上这么可爱的妹妹。

    拟似近亲相奸的场景令我兴奋到难以自制。

    我把她娇小的身体抱起来,摆成火车便当式进行更激烈的性交。

    “噫啊!哥,啊啊,哥好棒,好棒喔喔喔喔!”

    每摇晃一次,美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988/" title="诛天图无弹窗">诛天图无弹窗</a>

    纱的娇吟声跟小穴的抽搐挤夹都会为我带来无上的快感。

    美纱本人也好像兴奋起来般四股紧紧缠抱着我,被她手指抓挖的后背实在好痛。

    “啊,呼嗯,啾,唔……啾……”

    美纱忘我地索吻,我也作出了情热的回应。

    夕阳有够刺眼。

    在黄昏的体育馆仓库里,我跟深爱的妹妹交缠着,正准备在她体内释放新鲜的精液。

    我已经快搞不清自己是谁,为甚么会在这种地方作这种事了。

    我只知道我想让怀里的美少女高潮。

    这份冲动令我拼命摆弄着身体。

    “哈啊,哈啊,要,要射了,美纱,啊,呜啊,啊啊!”

    “啊啊嗯啊!我,我也,啊啊!要,啊啊,哥,啊啊啊~!”

    然后。

    “啊,呜,嗯嗯!”

    “噫,啊啊,噫啊啊啊啊~!”

    我就跟最受的妹妹,啊,呃,不,跟深爱的美纱一起升天了。

    我刚刚似乎也爽到恍惚起来了,只是依稀记得自己把美纱当成了妹妹,但是实际上作了甚么都朦胧一片没法清晰回想。

    不过,我总算成功夺走了美纱的处女。

    “啊,呜嗯……前辈,真是粗暴啊……”

    躺在床上,美纱用我从来没听过的娇声呢喃着。

    该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但是很快就联想到女人这字眼。

    “啊,啊啊……”

    被那彷佛要黏到身上似的含情眼神注视着,我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金城美纱,把处女献给繁田凉一了呢……呼呼……”

    美纱对我露出了那副跟平常无异,天真烂漫的笑容。

    “啊,嗯。”

    我只能回以暧昧一笑。

    背脊忽然涌起阵阵寒意,为甚么?

    在那之后,我们两人就抱着彼此,静静躺在大软垫上面。

    ***************跟美纱的初次作爱对她来说是充满记念意义的破处之日,但是于我而言却是比想象中更加沉重的体验。

    跟她尝试了各种场景跟体位,我完全是泥足深陷,不管是精神跟肉体上都完全失去自制力,整个就是大暴走的感觉。

    直到清晨我还跟她抱着彼此互相爱抚。

    当我一个人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彷佛化作废人一样。

    “咕啊……不行,动不了……”

    躺在床上之后我就好像好像死鱼一样沉沉的睡去,到底甚么时间醒来了也没弄清楚。

    身体完全不想动。

    “糟糕了啊这次……”

    这样子下去完全没法上班。

    看来开后宫还有很多细节要好好想清楚啊。

    仔细考虑后,我决定向公司请一星期假,马上打电话给麻代小姐。

    “……就是这样,很不好意思,要是不休养个一星期的话我在各种意味上都会精尽人亡的,麻烦你了……”

    当然,麻代小姐不可能有甚么好语气。

    “真困扰呢。你要在家处理能完成的份啊,不然就赶不上呈交时限了。其它的话我们会想办法就是了……”

    然后,她的口吻有点变化。

    “我的部份……又怎么办呢?而且小京最近看起来也有点难受……”

    “哎,那个,所以啊,这是为了大家!如果现在要我逞强的话说不定就是永垂不举了,给我一星期时间应该就没问题啦。我一定会先满足麻代小姐你的!”

    麻代小姐的嗓音再度回复过来。

    “讨,讨厌啦。真的吗?那就一言为定啰!OK,那我就特别批准你这星期的休假吧,我也会对大家说的。”

    “真是麻烦你了……啊,对了,请不要来探望我。我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事想一个人静静想想……”

    “好吧,那么你要保重喔?”

    麻代小姐用带点欢愉的口吻挂断了电话。

    嘛,让她管理后宫总该给她点甜头吧。

    似乎她真的有好好传话,在那之后京子跟美纱也没有打扰我。

    打完电话后虽然轻松了点,可是我还是没力气爬起来,这样的话别说吃饭填肚子,体力一直消耗下去我随时会死。

    我死命挪动身体爬出屋外,来到邻居家的门前。

    “爱情宅急便……”

    我对陷入催眠状态,刚刚打开门的女大学生邻居说。

    “繁田先生现在很衰弱~你决定要去照顾繁田先生~每天替他打扫做饭跟洗衣服~那样会令你很快乐~”

    我现在完全没有性欲,只想让她帮忙打点起居。

    最少有人替我做饭就谢天谢地了。

    让她醒来后,女大学生对我露出了微笑。

    “抱歉,我马上替你准备吃的,繁田先生请好好休息一下喔!啊,对了,不介意我保管一下锁匙嘛?”

    接过我房间的锁匙后,她就匆忙地出去买东西了。

    总之先回去躺躺吧。

    不过本来只想躺一下,我却不知不觉的睡死了,直到房间里传出咚咚咚的声音才把我叫醒。

    我是睡多久了啦?

    定睛一看,女大学生正在为我准备晚饭。

    她一边哼着鼻歌一边在剁着长葱似的东西;虽然我最初没作甚么期待,可是她做饭看起来还漫象样的嘛。

    味噌汤的香气令人食欲大振。

    “你的身体很虚弱,容易消化的东西比较好,所以我弄了点酱油煮鱼跟清粥给你……虽,虽然我不清楚这会否合你口味……”

    味道超完美的啊。

    美味的料理让我疲惫不堪的身心受到滋润。

    她一直微笑着喂我吃饭。

    虽然她在暗示影响下对侍奉我这个行为深感愉快,可是我一直以来把她当成道具使役,反而让我受到良心的呵责了。

    “谢,谢谢你,很美味啊……”

    “呼呼,真高兴呢,太好了。你要快点回复平常的活力喔?”

    呜呜真是个好孩子。

    “明明大家那么陌生,还受到你那么亲切的照料,真是太感激你了。”

    虽然听起来无比造作,但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没问题的,我,我就喜欢作这种事啦……而且,是繁田先生的话……”

    “咦?”

    “矣嘻嘻……”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你的名字是?”

    “我叫良子,是H大的二年生,在念社会福利科喔。”

    “是啊……H大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哪……”

    “嘻嘻。清粥还有不少,你要多吃一点喔!”

    “嗯,我已经吃馒了,谢谢……吃了个饱之后总觉得又有点想睡,我这就躺一下……”

    “好的,我收拾好之后就会替你洗衣服啰。”

    良子微笑着回答。

    她的笑容是多么耀眼啊。

    原来她还会对别人露出这么美丽的笑容吗。

    看着她收拾四周的背影,我就朦胧地入睡了。但是浅眠一段时间后,我就被奇妙的声音弄醒了。

    “哈啊,哈,啊啊……呜,呜嗯……”

    那似是在压抑甚么似的喘息,到底是甚么呢……我微微睁眼,就看到良子靠在墙壁上坐着,张开双脚并把手伸到裙底隔着内裤抚摸小穴,在偷偷自慰。

    她似乎已经快感高涨,紧闭着双眼肩膀起伏,脸颊看起也泛起桃红。我看着她吐出逐渐沉重的鼻息,然后轻声的呜咽了一声,身子轻轻颤抖着。

    “……啊。”

    我不禁发出了声音。

    所以她很自然地跟我四目交投起来。

    “啊,啊啊,对不起,弄醒繁田先生了吗!讨厌,羞死人啦……那个,男人生病的样子很快感,我看着繁田先生的脸,不知不觉就这样了……嘻嘻……刚刚感觉很舒服,把内裤都弄湿了呢……”

    良子两颊绯红地笑着。

    那个朦胧的笑脸看起来是多么的淫靡,如果我还是平常那么精力充沛的话早就把她揪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了。

    可是,现在我的股间毫无反应。

    “抱歉,如果我精神好一点还能好好安抚你的性欲……现在的话我也有心无力啊……”

    “不不,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毕竟你还在生病嘛。我也会尽力帮助繁田先生调理身子的,你也要加油喔!”

    “真抱歉啊,不知道我有没有甚么事能作呢……”

    “咦?那,那么……”

    她犹豫了一会儿,就凑上前来轻轻吻了吻我的嘴。

    我呆若木鸡。

    “那,那个……?”

    “嘻嘻,承蒙招待啦。”

    “咦,啊,嗯?呃……”

    “那么,之后我会再来做饭的,繁田先生要好好休息喔?”

    说完,她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我则是因那轻轻一吻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巨大冲击。

    啊啊这姑娘怎么这么好?

    心底都飘飘然起来了。

    我并没有对她植入甚么影响好感的暗示,而且她也应该没有留下跟我作爱的记忆,但我对她作过的种种亲切仍然在她脑中残留;难不成是因为无意识地记住了跟我有肉体上的接触,所以对我比较亲近跟抱有好感?

    不管怎样,我也已经离不开她了。

    至于如何兼顾三位后宫佳丽的身心……嘛,船到桥头自然直。

    现阶段还是隐瞒下去吧,不然现在已经那么麻烦了,万一再添个火源下去就真的收拾不了残局啦。

    找个时机向她们介绍新姐妹吧。

    在那之后,过了4日。

    在她悉心照料下,我也逐渐回复精神,也开始为了回归办公室而作着复健。

    “嗯……唔……这样如何……”

    她用一双美足抚弄我早已脱下内裤暴露出来的鸡巴。

    “啊啊,好爽,对了这样……喔喔……”

    之前被美纱施展的足交功夫让我感觉良好,所以我也让良子对我作作看。

    穿上我最爱的深蓝布鲁玛,良子充满肉感的美腿以及带着健康粉红色的玉指正在刺激我的鸡巴。

    美纱的话会让我爽到难以自拔,她这个程度就刚刚好了。

    “哈啊,哈啊……加油,只差一点而已……”

    她在我的暗示影响下,将复健误认成令我的鸡巴回复正常性交机能。

    嘛,这样也没说错,把这件事本身无比淫靡的前提抹除就是。

    而在眼中,让我能够重新步行起来,以及让我能够爽爽射精是完全一样的事情,丝毫没有任何不自然之处。

    “来~加油~加油~咻~咻~”

    良子喊出活泼的声援,脚底不断磨蹭我的鸡巴。

    我的鸡巴逐渐变硬。

    “呜,呼嗯……差不多能勃起了,良子你作得真好啊……不过要是让我看看胸脯的话说不定更好……”

    “咻……咻……咦?胸脯吗?好吧,这样子如何~?”

    良子随意地揪起运动服,让我早已熟悉的美乳以及可爱的乳头一起暴露,却巧妙地将胸脯上半部遮住了。啊啊这种模样我最爱啦!

    “呜,呜嗯……好棒……良子,我快射了……啊啊爽啊……”

    “喔喔,只差一点,繁田先生,一起加油吧~嗯咻~嗯咻~”

    她的足交节奏也越来越快。

    啊啊,来了。

    久违的射精感!

    啊,啊啊,啊啊啊~“太好了!繁田先生射精啦~真是太好了……”

    良子露出满脸欢愉的笑容为我祝贺,被精液沾湿弄脏的双脚则是夹着鸡巴继续套弄起来。

    喔喔好爽!

    我的射精持续了一段时间才停下。

    这份刺激对我这有待复健的人来说有点太强烈了啊。

    “良,良子,可,可以了……”

    “啊啊,对不起!我太高兴了,忍不住再撸了几下……可是,太好了,我真的好高兴……”

    “嗯,实在太感谢你了……”

    打从心底高兴起来的我忍不住毫这样下身全裸地紧抱着她。

    “啊……啊啊……繁,繁田先生……”

    良子神情荡漾。

    太可爱了。

    我二话不说便吻了下去。

    “呜,嗯嗯嗯……”

    最初身子僵硬起来的她也慢慢被我吻到浑身发软,一副任我鱼肉的样子。

    我可得好好报答她。

    我细腻地舐弄她的胸脯,用舌尖小心翼翼地搅弄那可爱的乳头。

    然后,我把手伸进紧身短裤里面,食中二指开始搔弄她的下身。

    “这是你一直细心照料我的谢礼喔。”

    “啊,呜嗯,我,我没这意思……”

    “不要紧的,这是我真心感谢的心意啊。你真的不希望我继续,我也可以停下来就是。”

    “啊,噫啊,我没说讨厌啊……我,我很高兴呢……好像作梦一样……”

    真可爱的回答啊喂。

    我的舌头跟右手更加卖力地爱抚。

    “啊啊,噫喔,啊,不……不要那么……哈,啊,哈啊,哈啊……要,要高潮了……繁,繁田先生,良子,良子啊,啊啊!喔,啊啊啊啊!!”

    良子按捺不住情欲,被我逗弄到高潮了。

    她在高潮之后,我对乳头的攻势也没有停下,令她的身体一颤一颤,爱液把我的右手沾到湿淋淋的。

    感觉良好。

    我复活的日子不远了!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