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2 温水 寒月(二)

作品:《凰妃惊华:邪王,宠妻上瘾

    “我随口说说。m4xs.com”林疏月被他吓了一跳,随便搪塞道。

    北朔寒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她一番。

    “当真?”北朔寒有些焦急的问,神情紧张?

    林疏月不解,他究竟紧张什么?

    怕我死在他家老宅?晦气?

    “哼,我要是到时死,阎王爷不会留我活到五更天。”说完之后,林疏月感到嘴上湿润,被温润的东西堵住了嘴。

    “唔唔唔——”林疏月意识到自己被摄政王湿吻,使劲儿用力推开了他。

    她擦了擦自己的微微红肿的唇,惊愕恐惧的望着摄政王。

    “本王不准你提死这个字。”摄政王冰冷的声音真是刻骨铭心的寒。

    “哦。”林疏月冷冷的答应着,生怕他再粗鲁的吻她

    不过自己活不长倒是实话,她也挺伤感的。

    可是活着真的有那么好吗?她从未体会生活中的美好时光……

    死也许是解脱吧……

    罢了,她这样看透生死的人,又怎么会在意这些。

    不过活的时候要让自己活的痛快点。

    “王爷,初吻吗?”林疏月不怕死的问。

    “”

    怎么可能?

    温泉激战的时候已经吻过了

    这女人记性那么差……

    早餐时,八菜一汤,比之前的饭食还要可口美味,这样的早餐可遇而不可求!

    林疏月吃的非常高兴,摸了摸自己满足的肚子,充满着满足与幸福感。

    林疏月突然想到一种动物:猪。

    “饱了?”摄政王看着她满足的样子,轻声问。

    “嗯。”林疏月坐在椅子上道。

    “走吧。”摄政王伸出一只手。

    “哪去?不会真的去楚陵王府吧!”林疏月不打算在椅子上站起来,问道。

    “不打算起来?”摄政王沉声问。

    “嗯?”

    北朔寒一手环在林疏月腰间,身子微微下沉,一手放在她腿下,把她公主抱起来。

    林疏月感觉身子一轻,喊着:“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在北朔寒怀里扑腾挣扎了好久,终于被抱到马车上,放弃挣扎。

    北朔寒旋即上了华丽的马车,道:“启程。”

    楚陵王府在京城比较偏远的地方,路程需要许久。

    “喂,今天你安的什么心,早上起床就看到你,然后又亲又抱的。”林疏月美眸微眯,她实在闲的无聊,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朝摄政王聊天。

    “叫本王名字。”北朔寒道。

    “你叫什么?”林疏月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往常人们都碍于他的权威冷酷,不敢叫他名字,久而久之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所以林疏月不知道很正常,整天叫他王爷,摄政王,夫君……

    “你”摄政王铁青着脸望着慢条斯理吃糕点的林疏月。

    “叫你王爷就好了。”林疏月漫不经心道。

    可是摄政王浑身上下散发着冷意。

    “摄政王?”林疏月又试探道。

    摄政王脸色还是铁青,眼里泛着寒意。

    “相公?”

    “夫君?”

    摄政王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红润,气色也越来越好了……

    这么叫就对了。

    可是听那日宴席听着无垢太妃唤他寒儿

    林疏月突然觉得有趣,于是恶趣味的调侃道:“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