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惊魂之夜显诡异

作品:《寻梦灵异记

    梦是千奇百怪的,活着的人谁都会有梦。但如果同一个梦,在同一个人的梦中不断地重复出现,那就不叫奇怪了,可以说是诡异!就算是美梦,也会令人感到不安,甚至会产生恐惧!

    巴君楼是个二十多岁的帅气小伙儿,长得特白净,特讨女人喜欢的那种!只是他生在大山、长在大山,加上一贯游手好闲,且六亲无靠!故此,这家伙穷得只剩下一条贱得没人要的贱命了。

    最近,在他身上发生了一件怪事!不对!应该说是怪梦更为准确。他在最近一个月里,几乎每晚都做同样一个梦。他梦见东边的“狼兽山”上,满山遍野都是金银珠宝!好家伙,那简直太多了。

    难道是因为他太穷了,连做梦都想着发财?就算如此,同样的梦又怎么可能在人的梦境中反复上演呢?虽说每次梦的细节不完全是一样,但大致是相同的。

    每个半夜梦醒之后,他都在想这个怪异的梦是否有什么预示?或者是狼兽山真的有宝?否则!这个诡异的梦该怎么解释呢?谁又能给个答案?恐怕没人吧?

    这是一个深秋的子夜,他的那个怪梦又惊现了,在梦中:他一使劲儿居然将整座狼兽山给搬了起来,准备搬回家去。可他狂喜之下,忽见几只恶狼从天而降,咆哮着就扑了过来,是又猛又快。哎呀!太吓人了!他吓得一甩手,就将手中的宝山抛了出去。然后,玩命地朝有一片红光的方向逃去!

    也不知奔逃了多久?他累得快不行了。穿过那片红光之后,他发现自己刚才抛出去的狼兽宝山,竟然落在了一片大江里。大江翻滚着黑色的巨浪,令人心生恐惧!连大江的上空都是黑云朵朵,有的黑云形同张牙舞爪的猛兽,对地上的人虎视眈眈!有种随时咆哮而下,对地上的人发起攻击的势头。

    狼兽宝山在大江之中依然是光彩夺目,诱惑着人贪婪的灵魂。

    突然,狼兽宝山上出现了三位绝世美女!她们衣袂飘飘,身轻如燕,仿佛是不染尘世烟火的仙女。这样的美女,任何一个年轻的小伙儿,看一眼都会爱上她们。她们艳若桃花的娇容上有迷人的娇笑,娇笑中在向巴君楼招手,让巴君楼过去。

    巴君楼这家伙最爱的就是美女,他根本抵挡不住美女的诱惑,见了美女立即精神百倍,忘乎所以。说丑一点儿就是有点好色。因此,他想飞身去到那三位美女身边。他想,哪怕能抱一个回家当媳妇也不错。可他一纵身,人没飞到宝山,却掉进了黑水江里。www.kmwx.net在巨浪翻滚的黑水江里,他无力逃生,只能呼喊救命!只是,任凭他怎么呼救!也无济于事,因为这大江边根本不可能有人来。宝山上的三位绝世美女,此时也不见芳踪。

    忽地一个巨浪将他推了很远,他突然感到莫大的悲哀!面对死亡,他绝望了,打算不再做任何的无谓挣扎,任无情的江水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吞噬!

    接着,他在绝望中醒来,才知原来是场梦。回到现实中,他感觉梦境中的那种绝望和悲哀犹存,仿佛自己的灵魂依然留在了梦境中,没有跟着自己的**回来。

    许久之后,那种绝望和悲哀渐渐退去,他起身穿好衣服之后,开门走到了外面。外面月色很浓,周围连绵的群山朦胧可见。他远远望着东边的狼兽山出神,心中不由得暗想:“这座神秘的狼兽山自古以来就被封为禁地,无人敢涉足踏入其中,这是何缘故呢?莫非山中真藏着什么奇珍异宝?还是有其他某种神秘?据说里面还藏匿着能飞的食人恶兽,这会是真的吗?我怎么不信呢?”

    夜很深、很幽静,深秋的子夜很凉!但巴君楼酷爱秋月夜,他在月夜里独坐,浮躁的心境能够瞬间宁静,头脑的思维也能很清明,许多平时想不通的事,在这样的月夜下都能够想明白、想透彻。只是那个一直困扰着他的诡异之梦,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因此,他打算去狼兽山解梦?

    聂曲山是巴君楼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嗯!不对!应该说是有点带傻气的伙伴。这傻家伙他跟巴君楼一样穷,他不光穷得快活不下去了,而且长相也不合格,人黑不溜秋的,个子也不够高,头脑还挺笨!你说这样的人不穷死,就算是老天爷开天恩了。但是呢,这黑家伙唯一比巴君楼强点儿的,就是会两下子,打倒几个庄稼汉,那是一点问题没有。

    深夜里,“砰”的一声门响,将这位熟睡中的黑小伙儿聂曲山给惊醒了。他很气愤,随口就怒问了一声:“谁呀?”

    门外无人回应,砸门声也没有再出现。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又沉沉睡去。

    过了一会儿,那砸门声又出现了,而且一连响了三声。

    他再次被惊醒,还吓着了。于是,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怒道:“哪个无聊的家伙半夜不睡觉,跑到我家来敲门玩儿?找死啊?再敲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门外还是无人回应,就像根本没人一样。

    他感觉很奇怪,只好借着窗外照进的月光,下床穿上草鞋子便去开门,还边走边说:“就知道敲敲敲!敲什么呀敲?又不说话,哑巴了?你到底谁呀?半夜三更的打扰人睡觉,你还懂不懂规矩?”

    门外还是无人回应。

    “嘎吱···”聂曲山将两扇快有一百岁的老破门给拉开了。开门之后,只见外面是月色如水,秋风阵阵,远处的是朦胧的重山,四周是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人。

    聂曲山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一向胆小的他有些害怕!他心想:“邪了门,又不见人,是什么东西在敲门?哎哟我的个后娘哎!不会是那种玩意儿登门找上我了吧?那我可就惨喽!”转念又一想:“嗨!自己吓唬自己,世上哪有那种玩意儿。所谓鬼怪,那只不过都是人自己吓唬自己而已,有谁见过?是吧?对!绝对没有!”

    他是认为世上根本没有鬼怪,但多少还是有点害怕!进屋之后又看了看外边,确定真的没人才关好门,又上了门闩,然后床上睡觉。

    可他上床之后,怎么也睡不着,瞪眼看着一级风都能吹走的茅草屋顶,是一声长叹!他是觉得自己太穷了,至今连媳妇都没娶,想想真是很可悲!不由得就说:“唉!光棍儿的日子可真难熬啊!我的漂亮媳妇,你在哪儿呀?快点来吧,我都等你好多年了。”

    过了片刻,那令人惊恐的砸门声又响起了,依旧是三声,不多不少,而且声音更大、更急促了!

    聂曲山此时真感到了恐惧!从未有过的恐惧!直觉毛骨悚然,头皮发麻。他是认为世上没有鬼怪,但心里还是没底,毕竟半夜有东西砸门,是极不正常的现象。怕归怕,但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他一个翻身下床,在床底摸出一把平日用的砍柴刀,壮着胆子,蹑手蹑脚走到门处,从门的破洞往外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还非常紧张,以为会看见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可是很奇怪!门又“咚咚咚”响了三声,但是门外根本没有人,也没见其他任何东西。这或许是门的破洞太小,看不到门外其它的地方。

    只闻砸门声,不见有人应。因此,反倒激起了聂曲山的愤怒,他自言道:“哼!我聂曲山会功夫,我······怕个球啊!管你是妖魔鬼怪?还是山中精灵?只要我看见了,我就砍死你。”

    他轻轻地将门打开了,然后屏住呼吸,一步步向外走去。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一直走到了门口也不见有人,便四处寻找。

    夜还是那么宁静,别说有人,连苍蝇蚊子都没见一只。而且,还出奇的安静。

    他气得大吼大叫起来:“喂!什么东西啊?够胆就给我出来,出来吧!缩头乌龟吗?胆儿这么小,还敢装神弄鬼的吓唬人,你以为我就怕啊!最好别让我看见你,看见了我就砍死你,砍死你个打扰人睡觉的破玩意儿。”

    骂完了还是没动静,停顿了一下,他又吼道:“出来······别再躲了,我都看见你了,出来吧。再不出来我砍死你!”说话间,挥了几下手中的柴刀。还别说,确实像是练过的人,刀刀生风,还真有点儿吓人。不过,他看见什么了?其实他什么也没看见,这就是虚张声势,给自己壮胆的。

    任凭聂曲山怎么叫骂,夜还是夜,圆月还是依旧挂在天空,夜风还是阵阵吹。仿佛那阵阵的砸门声从来就不曾发过,又或许是一场夜梦,梦醒了,什么也就没有了。

    这时,屋里传出了聂曲山父亲的声音:“曲山,你个憨货,半夜不睡觉你吵什么呀吵?把我都吵醒了。”

    聂曲山忙说:“爹!没事儿···我练功呢。您睡吧,我这就进屋睡觉,不练了。”

    说是进屋睡觉,其实他根本没进去,还在原地东张西望。他越想越觉得蹊跷、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突然打了寒战,自言道:“怪哉、邪门、诡异、可怕!我的个娘哎!我不······陪你们玩了。”说着,急忙跑回了草房,然后还对着门外说:“敲吧敲吧,有劲儿你就敲,再敲我也不理,有力气你就敲到明天早上,累······死你!”

    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了,砸门声没再响起。此时,夜已经很深,聂曲山也很困,闭上眼睛渐渐就入睡了。

    其实,事情并没有完,更可怕的还在后头。

    聂曲山半睡半醒中,朦胧听见有个恐怖的声音在跟他说话:“曲山···曲山哪!你个憨货真够毒的,你不救我,我死得好惨哪!湖水冰冷冰冷的,我冷!我好冷啊!你就给我一件棉袄吧,不然的话,我就夜夜来找你。”

    那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的一般,又仿佛是在耳边、在跟前。似梦,仿佛又不是梦。这种感觉嘛,或许是聂曲山半睡半醒中的错觉。其实,那声音就在离他很近的地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