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 前路茫茫心茫茫

作品:《寻梦灵异记

    秃鹫被聂曲山打伤了还凶猛异常,居然能撞断松木。m4xs.com这力量大得惊人,简直让人触目惊心!

    巴君楼和聂曲山惊恐之下,慌不择路地逃命!这一次,他们是吓真着了,这就是冒险的后果!

    是啊!如此庞大的秃鹫,或许只有这样原始的深山老林里才有,一般的地方根本见不到,不由得你不怕!人嘛!很脆弱!在凶禽猛兽面前更是不堪一击。

    其实,巴君楼、聂曲山大可不必如此!因为秃鹫本来就受了伤,又在愤怒之下撞断了松木,之后是精疲力尽,连飞起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是伤人了。只是伏在林中凄厉地惨叫着!声音传出数里之遥。

    二人也不知跑了多久?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跑上了一座山峰的峰顶,终于跑不动,累得之剩下半条命了。全身无力,汗水浸湿了衣服。他们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是上气不接下气,差点没跑死。

    巴君楼想说话,可是由于太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

    许久之后,两人的气息平缓一些时,才发现身上的破衣服都被林中的荆棘给刮扯得更破,连身上的皮肉都伤着了。他们相互对看一眼,都觉得对方是狼狈不堪,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脚下这座山峰奇特而高耸,在峰顶眺望四周非常辽阔,跟山下透着阴气的森林有着天壤之别。放眼望去,周围是山峰林立,在云雾中若隐若现。而在远山视野的尽头,一片红霞正在燃烧!染红了半边天。

    巴君楼站了起来,看着周围壮观的奇景,不由得赞道:“嗬!这里的景色真美呀!这一通乱跑的,没想到跑到这山峰的顶上来了。”

    聂曲山叹道:“唉!可不是嘛!差一点小命就给交代了,想想啊!真是不值!难道这就是人常说的“人为财死”吗?如有有钱了,命没有了,那还有用吗?”

    巴君楼也有此感触,他在峰顶迎风而立,欣赏着周围辽阔的山野,恨不能展翅飞去,越过千山万峰,飞到山野的另一头去,看看那边的风景。或许那边又是另一个世界,真让他心驰神往!他又怎么会去理会聂曲山说什么呢?

    的确如此!站在这个峰顶眺望周围的奇景非常独特,真是万壑千岩,云雾缭绕,恍如仙境一般!而在这样朦胧的景象之下,居然还能看见远处天边的晚霞,真是奇景中的奇景!

    巴君楼看了一阵,不由得感叹道:“曲山,咱们虽说是死里逃生,此行凶险无比,但也值了!你看这壮观的奇景太不一般了,我顿时是觉得是豪气万丈,气盖山河!一切的烦恼和忧愁全都烟消云散了,难道你没有同感吗?”

    聂曲山不以为然地说:“命都差点完蛋,还有什么豪气万丈?我只觉得肚子空空,再不填饱它,它就要张嘴骂人了。还有啊!你看太阳已经西落,黑夜很快就会来临。咱们快吃点东西,然后找路回去吧!我可不想在这里过夜。”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布袋,里面装的是“干面烙饼”,应该有十几个吧,他拿出两个递一个给巴君楼吃。

    二人就这样干嚼起来,嚼得腮帮子都僵了。

    这就是二人一餐的饭食,因为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所以不敢多吃。

    吃完了,他们又喝了几口水之后,聂曲山就问巴君楼记不记得来时的路?

    巴君楼摇摇头说,不记得了。

    聂曲山开始着急了,他说:“完了···那完了。你看天已经快黑了,咱们还都不认识路,那怎么回去呀?要是在这里过夜,晚上指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凶猛的野兽呢?不行,不能再等了,咱们试着从原路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原路?”

    巴君楼却很淡定地说:“急什么急?就算找到原路你敢走啊?说不定那个大家伙还在哪等着吃咱们呢!”

    聂曲山很急切地说:“管不了那么多,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说吧。”

    巴君楼又坐了回去,有气无力地说:“太累了,一点力气都没有,稍微休息片刻再走吧!”说完,他仰躺在了脚下草地上,紧闭双目,都不想睁开了。因为他实在太累太累。再加上一身的汗被山峰上的冷风一吹,只觉得全身无力,头重脚轻的,他感觉自己恐怕要生病了。

    聂曲山忙说:“楼哥,你别躺着啊!万一睡着了怎么办?”

    巴君楼有气无力的摆摆手说:“不怕!不怕!小躺一会儿怕个球啊。你不累呀?你也躺会吧!养足精神才好赶路啊!”

    聂曲山知道拗不过巴君楼,只好不言语。但心里早就埋怨巴君楼几百回了,骂也骂了几百回。他根本无心去欣赏眼前的美景,只想今晚能回去。

    过了一会儿,他也感觉眼皮都抬不起来,实在是又累、又困,全身还都没力气。于是,就倒在巴君楼旁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又是一个月明之夜,群山奇峰沐浴在月光之下。而在远离人烟和村庄的群山奇峰之上,孤零零的沉睡着巴君楼和聂曲山这俩愣头傻小子。他们鼾声如雷,丝毫不知自己竟然睡在大山之中,幸好夜里没有野兽上峰顶来,否则!肯定会被野兽吃掉。

    深夜,巴君楼被一阵凉风惊醒。他睁眼一看,只见天空星际灿烂,挂着一轮冷月,心中便是一惊,立即坐了起来,又见四周山影朦胧,是一重又一重,这一看他明白了。不过,他觉得事已至此,惊慌也没有用,便又睡了回去。

    其实,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与青山为伍、喜欢与冷月相伴、更喜欢冷风吹拂在身上的那种感觉,很爽、很自在!

    又过了一会儿,他撞醒了旁边的聂曲山,笑道:“曲山,坏了!没想到咱俩一觉就睡到半夜,这下真回不去了。”

    “啊!”聂曲山猛地坐了起来,一看自己果然还在这个峰顶,就连连说:“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怎么睡着了呢?这下可麻烦了!楼哥,应该不会有野兽来吧?”

    巴君楼很镇定,他打了哈欠,然后说:“完什么完呀?大惊小怪的,不就是在野外露宿一宿嘛!紧张什么?我感觉挺好的。你看这么美的夜色,是不会有野兽来的,就好好享受一下嘛!”

    聂曲山又气又急,举起手真想狠狠给巴君楼一下。

    巴君楼又坐了起来,拿出自己的烙饼和聂曲山分吃,边吃边说:“别总是杞人忧天的,洒脱一点好不好?你看你楼哥我遇事从不慌张,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才是男人的气魄!哪像你这家伙,一遇事就一惊一乍的,怕得跟个孙子似的,有必要这样吗?”

    聂曲山叹道:“唉!楼哥,我告诉你,你别总是骂人,言语还这么粗鲁,这样不好,你还是积点口德吧!就算不为你自己,也为你将来的儿孙想想吧!”

    巴君楼说:“切!你小子少教训我,我可是你楼哥,该怎么做人做事我比你清楚?”

    聂曲山哼道:“你少来,什么狗屁楼哥?我只是不想说而已,别以为我不知道,咱俩谁大还不一定呢?都是你平时爱以老大自居,久而久之别人都习惯了,不跟你计较,因此大家都叫你楼哥。你看我大伯的儿子“聂曲芳”都快三十的人,孩子都几岁了,见面了还不叫你楼哥,你还好意思这么张扬?还有啊!咱们村就你一个外姓人,所以,大家都是让着你,你还得寸进寸,不知好歹!你说谁跟一样?对了,楼哥,你是从哪个穷山旮旯搬来的?你从来都没告诉我?是不是你的老祖宗做了很丢人的事,你不好意思提起?”

    巴君楼骂道:“去!你傻家伙胡说什么呀?你家老祖宗才是丢人现眼呢!”

    聂曲山又是满脸愁容,根本无心跟巴君楼争吵。过了一会儿,又说道:“我说楼哥,咱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我怎么感觉这辈子都回不去似的?真愁人啊!早知不听你的,都是你害我的。”

    谁曾想到聂曲山这真是一语成谶?他和巴君楼自从上山找宝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辈子恐怕再也回不去了,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吧?如果他们走得好,前面则是光明大道。如果走得不好,前面则是穷途末路、是悬崖峭壁,弄不好会粉身碎骨的!

    人的梦也只是梦而已,和现实是毫不相干的。世上的人也没有谁会把自己的梦当真。但巴君楼认为他的梦真的是某种预示?否则!不可能反反复复,还那么真切!所以,他为了解梦?不惜一身犯险,逼着聂曲山和他一起闯进了这狼兽山。可他到底还是年轻气盛,行事莽撞,做事不计后果。或许他认为自己是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因此,才不管不顾的。真的是这样吗?这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对于作者我来说,写作是种乐趣!我将自己融入在虚构的世界和故事情节里,成为众多角色中的一人,同时导演着他们的命运!心也会随着他们的悲喜而转变,那种感觉真是奇妙无穷!作者本人一直有写作的爱好,只是一直未能动笔。本作品《灵异乌都之乌金印》也是因为作者我的一个梦而写作的。书中有灵异恐怖,难以解释的怪事、有诙谐

    幽默,爆笑的情节、有百转千回,痛彻心扉的爱情、有艰苦奋斗,改变命运的历程。而作者我也将自己的情感和灵魂注入了其中。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本书,并多多支持和鼓励!感谢感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