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 奇异双尾狼形兽

作品:《寻梦灵异记

    深夜的奇峰之上,聂曲山突然情不自禁地问了一句:“楼哥,你说咱们会死在这里吗?”

    巴君楼心中也没底,但嘴上却说:“怎么会?我巴君楼福大命大,怎么看也不像是短命的人啊?再说了,你跟着我又怎么会有事呢?你只要跟我你楼哥我,我保你化险为夷,一生富贵!还娶上漂亮的媳妇!”

    聂曲山忧心忡忡,但看到巴君楼如此从容淡定,倒有几分大气魄,不由得多了几分信心。他想,事已至此,多余的担心也于事无补。当他一想到娶媳妇,转念又开心起来,还傻傻地笑着说:“嘿嘿···富贵当然好,真要是能娶个漂亮的媳妇就更好了。楼哥,你说我能娶上吗?”

    巴君楼笑道:“你小子想娶媳妇了?放心,这事包在你楼哥我身上,我就帮你找个美美的美美的美媳妇!怎么样?开心吧?”

    “嘿嘿······开心!娶媳妇好!”聂曲山一想起漂亮的媳妇就想入非非,什么烦恼都抛在脑后,就差没流口水。他居然还告诉巴君楼,说他喜欢白白的、胖胖的胖媳妇。说胖媳妇心眼好,会疼人,有这样的媳妇肯定会一辈子享福的。

    “啊!白白胖胖的媳妇?”巴君楼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他真不知道聂曲山找媳妇的标准原来是这样的,居然喜欢大肥妞,太有意思了。所以,忍不住就说:“我说大傻山,你可太有意思了!哈哈···胖的?会疼人?哎哟天啦!原来你喜欢胖姑娘啊?那···好!楼哥我以后给你找一个胖···媳妇,让你享福去。”说完,又是哈哈大笑,肚子都笑痛了。

    聂曲山现在心情大好,跟巴君楼是有说有笑,还跟巴君楼说了很多胖媳妇的好处。当然,有些话很不雅,也就没有必要说出来。

    巴君楼听完之后,笑得更厉害了,都遏制不住了。只好让聂曲山不要再说,如果再说会把人笑死的。

    聂曲山还沉浸在想美媳妇的臆想当中。因此,什么危险、什么愁?他暂时全都忘了。不过也好,他有了这种精神支撑,就算再遇到什么危险?也不会轻易认命和放弃。那样的话,活着走出这狼兽山的希望就更大了。

    四处空旷,月色如水,冰凉的深秋夜风吹得二人瑟瑟发抖。他们本来就很饿,再遇到寒冷的夜就更抵挡不住寒气了,说不出的难受。无奈之下,二人只得再吃点干粮。吃完之后,他们还是不饱,水也喝完了,口干舌燥的。

    聂曲山躺了一会儿,觉得难受又坐了起来,准备再吃一点。

    巴君楼急忙起身相阻拦,不让聂曲山再吃。他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如果一餐就将食物全部吃掉,说不定真的会饿死在这里。

    聂曲山觉得也对,就把拿出来的干粮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觉得真是香啊!恨不能一口就吞掉。但为了能延续生命,他还放了回去。

    突然,远处的一座山峰之上,出现了两道幽蓝色的光柱。那两道光柱直射天际,接着,又平射四周的山峰。在这样的黑夜里,那两道幽蓝色的光柱显得非常明亮,而又神秘诡异!

    聂曲山惊得立即站了起来,惊声说:“楼哥···快看!那山峰有两道蓝色的亮光,好奇怪呀!会是什么呀?”

    巴君楼顺着聂曲山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了两道蓝色的光柱,但时有时无。有时直射天际,有时又平射周围的山峰。他心中便大喜,忙说道:“是啊···看见了,看见了。曲山,你说那会不会是咱们所要寻找到宝物呢?”

    聂曲山说:“我说你这人真是奇怪哎!你见过宝物会自己动的吗?我看倒挺邪乎的,说不定是什么古怪的东西呢。”

    “你小子满脑子想的都邪行的东西,能不能想点别的?”巴君楼他认为那一定是宝物,他是越看越兴奋,恨不得立即飞过去看看。

    聂曲山说:“楼哥,你别不信,这么快就忘记那吃人的秃鹫了?我告诉你,像这样的原始森林,什么样的怪事都有可能发生?什么样稀奇古怪的飞禽走兽都有?咱们还是小心为上!别满脑子想得都是宝物宝物的,先把命保住再说。”

    巴君楼并没有被聂曲山的话给吓倒,反倒精神百倍,他说:“别疑神疑鬼的,那肯定是宝物,我跟你废话没有用,马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什么?还要去看看?”聂曲山瞪大眼睛看着巴君楼,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还要去看看,这跟去找死又有什么区别?既然嫌命长,那就别来这个世上啊!

    巴君楼说:“对!就是去看看,别这样瞪着我行不行?”

    聂曲山说:“就算要去看看,可那座山峰离这很远的。再说了,黑夜里怎么行走?山间根本就没有路,万一不小心掉下万丈深渊摔死了就太不值,我···我不陪你玩命。”

    巴君楼一想也对,可不去又不甘心,万一真是宝物,错失了会悔恨终身的。于是,他又抓住聂曲山的弱点,开始对他发起言语的攻击:“我说曲山老弟,你要还是个男人都话,就不要这也怕那也怕,行不行?大不了一死,很可怕吗?不是有我陪着你嘛!万一真是宝物岂不是错失了?没有钱你还想娶胖媳妇吗?那你恐怕要等到下辈子再娶,这辈子你只能一个人孤独终老。想想,你好好想想,那样的日子不可悲吗?反正我是过不了那种日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要不去,我就一个人去,从此以后咱们也不再是兄弟了。”

    聂曲山这一次居然没有气恼,因为他做梦都想娶个媳妇过日子。至于发财嘛!对于他来说是次要的。所以,他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就同意和巴君楼去看看。

    于是,二人说走就走,借助月光顺着山峰的右边往下走。还别说,这山峰右边的树木不是很茂密,多半都是石头,月光能照进来,故此二人很顺利的下到了山峰之下。然后,再爬上发出幽蓝色光的山峰就到了。只是那个山峰看着都很远,走起来就更远了。他们用了差不多一个多时辰,累得筋疲力尽,才爬了上去。

    此时,已经是东方破晓,天快亮了。只见峰顶崎岖不平,怪石丛生。还有一种怪异的辰鸟在不停地叫着,给人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突然,一阵狂啸之声震耳欲聋,震得是山摇地动,将巴君楼、聂曲山的胆都差点给吓破了。

    这狂啸之声很怪异,似狼又似虎,说不出是一种什么声音?但很恐怖,必定是山中的大型猛兽。

    惊恐之下,二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高处的盘石之上,蹲着一只似狼又似虎的怪物。这怪物体型巨大、面目狰狞,那两道幽蓝的光柱竟然是从这怪物的眼睛发射出来的。

    此时,天已渐渐亮了,巴君楼、聂曲山看得很清楚,两人都吓傻了。

    这样可怕的怪兽真是闻所未闻,更别说见了。

    巴君楼突然想起了他梦中从天而降的恶狼。不过,他梦里有很多只狼,而这里却只有一只似狼的怪物。但这般景象他感觉恍如梦中一般,恍恍惚惚地,没有真实感。

    眼前的怪物乍一看是恶狼,再一看又有几分像猛虎,如果再看仔细一点,还有几分像温顺的野鹿,但大部分还是比较像狼。它体型比较庞大,比一头成年的大狼还大出四五倍。全身都是乌黑的长毛,锋利的獠牙透着寒光,看上去让人脊梁骨都发凉!尖锐如勾的利爪叫人胆寒!最奇怪的是,它的后面竟然拖着两条长长的尾巴,每一条至少都有五尺。

    这奇异的怪兽根本就是虎、狼、鹿的合体,可谓是世上罕见,让人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巴君楼、聂曲山吓得都不知挪动地方了。

    好久之后,聂曲山才低声对巴君楼说:“楼哥,坏了!看来传言是真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怪物“双尾狼形兽”吗?据说这狼形兽凶残至极,比虎狼更可怕!能腾云驾雾,吃人连骨头都不剩。这下咱俩惨了,这都怪你。”说完之后,不由得悲从中来,又说道:“这回彻底完了!完了!我的胖媳妇也娶不到了!真是白活一回。说实话,巴君楼,现在我都想一把掐死你。”话说到后面都带哭音,看来真是绝望了!

    巴君楼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他顿时觉得危险就在眼前,生命可能在下一个瞬间就要终结。心中暗暗叫苦,只是悔之晚矣!但他嘴上却没说出来,还强做镇定,很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说:哦!“双尾狼形兽啊?哈!还真有啊?那是咱俩运气真好!一来就碰上这万年的奇异怪物,真值了!不虚此行啊!”

    聂曲山哭声道:“楼哥,别装了,怕就怕嘛!不丢人。我告诉你,这是咱俩倒霉,不叫幸运。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你看这怪物个还挺大的,咱俩这百十来斤的还不够它塞牙缝呢,吧嗒吧嗒嘴儿就没了。我···我怎么这么倒霉呀?都是你个挨千刀的害的。”

    巴君楼气道:“好了,好了,现在埋怨我有用吗?动静别太大,趁它还没发现咱们,咱们往后退,然后再开跑。”

    “也只有这么办了,听你的。”聂曲山说着,居然流泪了,还用破袖子擦了一下眼泪。说真的,他跟一个胆小的小姑娘差不多,一点男人的阳刚之气都没有。

    巴君楼见聂曲山居然吓哭了,真想好好地羞辱他一番,但此时面临危险,没那个心情了。

    本作品中:巴君楼,性格多重,复杂。智商、情商都很高。他闯一回乌都国,从一个落魄的穷小子,一步一步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之路!他是怎么做到的?不用问,那都是胆量、拼搏、智慧、机遇给他带来的。聂曲山,性格懦弱,胆小、嘴馋,遇难必退。智商、情商低下。他闯一回乌都国全靠巴君楼才人生美满。双尾狼形兽,性情狂暴。它是神奇的灵兽,飞檐走壁如平地。它闯一回乌都国,在巴君楼生死一线之时,曾多次相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