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章 难以逢生再绝境

作品:《寻梦灵异记

    巴君楼、聂曲山二人在黑暗的洞穴中,摸黑沿着流水的走向一路走下去。开始的时候根本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凭感觉走。后来洞中竟然越来越光亮,但二人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隐约看见前面水的面积越来越宽,几乎淹没了整个洞底。而且,水可能会很深,水下还说不定有一些会攻击人的水生物。

    他们如果再往前走,根本无路可行。要想通过只能趟水向前,那样行程很慢且不说,如果水下真有攻击人的水生物,那就很危险了!还有,如果水太深,那根本就过不去。

    巴君楼很发愁,一向聪明睿智的他此时也束手无策,傻愣傻愣的发呆起来。他不由得暗想:“出现这种情况,洞的尽头很有可能是江河,也有可能是湖海?天啦!倘若真是这样,那么这水会越来越深,危险也越来越大。就算出了洞,万一洞外真的是浩瀚无比的大海?那还不等于是死路一条。这个洞到底有多长?会通往何处?难道要通往天边吗?难道这一劫咱们真的就过不去了吗?难道那个梦就是为了将咱们引上死亡之路吗?”他心里这样想,尽管很焦虑,但嘴上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怕胆小的聂曲山会崩溃、会认命,那样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他和聂曲山只能趟水而行。而暗无天日的洞中,水非常冰凉,二人咬紧牙关在水中缓慢地行走着。大约行走了半个时辰之后,水已经没到了二人的腰间,加上他们冻得几乎失去知觉的身体和双腿,真是举步艰难,每一步都很吃力,又仿佛是在一步一步走向鬼门关。

    没想到水中果然有水生物在不停地撞击他们。也不知是鱼类,还是什么其它的东西?数量还不少。

    巴君楼觉得倒没什么。因为他认为这些撞击人的水中物,应该不至于伤人。

    可是没想到聂曲山突然惊叫起来:“啊!不好!楼哥,水下有东西在咬我的腿。”说完之后,他马上就“嘿嘿···”地笑了起来,还傻傻地说:“痒!嘿嘿···好痒!好痒痒!”

    巴君楼疑惑地说:“曲山,你在干什么?一会儿惊叫,一会儿又傻乎乎地傻笑个不停。m4xs.com”

    聂曲山嘿嘿笑道:“楼哥,我刚才以为是什么东西在水中咬我,其实不是在咬我,而且在亲我大腿,不停地亲。嘿嘿!好痒痒!还挺舒服的。”

    “别动,曲山,你快看,那是什么?”巴君楼隐约中,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条巨大的黑浪向他们这边游了过来。想来一定是水中的大型生物,或者是鱼类,应该有四尺多长。

    聂曲山下意识的,在腰间的鹿皮囊中摸出了一枚竹钉在手,然后忙问道:“在哪儿呢?”

    巴君楼还没有来得及回话,那黑浪已经快游了过来,他和聂曲山吓得连连后退。

    谁知?那水中的黑浪,忽地将头露出了水面。因为光线很暗,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反正头很大。接着,那露出水面的头张开大嘴,猛地向巴君楼、聂曲山冲了过去。

    “啊!曲山,那可能是大乌鱼!”巴君楼朦胧中看到,那应该一条非常大的乌鱼。

    对!那就是一条大乌鱼。

    巴君楼惊叫的同时,聂曲山快速将手中的竹钉打了出去。竹钉从乌鱼的嘴巴进出去了,也不知竹钉到底打在了乌鱼嘴里的什么地方?只见乌鱼痛得在水中猛地一摇身,掀起了一阵巨大的浪花。接着,它往水的下游而去,速度极快,一眨眼就不见了。

    “哈哈!追!楼哥!咱们快追!别让他跑了。”聂曲山见自己一招就制服了乌鱼,顿时来了精神。

    巴君楼说:“追什么呀追?你还有力气啊?别看乌鱼受伤了。告诉你,这么大的乌鱼我还是头一见,它要真跟咱们过不去,咱们还不见得斗得过它。算了,咱们走吧。”

    “哦!那放它一条生路吧。”聂曲山也只好算了。

    二人继续往前走。又过了一会儿,只见洞中越来越明亮,二人不由得精神一振,加快了前进的步子。约走了八十几步,只见前面非常明亮。他们抬头一看,看见不远处竟然有个洞口,光线就是从那洞口外面照进来的,还可以看见洞口外的山壁和植物。

    他们是又惊又喜,高兴得大喊大叫起来。那种狂喜的心情,真是如获重生一般。

    巴君楼几乎疯狂般地大叫起来:“哈哈······终于熬出头了······哈哈······死不了啦······哈哈······”

    聂曲山激动得居然放声大哭起来,眼泪哗哗的流,跟下暴雨差不多。他情绪激动地说:“是啊!是啊!是啊!看到

    了,看到了。楼哥,咱们死不了,咱们有救了!说不定出去就能找到吃的。饿死我了,快点,快点吧!哈哈······”

    二人看到了希望,一股力量顿时传遍了全身,直奔有光的洞口走去。走过去一看,有光的地方果然就是这个洞的出口。

    他们感觉仿佛是从鬼门关逃了出来,见到了阳光,见到了青天白云,又重生了。可以去想象一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恐非言语能表达出来的。

    出洞之后,他们感觉外边的空气太好了、景色也太美了。阳光照射在身上真舒服!抬头只见是蓝天白云,风轻云淡的。

    只是,命运似乎又给他们开了个玩笑,一个让他们绝望透顶的玩笑。对!他们是从洞中出来了,可这个洞的出口竟然是在万丈悬崖的崖底。当他们看到周围都是挺拔而高耸的绝壁时,二人的心顿时从头凉到了脚,刚才的那种喜悦心情,霎时间荡然无存。

    两个人都傻了、懵了,简直都想一头撞死算了。

    呆了很久,巴君楼才长叹一声,然后绝望地说:“唉!原本以为是绝处逢生,谁知这洞的出口竟然是在万丈悬崖的崖底,这不是天大的玩笑嘛!看来真是天要灭我,我岂有不死的道理。”说完,一阵凄惨的苦笑过后,仰天长叹道:“苍天啦!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

    聂曲山更绝望,但他语气却很平静地说:“唉!是啊!这崖底还淹没在水中,看来真是老天要灭咱们。楼哥,咱们命该如此,命该如此啊!”说完,指着一处崖壁的下面又说:“楼哥,你看,那边的绝壁之下有个半月形的出水口,如同拱桥一般,水是从那里流走的,而且水流很急,不知这水流到什么地方去了?”

    巴君楼看了看,心里很发愁,想了想,然后说:“这个不好说,就算这流水能通到外面,但水一定很深,咱们过不去的。就算能过去,万一又是一个无底洞的话,那咱们就必死无疑了。”说完,过了片刻他又说:“曲山,我知道,都是我害了你,如果咱们因此死在了这里,你会怪我吗?”

    聂曲山沉思了许久,然后很落寞地说:“楼哥,说真的,我肯定会怪你的。因为我还没娶媳妇,就这样死了的话,就等于白活一回,我是不甘心的。还有,我也没有跟我家的祖宗延续香火,我死了他们一样会怪我。你想想,楼哥,我能不怪你吗?甚至可以说我恨你!真的,我非常恨你!要不因为你非逼着我跟你来狼兽山找宝,我也不会如此地步。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这样无法无天,没轻没重地胡闹,迟早要把小命给玩儿丢的。怎么样?我的话应验了吧?这或许就是报应,可是你遭报应也就算了,连我都受到了牵连,想想真是冤啦!”这是他的心里话,他是真恨巴君楼,恨得牙痒痒。

    过了一会儿,巴君楼才异常平静地说:“对!曲山,都是我害了你。你怨恨我也是应该的。好!那我让你活下去。”

    “什么?让我活下去?你怎么让我活下去?”聂曲山似乎看到一丝希望,面带喜色,惊讶地看着巴君楼。

    巴君楼将自己的手臂伸到了聂曲山的嘴边,然后说:“给你吃,吃了你就死不了,吃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