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乌都江上乌神女

作品:《寻梦灵异记

    一百余里的乌都江,真是水茫茫,浪涛连天,一望无际。www.83kxs.com不过,江心有许多隆起的小岛,远远看去,岛上植物繁茂,景色非常优美。这里跟狼兽山的景色是完全不同的,或许这就是“乌都王国”独有的风景。

    江风呼呼,波浪滚滚,一浪接一浪。小小的木筏在江中行走,就如同是茫茫大江中的一片孤叶,显得非常渺小,航行也非常吃力!危险也可能随时发生!

    让二人没有想到的是,本来好好的天气,突然是乌云滚滚,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的。霎那间,天地一片黑暗!暴雨很快就会降临。

    巴君楼和聂曲山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恐怖的怪天气,都吓傻了。

    突然,狂风带着一个巨浪卷起,就将二人脚下的木筏给掀翻了,二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人就掉进了大江里,一连喝了几口怪味的江水,别提多难受。刚一露头,又是几个巨浪袭来,将二人打出好远。

    虽然二人水性极好,但也有点吃不消,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游上了就近的一座小岛。上小岛之后,暴风雨渐渐小了。但让二人惊讶的是,这小岛之上真是太美了,根本不像是秋冬季节,简直就是春意盎然!这样的狂风暴雨也丝毫掩盖不住这美丽的景色!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暴风雨渐渐停了,江天又恢复了明亮,岛上的景色也更加美艳,就如同是出浴的绝世美人,更加娇艳动人、更加勾人魂魄了。

    秋冬季节居然有这样的美景。巴君楼看看四周,仿佛觉得自己身处仙境一般。如果不是仙境,哪会有这样不可思议景物和事。不过,他此时无心去欣赏美景,因为还没里走出险境,生与死都是未知数?好久他才说:“这天气说变就变,太吓人了。看来在大江上才是最危险的,要是咱俩沉江了,那就只能喂江里的王八和鱼了。”

    聂曲山说:“可不是嘛!这下好了,吃的沉了江,木筏子也没有了,怎么办啦?难道咱们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吗?要死这江里?”

    巴君楼想了想,然后说:“别胡说!咱们在山洞里那样都没死掉,如今出来了就更不会死。老办法,再造一木筏。”

    聂曲山一想也对,可不是嘛!过了大江或许就是生路了。那就再造一只木筏子吧,反正小岛上什么样的树木都有。

    二人说行动就行动,还是老办法,在岛上找到了树木和树藤,很快就造好了一只木筏,又可以继续在大江上航行了。

    他们又开始了航程。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木筏子在大江之上大约航行了半个时辰左右,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天空突然乌云重现,滚滚翻腾,暴风突起,刮得天昏地暗!二人再一次被吓呆了。

    聂曲山差点哭出来,哭声道:“这天气太吓人了,楼哥,怎么办?我看这是老天故意跟咱俩作对,诚心要咱们死呢!你说咱们兄弟到底做什么亏心事了?老天要这······”说话间,突然一个暴雷,简直是震耳欲聋,天空像爆裂了一般。吓得聂曲山“啊”地一声惊叫,马上用手捂住嘴巴,不敢再说话。他以为是自己在数落老天爷,老天爷发怒了,要惩罚他。

    巴君楼、聂曲山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茫茫的大江上天气变化就是如此,说变就变。风大浪急,怪异恐怖的天气,是常有的事。

    不过,说也奇怪!暴雷过后大风停了,天空乌云尽散,碧蓝色的昊空如水洗一般。阳光洒满了乌都江,江面泛着五彩光芒!

    聂曲山笑道:“呵呵!这天气怪啊!说暴风雨就暴风雨,说晴就······”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了刚才那声巨雷,马上闭嘴不敢说下去,还仰头看了看天空,一看还是晴空朗日,没什么变化,这才放下心来!

    巴君楼笑道:“怎么?不敢说下去了?你就这么点胆子啊?说吧!没事的,刚才那声雷是赶巧了,不是要劈你的,除非你做了亏心事。”

    聂曲山用手捂住嘴巴连连摇头,表示不敢再说。刚才他差点吓破胆,真怕突然再来一下。

    巴君楼哈哈大笑道:“山货,那说明你平时肯定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要不怎么怕打雷呢?你告诉我,你到底做什么亏心事了?”

    聂曲山这才开口说话:“什么呀?还见不得人的亏心事呢,我哪有啊!你平时不总说我傻愣傻愣的,那傻愣傻愣的人,只会做傻愣傻愣的事,又怎么会做亏心事呢?”

    巴君楼说道:“行了!你别跟我说绕口,你有没有做亏心事我就不管了。但我告诉你,这么多磨难咱们都走过来了,这次一定也死不了。有道是大难不死,必能发财呀!咱俩离发财的日子不远了,你就等着哈哈大笑吧!”

    聂曲山切道:“什么话呀?什么都不懂还拽文。那叫必有后福,什么叫必能发财?你就天天想着发财,不是说狼兽山有宝吗?还满山都是,宝在哪儿呀?后来看见了一个洞,又说洞中有宝,谁知洞中连个屁都没有,还差点死在里面。我看都是你瞎编的,宝没有不说,还九死一生,想想都憋气窝火。如今发不发财我就在乎喽!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好。当然了,能娶个媳妇就更好了。”

    狼兽山确实没宝,洞中也没有。因此,巴君楼如今也不好意思犟嘴,更觉得有些对不起聂曲山。因此,只好不语。

    木筏又行了好久之后,就远远看见了大江的江岸。二人的心情是无比的激动,总算熬到了头。

    就在这时,二人远远看见江中有一艘大船,那大船也向江岸的方向行使。船上仿佛有四个人,因为距离稍远,船上是什么人看不太清?

    巴君楼催聂曲山加速行使。等木筏靠近一些,才看清大船上是两男两女,船上还有捕鱼的一些工具和鱼网,看样子这是附近的渔民有了收获准备回家。

    从背影看,划船桨的应该是两名中年男子,身材魁梧,一身的青衣打扮。

    往船头看,是一胖一瘦两位姑娘,虽然看到的只是姑娘的背影,但见那高瘦一些的姑娘太美了。她身着浅黄底绣着粉艳桃花的薄丝长裙,长裙连同她那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在风中飘逸,显得那么脱俗。她那美艳身姿、那娇柔的气质宛如九天下凡的神女,不染半点的人间烟火之气。

    巴君楼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他看呆了、看傻了,心也瞬间融化了。就这一眼,就这一眼背影,他的魂儿就被这女子勾走了,再也回不来。

    木筏子一个晃动,他才缓过神来,急忙催聂曲山快点将木筏划过去。

    聂曲山气道:“催什么呀催?看你色迷迷的样子,只不过个是个背影而已,至于吗?说不定看正面是个丑八怪,还长着一对大龅牙呢,回头对你呲牙一笑,吓死你!”

    巴君楼说:“去你的,你少给我胡说,快点划过去。我敢肯定是个大美女,如果是美女我一定娶她。”

    聂曲山一撇嘴,切道:“切!真不要脸啊你,见了个背影就要娶人家,你真够骚情的。但楼哥你放心吧!不管是美女还是丑女,我保证不跟你抢。所以你别着急,我这就将木筏子划过去的。”

    巴君楼捅了聂曲山一拳,骂道:“你小子敢跟你楼哥我抢女人的话,我就把你骟了,让你绝种。”

    “畜生才叫骟呢!还让我绝种,见色忘义真小人。”聂曲山很生气,真想一脚将巴君楼踹进江里去。

    木筏很快靠近了大船,挨着大船停住了。

    巴君楼胆子就是大,色胆也不小,脸皮也厚。他对着船上高瘦的女子突然叫了一声“漂亮姐姐”。

    “嗬!”聂曲山一哆嗦,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说道:“哎哟我的个后娘哎!楼哥,今天我才发现你脸皮可真厚,见面就叫漂亮姐姐,还说不定是丑妹妹呢!”

    巴君楼推了聂曲山一把,气道:“你别总是拿你的后娘说事儿,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后娘似的,你这么张扬就不怕你老爹揍你呀?真是的你。”说完,又对着美貌的姑娘叫了声“漂亮姐姐”。

    聂曲山冷哼了一声,没有言语。因为他的亲娘早死,后来他的爹的确跟他续了一个后娘。后来的娘能对他好吗?当然不会对他好,小的时候还经常打骂他。每次他后娘打骂他,他喊痛的时候都说那句“哎哟我的个后娘哎”,说多了后来就改不掉,就成了他的口头禅。其实他也不是改不掉,他是小气而已,这么说他是为了记住小时候被挨打的仇。

    那美貌姑娘慢慢回过了身,有些惊愕地看着巴君楼。

    矮胖的姑娘也回过了身,她看的却是聂曲山,表情也一样惊愕。

    划船桨两位中年男子,这时也发现了巴君楼和聂曲山,于是,把船停下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