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情根深种结爱盟

作品:《寻梦灵异记

    聂曲山的话让巴君楼笑得前仰后合,他都笑得快不行了。www.kmwx.net只好连连摆手,让聂曲山不要再说了,再说会笑断气的。

    聂曲山气骂道:“嘿!你这坏家伙还真够贱人的,啊!骂你王八你还笑成这样,真搞不懂你?你到底还是不是一个正常人?怎么看起来比我还傻气呢?”

    巴君楼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然后说:“什么呀?我是笑你。切!连这都不知道,是够傻气的。”

    鱼鑫鑫不解地问:“你们两个在说什么?都笑成这样。”

    巴君楼连忙回话说:“姐姐!没说什么?我笑我身边的这个二傻呢。”

    鱼鑫鑫说:“至于你们二人是从哪里来的?是什么人?本姑娘没兴趣!所以不想过问,我们要回去了,二位自便吧!”

    巴君楼暗想:“该是我表白的时候了,要是错过了这位姐姐,我会抱憾终生的,活着都没意思。”于是,他急忙说道:“姐姐别走,我有话要对姐姐你说。”

    鱼鑫鑫问,什么事?

    巴君楼这家伙的色胆可真是大,脸皮也够厚、够黑!才见人家美女一面,他也不管姑娘心里怎么想?这就开始表白了,他说:“漂亮姐姐美艳动人,恐怕是天神花数万年之久,才造就出来的神女。来到凡间之后,简直把天地万物的光彩都比没了。巴君楼我非常爱慕你,看你一眼就失魂落魄,百世难忘!能遇上姐姐也是我的福气!只是姐姐就这样走了,我是舍不得的。而姐姐走的同时也把我的心和灵魂带走了,见不到姐姐你,我以后还怎么活?我会因为思念姐姐你而得病,得病而亡的。我想,我可否随姐姐去家中看看?也好让我知道姐姐的仙居在何处?以后想姐姐的时候也好去看你,姐姐你说好不好?”

    哎哟······聂曲山全身都麻了,差点麻倒在地,他说:“啧···哎哟我的个后娘哎!巴君楼啊巴坏蛋,我今天才知道你是这么不要脸的人,简直也太不要脸了。你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拉,也太肉麻了!哎哟!哎哟!不行不行,我受不了啦!我现在真想一头栽进水里淹死算了,免得活着听你这话受罪!”

    “你个笨蛋给我闭嘴,你懂什么呀?”巴君楼推了聂曲山一把,让他别多话。

    鱼鑫鑫娇艳的粉面上居然泛起了红晕,这是百年不遇的,但她没有说话。

    巴君楼见鱼鑫鑫居然桃面泛红,证明这姑娘是喜欢自己的,心中是一阵狂喜。他认为这就是否极泰来,磨难之后,就遇到了一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姑娘,这比满山的金银财宝还要珍贵!过去的再苦日子,再多的磨难也是值得的。

    其实巴君楼根本就不是见色忘义之人,他见聂曲山只是傻傻地看着蜻蜓,一句没有,就忙对聂曲山说:“憨货,你傻看什么呀?这样有用吗?媳妇是用眼睛看来的吗?你还不赶快向那蜻蜓姑娘表白你的爱意。脸皮厚一点,不要怕肉麻!不肉麻哪来的爱慕?快点吧,否则!你以后就没理由缠着人家,更难再见面了。

    聂曲山这才如梦方醒。哦!原来爱一个姑娘是要当着姑娘的面表白的。

    不过,聂曲山他要是论骂人,是百年都难遇的奇才,无师自通。要是说正经的,他一千年都蹦不出一个屁来。面对姑娘时,特别是面对喜欢的姑娘,就更没话了,等于就是哑巴。所以,他尽管酝酿了老半天,但有话却说不出,原本的黑脸涨得通红。要说的话梗在嗓子眼就是蹦不出来,他还急得直冒汗。最后他一横心,干脆不说了。他想,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急死我了,你傻小子倒是说呀!”巴君楼气得真想给聂曲山一脚,连连催他快点表白。还说,这或许就是他这一生唯一的机会,一旦错过不会再有。

    “我······蜻······”聂曲山还是直直地看着蜻蜓,脸涨得更红了,但就是不敢说,简直怂包一个,这样的人娶媳妇可太难了。

    巴君楼真是着急了,只好替他说:“蜻蜓姑娘,聂曲山说他喜欢你,特级加超级喜欢你,你喜欢他吗?”

    “啊!”聂曲山吓坏了,他连忙用手捂住巴君楼的嘴巴,不让他再说。可他看到蜻蜓姑娘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红着脸看着自己时,这才放心了,不由得“嘿嘿”地傻笑起来。傻子也有明白的时候,他看出来了,蜻蜓姑娘是喜欢他的。

    巴君楼真是脸皮厚,居然又对鱼鑫鑫说:“漂亮姐姐,我也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这种表达爱的方式也太直白了,可能这跟他的性格有关。他认为喜欢就爱,不喜欢就两散,不用拐弯抹角的,搞得那么含蓄!太没意思了。

    可聂曲山受不了这样,他浑身直抖,都不怎么说才好?

    鱼鑫鑫一双美目直直地看着巴君楼,从她的神态来看,看不出她是惊讶、愤怒、还是爱慕。但她一颗跳动的芳心在想:“嗯!这人虽然很落魄,但长得还蛮好的,胆子也挺大,当面就敢说喜欢我。嘴巴也很甜,还会花言巧语的哄人,一

    口一个漂亮姐姐的叫我,还说我是天下最漂亮的姑娘,他人倒是不讨厌!但他满脸的滑稽,一点都不老实,我想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他这样做一定是有目的的?喜欢本姑娘倒是无所谓,我可以不理不管,就怕是居心不良之人,是冲着我鱼富庄富可敌国的家财而来的,那就不好了。”可她转念又一想:“哼!就算如此,本姑娘也不怕你们。想去我家是吧?那好!既然如此,这可是你们自找的,到时候千万不要别怪我!”

    这美艳的姑娘鱼鑫鑫,居然将巴君楼和聂曲山当成了居心不良的坏人,但她不动声色的说:“那好吧!你叫巴君楼是吧?本姑娘我看你们这样一定是饿了,那我今天就看在你叫我漂亮姐姐的份上,发发善心,让你和你的兄弟去我家吃顿,你们跟上吧!”

    巴君楼高兴得连蹦带跳的,急忙和聂曲山弃了木筏,上了鱼鑫鑫的大船。呵呵!说是上了鱼鑫鑫的贼船也行,因为巴君楼和聂曲山很快就要吃大亏了,还差点死翘翘。

    上了大船之后,巴君楼就有意接近鱼鑫鑫,几乎肩膀挨着肩膀和鱼鑫鑫一起站立在船头。他这是人生第一次,和一个这么美丽的姑娘近距离地接触,心慌意乱之下,不由自主的总看着鱼鑫鑫。是越看越爱慕!越看越喜欢!当闻到鱼鑫鑫身体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青春少女特有的气息和体香时,就更加心猿意马,更加肆无忌惮的看着鱼鑫鑫,真是有点欲罢不能。

    他的每一个举动和表情鱼鑫鑫都感觉到了。鱼鑫鑫她心里并不讨厌巴君楼,尽管巴君楼故意靠近她,都有了身体接触,她都没有反感和退避!

    巴君楼虽说衣着并不华丽,形态乞丐一般。但他的那种英气和男人的大气度,并不能被污浊所掩盖。因此,鱼鑫鑫也不时扭头看一眼他。而每看一次,鱼鑫鑫都是面红耳赤,芳心乱跳。当四目相对时,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聂曲山和蜻蜓也不例外,二人心存爱慕,一见倾心,彼此用眼神传递着心中的爱慕之情!真是相见恨晚!

    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或许真有些道理。难道不是吗?您看巴君楼和聂曲山九死一生,刚到乌都国就都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姑娘,难道这就不是上天的恩赐吗?是吧?

    大船行走得很慢,小半个时辰才靠岸。等靠岸之后,两个划船桨的中年男子将船舱中的四筐鱼搬上岸边,然后每人挑起两筐就准备走。

    其中一个对鱼鑫鑫说,说他们先走,让鱼鑫鑫和巴君楼等人在后面慢行。

    两个中年男子挑着鱼走了,后面只剩下鱼鑫鑫、巴君楼、聂曲山和蜻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