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智取银票一千两

作品:《寻梦灵异记

    乌宗道中了巴君楼的苦肉计还浑然不知,居然还说:“好兄弟,这样吧!你剩下的鱼,我出六百两银子全买了,就当我帮你,你看这样可以吗?”

    巴君楼心中大喜,嘴上却连连说:“不行······那怎么行呢?几条臭鱼而已,白送您乌老兄,您都看不上眼,怎能还出六百两来买呢?那是绝对不行的。swisen.com”

    乌宗道还坚持说:“可以!怎么不可以?我是为了帮你才这么做的,跟其它无关!难道你看不起我吗?”

    巴君楼说:“乌老兄,这事我自己解决,大不了我不在鱼富庄那里干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不信我离开了鱼富庄就会饿死!不过,乌老兄您的心意我领了,我谢谢您!这事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申屠宰一直竖着耳朵在一旁听,他能看出巴君楼不怀好意,这是欲擒故纵之计,为的就是想骗乌宗道的银子。他是不敢多嘴,但不说又不甘心,不说会憋死的。他想,就算是自己死,也不能让白脸的小子得逞,那以后还怎么出门见人?因此,他把心一横,怒视着巴君楼,却对乌宗道说:“大哥,兄弟我敢以人头担保,这小子是骗你的,你要给他银子,你就上当了。我看你干脆一斧子把他劈了,免得他以后继续祸害你!让人防不胜防啊!”

    巴君楼压住心中的怒火说:“是啊!乌老兄,几百两可不是个小数目。不过,这些银子对于你来说或许根本不算什么?但拿去卖一筐臭鱼实在不值,更不能便宜了鱼富庄这些黑心的家伙,何必呢?是吧?你能认我这个兄弟我就心满意足了!小弟我谢谢您!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您的。”

    巴君楼这家伙能屈能伸,这假话说得比真话还感人,心眼太活了。这说瞎话的本事他要不当第一,那是绝对没天理的。不过,说实话,这样的人的确可怕!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在他那里就吃大亏了。或许连吃亏上当你,你都不自知。

    乌宗道那奇丑无比的笨脑瓜比巴君楼差太远了,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可不是嘛!他被巴君楼的假情假义感动得不行了,就差没流眼泪。居然还将申屠宰怒斥一顿:“申屠宰,你废话少说,什么不怀好意?就你聪明,你当我乌宗道是傻子吗?就那么好骗?再说了,为了兄弟几百两银子对于我乌宗道算个什么?不过一顿酒饭钱而已。你再敢多嘴多舌,就给我马上滚!”

    申屠宰吓得连忙退后,他倘若再多言,乌宗道一斧子砍了他都有可能。所以,他只有忍气吞声,心里很透了巴君楼。也由此开始,他便和巴君楼结下了深仇大恨!三番五次地想置巴君楼于死地,巴君楼几次都差点死在他手了。所以说,小人万万不可得罪!

    巴君楼想故意激怒申屠宰。于是,他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申屠宰,然后对乌宗道说:“乌老兄,您这位兄弟我看就是话多点,不懂规矩而已,可能只没什么教养而已。但我看得出来他还是为您好的,您千万别怪他,免得伤了你们兄弟之间的和气。”

    申屠宰听巴君楼这么说,是又气又怒,气得直发抖,指着巴君楼说:“白脸的小子,你敢这么说话?你···你给我等着。”

    “怎么?等你怎么啦?你还想报复吗?”乌宗道的豹子眼一瞪,让申屠宰马上滚!

    申屠宰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但又不敢发作,只好退到一旁。心中暗想:“乌宗道啊乌宗道,你要找倒霉我也没办法,我就没见过这么笨的人。别人把你当傻子骗,你竟然还跟别人称兄道弟,难怪自己家的王位都让别人给抢了,真是活该如此!”

    巴君楼很得意,但丝毫不露声色。他心里怎么也想不到这乌宗道有头没脑,简直白痴一个。几句奉承话就能将他哄得晕头转向的,真好笑。

    乌宗道见巴君楼没有说话,他还着急了,非说要帮巴君楼。你说这种是不是活该倒霉?简直白痴嘛!

    巴君楼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叹道:“唉!既然如此,就多谢乌兄了,那就请乌兄移驾过去,当着鱼化庄大小姐的面,一手交钱,一手拿货,不然她们不信我,还得跟我过不去,那乌兄的银子就白花了。”

    乌宗道大摇大摆向鱼鑫鑫走了过去。他认识鱼鑫鑫,走到鱼鑫鑫面前,掏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拍在了鱼鑫鑫身旁的茶桌上,然后说:“鱼家小姐,这是一千两,巴老弟没有卖完的鱼我乌宗道全买了。不过,我要警告你们鱼富庄的人,不许再为难他。否则!就别怪我乌宗道不客气。”他样子凶,声音也大,很多人都听见了。听到的人都睁目结舌,面面相觑!

    鱼鑫鑫还真有点害怕,话都没敢说。

    鱼二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他看那张银票真是一千两,还用怀疑的语气问乌宗道:“你······你······真······真的肯花一千两银子买······那筐鱼?我没······没听错吧?”

    乌宗道一瞪眼,怒道:“废话!不买我拿银票干什么?我有病啊?说话吞吞吐吐,还是不是个男人?最讨厌这种人啦!给我滚开。”说完,对那两个随从一招手,两个随从很快跑了过来,抬着剩余的那筐鱼就走,他们边走边嘀咕。

    其中一个说:“哎!乌宗道这王八蛋平时对我们那么苛刻,半两银子都舍不得多给我们。现在竟然拿一千两银子买一筐死臭鱼,真不知他怎么想的?我看八成是他那魔鬼头出问题了?要不就是有病!”

    另一个说:“可不是嘛!这家伙平时没少对我们呼来喝去的,一点不称他的意就大骂不说,还揍我们,早就盼他死了,你说老天爷怎么不收他呢?他死了我们就好了,乌都城的老百姓也好了。”

    那一个又说:“哎!你看这么多鱼,反正那乌龟王八蛋也没数量,要不我们藏几条拿回家去吃?”

    另一个说:“对!还是你有心眼,这样的机会难得,不拿白不拿,拿了也白拿。”

    乌宗道冲那个随从喝斥道:“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还不给我快走,想挨揍吗?”

    ”哎哟娘啊!这恶鬼又发威了,快跑吧。“两个随从吓坏了,抬着鱼,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得没影了。

    乌宗道这才看了一眼巴君楼,然后,对鱼鑫鑫说:“鱼家小姐,这银票上的银子还多出四百两,就给巴君楼做身衣服吧!这么破烂还穿在身上,我看了都不忍心,你们鱼富庄是怎么对待下人的?记住了,他可是我乌宗道的兄弟,以后对他好点儿。”说完,大步而去。

    申屠宰急忙跟在了后面,他走了很远,还回头看了一眼巴君楼。嘴巴也不知在说什么?反正离这边很远,巴君楼根本听不见。

    ”这丑鬼肯定是在骂我,好啊!我让你骂我。“巴君楼连忙做了一个从地上捡石头的动作,然后,向申屠宰仍了过去。其实呀!他手里什么也没有,只是想吓唬吓唬申屠宰而已。但申屠宰不知道,他以为是石头仍过来了,吓得转身就跑。谁知?他在忙慌张中居然真的踩到了一个圆形的石头,圆石一滚动,他人一下子就摔倒在地,嘴巴都啃土了。哎哟!这家伙摔真够惨的,满脸都是伤不说,前面的两颗门牙都给磕掉了,满嘴是血。他爬起来之后,恶狠狠地瞪着巴君楼,居然又往回走,看来他是想找巴君楼拼命来了。

    ”想打架是吧?“巴君楼暗觉好笑,居然又做了一个从地上捡石头的动作。

    申屠宰误以为刚才那圆石是巴君楼扔过去的,此时,再看到巴君楼从地上捡石头,吓得他撒腿就跑,比野狗跑得还快,眨眼间,就跑得没影了。

    ”这可恶的丑鬼,真搞笑!还想跟我斗“巴君楼是哈哈大笑。

    那些围观的人也是一阵大笑,心里痛快极了!他们那些人想,总算有人给乌都城的百姓出了一口恶气。

    鱼鑫鑫的一颗芳心总算平静了,她拿着一千两银子的银票,笑看着洒脱自如的巴君楼,都不知怎么说才能表达她此时的心情?

    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用奇异的目光看着巴君楼,谁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小伙子用了什么魔法?竟然能让恶贯满盈的乌宗道,用一千两银子买一筐鱼不说,还狠狠地将申屠宰戏弄了一番,真是不可思议!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

    鱼鑫鑫心情复杂,看着对自己微笑走来的巴君楼,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巴君楼走过来之后,她噗哧笑了出来。这一笑并不是因为得了一千两银子,而是这样的天价鱼竟然还有傻子肯买。而且,买的人还是一贯作恶的乌宗道,能不叫人好笑吗?说是天下奇闻也不为过。

    鱼二更是惊得嘴都合不拢,简直视巴君楼为天人,自言道:“哎呀!哎呀···厉害!真是高人啊!活这么大,我今天知道,原来高人都是这副模样的,今天算是开眼了。”

    是啊!乌宗道生性残暴,杀人如麻,乌都城的百姓谁见了他都害怕,能躲的都躲起来,谁还敢跟他照面啊?更何况还能让他花大价钱来买鱼,这简直都不像是真的,但他偏偏就是真的。人跟人比就是不一样,别人能做到的,自己却想都不敢想。所以,那些围观的人都对巴君楼佩服得五体投地。

    巴君楼走到鱼二面前,笑着说:“鱼二老弟,你看我能算是高人吗?一千两银子应该够你喝一餐吧?”

    鱼二再也不敢小看巴君楼。于是,他连忙去关店门,然后说:”高人,我们去庄里喝,那里才有好酒。“

    接下来,巴君楼把今天卖鱼的一些散碎银两竟然当场给洒了。

    ”有银子捡了·······“刚才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一哄而上,都抢着捡银子。

    聂曲山大为不解,凑到巴君楼近前,茫然地问:“楼哥,你这是干什么?怎么把银子给洒了?你没病吧?”

    巴君楼哼了一声说:“少管我的事,我看有病的人是你。”

    聂曲山很不屑地说:“切!你在我面前牛气什么?我还不知道你,今天你也就碰上一傻子,还不知道那傻子怎么被你一通胡说八道,才上当的,让你捡了个大便宜。”

    巴君楼说:“做人做事只要不违背良心,怎么做都不过分。好人不能骗,但像那样的坏人,为何不能骗?反正他们的钱都是从善良百姓身上榨取抢夺来的,如果我们取来又用在老百姓身上,有何不可?”

    ”我······“聂曲山无言以驳,只好不再言语。说也白说,嘴巴没人家巴君楼厉害!

    鱼鑫鑫这才含笑着对巴君楼说:“走吧!以后你就是鱼化庄的人了。”她这一句话,也是一语双关,巴君楼听懂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