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 至极诡异黑光影

作品:《寻梦灵异记

    酒宴快结束的时候,鱼富突然很担心巴君楼的安危,就对他说:“巴君楼,我很为你担心哪!一旦那乌宗道明白过来,他势必会报复你的。7k7k001.com此人虽愚笨,但在他身边有条恶狼叫申屠宰,此人万可不敢小觑!他心肠歹毒

    ,且坏点子多,做事还不择手段,你还是小心为上,免得吃亏!”

    巴君楼笑了笑说:“伯父,您说得极是,但我一定会小心的。不过,也请伯父放心。乌宗道也好、申屠宰也罢,我自有对付他们的办法。”

    鱼富又说:“小伙子,并不是我鱼富胆小怕事,我是真为你担心,你或许还不知道吧?当今的国王“乌杀蒙

    ”就是乌宗道的亲叔叔,此人可是危害整个乌都国的罪魁祸首,如果没有此人,乌都国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

    巴君楼突然来了兴致,就让鱼富跟他讲讲乌都国的事。

    “伯父,那您就跟我讲讲乌都的事吧。”

    鱼夫人连忙阻止鱼富,不让他说下去。

    鱼富说:“夫人别怕,在家说说不碍事的,有没外人听见。”

    聂曲山嘀咕道:“胆子比我还小,在家说话还像做贼似的,简直笑死人啦!”

    鱼富看了聂曲山一眼,又对巴君楼说:“小伙子,你还问怎么回事?杀兄篡位呗!不光如此!当年我听说啊!就半个时辰,就短短的半个时辰,王宫数千的护卫兵全都莫名其妙的死了。而且,那些死去的护卫兵瞬间都成了一副副的白骨,你说恐怖吧?也不知道乌杀蒙那时是用了什么手段?残害这些王宫守卫的?真叫人害怕呀!所以说,你以后还是小心为是,别再去招惹他们,免得惹祸上身,不值啊!”

    巴君楼听完,心中暗想:“果然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测,这乌都国果然有名堂。有机会我倒想去会会这个乌杀蒙,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杀人的手段如此残忍!也太没人性了。”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伯父您放心,我听您就是了,一定不再去招惹他们。”

    鱼富点点头,对巴君楼的态度很满意。

    巴君楼接着又说:伯父,您一家对我那么好,我心里是非常感激!因此我想为鱼富庄做点事,不知伯父觉得怎么样?”

    鱼富呵呵笑道:“哦!巴君楼,你想为我鱼富庄做点事?你打算做什么?我倒是很感兴趣!你快说!”

    巴君楼说:“伯父,那我就说······”他话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接着,用目光扫寻着大厅的四周,像是发现了什么?在寻找。

    他这是怎么啦?大家都很纳闷的看着巴君楼?

    鱼富问道:“巴君楼,你怎么不说了?你在看什么?”

    巴君楼突然压低声音说:“我怎么感觉似乎有一双恐怖眼睛一直在盯着咱们?难道你们没有发现?没感觉到?”

    “什么?一双恐怖的眼睛?还盯着我们?”大家都吃了一惊,面面相觑!

    聂曲山说:“楼哥,你没事吧?现在可是青天白日,正午的太阳都能晒死王八,你说这样的话是吓不到人的。别闹了,跟个孩子似的。”

    鱼富说:“是啊!巴君楼,你不是紧张过度,出现了幻觉吧?”

    巴君楼摇摇头,没有理会聂曲山和鱼富的话,而是闭上了双目。然后,全身放松,让心神无任何杂念,再使呼吸均匀,用意识去感应那双眼睛的具体位置和距离?

    聂曲山刚想张嘴说话,鱼富连忙示意不让他说。

    巴君楼的意识在搜寻着大厅内外的每一个角落。突然,他感应到了,那双眼睛,一双透着阴森寒气的眼睛,就在大厅右边的一个窗户外面。他睁开双目向那边看过去,只见那窗户离人座的位置,大概有二十几步的距离。而窗户上是一层厚厚的牛皮纸,是看不见外面的。

    大家都很好奇,不知道巴君楼这是在干什么?都忍不住想问。

    鱼鑫鑫离巴君楼最近,她悄声地问巴君楼:“君楼,你在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巴君楼示意让鱼鑫鑫别说话。然后他起身慢慢走出了门。出门之后,往右边看去。谁知?就在这一刹那间,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他眼前一闪即逝?连个影子都没看到他不由得自言道:“什么东西?这速度快得也太惊人了吧!”说着,顺着长廊向窗户那边走了过去。走过去之后才发现,原来这窗户正好被前面的房子给挡住了,中间的距离就是隔着长廊的宽度,大概有四五步左右。如果这里藏个人,是不容易被发现的。而且,这里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奇特的气味,这种气味使人有点有头晕目眩的感觉!

    这时,屋里的人全都出来了。

    鱼鑫鑫见巴君楼的神情很古怪,就忙问他:“哎!君楼,你在那里干什么?又不说话。”

    巴君楼看了一眼大家,还是没有说话,因为他觉得这事太不寻常了。心里在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躲在

    窗外干什么?如果是人,那这人的本事也太恐怖了,动作快得让眼睛都看不到。不对!世上武功再高的人,也不可能做到如此。如果不是人,难道真是传说中的鬼魅,或者是幽灵?可能吗?世上真有鬼魅和幽灵吗?就算真有,可现在是大白天,那些东西敢出来吗?要真是那些东西倒并不可怕,万一真的是人,那这人也太可怕了。他要是想谁死,岂不是很容易。唉!乌都国不太平,看来这鱼富庄也不太平,以后还真要小心一点。”

    鱼鑫鑫又问:“哎!君楼,你没听见我跟你说话啊?怎么不理我?”

    巴君楼抬头之际,刚想转身跟鱼鑫鑫说话,却突然看见庄外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上,蓦然闪现出一道黑光。黑光中似乎有个恐怖的人形,但这黑光是一闪即逝,就像空气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真是恐怖!他指着那棵梧桐树,惊声说道:“你们看见没有?刚才那里有道黑光,一闪就消失了。”

    这道黑光就巴君楼他看见了,其他本没看到。

    聂曲山走过去说:“楼哥,你是不是中邪了?什么黑光啊?我们怎么都没看见?就你看到了?你是不是又想出什么幺蛾子整人?”

    这时,大家都过来了。

    鱼富说:“是啊!巴君楼,你到底看见什么了?”

    巴君楼迟疑了一下,就问鱼富:“伯父,你们乌都国可有非常厉害的人物?也就是武功非常高的人?”

    鱼富想了想,然后说:“有,当然有,武功最高的人嘛!那就得数“铁风雷”了。此人使一把“断魂刀”横扫乌都,无人能敌!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

    巴君楼不好明说,因为这事太诡异了,他就说,是随便问问而已。

    鱼鑫鑫说:“君楼,你今天好怪呀!到底怎么啦?”

    巴君楼冲鱼鑫鑫笑了笑,然后,又让鱼富给他具体讲讲断魂刀铁风雷到底有多厉害?是个什么样的人?

    鱼富说:“至于此人有多厉害我倒是没亲眼见过,不过我听说此人性格非常孤僻,但是武功高得吓人,一把

    断魂刀横扫无敌。听说有一次他在杀人的时候,突然遇到了雷电,雷电正好击中了断魂刀,将断魂刀的刀刃击折了半截,他也因此差点丧命!人是没死了,但他从那以后,他的武功减退了不少,断魂刀也只有半截,故此断魂刀也叫“半刃刀”。此刀受损也就没有从前那种威力了。不过,就算如此,这铁风雷在乌都国还是没有对手的。”

    巴君楼暗想:“难道刚才那窗外的人断魂刀铁风雷?那他来这里干什么?跟鱼富庄有过节?”他想着想着,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和防范,还是觉得说出来比较好,他说:“我跟你们说,刚才窗外是有人的,可是我一出来马上就消失了,我连半个影子都没看到,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一般,我怀疑会不会是铁风雷来庄里了?”

    鱼富连连摆手说:“不可能……此人异常孤僻,一个人常年住在深山老林里,轻易是不出来的,除非有人招惹他。还有,此人武功虽高,但还没有高到你说的那种程度,而且此人身材高大魁梧,堪称巨人,不可能有那

    么快的动作。”

    这样啊!巴君楼心中此时有很多疑虑不解?还有些惶恐!但不便说出来。因此,他只好说可能是自己多疑,或者是看花了眼。然后,跟着大家一起进去了。

    大家进去之后,又从新回到客厅落座。有人早就将客厅的残羹剩菜都撤走了,此时沏上了香茶。

    一盏茶过后,鱼富说:“巴君楼,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说到···哦!我想起来了,你说要为我鱼富庄做点事,表示对我的感激之情,是吧?”

    巴君楼笑了笑说:“伯父,那我就说了,若有言语不当,或者冒犯之处,伯父您可不要怪我。”

    鱼富说:“你尽管说,说什么我都不怪你。”

    巴君楼这才说:“伯父,请问您,一头驴一次能驮多少货物?”

    鱼富一愣,没想到巴君楼有此一问,茫然道:“巴君楼,你为何有此一问?我不甚明白?”

    巴君楼说:“伯父,我看照你们这样做,一头驴一次所驮的货物最多也不过百十来斤,而且极为不便,可谓费时费力。如果再驮一个人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而据我所知,一头驴的力量一次最少能拉动五百多斤,而伯父家的驴养得是膘肥体壮,拉动七八百斤不成问题······”

    对呀!鱼富似乎有所悟:“也对!可问题是怎样才能让驴一次拉走那么多货物?这几年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一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也只好作罢!难道公子你有什么高招?”你看,称呼马上就变了,可见鱼富是聪明人,懂得笼络人心,难怪他能富有,家业那么大。

    巴君楼笑道:“伯父,您就叫我君楼吧,叫公子不敢当啊!”

    聂曲山一撇嘴,嘀咕道:“切!还叫君楼呢!真恶心!”

    鱼富又看了看聂曲山,他发现了聂曲山一个特点,这人话多,喜欢插嘴、喜欢暗嘀咕。

    鱼鑫鑫也好奇,因此催巴君楼快点说。

    鱼富也是如此,他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巴君楼像是故意在吊大家的胃口,他只笑不语。

    鱼鑫鑫又说:“君楼,你快说呀!你看我爹都急成什么样了?你再不说我就不理你啦。”

    巴君楼还真怕大美人不理他,所以忙说道:“有办法,“造车”。”

    “造车?”鱼富不解地问:“什么是造车?老夫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想必是个好东西吧?你快具体跟老夫说

    说。”

    鱼鑫鑫和巴君楼靠得更近,她也叫巴君楼快点说说,什么是“造车?”

    鱼夫人也好奇,也想快点知道。

    聂曲山又嘀咕道:“切!少见多怪,连车都不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