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乌都王国第一车

作品:《寻梦灵异记

    几天后,巴君楼、鱼鑫鑫为主,聂曲山和蜻蜓帮忙,第一辆车就造出来了。车身宽大,能容五六个人入坐。

    巴君楼非常聪明,他为了减轻车的重量,车身的周围只用了六根立柱,车顶则用了两长三短五块薄木板,然后用一些兽皮将车身的周围和车顶围起来,再用上好的丝绸在兽皮上围一层。而车的底部要承载重量,因此铺了一层厚木板。车身

    的左右留了两个窗口,可以通风,同时还可以看窗外的景色。车的前面是留着上下人的,用的是上好的丝绸挂帘,可以挡风,而且上下车非常方便。还有,为了使车在行走的过程中少些颠簸和震动,巴君楼在车轮上镶了几层厚厚的兽皮,这样坐着就舒服了。

    鱼富看得又惊讶又高兴,急忙叫人拉来两头驴。驴拉来之后,巴君楼将两头驴赶到车的前面,然后并排套好。套好之后,自己坐在了前面,双手拉着两头驴的缰绳,就对大家说:“可以了,伯父、鑫鑫姐,你们都可以坐到里面去,今天我来当回车夫,带你们去乌都城转一圈,试试这车怎么样?”

    鱼富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是事实:“君楼,这······这真的可以坐吗?老夫我怎么有点儿不太信呢?”

    巴君楼笑道:“伯父,您放心吧!当然可以坐,而且坐着很舒服!速度还快,感觉更奇妙!想飞一样。快上去感受一下吧。”

    虽然鱼富还是表示怀疑,但在鱼鑫鑫的搀扶下还是上了车。然后,鱼鑫鑫自己也上去了,就叮嘱巴君楼赶车的时候要慢一点,说他爹鱼化年纪大了,车速太快,他会受不了的。

    巴君楼说:“鑫鑫,你放心,车轮上我都镶了几层厚厚的兽皮,是不会颠簸的,而且坐着特别舒服!这车刚做好,我想试试到底怎么样?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你们就放心坐吧!”

    聂曲山又开始发言了:“楼哥,试什么车啊?这车还用试吗?你不就是想赶着驴车出去臭显摆一番嘛!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呢!”

    巴君楼说:“大山货,就你话多,你要不去没人强迫你,那你一边去傻待着吧,别妨碍别人,走开!”说完,故意对蜻蜓大声对说:“蜻蜓姑娘,快上车吧!乌都城可热闹了。城里帅气白净的小伙儿也不少,到时候你就自己挑一个吧。不过你记住,脸皮像黑锅底的你就别要了。因为那种人可能会很笨,也有可能是大饭桶。记住没有?记住了就上车走吧。”

    蜻蜓毕竟是个仆人,有鱼富在场她都感觉很紧张,更不敢说话。上车之后,一直低着头。

    聂曲山哼了一声,急忙上车了,就坐在蜻蜓旁边。他这才想起来自己要骂人:“巴君楼,你太坏了,竟然破坏别人的姻缘,我敢肯定你将来一定没好下场。swisen.com什么话呀?还撺掇我的蜻蜓让去找小白脸,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怕我去抢你风头嘛!哼!我偏不随你的心愿!我就要去,我······我气死你!”

    啊!你的蜻蜓?鱼富、鱼鑫鑫、蜻蜓都看着聂曲山。

    聂曲山红着脸,嘿嘿一笑说:“口误,口误而已。”

    三个人都笑了。

    巴君楼被聂曲山骂惯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他笑了笑就算了。然后让大家坐好,说他要准备赶车了。

    他就像平时赶马车一样,左手一抖两头驴的缰绳,右手甩动着手中的竹鞭,“驾”的一声,两头驴就跑开了。大车在驴的带动下快速向前飞奔。说是飞奔,但驴能跑多快啊?比马的速度差太多了。

    去乌都城的道路平坦,驴车四平八稳,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跑了二十多里。大家都异常兴奋,那种感觉真是奇妙。

    鱼鑫鑫兴奋得情不自禁大声夸赞巴君楼:“君楼,你个大坏蛋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你怎么这么厉害呀?居然还会造车,你还会什么呀?快跟我说说。”

    巴君楼笑道:“鑫鑫姐,这算什么?驴跑得慢,要是这车让马来拉那才快呢!一天跑个几百里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至于我还会什么嘛!那可太多了,一辈子的时间那么长,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吧。”

    “切!自作多情,还一辈子呢,你就做梦吧。”聂曲山又嘀咕上了。

    巴君楼又对鱼富说:“伯父,您看怎么样?如果您有一百辆这样的豪车,那您以后干什么是不是方便多了?而且,在乌都国您就是第一个有车的了。”

    鱼富情绪非常激动地说:“是啊!是啊!君楼啊!你可真是了不起!如果你能为我造一百辆这样的豪车,那我一定会回报你的。今后你有任何要求,老夫我都答应你!绝不失言,你看如何?”

    巴君楼想了想说:“伯父您放心,我一定会满足您的心愿!至于要求嘛!我······我没什么要求,只要能帮到伯父就可以了。”

    聂曲山又嘀咕道:“有要求就提呗!装装装,还装球啊!别人又不是不知道。这就是光头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嘛!”

    鱼富看了看聂曲山,笑道:“聂公子,你在造车的时候也出了不少力,你又是君楼的好兄弟,你若有什么要求,我

    也一样答应你!绝不失言!”

    聂曲山本来对鱼富很不满意,因为鱼富偏爱巴君楼,而对他一直是视若无睹。但此时看到鱼富却那么顺眼,那么可

    爱,便笑着问:“鱼老头儿,此话当真?那我可提要求了?”说完,看了看一旁的蜻蜓。

    蜻蜓明白聂曲山要干什么?所以,马上低下了头,心怦怦直跳。

    “什么?鱼老头儿?”鱼化一愣,皱着眉头看着聂曲山,很不悦地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因为聂曲山平时都是这么叫人的,他都习惯了,顺嘴说出来了,且不自知。鱼富一问,他这才发现自己失言了,忙赔笑道:“哦!我说错了,是庄主,对不起啊!”

    鱼富笑了笑,没跟聂曲山计较。他能不明白聂曲山的要求嘛!所以说:“当然当真,老夫绝不失言!说吧。”

    聂曲山刚想说话,巴君楼就开始使坏了,他故意用竹鞭猛地抽打着两头驴,突然加快了车速,还对聂曲山说:“事还没做呢!提什么要求啊?真不要脸。伯父、鑫鑫姐,乌都城快到了,你们高兴不高兴啊?”

    鱼鑫鑫说:“君楼,你忘了我说的话吗?你慢一点儿,我爹年岁大了,经不起这样颠簸。”

    巴君楼这才将车速放慢,因为鱼鑫鑫的话他不敢不听,美人他是得罪不起的。

    聂曲山本来要向鱼富提出来,要娶蜻蜓的,可生生被巴君楼给搅了,他差点气爆,冲巴君楼吼道:“巴君楼,你小子有病啊?发什么飙?一下将车赶那么快,想把我们颠死啊?我······我讨厌你,非常讨厌你。”

    巴君楼说:“你一直都是讨厌我的,难道我还在乎你这一回啊?”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聂曲山发火的原因,这是借题发挥。于是,大家都大笑起来。

    驴车很快进了乌都城,一进乌都城麻烦来了。因为很多人都围上来看驴车,都觉得驴车是个稀奇古怪的新鲜玩意儿,从来没见过,都指手画脚,议论纷纷的,说什么的都有。这样以来车就走不动了,巴君楼只好把车停下来,其他人都下车了。

    驴车一停,很多人都认出了巴君楼。因为巴君楼前不久卖过鱼,他待人和善,鱼几乎是半卖半送,笼络了不少人心。因此,很多人对他印象很好。

    其中有一个中年的大叔说:“哟!这不是那天卖鱼的小伙子吗?他今天不卖鱼,这是干什么呀?难道他是要卖驴吗?那我可买不起。”

    旁边一位老大爷说:“对呀!这小伙子我也认识他,那天他还白送我一条鱼呢!奇怪?这驴拉的玩意儿是什么呀?怎样都没见过?”

    你说巧不巧?那天第一个买鱼的大娘从人堆中挤了出来,她一眼就认出了巴君楼,异常热情地说:“小伙子,你还认识大娘吗?我,你看看我,我是“李大娘”。”

    巴君楼一愣,自言道:“我大娘?这不是胡扯嘛!在乌都国我哪来的大娘啊?”

    原来这位大娘姓李,所以叫李大娘,只是巴君楼误会了而已。

    李大娘又说:“小伙子,那天你卖的鱼真好吃,大娘我今天还要买,你能不能再便宜点儿?大娘我不会亏待你的,我还免费替你宣传!你看怎么样?”

    巴君楼笑道:“大娘,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是我大娘?可我没大娘啊!“

    李大娘哈哈大笑道:”哎哟小伙子,你弄错了,弄错了,我不是你大娘,而是李大娘。”

    巴君楼说:“这不一样嘛!”

    李大娘都急了,急得直跺脚:“小伙子,我这么跟你说吧!我姓李,李大娘,这下你明白了吧?”

    巴君楼自己都觉得好笑,搞了半天是弄错了:“哦!李大娘啊!你要买鱼是吧?那我现在不卖鱼了,要买鱼找鱼二买去。”

    李大娘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鱼二那猴子精太奸了,我怕吃亏。鱼他又卖得贵,大娘我还舍不得钱。还是小伙儿你老实,鱼卖得便宜,还好吃。”

    聂曲山一听就不愿意了,指着巴君楼对李大娘说:“什么?你······说他老实?哎哟!我说你什么眼神儿啊?我告诉你,天下就没有比这家伙更奸诈的人啦?你还说他老实,你怎么想的?”

    李大娘一推聂曲山说:“去!谁跟你说了?”说完,马上又对巴君楼说:“哦!小伙子我问你,你这是什么玩意儿?稀奇古怪的,大娘怎么没见过?”

    巴君楼说:“大娘,这是用树木造的车,用来坐人或者拉东西用的,因为乌都国在之前没有,所以你没见过。”

    李大娘说:“怪!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聂曲山一撇嘴说:“你没见过的还多着呢!”

    李大娘瞪了聂曲山一眼,马上又对巴君楼说:“哦!对了!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呀?看你人好又老实,还那么英俊,大娘我准备给你介绍一媳妇,你愿意吗?你是喜欢胖的?还是喜欢瘦的啊?跟大娘说说?”

    啊!给我介绍一媳妇?巴君楼是一愣。

    还没等巴君楼说话,鱼鑫鑫立即走到李大娘面前说:“你谁呀?什么胖的?瘦的?没事你的事,你回家吧!别在这里胡说!”

    李大娘上下打量着鱼鑫鑫,然后说:“你谁呀?这事跟你有关系吗?我看你才应该回家去,别来搅和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