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儿章 大误会

作品:《御武伐天

    一开始崔君宇是不打算用花轿迎亲的,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自己失约了两天,害怕李雅薇那边遭受洪全的骚扰,二来也干脆把事情做绝,人我都娶了,你们还能怎么滴。

    楚卿见队伍停了下来,心想李家应该是到了,于是伸了伸懒腰,招呼崔君宇,崔君宇因为爽约,所以现在他脑袋极为头疼,还在想自己应该怎样向李雅薇解释呢?他不擅长向女孩子撒谎,借口都想了三四天了,崔君宇觉得都想这么长时间了,应该也快有灵感想出来了,先让楚卿去帮下忙,要是实在想不出来,自己马上就来。

    “呵呵,真没想到他们还有等本事,连黑沙帮的帮主都成为迎亲队长了,流寇来迎亲,从古至今,升帮主可是第一人呢?”大门内,李白冰和家丁一众走了出来,看到眼前迎亲的是一群流寇,李白冰险些破口大骂你洪家不要脸面,我李家还要呢,气得她只差说滚了,不过,素来教养极高的她还是忍了下来。

    李白冰酥软甜腻的声音由远及近,无论是观众看客,还是迎亲队员,心情都莫名的急躁与冲动。

    只不过,李白冰的声音虽好听,话里却有一番嘲弄和讥讽之意。

    “咳咳,升帮主,我来帮兄弟说亲!”就欲开口反驳的升涂被楚卿使了使眼色,然后升涂做出一副我懂的表情主动让开,升涂也就没有再说话。

    楚卿很不礼貌的上下打量着李白冰,弄得李白冰眉头紧蹙,异常反感。

    “看够了没有?”李白冰怒道。

    “还没有,快了。”本来楚卿教养也是极高的,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崔君宇待久了,不知不觉中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性已经发生了变化。

    “你!”李白冰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脸皮厚的人,随后厉声道:“你们用流寇来迎亲,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这会让李家成为笑话的吗?还是你们故意的?

    “没什么意思啊,我兄弟赶时间,别愣着了,上花轿吧,小徒徒。”楚卿心想崔君宇这徒弟可真漂亮啊,我帮他生米成煮熟饭,到时候自己的外在危机不就解除了吗?

    哈哈,楚卿,你他娘的真是一个天才!

    李白冰一愕,心想这面前男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用流寇迎亲是因为赶时间?难道是去玄灵宗的那队累坏了?

    又沉思一秒,内心讥笑道:真是丑猪鼻子长,嘴皮厚,还给自己起外号,小兔兔?

    洪全果真色胆登天,来我李家门前竟要求我也嫁去,于是冷笑道:“我去了,薇儿怎么办?”

    楚卿以为薇儿是她丫鬟之类的,她舍不得,不以为然摆手,正经道:“都去,都去,快把她也请到花轿去吧,磨磨唧唧干嘛,一起去还不行吗?”

    啪!

    极为脆响的一耳光。www.kmwx.net

    楚卿蒙了,升涂慌了!这位本身就是簇王的实力,身后又有一位四品炼丹师大人的后援,李家这是在找死啊!

    同时升涂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位四品炼丹师大人哪里是娶媳妇嘛,分明就是抢媳妇来的,否则大人为什么要草草的准备花轿,李家人又为什么不同意?最为恐怖的是,那位大人似乎没有落脚的地方吧?那新娘子送到哪里去?

    轰的一声,两股极为恐怖的气息施展开来,一股是属于楚卿的,另一股则是属于升涂的。李白冰的脸色愣愣了,随后剧变,刚才自己扇了一耳光的白衣少年,竟也是一位簇王强者

    这是假的吧?这年头簇王都这么不值钱了吗?

    这实实在在的簇王强者的灵魂之力着实震撼到了李白冰,让她不得不信。

    难怪升涂对他都礼让三分!

    “李白冰!你去了大人那儿是你的福分,你已经惹怒了楚兄,如果你不识抬举的话,也别怪我黑沙帮不留情面了!把你抢去了!”升涂怒道。

    “你打我干嘛?我又不喜欢你。”楚卿脸上的五指红印上还有些凹凸的棱角,楚卿的脸滚烫滚烫的,可见李白冰是相当用力打他脸了!

    “你还是去吧,对你有好处,你也看到了,我很强的,不要逼我。”楚卿劝道。

    “你们!”李家并不是没有簇王强者,相反他们还有五位簇王强者,可是明面上的两位簇王强者已经和李苍外出执行任务去了,暗地里的,他们李家又不能轻易的拿出来。

    面对两位簇王强者,李白冰显然心思凌乱,如此大的气场,众人都觉得呼吸困难,更何况李白冰只有簇师的水平,又离的那么近,更是压力山大,后背都不觉湿透冰凉了起来!

    这洪家,什么时候也有这么多强者了?李白冰仔细的看了一眼迎亲的队伍,惊讶的发现竟然还有器阁的商队,李白冰哑然。

    “好。”李白冰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平静道:“我可以去。”

    李白冰心想自己去也罢,为了红血符,为了家族使命,呵呵,家族使命,我木子家族的使命…………语气中有着妥协和心伤,又道:“薇儿不能去!”

    “你就行了!”楚卿催促道,心想:怎么接个人这么麻烦,会不会哪里搞错了?

    “等一下。”就在这时,一个娇小灵动的身影走了出来来,她一席红妆,泪眼婆娑,嘴却含有笑意,这一幕,让楚卿初看到她的一眼,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好痛好痛。

    李雅薇阻止了已经弯腰迈出一步,正要走进花轿的李白冰。

    “薇儿你?”

    “姐姐,这本来就是薇儿的婚约,薇儿怎么能逃避呢,师傅说过了,薇儿要坚强,李家可以没有薇儿,却不能没有姐姐……姐姐,薇儿走了!以后碰到他,就说我喜欢他,永远,永远的那种。”李雅薇轻提红裙,掀开轿帘,朝着众人惊艳的笑了笑,笑得如旭阳一般灿烂,接着轻缓轿帘,自己抹好盖头,端坐轿中,玉线已在滴落。

    唉!李白冰知道薇儿口中的他是谁,此刻她恨不得把崔君宇千刀万剐,这个要别人坚强,自己却溜之大吉的小人,害得薇儿好苦好苦。

    女人这种生物,找的借口总是让人无言以对,总感觉她们说得任何东西都是对的。从理性角度来说,崔君宇就算不来,李家也应该没有任何埋怨,难道你一个大家族之人还指望一个刚刚才到簇师的菜鸟来救场?

    不添麻烦已经是万幸了。

    好在崔君宇不是一只简简单单的菜鸟,他是冷圣,他不会做轻诺之人,所以他真的来了。

    李白冰闭上了发酸的眼睛,忍住没有哭:委屈你了,我的小薇儿。

    楚卿没搞懂,升涂也有点糊涂,不过升涂还是拍了拍楚卿的肩膀做贼心虚道:“这李雅薇是李家的二小姐,我们这是在和洪家抢亲呢,洪家的迎亲队伍就在后面,我估计李家误会我是帮洪家接人的了,如此美人,大人应该满意了,别太过分了,要是把面前这个也接回去,估计李家和洪家到时候都会和我们不死不休的,我们马上准备开溜!”

    靠,原来是这样,楚卿是说怎么升涂之前要超过洪家的迎亲队伍抢先一步呢,这下楚卿知道了李白冰为什么要打自己,也知道了自己现在接的人没错!

    弄清了所有头绪的楚卿,心里异常兴奋,又想起楚卿和那个骑马少年的那种惺惺相惜,差点就笑场了…………

    “那就走吧。抬轿!抬轿!”楚卿漫不经心催促道,心里却是在呐喊:快点,快点,快点啊!

    “希望你们遵守承诺,我们要的东西后天派人送至府上。”李白冰道。

    楚卿装作随意的摆了摆手,立即撒腿就准备走,这感觉,真tm刺激。

    李白冰见他摆手就当他默认了。

    随即就看到崔君宇也朝这边走了过来。

    “人接到了?”崔君宇问。

    “接到了,别废话,快走,快走!”楚卿拉着崔君宇的手就快跑。崔君宇还想,自己都还没有看见薇儿呢。

    “怎么了?”崔君宇有些懵逼,楚卿的脚步也太急促了吧。

    “待会儿解释。”楚卿神秘道。

    “哦,对了。”崔君宇点了点头,又转头对着升涂道:“升兄,借你贵地一用,我这来的匆匆,还没有想好地方布置新房呢。”崔君宇尴尬道。

    “哈哈,好说,好说!我早就想道了。”升涂也走的很快,心里喜滋滋想到:我帮四品炼丹师大人抢来了一个美人儿,这下可是立功了。

    说话,我tm的咋也这么刺激,帝都这一趟,好多年都没有这么刺激的感觉了!

    末了,崔君宇依旧和楚卿坐在大木板上,一行人抬着花轿和卡刚几人道别,悠哉游哉的朝着后方而过,不过这次也不知怎么兄弟们速度有些快,摇摆的弧度有些大,让得崔君宇还以为偷到了谁家的媳妇儿呢。

    崔君宇看着楚卿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也不知道他搞什么鬼名堂。

    再次碰到后方耐心等待的洪全一行人,崔君宇照样微微示意,洪全也立即点头,还已微笑,心想到:姐夫不愧就是姐夫,逼格太高了,李白冰这种声音型的妖精都能淡然收到手底,身体好啊!

    崔君宇心想:谁家姑凉许配到这位少爷也算是她的福气,咦,这少爷怎么天生肾不好呢,可惜,可惜啊,以后若是有缘,帮下也是未尝不可的……

    看见还在互相施以君子之礼的二人,楚卿忍的差点肚子都穿了。

    扑,扑。

    “呼,通了,通了…………”

    ……………………

    “咦,你脸?”

    “小事小事…………”

    走了老远,楚卿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

    “把门儿关上,我心情不好,谁来访也不准开!”流寇的迎亲队伍走后,因为薇儿的原因,李白冰心里堵闷的慌,对着管家命令道。

    ………………

    咦?咋关门了?

    等到洪全来到李府,李家大门却是关得死死的,扣了半天门也没见回应。

    还围在李府看热闹的群众却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卧槽,这不是洪家的迎亲队伍吗?”

    “那飞一般的强盗似的队伍好像把二小姐接走了诶?”

    “什么强盗似的?他们就是货真价实的强盗啊,哦,对了,我之前看到那个强盗头头和洪少爷互相笑了的。”

    “对对对,本来那队迎亲队伍在后面的,我还看见洪少爷给他们主动让路了的,后来洪少爷和他们之中一位少年还笑的很开心呢。”

    听到这些话的洪全犹如五雷轰顶,立刻从马上跳下揪住一位路人的衣领呵斥:“刚才他们接的人是谁?”

    “少……爷,不…关我的事儿啊!”路人慌张畏惧道。

    “是谁!!!”

    “是李家,李家,二,二小姐。”路人吞吞吐吐道。

    洪全整个人都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