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孤岛惊魂》开拍,群众演员就位……

作品:《矩阵游戏

    召唤自己的影子作为分身,为自己战斗,分担火力甚至是暗杀敌人。www.6zzw.com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分身术都绝对是神技,能够让使用者从孤立无援瞬间变成一个团体组织,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毕竟召唤的凭依是自身的影子,而影子这种东西……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什么贵重物品、不可再生资源。

    或者将这个法术发挥到极限是可以利用自身影子的「存在」的,也就是将自身的影子彻底用掉,召唤出一个几乎有着与本体完全等同实力的分身,相当可怕。

    而代价就是将有可能会彻底失去自身的影子,而且一旦这个分身出现什么问题,恐怕沿着无形的神秘联系而来的反噬,会使得莫宸自身也要付出足够惨烈的代价。

    所以他完全不想冒险,只是常规的利用影子的力量。

    反正能够帮助自己战斗,可以单独行动,而且还能够让自己随时与召唤的影分身交换位置,即使影分身死亡后也只是损失一部分魔力,而不会真正影响到自身……

    所以说,还能够奢求什么呢?

    为什么要为了追求影分身的极限能力值,将这个法术能力强化到可能会附带负面效果的层次?

    莫宸发现,在制造一个影分身的时候,分身拥有自身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实力,包括但不限于身体能力、神秘能力等等,就连魔力上限都是五分之四。

    而要是制造两个影分身的时候,每个影分身则是拥有本体百分之七十的实力;

    制造三个影分身的时候,每个影分身则是拥有本体百分之六十的实力……

    基本上就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每增加一个影分身,影分身们的整体实力就会同比下降一成左右,而且多线程操作需要的脑力与造成的精神负荷也会大幅度增加。

    莫宸没有试过拥有自己多少个百分比的实力的影分身,依然能够拥有压制普通人的战斗力,但是他却知道最佳的状态是双影子的状态,也就是召唤两个影分身。

    若果只是单线程操纵一个影分身的话,他还会觉得自己似乎游刃有余,而要是同时操纵两个的话,就似乎正好合适。

    影分身的数量要是再多的话,就有些过了,他的注意力、计算力的分配就会有些跟不上了。

    如若面对的敌人还是像是之前的索拉瑞暴徒那样的乌合之众还好说,哪怕是有某个分身突然僵住,突然出现破绽什么的,那群废物也绝对抓不住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机会。

    可是现在,要潜入的地点是岛屿中心的古皇宫,要面对的敌人是传说中的鬼和古代的邪灵,却就不适合这么浪了。

    就这样,足足有着三个“莫宸”在宏伟的古皇宫之中潜行,一个正体,两个分身。m4xs.com

    他们分别摸索向三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并且发挥出了难以想象的潜行技巧。尽管峡谷之中古皇宫已经在数千年的时光之中破败下来,但是明显还有人——或者说还有东西在维护。

    当然了,以它们的条件也做不到太过精细的活,只是在做一些例如说「保持宫殿之中的长明灯一直亮着」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它们是在哪里弄来的这么多油脂。

    没错,不知道有多少风暴卫士,也就是那些鬼居住在古皇宫之中。

    它们应该是卑弥呼的法术造物,基本上每一个都身高两米,力大如牛,披着沉重的盔甲却能够行动自如,仿佛是在通过沉闷的吼声来沟通。

    其中甚至有一些身高三四米的庞然大物,看上去简直像是巨型鬼怪,只怕就算是发条战士都不可能是它们一合之敌。

    莫宸不怎么在意,一来是他不觉得这是什么强敌,二来是他压根就不打算正面杀进去。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能够悄无声息的潜行进去,为什么要选择这么吃力不讨好的方式呢?

    “我可是刺客!是刺客!潜行才是王道,无双什么的都是异端……”

    他在心中这么告诫着自己,然后带着满腔的职业荣誉感,继续保持着潜行的状态,在巨大的古皇宫之中四处穿行。

    他本身的潜行技术早就在耻辱世界历练到一个相当高的程度了,「出神入化」算不上,但是「登堂入室」的层次总还是有的。

    即使是感官相对敏锐的人类,可能都察觉不到莫宸在他们眼皮底子下潜行过去的迹象,更加别说是风暴卫士那些傻大黑粗了。

    况且技术不够,法术来凑。

    莫宸所掌握的暗影行走和闪烁瞬移,明显都能够相当有效的强化潜行方面的能力值。

    他就这样,趁着夜色在大部分区域都是黑暗的古皇宫里,到处寻找卑弥呼所在的位置。那应该是在祭典仪式可以举办的什么大殿或者宝塔,不过那需要他自己找过去。

    “在这里就要赞扬一下国产页游的优越性了,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才能够有「自动寻路」的功能啊……”

    他在黑暗之中低声嘀咕着。

    当然,莫宸也在这个过程中顺便搜索着一些他觉得比较有价值的东西,反正也是顺手牵羊,忙里偷闲看见就拿的事情,还有魔力空间负责储物,不拿白不拿。

    虽然魔力空间没有因为分身的缘故就增加了整体的容积,但是分身和本体都是共享同一个仓库。因此三个“莫宸”不管谁拿到了有价值的东西,都等于直接入手了。

    如果能够从这座古皇宫当中找到制造风暴卫士的技术手段,那就真的是最好了,如果说发条战士的制造方法是机械技术的话,那么风暴卫士的制造方法大概就是生化技术。

    嗯,这么说的话感觉有些像是科技侧的成果了,好像不太合适。

    或者应该进行更加确切的归类,譬如说神秘侧的生物炼金术?

    只是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了,哪怕真的是有什么记录着宝贵知识的秘籍、孤本什么的,也肯定早就腐朽了,所以莫宸也没有抱太大指望。

    潜行一直都很顺利,也不知道在黑暗之中摸索了多久,在他几乎觉得要凭借自己的记忆力复原出大半的古皇宫地图的时候,他终于感应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那个地方。

    某种异样的力量波动出现在了他的某个分身的感知领域的边缘。

    莫宸将正体与分身的位置互换,然后走出了当前的宫殿。

    黑漆漆的夜里没有任何的星月光辉,不过之前的雷暴雨却早就已经停止了,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大桥,笔直的通往对面峡谷悬崖上的什么建筑群。

    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没有犹豫的迈步向前走去。

    但是就在下一刻——

    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在停滞的空气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爆炸开来了,猛然间就刮起了恐怖的风暴,一阵比一阵猛烈。

    莫宸的脸色一变,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一下子要被什么巨大的力道撞飞一样,差点儿顺着剧烈的气流乘风而起,飘飘然几欲登月而去。

    这特么的是什么怪风?

    就在这个时候,在他身后的宫殿之中,伴随着冲杀声,大批的风暴卫士如同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

    ……

    岛屿的另一边,沿岸森林附近的村落高原。

    “感谢老天,你还活着……”

    衣服多处破损,满身血迹的劳拉在罗斯的旁边又哭又笑,发泄着自己的情绪,罗斯半躺在地上,无奈而又欣慰的看着她,他的一条腿上满是血淋淋的伤势。

    而旁边还躺了好几头被枪打死的野狼的尸体,不远处接近悬崖的一个亭子里,还有五六个男女满脸震惊,吓得瑟瑟发抖。

    ——大概是被刚刚上演的人狼大战吓住了,平日里最多也就是在电影上看过,现在亲眼目睹就在眼前上演的真实恐怖,当然一个个的都呆若木鸡了。

    “老天和这件事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罗斯笑着回答了一句,“不过能够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丫头。”

    “是啊,我也是,好高兴还能够看见你……好难过,它们在你腿上咬出了许多伤口。”劳拉抹了一把眼泪,平定心情,然后开始低头查看对方的伤腿。

    “别担心,没有那么严重……对了,你有其他人的消息吗?”

    “这个,珊曼莎已经脱险了,但是还没有和雷耶斯他们遇上……惠特曼博士我不清楚……”劳拉想了想回答道,然后忍不住惊呼,“等等,你想做什么,不要乱动!”

    “刚刚的那群野狼把我装食物的背包抢走了,从救生艇上拿下来的发射器也在里面。”

    罗斯强行撑住旁边的一块大石头,想要拖着伤腿站起来,他随口说道:“如果我们不把发射器拿回来,就很难离开这座该死的岛了。”

    “好吧好吧——”劳拉举起手来,有些焦急的说道,“但是你现在更加需要……需要绷带、吗啡、抗生素……”

    “那些东西也在背包里面。”

    “可恶!”被打断了话语的劳拉一愣,然后用力咬紧银牙,低下头去狠狠的骂了一声。

    “不用担心,怎么都会有解决的方法的,对了……”

    罗斯似乎是因为牵动伤腿,禁不住的咧了咧嘴。

    “这几个人好像都是遇难的游客,中国人。之前我听着这边有枪声,过来的时候正好和他们遇上……”

    “遇难的游客……”

    劳拉转头看了一眼亭子里那几个吓得脸色煞白的家伙,突然心中一动,“对了,罗斯,我之前也遇到了一个这样的人,他也说自己是遇难的中国游客。”

    “然后呢?他很危险?还是别的什么值得你注意的?”

    “我、我不知道,因为珊曼莎刚才和我联络了,罗斯你刚刚在对付狼群,可能没听见……”劳拉有些不敢确定的说道,她努力的回忆刚刚闺蜜通过无线电说的话,总觉得无比荒谬。

    “她说什么?”

    “她说……她说那个人不是人。”劳拉用力的抿了抿嘴唇,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

    罗斯微微皱起眉头来:“不是人?是说那个人相当危险,心狠手辣到了那种程度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需要注意一下了……”

    “不,不是这个,珊曼莎的意思是说他真的不是人,不是人类的那个意思!”

    劳拉摇摇头,努力的组织着语言。

    “珊曼莎说她看见了……那个人可能只有外表是人类,实际上是什么别的东西……”

    “……”

    “……”

    不远处的亭子里,那五六个遇难游客互相面面相觑,出国游玩不一定需要懂得外语,但是他们却正好都是懂得的那一类人。

    然而此刻,听着这两人的对话,他们都觉得身上有些凉飕飕的。

    那个漂亮的年轻女生到底在说些什么?怎么有种拍恐怖片的既视感,这座该死的岛屿上除了恶徒、猛兽之外,难道还有什么更加惊悚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