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落幕

作品:《瀛洲仙踪

    “他还活着!”山脚下,独孤毅带着薛玉蝶站在一处山脊,朦胧的月色可视度极底。www.luanhen.com

    但,独孤毅眼力何等惊人,远在数百米开外,就看出那人是谁。

    他听大伯说过,夜孤城当年参与了,而在父亲重伤下,一直追至夜家,杀尽了夜家人,包括夜孤城。

    可,他的出现,超出了独孤毅的想象。

    夜孤城之妻兰儿,她有一小妹,嫁给了唐门,门主。

    此时,他却看见夜孤城抹平了唐门,老弱病残没有一个逃脱,家丁,死士挂满了山崖。

    “呕……”薛玉蝶很难受,刺鼻的血腥令她发呕,还有那成百上千的尸体,横七竖八的钉在石壁上,鲜血还没有冷却。

    “没事吧。”独孤毅没有看着她,冷冽的目光注视着那一模糊的虚影,他施展出的实力,让独孤毅心头悸动,脑海里构建出一个战场。

    他在用意念同夜孤城对决!

    轰隆,夜孤城全力轰杀,拳力吓人,压迫着空气吱哑,泛起点点火星。

    击起数丈高的石浪,朝四周扩散,产生巨大震颤感。

    远在山脊上的薛玉蝶险些跌倒,还好一只手搂住了她的双肩,他的胸膛还是那么的温暖,有力,充满了安全感。

    “那个女人死了么?”她内心不由担忧,虽然那个人她并不认识,也不了解,可还会担心。

    “没有。”独孤毅眼神越发冷冽,四下无风,空气却在震动,一片青叶落在,掉在薛玉蝶手心,绿叶不是自然凋零,而是被利器削下。

    石浪下沉,灰尘落尽,一个人影在深坑里搜寻,他速度很快,不断变换着方位。

    果然,正如独孤毅所言,血衣女没有死去,她在夜孤城俯冲下的瞬间,消失了,一直藏在暗处等待着一次机会。

    夜孤城在一点点靠近她的方位,双手结印,她要在一瞬间爆发出至强的力量。

    这种力量一旦正面击中要害,无论是谁都没有生存的可能性,顷刻毙命。

    突然间,夜孤城身影晃动,他的下意识告诉有危险,双膝在危难时刻爆出惊人力量,大地下陷,整个人离地而起。

    在他右侧身下,无数乱石里,一团血光冲天而起。那光芒灼热无比,融化了岩石,一层高三丈的熔岩在喷薄。

    红光夺目四射,璀璨灼热,万物在融化,甚至燃起了火焰。

    这种招数实在是可怕,造成的破坏力惊人。

    可惜了,这必杀一击终究还是被夜孤城躲过,不得不说他的战斗意识太过恐怖,在这种情况下,他都能躲开致命伤。

    月光下,一团黑色残影在深渊之间闪躲,时而踏江而行,衣襟飘飘卷起千堆雪花,时而飞岩走壁,脚下生风,快如疾风。

    那一击之后,红光变得淡化了,速度虽快,却只能望其项背,无法跨出那一步。

    “那一团黑影怎么在变大,难道是我眼睛花了么?”薛玉蝶用力揉搓着眼睑,睁大了眼睛。

    “他在蓄集真气,运转一种魔功!”独孤毅解释道。

    蓦然间,脸色潮红,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身子朝后倾斜,脚跟不稳,差点摔倒在地。

    “你怎么了?”薛玉蝶一脸关切,那明汪汪的大眼睛似是含着水雾,朦朦胧胧。

    “我在用意念同那黑影争斗,一直不分高低,可此刻,他使出无劫魔功,震伤了我!”独孤毅第一次露出惊骇的表情,他大致摸清了夜孤城的实力,太强了。

    同时他也在思索,当年父亲面对那么多高手的围攻,不但直接杀了数人,还重创天刀,他怎么做到的?

    与此同时,黑色的残影化作一团黑雾,在山川间窜动。

    其后,血衣女穷追不舍,气血快速在燃烧,才暗淡的血光再次炽烈起来。

    她不顾性命的追击,一击手刀劈下,无物不融的烈焰化掉了夜孤城一条寒铁般左臂。

    他反应很快,一记重腿侧踢,踹在她的腹部,气力无穷。血衣女身子一弯,像一只弓米虾迅速下坠。

    白色的瞳孔看着自己的肩部,伤口没有鲜血流出,黑乎乎的,像是烧焦的肉,干枯无光,有股焦炭味。

    随即,他身体极速变化,手臂粗实肌肉隆起,宛若一条条小蛇在游动,每一条小蛇都有爆炸性的力量,一拳足以撼动山岳。

    浑身炭黑色,月光折射出油光般的贼亮。

    唰,血衣女不死不休,仰天而起,周身散发出极度危险的气息,气流轰鸣。

    夜孤城直面俯冲,拳印如山,重如万钧。

    嘭,一束红光与一团黑雾发生连续碰撞,空气炸鸣,强大的在气浪翻滚,掀起千堆乱石铺天盖地,猛砸在山涧。

    那上百斤的岩石,好似面团一触及碎,化作粉尘,碎末。

    两人交手百招,打得难舍难分,十分焦灼。

    出手快如极电,力量大得吓人,每一次碰撞都引发雷鸣,山啸,百木折腰,孤鸿头颅默然爆碎,无声无息之间消失……

    他们一直从山腰打到深渊底部,大江滔滔,白浪如雪。

    轰,沿岸的礁石接连发出爆炸声,乱石穿空惊起千层雪,一道黑影掠过,在江面上划出一道数米高的水墙。

    咻咻咻,正前方血衣女立在礁石上,撑开双掌,衣袖里射出数十只飞刀。

    浪花破开,水花迸溅,噗,雪亮的刀光穿过了黑影。

    扑通一声巨响,黑影如同蛟龙入海,湍急的江水被他拨弄,卷起百米巨浪,黑压压的一大片,拍打着高耸的山石。

    “夫君,我来了!”血衣女一脸释然,疲倦的眼帘下垂,褶皱的嘴角挂着水珠。

    她一跃入江,动作优美而自然,血色的纱裙一点点消散,露出雪白色的肌肤。

    此刻,她宛若一条人鱼公主,回归故里。

    汹涌澎湃的江面,一下子平静了,水纹清晰而平稳。

    下一刻,江水又在剧烈抖动,带动着四面大山,产生轻微的震颤,落叶潇潇。

    “走!”独孤毅神情一变,一手搂住薛玉蝶,朝着山后疾飞而去。

    几乎在同一时刻,山岭深处数条人影掠过,迅速藏在了山后,看来今夜人不少。

    轰,江水淘天而起,水浪飞过了山巅,仿佛要洗涤灰蒙蒙的苍穹。

    大江断流露出狼藉的河沙,星碎的乱石,几颗不起眼的岩石上残留着模糊不清的血迹,还有一条深深的沟壑。

    那两个人去了哪里?

    死了没有?

    这没人知道。

    噗,一点碎裂的白色物质,穿透了一个黑衣人的头颅。

    “是谁!”另一个黑影走到跟前,蒙面的黑衣,眉心一点红,脑后出现一个巨大窟窿。

    黑影摸索了一阵,从血泊里找出了夺命的凶器,一粒碎骨,白洁无瑕,无比润滑。

    “死了?”显然这人并不是在意同伴的死活,而是另外一人,从江水里飞出的一粒碎骨,光滑细腻。

    咻,在那白骨飞出之时,还有几十柄雪亮的刀子朝四面八方飞射,这飞刀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轻易洞穿树干,岩石。

    噗呲,在不同方位,都有人倒下了。

    一柄小刀刺破了喉咙,刀尖留在椎骨后,身体抽搐一阵,口里血沫流出。

    砰,另一部分飞刀一下子打碎了头骨,碎骨横飞,铺在树干上,鲜血淋漓,场面血腥。

    咔嚓,独孤毅右手一挥,两指尖夹住了一柄小刀,微微一用力就折断了。

    “真是个狠毒的女人!”独孤毅嘲讽一句,临死之前还要来这么多人垫背。

    说实话,这个女人让独孤毅有几分不安,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发现他的存在,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在这江湖上,很多人拥有特殊的能力,一些不为人知的感知,神秘莫测。

    “喂,我好困哦!”这一天他们走了很多路,也发生了太多事,让纯净的少女吃不消,身心疲惫。

    独孤毅一弯着身子,左手抱起冰凉的双腿。“地上冷,睡在我怀里可好?”

    他总是那么温柔细腻,瘦弱胸膛冷冰冰的,却让怀里的人感觉到温暖,安全。

    原本困意席卷的少女,靠在他的怀里,大眼睛直溜溜盯着他,冷峻而又普通的脸颊。

    “快睡吧,不然一会就没有机会睡了!”独孤毅耳力惊人,他能听见远处有人朝他靠近。

    锋利的长刀擦过岩石,留下一道白色痕迹,刀光霍霍,在幽暗的山林里晃荡。

    他们目的明确,似是有备而来,装备精良。

    “没机会?有人要来了?”薛玉蝶皱了皱眉,她不明白,为什么独孤毅身边总是有一群人要伤害他,不断找他麻烦,无论何时何地。

    “不要愁眉苦脸。”独孤毅低下头,用鼻尖拨弄着凌乱的青丝,“没人要来,只是快要天亮了,快些睡。”他宽慰道,装作若无其事。

    “你这样,我怎么睡的着。”薛玉蝶用头蹭了蹭他,想让他放下。

    “地上冷,而我不习惯躺着睡了,习惯了站着睡觉。”独孤毅走到一棵树旁,依靠在大树。

    “我睡了。”他嘴角上扬,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冷风嗖嗖的山林,白茫茫的雾气下沉,湿冷的树叶簌簌,树影晃动,摇弋出驳杂的虚影。

    女孩没睡,目光透过那黑瀑般的发丝,遥望着稀疏的星光,心里空落落的,像是丢失了什么,有些失落,惆怅。

    纤柔的双手,挂在他冰凉的颈部。

    她粉红的樱桃小嘴再动,像是在对独孤毅说着什么。